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npw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末日崛起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土皇帝讀書-moprg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抚州煤矿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抚州市和常州市的交界处,管理权却划分给了抚州市,常州市常为此感到不平,但是这是地球政府决定的,无法改变,常州市只能认命。
抚州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抚煤,虽然是一家公司,但是采矿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抚煤最多的时候有工人五万多,加上妻儿、父母,人口多达近15万。因而抚煤已经不单纯是一家公司了,而是集工作、生活、医院、学校、社区、娱乐、饮食为一体的大型生态圈,比普通的城镇还要大,边上的两个镇子主动依靠抚煤,犹如卫星拱卫。
算帳 倪匡
影視會員大穿越
老婆再嫁我一次 可樂果果
矿工很辛苦,危险性大,但是架不住工资高,还是有很多人数十年从事挖矿工作的。很多商人都愿意来抚煤做生意,矿工有钱,舍得消费。
如果不是末日的出现,抚煤一直是抚州市的一张名片。一切都因为末日而改变。
何长兵放下望远镜,下意识看了一眼天空,紧了紧身上的棉袄,两年多没洗的棉袄虽然延长了使用寿命,但是也因为厚重的油污而降低了御寒的能力。
“这鬼天气,越来越冷了,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边上的付小军压了压帽子,把耳朵盖住。深夜的寒风比刀子还厉害,哪怕是进化者,皮肤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也是受不了的。
每天都有人执勤回来,耳朵溃烂,抚煤的医生都死了,没有医疗条件,溃烂的耳朵得不到治疗,只能削掉。
抚煤现在别的不多,缺耳朵的人很多,区别在有的人缺一只,有的人缺两只。
“头?”何长兵嘴角扯动了一下,似乎想说话,又似乎在讽刺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拿起望远镜,继续盯着远处。火河之外,出现了几只丧尸在游荡,虽然畏惧火河,不敢过来,却也不愿意离去。
“别担心,它们不敢过来。”付小军从口袋里面掏了半天,摸出了一根骨头,含在嘴里,似乎这样可以汲取力量。
“这些天,丧尸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大,数量也越来越多,我有不好的预感。”何长兵缓缓道。
王的女人,鳳妃二嫁 冰小玹
“怕什么,有火河在,它们真敢过来,我们马上点燃第二道火河,把它们统统烧死。”付小军恶狠狠地道,咬牙切齿,要不是这些该死的丧尸,他的女朋友怎么会死,他的父母怎么会死,马上就要进入婚姻殿堂的人,就是因为这些丧尸,他变成了孤家寡人,可怜女朋友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死了。想到这些,他的心犹如刀戳一般痛。
“如果有什么事情刺激丧尸的话,火河未必挡得住!”何长兵脸上没有一丝轻松,“丧尸畏惧火焰只是一种本能,实际上,火焰对它们的伤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火河是抚煤能够存活下来的关键,就是利用煤炭绕着整个抚煤公司燃烧起一道护城河,就是这道护城河,把丧尸挡在了外面。
后来发生了几次丧尸发疯攻击,越过火河进攻抚煤,抚煤又在里面增加了第二道火河,两道护城河一起,基本上杜绝了丧尸的出现。
因为不知道末日要持续多久,为了节约成本,第二道护城河一般只有在丧尸发疯的时候才会点燃。正常情况是点燃一道火河的。
也是因为火河的存在,夜里的进化者们才能借助望远镜的情况下,看清楚两百米之外的情形。
基甲彪漢 麻煩
抚煤作为国家级企业,管理人才很多,在短时间内就压制了混乱,把乱成一锅粥的抚煤拧成了一股绳,经过最初的厮杀,成为整个抚州市最快平息了混乱的区域。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
自发形成的抚煤镇毁灭,人类十不存一。贸易区被丧尸摧毁,人口十不存一。矿工宿舍沦陷,矿工死了好几万,最后才形成以矿洞为核心,以公司大楼而防御城墙,火河为护城河的格局。
此时,十几万的抚煤,仅剩下三万多人,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丧尸袭击世间和各种意外,现在的抚煤仅剩下两万人左右了。
“冲过来就冲过来吧,大不了一死,反正老子也不想活了。”付小军的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难看起来了。
“别说丧气的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何长兵想到抚煤如今的情况,表情也变得难看,但是还能保持冷静。
神魔變 白夜
“兰世河那鸟人,现在都把自己当做皇帝了,看见他老子都觉得恶心。”付小军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厌恶,“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弄死他!”
“禁声,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他已经踏出了半只脚,我们连黄金级还不是,被人听见举报上去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何长兵小心地看了一眼四周,明知道不会有人,依然目光警惕。
每个据点的守夜人员是固定的,其他人不会无缘无故跑过来的,特别是大半夜的情况下,被窝里躺着比跑出来吹寒风舒服的多。
每次接班,不迟到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夜里除了丧尸,基本上不会在这里见到人类。
付小军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不敢嘴硬了。兰世河已经不是以前的兰世河,那个在食堂一起吃食的工头已经死了,现在的兰世河是整个抚煤的皇帝,说一不二,他让谁死,谁就得死。
谁也想不到,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的工头,整天只会溜须拍马、点头哈腰的人,竟然会成为首个进化者。而且能力持续进化,短短的几天已经完成了从黑铁到青铜的过度,当大家还在青铜苦苦奋斗的时候,他已经是白银级了,当有的矿工运气好突破了白银的时候,他已经是黄金级了。
绝对的实力,让他性情大变,抚煤的领导早已经被他用各种手段和理由一一杀害,如今的抚煤是兰世河的抚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家不是不想反抗,奈何实力不允许,想离开也不行,兰世河控制着所有人的命脉。
抚煤存有大量的粮食,以保证抚煤不管任何时候都可以正常开采,末日开始之前刚好补充了一批粮食,仓库的粮食足够这里的人生活十几年之久。
前夫,請你入局
矿工如果要逃走,兰世河自然拦不住,但是走了之后能否找到足够的粮食就是一个问题了。在未知的危险和忍辱负重之间,抚煤的矿工都选择了后者。
“那是什么?”何长兵忽然叫了一声,“不好,这是憎恶!”
“方圆数公里内的血腥味早就被清除干净了,怎么会吸引憎恶过来。”付小军拿起望远镜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
没人是傻子,在了解了丧尸的特性后,抚煤上上下下搞了卫生。所有和血腥有关的东西都烧掉了,此外,站岗的人身上涂抹了浓重的焦油,以掩盖身上的生气。
丧尸虽然喜欢漫无目的的游荡,但是除非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们,一般是不会驻足的。而两只憎恶的目的明显很明确,冲着抚煤来的。
它们站在火河不远处,盯着火河,似乎在思考着如何度过火河。
“又来一只,这是捕食者,大大的不秒。”何长兵浑身发冷,心中的冷意比身外的寒风还要冷。
紅顏逆天:冷王愚妃
“后面还有,食人魔、食尸鬼,瘟疫丧尸、铁索丧尸……天呐,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强大的丧尸。”付小军脸色发白,拿着望远镜的手在颤抖。
他虽然常说如果遇到丧尸大规模进攻的时候就和丧尸同归于尽,但是那是气话,真正见到这么丧尸出现的时候,感到的只有绝望,这些丧尸如果冲过来,他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我要去报告兰世河,出大事了。”何长兵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小军,如果我走了的时候丧尸有异动,你能逃就逃,有什么责任我担着,千万不要做傻事。”
“放心吧,我会珍惜我的命的,不为自己,也要为花儿和我的孩子活着。”付小军认真道。
“我走了!”何长兵悄悄离开据点,动作很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虽然知道即使发出什么声音,这么远的距离,也被寒风掩盖了,丧尸不会听见的,但是下意识还是轻手轻脚。
抚煤本来有对讲机的,但是在这么长时间的使用,坏的坏,毁的毁,没剩下几个了,都被兰世河收缴了,对讲机都放在仓库的守卫手里了,对于兰世河来说,粮食远比丧尸重要。
矿洞的入口有守卫,不过,大家都是认识的人,没有什么好查的,守卫直接放行。何长兵很快来到了原先的指挥部,如今兰世河的住处同时也是办公产所。
“站住!”两个狗腿子拦住了何长兵的去路。两个人一个叫兰训文,一个叫兰训武,是两兄弟,是兰世河的侄儿。
以前在矿洞里,就占着兰世河这个当工头的叔叔耀武扬威,现在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嚣张的不得了。
“什么事,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来这里干什么?”兰训武进化天赋不高。只是青铜后期,却丝毫没把何长兵这个白银后期放在眼里。
“没什么大事就不要打扰兰总经理了,他日理万机,休息很重要。”兰训文训斥道。
“丧尸有异动,我前来汇报,两位如果认为不是什么大事,那我就回去了。”何长兵淡淡地道,他已经知道两兄弟拦着他的原因了,因为指挥部里面传出了阵阵女人的惨叫,凄厉绝望。兰世河成为抚煤的掌控者之后,得了一个虐待女人的习惯,每过几天都有女人被他折磨致死,残忍至极。
“进来!”里面传来一声略微冷漠的声音,兰训文、兰训武两兄弟立刻露出敬畏的表情,让开了路。何长兵正眼都不看两兄弟,大步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