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db6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ptt-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勝利後的不安-w75sr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去争夺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了,所以虽然有无穷多的不乐意,哈利依旧只能将自己的行动交给本能去掌控。
因此事实上,此刻的哈利其实已经不是很能确信自己在做什么了。
他只是大概能够意识到,眼下自己虽能清晰地感受到正有暴怒的冲动在排山倒海般地倾泻而来,却决计不能受其侵染。
老实说,这种感觉非常难受——因为他知道,这份怒意本就不是他人……或是别的什么力量强加给他的,而打从一开始就源于他自己的内心。
是罗恩的重伤点燃了他心头的怒火,并以他自己心中的不甘助燃,终呈燎原之势焚毁了他这些日子以来所累积的对格兰芬多宝剑的控制力。
于是,愤怒规则的力量开始暴动。
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哈利就将因此失控,毕竟至今为止,他可以说是一直都在为此而努力着。虽说他似乎始终没能真正地“赢”过,可是与格兰芬多宝剑……确切的说,是与格兰芬多宝剑中的规则力量斗争了这么长的时间,总会有所长进的不是吗?
“保持……保持自我。”
此刻哈利只觉自己仿佛身处于无尽的黑暗当中,只有那如火的怒意一波接着一波袭来,不断冲刷着他的意志。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尽可能地不去想太多,同时一刻不停地提醒着自己,绝不能在这片漆黑无比的愤怒海洋当中迷失。
“……我是谁?我是哈利·波特……我在哪里?我在与恶魔战斗的战场上……我要做什么?我要杀死敌人、保护罗恩、保护金妮、保护赫敏,保护……大家。”
而实际上,在他心里始终还有着一道比这些表层思考更加根深蒂固、几乎已然在他的潜意识里扎了根的念头。
那便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次因为自己失控暴走而直接导致身边的朋友受伤的那场卢娜为玛卡挡剑的事故,所烙印在哈利心中的一份歉意与懊悔。
这是哈利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一片阴影,并且大概……也是他始终无法以真正的勇气战胜自我,从而掌控格兰芬多宝剑的核心原因之一。
只是在往日每个夜晚经历了无数遍的自我谴责过后,这道在他心中反而越印越深的伤痕,终于似是偶然、又似是必然地起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即使此刻他只能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本能,就像是那些未觉醒自我的低阶活尸一般,他也仍旧没有伤害任何一个出现在他视野当中的“自己人”。
是的,或许在曾经真正掌握过愤怒规则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看来,哈利这种始终游走在失控边缘的宝剑使用方式依旧是不可取的,乃至是一种将自己与他人一同陷入危险当中的巨大的失败。可是对于哈利而言,即便是这样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的状态,也已经是他需要非常努力才能达到的高度了。
“要坚持住……哪怕再多坚持一秒钟……也好!”
……
“就是现在。”
蓦然间,看到哈利以一种有些别扭的怪异姿势高高跃起,踩着恶魔“愤怒”的身体直往上方的冰雾冲去的那一瞬间,正在半空中往下落的戴尔菲猛地挥出了魔杖。
没有复杂的抖动,也没有绕嘴的魔咒,只是以自己的意志引动了在体内的血管中汩汩流淌的血液——蕴藏在戴尔菲体内的色欲规则瞬间被调动了起来,使她在那一刹那拥有了迷惑灵魂的能力。
然而,这份能力是以她的精神力量为基础的。眼下恶魔已然陷入了暴怒失控的状态,想在这种情况下去试图强控对方那混乱暴动的意志,必须得说,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就像之前戴尔菲告诫赫敏要注意解除重力规则的施加那样,如今戴尔菲所要做的事情,将会给她带来比前者更大得多的负担。
“可是既然连波特先生都还在努力……我又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因为罗恩的勇气、因为哈利的坚持,再加上戴尔菲对他们俩这种全力以赴的精神的认同,这场原本已经一再疾驰跑偏的战斗,终于在最后一刻被强行掰回到了正轨上。
而就在下一秒,那正在疯狂挥舞双臂、狂暴怒吼宣泄愤怒的巨大恶魔突然间动作就停顿了一下。
随即,跃升至半空的那个小小身影利刃一挥,仍是一片冷冽清澈如镜湖之水的剑光忽地在空中泼洒开来,切开了无形的微风、切开了晶莹的冰雾,同时也让还有一半仍连在脖子上的硕大头颅彻底离开了身躯。
半空中,哈利顺势又是反手一剑,直接从那个大脑袋的眉心刺了进去,整个剑身齐柄而没。顺便,就那么随着刺出那一剑的力道推着恶魔的头颅翻下肩头,落向了地面。
“轰隆——”
如同一座小山般的脑袋重重地砸落地面,溅起了大片的尘埃。
只是直到这一刻为止,却仍旧没有任何人敢生出半分的喜悦——包括同样刚刚落地的戴尔菲在内,所有人都还是无比谨慎地注视着那边,不敢轻举妄动。
从那个脑袋落地时的角度来看,哈利应该是没事的,可谁又能肯定恶魔没了头就真的会死呢?
不过眼下,对状况最为明白的其实还是戴尔菲。
“恶魔的意志确实是突然消失了……这么说,真的成功了吗?”
刚刚那一瞬间,哪怕时间很短,可为了强行控制住“愤怒”的灵魂,戴尔菲还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的。所以此时她也最是清楚,至少对方那狂暴无比的意志的确是在那一刻一下子就消散了。
而于此同时,另一边那一直按照戴尔菲的话紧跟着哈利的萨芬娜、以及时刻都在关注着这边情况的莎拉,这会儿却要比谨慎的戴尔菲还要更加小心,甚至是有些不安。因为她们原就是认为今天这场战斗恐怕迟早是会发生点什么的,可是一直到现在连恶魔的脑袋都真的被砍了下来,却都还没有出现她们所想象中的那种意外。
原本轰鸣不休的战场,忽然间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