f3lan寓意深刻小說 道人賦 起點-第八十節 白石谷中添孤墳-005ls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噗噗”两声,两片尸身跌落尘埃。
祸事来的太快,中年男子呆愣不动,直到那道斩杀了自己道侣的孤光化作了一名玄衣道人,他才骤然回神,仰天悲嚎一声,周身之外燃起了层层黑火,居然不运灵宝,就这么合身扑向了陈景云!
“是乘凰族的焚天业火!师叔不可使之沾身!”
许究的遁光此时才至,乍见此火不由大吃一惊,一旦被这焚天业火沾身,便是元神境修士怕也绝不好过。
其实不用许究提醒,即便道器分身不惧业火焚身,观主大人又岂会被自己眼中的死鱼沾上?他已经看出此人在用自身的寿元为引子这才勾连了阴火,是以身形一动,人已经挪了方位。
中年男子此时早已失了理智,一门心思的只想与敌携亡,发现自己一击扑空,便就身化一道黑色火光继续追逐。
于是袁华等人眼中便出现了这样一道奇景,自家师父御着玄光忽左忽右,还不时驻足等待片刻,那道黑火则在身后跟随,所过之处草木瞬间成灰、山石化成岩水,就连虚空都被烧的“噼啪”作响!
如此过了半晌,黑色火光逐渐变淡,最后消失无踪,那名中年男子也随之化作了飞灰,自始至终竟只是哀嚎了一声,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顿住身形,陈景云扫了一眼妇人的尸身,大袖一挥,将那名男子所化的飞灰聚拢一处,叹息一声道:“虽是宵小之辈,但到底还算彼此情深,凌度,将这二人的遗骸合葬一处吧。”
听了陈景云的吩咐,许究等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见礼,凌度领了法旨,便在白石谷中寻了快空地,将飞灰与两片尸身葬在了一起。
袁华与柴斐许久不见师父,自然心中欢喜,只是有些不解师父今次为何会突然降临,毕竟有许究在暗中相随,料想今次不会有什么意外。
许究也知眼前之人便是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实与本体亲临别无二致,于是凑上前来,陪笑道:“师叔,不想些许小事竟还劳动了您,倒显得师侄不顶用了。”
陈景云瞥了许究一眼,言道:“这二人看着未入元神境,但是联手之下你也不是对手,不过想要把你和知著他们留下怕也不能,我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免生麻烦罢了。”
观主大人自然不会说自己听风就是雨,在光阴长河之中看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之后就急吼吼地冲过来杀人了。
许究闻言一惊,心道:“既然师叔如此说,那便一定是真的了,乘凰一族数千年未曾现世,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这么两个居心叵测的,还好今次两位师弟没有什么损伤,否则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袁华因为与这方势力在暗地里交手了几次,是以有些了解,见在场的没有外人,于是问道:
“师父,大师姐的意思原本是要将这方势力收归己用,弟子这些时日也一直命安童派手下的得力散修在暗中探查。
不过所得都是外围势力,不曾触及其核心,您今次斩杀了这两个首脑,未曾留下活口,那方势力得了消息,怕是要就此沉寂。”
“无妨,你等这就动身前往千佛宗眠香谷,那里还有一个主事之人尚未离开,到时也不必动手,只需明言告知,就说化外玉京山并不难寻,让她看着办吧!”
陈景云说话之时语气冰冷,心中杀意未消,若非为了将来考虑,此时玉京山恐怕已经不存于世了。
袁华等人闻言恭声应诺,之后五人便架着遁光直奔千佛宗而去。
一旁的许究见陈景云语气不善,心头不由一颤,他与千佛宗的七情僧交情不错,害怕老友牵扯其中,连忙道:
“师叔,千佛宗内高手不少,未免两位师弟吃亏,我还是前去照应一番吧。”
陈景云闻言微微点头,也不说话,身形一晃,人已经化作一道弧光投入了天顶的罡云,许究得了许可,也跟着身化遁光向袁华等人追去。
眨眼之间,偌大的白石谷中便只剩下了那座孤坟……
眠香谷中,红衣仙子自两位族亲离开后便开始一阵阵的心悸,总觉得今次筹谋之事不会顺利。
杞忧神尼因为不舍族中这些年勤苦建立的势力,因此央求红衣仙子想想办法。
若是两位尊主得手,事后整个北荒怕是都要被闲云子给翻个底儿朝天,到时候那些精锐人手即便隐藏的再深,怕也难逃大能修士法眼。
红衣仙子原本已经要动身离去,但是耐不住杞忧的哀求,叹息一声,便与杞忧一同思虑了几个退路。
岂料就这半个时辰的耽搁,她却已经走不了了,不过倒也因此保住了乘凰一族一众族人的性命。
白石谷相距千佛宗不过数千里,这点儿路途在许究御使的遁云之下,自是少顷便至,远远地就见一道淡淡的守山屏障拦在眼前。
因为事情紧急,众人也不愿与千佛宗修士废话,于是许究运起灵剑,轻轻一挥,守山大阵立时破开了一个口子,直到遁光降在眠香谷后,七情僧与一众元婴境高手才发现竟有强敌破阵而入。
遁光乍现,威压骤临,原本还在与杞忧交谈的红衣仙子立时脸色一变,复而眼中露出哀伤之意,既然有元神境大能直奔自己的居所,那么两位族亲长辈显然是败了,而这一败,定然是身死道消。
一旁的杞忧在震惊之后,脸上不由露出绝望与后悔的表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嚎道:“令主!是我害了你呀!”
红衣仙子脸上古井无波,不去理会杞忧,整理了一下衣冠,之后推门而出,见那位元神境大能与另外三人立在稍远处,闻讯赶来的千佛宗高手则只敢远远地观望,而她的庭院中只有一瘦一胖两个年轻道人。
稍一思量,红衣仙子就已知晓了两人的身份,含笑施礼道:“化外遗族凤念凰见过袁道友,见过柴道友。”
袁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女子,发现此女眼中并无丝毫敌意,于是笑道:
“你既然能在顷刻间猜出我跟师弟的身份,想必也能猜到与你同族的两名高手的下场,却不知姑娘此时作何感想?”
凤念凰闻言微微一叹,轻声回道:“还能有什么感想?早在筹谋妙莲延寿丹之初,小女子就已经有了事败身死的觉悟,还请道友下手快些,念凰有些怕疼。”
见这女子一心求死,不知为何,柴斐心中忽觉有些不忍,想要说话,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此时的袁华也已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正色道:“死与不死且先放在一边,家师有一句话让我转告给你——化外玉京山并不难找,你看着办吧。”
闻听此言,凤念凰终于花容失色,原本也是一心求死的杞忧更是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