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hr6人氣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十八章 空中下載升級 (8200,求月票!)閲讀-ryx9m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银河系,遥辉星系。
巨大的蓝色恒星熊熊燃烧,普照光芒,照耀它的十五颗行星。
由近至远的第七颗气态行星中,孕育了某种由灵气结晶为基础组成部分的灵态生命,它们几近于幽魂,但却比幽魂更纯粹,更有灵性,在巨星的深处孕育着属于自己的可能性。
但数万年后才有几率获得初级智慧的它们,并不是今日的主角。
遥辉星系边缘处,一支看上去颇为狼狈的舰队正在跃迁引擎的冷却期间不断逃亡,严重破损的外装甲证明他们历经苦战。
而在这支舰队身后,无数密密麻麻的波纹骤然亮起,就像是雨水滴落湖面,数以百计的异星战舰从这些不断扩散的同心圆中飞驰而出,朝着逃亡的舰队追逐而去。
看上去,只是宇宙中极其常见的一幕罢了——弱小的舰队被强者追杀,直至宇宙的尽头也无法摆脱。
但实际上与之相反。
逃亡舰队的最后方,一只巨大的球形烛昼战舰正在断后,它抵御着众多异星战舰千奇百怪的攻击,时不时进行数次反击,打退对方的攻势。
网格状的护盾抵挡着导弹和火炮,以及鞭子一般,隔着数光秒抽击而来的粒子光流,令足以摧毁山岳的轰击就像是水流冲击礁石,在不可撼动的坚壁上被撞的粉碎。
而烛昼巨舰持有压倒性的火力,每次攻击都会在真空中爆发雷霆。
于敌人的炮火暂熄之时,等离子火花与灵气凝聚而成的光束横扫星空,就像是龙卷席卷过大地,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五光秒内的所有敌舰。
但它不缠斗。
烛昼战舰强大无比,可却并没有任何消灭所有外星飞舰的欲望:在摆脱了外星战舰的合围之势后,它继续掩护逃亡舰队前进,不多施加任何攻击。
星系边缘,战舰炮火点亮的光辉如同星光,跨越漫长的距离,照亮众多寂静的星辰。
这正是苏昼躯壳所在的地球舰队,以及众多追击的黄昏舰队的战斗。
为了避免被越来越多的黄昏舰队合围,缠住,进而被虚无教团的四位强者追上,地球舰队选择的行动策略就是且退且战。
定下这一行动策略的,便是有着苏昼躯体操控权的汤缘。
自苏昼以天神刻度离开地球宇宙,前往黄昏世界寻觅破局之法后,他便担负大任,作为地球舰队的指挥者,率领舰队和烛昼之躯在宇宙中四处奔行,拖延虚无教团追击的步伐。
虽然有些时候烛昼之躯在战斗时会脱离指挥,但正如同苏昼所说的那样,不过是躯体自发的小小本能。
到了关键时刻,烛昼之躯从未出现过错误——它的攻击,防御,破坏力和威慑力,胜过所有人和文明的想象。
纵然是七大黄昏文明的联合舰队也无法阻拦宇宙巨龙的喷流,即便是在虚空中飘荡的巨兽也不过是烛昼之躯的盘中美餐,它撕碎致密星云区的帷幕陷阱,越过满是小行星的乱流区域,苏昼遗留下的躯体纵然没有智慧,依然能穿越辽远星海的漫漫虚空,为地球舰队打出一条活路。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正在被不断地追上。”
地球舰队,旗舰内部,正在作战室开会的汤缘一脸憔悴和严肃。
当自己的身上肩负整个舰队乃至地球文明的未来时,一般人会被这重荷压垮;而另一部分人会成长起来,担负起责任。
汤缘是第二种。
在‘逃亡’引开虚无教团战斗力的过程中,他在塔因·先知和几位塔林和克洛人的指导下,迅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舰队指挥官,并且熟练地运用众多来自异文明的技巧,挣脱敌军的围剿。
可技巧是有极限的,地球舰队的硬实力的确差了一点。
或许灵能引擎方面足够先进,材料学方面更是无懈可击,可跃迁引擎作为地球文明接触的全新科技,实际运用起来,的确逊色各大老牌星际文明一筹。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黄昏舰队追上了地球一方,它们总是能在第一时间锁定地球舰队的跃迁轨迹,进而迅速跟进。
“苏昼元帅留下的躯体的确可以打出一条出路,但是再过一两个月,依照我们的速度,就会被虚无教团的主力舰队追上了——那时候,我们必定会被缠住,紧接着就是三位歼灭使,还有一位洪魔之主。”
将手指点在星图上,汤缘的语气肃然无比:“接下来,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冒险突入一些宇宙极端区域,比如说黑洞喷流,脉冲星和中子星,乃至于一颗即将爆发的超新星周边,以天体的威力遮掩我们行动的轨迹,这样才能延缓敌人追上我们的速度。”
“而这样的行为,我们要做不止一次。在苏昼元帅回归之前,我们要一直这么做下去,在刀尖上跳舞。”
所有参与会议的人都只能赞同。这的确是他们唯一的办法。
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汤缘便在星图上点了一个星系:那是有着两颗中子星双星系统的星系,强大的引力波动和电磁波干扰会对灵气也有极大的影响,所以只要在其周边转一圈再跃迁,即便是黄昏舰队也很难在第一时间找出他们的去向。
作出这个决定后,即便是表面上看上去严肃沉稳的汤缘心中也是无比紧张无措。
因为这一切与其说是刀尖上跳舞,倒不如说是针尖上瑜伽。
只要稍有不慎,两颗中子星制造出的引力潮汐就足以撕碎他们所有人,在这途中甚至不存在痛苦。
妖孽總裁的呆萌小秘 菠蘿
但是为了地球的未来,他也只能这么选择。
“唉……部长。”
心中叹息,汤缘此时真的是感觉有些不堪重负:“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已经跃迁了一万两千光年,都快要从悬臂中端跃迁到闪耀区域了……能够逃跑的路线越来越少,围剿的敌人越来越多。”
“再这样下去,不出半年,我们必然会被追上!”
回过头,眺望那些仍然穷追不舍,完全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分子的黄昏舰队,他不禁开始祈祷:“希望这群天杀的黄昏眷族都早点出事!”
——以地球舰队为中心,方圆一万光年内,都没有人比现在的汤缘的祈祷更加诚心诚意。
而或许是因为这一点,原本只是负责断后的烛昼之躯身上,骤然出现了异变。
庞然的圆形金属战舰中,有光芒在众人的观测镜头中一闪而过。
然后,便是一轮黄昏光晕四溢,化作星云物质般的稀薄灵光,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第一时间,地球舰队的众人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们纷纷调动镜头,紧张且惊愕地注视着这一幕,然后不寒而栗。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老婆約會吧 若零
“元帅的躯体发生异变了,而且看上去,似乎是黄昏方向的异变?!”
注视着那一轮和黄昏舰队无比相似,甚至更加纯粹的光辉,甚至有人猜测:“难道说,苏元帅的肉体吃多了黄昏眷族,终于吃出问题来了?”
“他终于被黄昏同化了?!”
登时便有人懊恼,悔恨当初:“该死,我就知道不能放任苏元帅的肉体吃那么多,元帅他早就交代过的!”
但天地良心,苏昼那时候可真的没想这么多——他当时的嘱咐仅仅是怕自己的肉体的吃相太差,有违自己天才高手的完美形象。
“不,不对!”
而和所有地球舰队方的舰长和指挥者不同。
有着苏昼肉体一定控制权限的汤缘,在这瞬间理解了这次异变真正的起因。
他快步走到舰桥观测大屏前,震撼地凝视着在其之上显现出的苏昼,神情愕然道:“这是……这是升级啊!”
“元帅他,真的找到了黄昏的弱点!”
此刻,烛昼战舰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变化——伴随着一阵阵信息波动,汤缘的脑海中,源自于烛昼之躯感应中的黄昏眷族数量,瞬间就多了一大批。
它的感应范围大幅度扩大,与之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也顺着那黯淡的光覆盖在了整个地球舰队上,令跃迁引擎可以更加快速的冷却。
一开始,众人还在惊慌,畏惧黄昏化的蔓延,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地球舰队的速度更快,也更隐蔽了。
“我们……在传感器中消失了?!”
有检测人员惊呼道:“我们自己的传感器都找不到我们……”
“他们找不到我们!”
此刻,甚至能看见,在烛昼战舰的外壳上,有一些原本是青紫色的灵能晶体,如今正在转换为昏黄色,并散发着明显的光辉,令整个圆球战舰,看上去就像是一颗黯淡的太阳那般发光。
如何隐藏一滴水?
那自然就是进入大海中。
想要在虚无教团的围攻下隐藏自己,要做的不是躲起来,而是自己也模拟成黄昏眷族!
当然,这一切在表面上看来,就的的确确是黄昏化的初期症状。
所以,浑身溢散出无穷黄昏气息的烛昼战舰,在第一时间,也令敌方的黄昏舰队也感到了困惑。
几近于同类的气息扩散,令众多无血无泪,只知道一心一意攻击的虚无教团成员也迟疑了起来。
【怎么会?】
无论是网道AI,亦或是瑟诺斯提亚人,乃至于虚无教团本部,全部都因为这一幕而感觉到匪夷所思:【他也开始黄昏化了吗?!宇宙危矣!】
【烛昼,不是敌人,也有潜力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而瑟拉斯提亚文明的大长老,终于忍不住借助塔因·先知的肉体,问出了一个他一直都想要问的问题。
“汤缘先生,令烛昼……究竟是什么生物?”
“是模拟!”
“拟道,模拟黄昏而已!”
虽然心中没底,但是汤缘依然强撑着说道——他自己确实不清楚烛昼的变化代表着什么,但是颜面不能丢。
“拟道,居然如此强大?”
不清楚大长老究竟是信了,还是自言自语,这位瑟诺斯提亚文明的领导者不禁轻叹一声,感慨道:“地球人的传承,果然不可小觑。”
“的确,这并非是薄暮邪神的气息,而仅仅是利用薄暮的波动。”
“苏昼的确有着这样的力量,天神刻度就是这样的神器。”
虽然说无论是黄昏眷族,亦或是瑟诺斯提亚人,似乎都给自己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但这究竟是怎回事?
答案是空中下载升级和自我检测模块!
此刻,就在所有黄昏眷族舰队暂停追击的那么一小段时间中。
如今的烛昼战舰,已经变形完毕!
【正在进行空中下载升级……进度15%,30%,45%……100%】
【正在加载对黄昏专用清扫侦测模块】
【正在进行系统自检,开始进行火力优化……优化完成】
此刻,巨大的圆形宇宙巨龙之躯,开始更加彻底的变形——它开始收缩,内敛,强化防御,整理装甲,将众多无用且效率低下的武器祛除,换成更加强大,威力更加可怖的全新炮口。
短短的十几秒后,巨大的龙,就变成了一颗星辰。
一颗带来死寂和毁灭的星辰!
嗡嗡。
黄昏色的星辰中央,坍塌了一个黑色的洞口,洞口中,有璀璨的水晶光辉正在凝聚,那是大陆级的超高能灵能光束生成器。
它对准了远方黄昏舰队所在的方向。
然后,光束亮起。
对黄昏专用清扫武器启动。
就像是一颗超新星在瞬间爆发,释放出了宛如银河一般浩荡的光流。
在这瞬间,被直接命中的黄昏舰队在瞬间就气化了,而稍远一些的舰队也被不可思议的热量溶解,更远一点的便被肉眼可见的灵能余波激荡,爆炸,化作了漫天火球。
而这道光束的尽头,恰好民众了遥辉星系最远端的第十五颗行星,一颗被严寒冰封的冰霜行星之上。
霎时间,冰凝千古的亿年冰层在瞬间就被溶解,星球地表之上,一道高达一百四十公里,且正在不断膨胀,朝着外太空蔓延的蒸汽巨柱自光柱命中的区域暴起,就然后化作层层叠叠的山脉形状,朝着整个星球蔓延而去。
不可思议的热量和蒸汽冲击波在短时间内就席卷全球,足以震荡星球的冲击波将会在这颗星球上循环往复地冲击数百次而不会有任何衰减。
一击——追击而来的黄昏舰队全灭。
会自动寻找所有黄昏气息所在之地的全新武器设备,开始全功率启动,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追军。
惡魔,你是我的天使
这,就是烛昼之躯自动升级的结果。
【烛昼·裁决死星形态】
希泊尼戰紀
宇宙,于此刻静谧了起来。
黄昏世界群,埃安世界。
只是单纯将自己的感想送回自己肉体的苏昼,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肉体进化后居然能这么强。
毕竟,他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肉体在和黄昏的战斗中,积累了多少文明武器的菁华。
所以自然也不可能知晓,那些武器菁华凝聚并进行革新改造过后,究竟会绽放出怎样的光华。
如今的他,仅仅是从黄昏之龙的碎片中,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首先,就是黄昏之龙的灵魂碎片意外地纯粹,纯粹到了除了他这个吃灵魂吃出艺术感,吃出仪式感的灵魂品鉴大师,其他人恐怕都根本看不出这玩意实际上是灵魂碎片,而不是什么‘印记’。
而且,这个灵魂碎片的能力也非常奇特——它能逐渐将宿主的灵魂,也逐渐变得纯粹,干净起来。
就像是,其他杂志,思想还有念头,都被‘虚无’掉了一样。
换而言之,倘若有一个魔化病患者得到了黄昏之龙的灵魂碎片,那么他的魔化病不仅不会加重,反而会彻底消失——与此同时,魔化者的超凡能力也会因为灵魂的纯粹而得到强化。
所以这个黄昏印记,在埃安世界本地人看来,或许就是一个可以治愈魔化病,并且强化超凡力量的强大祝福。
“同样,也可以这么认为——有着黄昏之龙碎片的人,他的灵魂作为源能炉心的添加剂,效率也是最高的。”
苏昼若有所思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他皱眉沉吟道:“换而言之,持有这一碎片的人,可以通过净化大量魔化者的灵魂,制造出大批纯净的超凡者灵魂。”
“而艾文德伯爵,的确正在有意抓捕全城的魔化者。”
“整个艾文德城中的工厂,那些没有保护措施,压榨人民的工厂,也会源源不断地制造出魔化者……”
一切都链接了起来。
“源能炉心,需要灵魂燃烧的光芒,才能全功率运转。”
“黄昏之龙的碎片,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最高品质的灵魂添加剂。”
苏昼可没有忘记,伽沙和洛亚两人的完美推演中,他们都成为北方蛮族,据说是黄昏之龙信仰者的凛冬日暮两大部落的高层,其中有一人甚至还是日暮大祭司。
如果说,这两个人没有得到黄昏之龙的灵魂碎片,那才是不可思议。
而他们的结局,就是在终焉之时,被阿斯莫代帝国的皇帝,阿斯莫代十三世指定为薪王斩杀,灵魂献祭于巴别塔上的燃灵炽炬,成为了原暗时代开幕的祭品。
原暗时代……
听上去,似乎是圣日彻底熄灭,大陆陷入黑暗的时代。
但是既然能称之为时代,就说明有人在其中生活,并且并不仅仅是昙花一现,而是稳定的持续。
那,究竟怎样才能在那样的时代中,令人类存活下来?
自然就是燃烧灵魂的巨型源能炉心,所谓的‘燃灵炽炬’了!
苏昼不是没文化的人,他识字而且有思维能力,得到了关键词,自然是猜都能猜出这世界原本的轨迹应该是如何发展。
“艾文德伯爵的黄昏碎片,可能是自己和日暮部落交易得到,但是燧光大师刚才也说了,伯爵是最忠实的皇党,这交易的背后必然有皇帝的影子,不然他怎么敢这么做?”
“无论是燃灵秘法还是世界树的根须,都是皇帝赐下,令艾文德伯爵可以汲取全城人的生命和灵魂化作己用……呵,不用猜我都能知道,关键时刻,这秘法绝对能将整个城市的所有人都当成备用粮吃掉,将所有灵魂都汇聚于一体。”
“猜的更恐怖一点——艾文德伯爵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子民当人看,他随时都可以通过引爆工厂炉心等方法,将整个城市中所有的居民都感染成魔化者,然后杀死吞噬。”
“那时,整个移动城市,就是一个巨型的阵法,祭坛,而有着黄昏之魂碎片的贵族,就可以将这些污浊的灵魂聚集在一起,净化成最纯粹的灵光……维持源能炉心近乎永恒不息的运转。”
贵族将平民当成粮食。
皇帝将众生当成燃料。
所有人都在其中挣扎,战斗,但这一切都不过是局中的玩物,魔化者感觉愤慨不甘,可他们甚至就连自己为什么会被人歧视,排斥都不知道。
而普通人更加可怜了。
因为他们连自己为什么会歧视魔化者的缘由都没有认真思索,而且自己的存在本身,不过是制造更多魔化者的粮仓。
“这种恶心人的感觉,倒是一脉相承。”
想到此处,苏昼不禁冷笑了一声:“甚至比完美世界的那群神魔更加恶心一点。”
如今看来,阿斯莫代帝国的实力其实颇为强劲,凛冬日暮两大部落,由北方原住民凝聚的延霜军就挡住了,帝国本身根本没花什么力气。
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想去挡住,而是坐视两大部落势大,甚至是派遣艾文德伯爵这样的贵族去和他们交易,壮大他们的实力。
而根据自己两位学徒,日后魔王的未来推演,延霜关也的确被破功,紧接着长驱直入,在整个帝国境内肆虐——单单是伽沙,就杀了两千万人。
这简直就是放任黄昏眷族势大,让他们进行国土炼成,解封黄昏之龙。
而明明实力强大到可以斩杀十薪王,开启原暗时代的太阳皇,之所以不做任何反抗,坐视黄昏之龙解封……
“这家伙,居然傲慢到了这个地步吗。”
侧过头,苏昼看向遥远的大陆中央,阿斯莫代帝国的帝都所在。
他眯起了眼睛。
“他是想要把解封的黄昏之龙一齐烧了,甚至,黄昏之龙就是十薪王之首,作为燃灵炽炬几近于永恒的灵魂祭品,用他来维持‘原暗时代’!”
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在燧光大师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凭借多次穿越各个世界,解密世界观的经验,苏昼已经大致搞明白了这背后的阴谋——或许一切细节上有所差异,但是主体应该是不变的。
这份功力,哪怕是让转职探索的先驱空间冒险者来看,恐怕也是自叹不如。
“问题来了。”
此刻,苏昼开口。
他抬起头,看向正在释放光明的圣日,目光深邃,仿佛看见了那只有深夜才会出现的月光。
“能和灵魂燃烧时的光芒一样,活性化整个世界灵魂,比黄昏之龙还要更加强大的魔月……如此强大的光芒,你的原型究竟是什么?”
苏昼若有所思。
臨幸尤物妻
他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的世界树根须,眸光一动,心中有了一个答案。
然后,便转过头,看向一侧的燧光大师。
“燧光大师,你们逐光教团知道世界树吗?”
他直接了当地询问。
【这……】
逐光愣了一下,他刚才还想再艾文德伯爵死了,帝国会如何震怒,斯维特雷教授会不会上帝国通缉榜,他们一行人要如何才能安全离开帝国疆域。
而斯维特雷教授吞下黄昏印记,更是让他觉得对方是不是要干脆掀起反旗,当场成立义军,和凛冬日暮两大部落里应外合,打通南北走廊。
劍出華山
而现在,对方突然问了一句完全无关的话题。
【古老的神话传说中,诸神的时代之前,世界是由原始的巨树支撑并缔造的。】
不过毕竟不是什么关键的信息,不是造反就更好,所以逐光大师便耐心地讲解道:【当然,我们目前并没有发现任何巨树曾经存在过的证据,无论是考古还是遗迹中都没有发现类似的巨树崇拜——这或许只是远古神话,先民们最古老的想象,就像是站在针尖上的大象,背负世界的巨龟那样。】
【怎么了,斯维特雷教授?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才对。】
“是吗,你们并不知道……看来的确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对此,苏昼也并不感到意外。
至于燧光所说的,找不到存在的证据,很可能仅仅只是因为那所谓的证据太过庞大,以至于以人类的视角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的证据就存在于他们存身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世界树,世界树……整个世界,都由巨树缔造。
“看来,也是时候回去,询问一下拂晓了。”
作为古老妖精文明的造物,初耀研究所的图腾中就有着巨树的记载。
苏昼相信,拂晓对这一切,知道的应该比其他人更多。
而般若之书,也是时候该用用了。
“不过现在,应该要去做点正事。”
如此说着,苏昼推开了伯爵府的墙壁——他没有走门,直接开墙走了。
正如同苏昼来的时候也没走门,他把门踢飞了,穿墙来的那样。
【正事?】
看见苏昼行动起来,燧光不禁看了一眼艾文德伯爵的尸体,他厌恶地摇了摇头后,便跟上步伐:【教授不打算回去?孩子们都在等着你回来……】
“我知道,会尽快解决的,但正事必须要做。”
没有停下脚步,此刻苏昼微微摇头,他斜眼看了燧光一眼:“你该不会觉得,杀了一个贵族,就算是为所有枉死的牺牲者报仇,帮助了这个城市中所有的魔化者和即将受苦的普通人了吧?”
tfboys之愛我你後悔 盈怡
“艾文德伯爵死了,事情就结束了?矛盾被化解,仇恨被消融,秩序和和平会恢复,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单单是杀人,破坏,而不去缔造,创造,有意义吗?”
【……难道……】
燧光微微张口,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突然发现无话可说。
的确,杀了艾文德伯爵,并不能帮助艾文德城中的任何人。
无论是肆虐的魔化者帮派,下城区挣扎求生的魔化者和贫民,亦或是即将遭受魔化者冲击的普通人,这些问题,没有一个是杀了艾文德伯爵就能好转的。
但是,具体怎么解决这些事情,燧光并不懂。
他的前身是一个学者,是一位自己遭受了苦难,所以想要帮助所有魔化者和普通人,用技术为这个世界带来幸福和美满,驱逐黑暗的理想主义者。
实际上,逐光教团中所有人,至少绝大部分刚刚加入其中的人,都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
他们秉持着这个信念,所以才会加入其中,追逐光明。
——但究竟应该怎么做?
有了技术后,究竟应该怎么办,才能不让技术变成剥削人民的工具,而是成为人民的福祉?
这是所有逐光教团的成员都一直无法堪破的难题——有太多太多发明并没有和所有人想象的一样成为利国利民的工具,反倒成为具备高生产力的领主镇压民众的武器。
甚至,应该如何使用工具和知识,帮助那些应该帮助的人?
这个答案,很难得到。
所以燧光选择前往古代的遗迹中,意图从古人的历史和经验中挖掘出一些知识和记载,为逐光教团带来另外一条道路的印证。
——这个男人,正在黑暗中寻觅道路。
苏昼看见了燧光眼中的迷茫。
“别担心。”
獵寶 青木赤火
所以他轻笑着道:“我来向你示范一下吧。”
男人正过头,直视整个艾文德城的街道。
苏昼张开双臂,他语气平静:“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真正应该交给人民的,应当是渔网和知识本身,而不是‘工具’和‘力量’。”
“因为能用工具的是有钱人,有力量的是强者。”
移世”逃”花債
【但是。】
燧光虽然是个机器人,但是听见苏昼的话,跟随着苏昼的步伐,却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口干舌燥:【但是斯维特雷教授,假如没有一个强者引领,人民肯定会走上歪路,他们并不理解知识,也不……】
“谁说人民不懂知识?那只是我们没有教育好,你们,我们的理念不够通俗易懂,以至于容易被人曲解。”
打断了燧光的话语,苏昼微微摇头:“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人民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是还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罪孽青春 阿福
【那该怎么办?】
“那样就是人类自己审判了自己,要学会自己承担责任。”
话毕,苏昼大步朝着艾文德城的外城区走去:“错了就要承担,然后继续向前,努力不犯错,变得更好。”
“这是生而为人的正确。”
——这个男人,已经踏上了道路。
他没有犹豫。
他将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