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spb精华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038章 必要的流程讀書-3n4lp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世界上形形色色许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爱好。
不是只有小哀喜欢给光佑打扮,光佑也喜欢给小哀打扮。
也不是说,和小哀出去逛街时比较有面子。
就是觉得养眼。
而且还会有种满足感。
看,这是他女朋友!
没有想往外炫耀的意思,就是这么想想。
可惜啊,有些人都没这个资格想。
就比如某个因为莽撞,到现在还没跟心中人表白的眼镜小鬼。

三楼的房间里。
“阿嚏!”
一个眼镜小鬼从一旁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鼻子。
把纸巾揉成一团丢到桌旁的垃圾桶里,他毫无表情的呵呵了几声:
“不会是光佑那个家伙在背后编排我吧?”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女生在房间外响起:
“柯南!马上可以吃饭了,快去洗手!”
“知道了,小兰姐姐,我马上来!”
被叫做柯南的眼镜小鬼不再纠结光佑是否在背后编排他。
朝房间外这样喊了一声后,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公寓里,光佑握着小哀的手,面带微笑。
看着这道微笑,小哀最初脸上还没什么表情,但看久了,她再一次忍不住的,轻笑了声。
谁不喜欢被人夸呢?
更何况夸她的,还是她喜欢的人。
这是重点。
被明美和光佑以外的人这么夸,她除了觉得太过夸张以外,还会认为说这话的人很轻浮。
这就是身份带来的变化了。
说这话的是光佑,虽说还是会感觉有些夸张,但一点都不轻浮。
听起来,心里还微微泛着甜。
不过,傲娇的小哀可不会直接承认。
即便刚才笑了那声足以代表她此时不错的心情。
她还是抱着手,说了一句:
“真夸张。”
听了这话,光佑目光在她上扬的唇角停留了刹那,又对上她的目光。
他侧过身子,凑近小哀,把额头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突然的动作让小哀以为光佑又要“偷袭”她…
“这应该是‘强攻’吧。”
她心里这么想着,并未躲开的意思。
以小哀那傲娇的性格,决定不躲开时估计是在想:
“算了,他都‘偷袭’那么多次了,不差这么一次。”
然而,光佑这次却并未“偷袭”,也没“强攻”。
他就只是这样子看着她的双眼,语气柔和的对她说:
“没夸张哦!”
“我是真有这种想法。”
两人离得太近,小哀能清楚的感受到光佑的呼吸。
她抑制住听到这句话后,忍不住上扬的唇角,语气故作平淡的问光佑:
“为什么?”
“因为你配得上。”光佑认真的回答着,“除了你以外,能配上这句话的人屈指可数。”
“谁?”小哀忽然有些好奇。
“例如明美姐,还有你母亲…”
说到这里,光佑突然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顿了一秒后,他嘴角上扬了些,笑着说道:
“现在应该也是我母亲了。”
这句话似乎有着直达心灵的魔力。
只见小哀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层好看的粉红。
“现在还不算。”
因为这句话愣了几秒后,就听这妮子微红着脸如此说道。
“迟早的事。”光佑笑了笑。
他可是早就得到艾莲娜和宫野厚司认可了的。
即便那或许只是个根据他当时的想法,构建出来的虚幻梦境。
就算是梦,那结果也一样。
十几年前那次意外发生之后,明美除了姐姐的身份,也算是小哀的家长。
得到了她的认可,其实他也可以改口了。
现在差的就是那一张纸(结婚申请书)以及例如户籍的转出、转入以及搬家申请之类的手续。
抛开这些,还差一场婚礼。
“那现在也不算。”小哀依旧坚持。
按照流程还少好几个环节呢。
她怎么可能会承认?
就算承认,那也得…也得先买一枚戒指,走个流程吧?
她此时的心理光佑并不知情。
他再次说道:
“现在已经算是了。”
“不算。”小哀继续反驳。
“算…”
“不算…”
就这样来来回回说了好几轮,光佑忽然换了一句:
“不算。”
换的太过突然,小哀根本没反应过来,顺着这句话,说了下去
“算。”
话音落下,光佑表情再也绷不住了,笑出了声:
“这可是你说的哦。”
这会儿小哀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脸颊更添一抹红润,伸出手没好气的打了光佑一下。
忽然想起那句“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光佑起了些兴致。
他握住小哀还没收回去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随后,他笑着说:
“往这里打。”
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说这话时他有些期待。
用小拳拳锤他胸口…
做出这动作的小哀是怎么样的呢?
娇羞?
或者。
真的用点力道锤他一拳?
好像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嗯…

不出光佑所料,小哀握拳给他胸口来了一下。
“这可是你说的哦。”
她眉头一挑,说这话时眼里藏着笑意。
“嗯,是我说的。”光佑看上去有些后悔说这话了。
看着光佑那双眼睛,小哀微红着脸,似乎正在纠结着什么。
然后她缓缓的对光佑说:
“那既然我说算,那…”
按照正常发展,接下来的必定是:
“那就算。”
此时的光佑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小哀岂会让事情正常发展下去?
她脸颊上的红润迅速褪去,恢复了平时的冷淡模样,她说:
“那还是不算。”
正如光佑方才所说,那是早晚的事。
她心里虽然早已认定了人选,但要让她开口承认,还得走几个必要的流程。
仪式什么的倒不用多浪漫,但一枚戒指是必不可少的。
就算没有闪耀的钻石也可以,用纸折出来的也行、用草编一个出来也行,但起码得有一个。
除了戒指外,还得对她说一句话。
她知道光佑不是没情商的人,他浪漫着呢。
所以她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光佑。
让光佑自己去领悟吧。
这种情况光佑也预料到了。
他有些无奈的跟小哀抱怨着:
“小哀,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就按了?”小哀眉头一挑。
她正要拿出刚才的事情来反驳光佑,还没说出口,就看见光佑的脸距离她越来越近…
然后…
嘴被堵住了。
她说不出来。
持续时间不长,也就几秒的时间。
唇分后,光佑理直气壮的对小哀说道:
“既然你不按套路,那我也不按套路了。”
“…”
没有说什么,刚才想说的话也早就被丢到一旁,小哀只是微红着脸,与光佑对视着。
虽然微红着脸,一副羞涩的样子,但她脸上毫无表情。
就像是发小脾气了一般。
这幅表情并没有在小哀脸上停留很久。
与光佑对视了片刻,她忽然间,唇角上扬,轻笑着应了一声: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