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egp火熱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 塵下散人-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交易的棋子讀書-v7x53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劫气属有,吴毅不可能无中生有,想要推动变化,可以通过劫气手段,变化四方气机灵脉,让一棵树苗长成大树。
却不能够从虚无之中,变出一棵树来,便是一粒种子也不可以,最次最次,也要一点灵气,通过灵气派生,本源变化更易,勉强实现,如同点石成金一样。
至尊高校生:惡劣學長 黑框子
同理,也只有他们制度本身内部有了动乱的趋势之后,吴毅才能够加深其中的裂痕,若是他们连国没有,处于原始部落,谈何挑动矛盾。
紙醉金迷
而人道王朝的很多制度,制定以来,就是为了互相牵制压抑的,动乱是内生性的,所以,在心魔身眼中,处处都是破绽。
劫气作为推动天地发生变化的一股力量,想要深入了解这股力量,需要大罗金仙的修为,因为劫气已然涉及命运之道,为运的一种。
这变化,看似全无规律,全无逻辑,好像水珠落在地面之后,朝四方溅射出去一样。
但是,通过长时间的推演与计算,也能够掌握只鳞片爪,毕竟,每个人都生活在命运的齿轮之下。
就好比落在地面上的水珠,从水的角度思索,是从多高的地方落下呢?重量是多少呢?这水是纯水还是沾染有污垢灰尘呢?风力是怎么样的呢?
从地面的角度思索,硬度如何?材质是什么?倾斜度如何?是否有其他杂物在?
……
将这一系列可以考虑到的问题想到之后,是不是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让两滴水落在地面之后,溅射出同样的姿态呢?这就是决定了水珠的命运,决定了一切的一切,而不是简单的毁灭或是蒸发。
如果没有,那又是哪些内容,没有进一步考虑到呢?最后一点点磨合,如果恰巧成功了一次,但是不可复制,那么成功的那一次,又是在什么条件下实现的呢?
将话说得直白一些,很多修士能够披星赶月,跋山涉水,焚山煮海,或是做到其他很多很多不可思议的伟大神通。
戰極通天
但是,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甚至都无法实现让两滴水溅射出同样的水花来。
太乙上仙比大罗果位的大仙少一个段位,能够穿梭时空,可以回到过去一次次观摩最初那滴水珠溅落的姿态,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但是你问他有多少把握还原,百一可有?
異界之冥帝傳奇 安戲蝶
人人都在命运掌控之下,却根本不了解多少,只是皮毛而已。
浮生若夢
吴毅也是一样,不过相比较于同道修士而言,吴毅绝对是远胜他们的。
吴毅与月琉璃对弈,但是二人基本上不移动棋子,处棋手的位置,却淡然处之,已然超然物外。
但是当各处战场局势发生变化之后,棋局之上的棋子,会自发地进行改变,数日来,改变几乎是千篇一律,那就是大极王朝的兵马向前扩张,小国欲割地,增加赋税以维系先人祭祀而不得,被迫抵抗。
而抵抗也是软绵绵的,打得轻了没有意义,打得重了,且不说有没有这个本事,即便是有,那些小国见到机会,也是畏手畏脚,放弃大好机会。
龍組之修羅傳說 騎著烏龜偷電線
眼下维系残余之地尚且困难,若是当了出头鸟,大极王朝的兵马自四方源源不断而来,以小国之力,如何应对之。
与其他的小国进行联合,想法很好,且不说被分割四方,联系不方便,便是联盟成立了,又岂能够保证对方不会落井下石,当大极王朝的仆从兵,那不是引狼入室吗?
随着时间推移,棋盘之上,白棋已经越来越少,本来东方有着近两百个小国,短短几日之内,就有近三十个去国,成为大极王朝治下州县。
其余小国,人心惶惶,在灭亡的危机之下,真正认识到了危机,开始主动联合,合并一处,势力空前强大。
同时,大极王朝内部的矛盾,随着战争的胜利,也开始爆发而出,而这个矛盾,之前已经介绍过。
大极王朝实现五军制,中军镇守中央,实力最强,人数最多,也是朝廷唯一能够完全操控的兵马。
除却北军真正有抵御北虏的使命之外,其余三军,都是地方分裂主义的体现,之所以会有这些小国出现,还不是东南西三军放纵的结果,否则狡兔死,走狗烹,没有敌人之后,军队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养虎为患,放虎归山,这就是地方对抗中央的手段,古往今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很多小国,甚至就是当地军中高层后裔建立的,这种情况下,雍王让东军攻打这些小国,不是手心打手背吗?攻打这些个国家,指望军方会支持你,太天真了。
二百多个小国,短短几日之内,就有近三十个去国,亡国的那几个,之所以灭亡,背后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道理,亡在外交,不在实力。
见几日之内,收获如此巨大,雍王骄然有自得之意,特别是听说自己的几位兄弟,都在做类似的事情,为了压兄弟们一头,雍王便催促着军方快马加鞭,多拿下几个小国。
于是乎,在棋盘之上,显现出来的趋势,便是东军分兵多处,好端端的一条大龙,愣是分出好多条小蛇,雍王或许是觉得小国兵马不足为患,靠小部队也能够取胜。
腹黑王爺甜寵小妖妃
但是雍王却不知道,这兵马一分,问题就出来了,特别是这些年他培养出来的嫡系人马,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
那些小国,希望通过一场大胜,告诉雍王他们不是这么好惹的,一举湮灭雍王扩张之心。
而东军方面高层,也希望一场大败,告诉雍王不要试图挑战多年以来形成的秩序,你父亲声威若此,都没有挑衅的事情,不要乱碰,对你没有好处。
但是东军高层,又不希望损失自己的兵马,于是乎,雍王精心培植的人马,就成为了交易的代价。
说来可笑,如果不是吴毅自黑,如果不是雍王对吴毅持提防之心,那么统领这支兵马的,便是吴毅人身。
现在吴毅闲居在家,就躲过了一场祸患,不然,便是修为在身,人劫袭来,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