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gv8優秀都市小說 龍城討論-第二百八十三節 這是神之戰閲讀-gmm6t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漂浮在空中一轮轮形状各异的紫月,不是光影残留,那会是什么?
【冷酷爱丽丝】和【死神镰刀】划过,紫月都没有变化,除了微不可察的滞涩感,其他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龙城对宗亚的刀术有着深刻的体会,对方绝对不会搞出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玩意。
【黑色极光】忽然一个侧闪,顺着惯性身形倾斜完成矮身,同时发力,如同出膛的炮弹,激射弹出。
刷刷。
一红一蓝的细长光痕在空中交织,迎向【眼镜王蛇】的腰部。
面对龙城凌厉的攻势,宗亚夷然不惧,长刀【枪牙】横扫,封住正面,短刀【鬼瞳】犹如毒蛇吐信,倏地探出。
咻咻咻,一蓬大小不一的紫月刀光,宛如花瓣在他身前绽放。
乒!
【鬼瞳】在极短的时间练续击中【冷酷爱丽丝】和【死神镰刀】,由于太快,甚至只能听到一声撞击声。
炸裂的红色和蓝色碎芒飞扬,照亮周围的一切,然而已经不见【黑色极光】的踪影。
【黑色极光】宛如一抹残影,鬼魅般出现在【眼镜王蛇】身后。
異度惡魔空間
宗亚如同身后长眼一般,刚刚横扫的【枪牙】突然加速,身体顺势转动,一记势大力沉的斜斩!
然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斩到!
龙城刚才只是虚晃,他的身形再次出现刚才的位置,而那里赫然正是宗亚刚才挥刀留下的刀光!
【黑色极光】如同一颗高速飞行的小行星,直接撞入那一团紫月刀光之中。
紫月撞上【黑色极光】的能量装甲,如同肥皂泡纷纷破灭。
密切关注光幕上能量装甲数值,发现能量装甲只有极其细微的波动,几乎没有伤害,他心头微松。
女總裁的貼身校草 李森森
近墨者嬌
三國騎砍 中更
这些搞不清楚是什么的残留紫月刀光,没什么破坏力。
等等……极其细微的波动!
能量装甲数值波动幅度虽然很小,却是真实存在,刚才自己的判断没错,那不是残影!
龙城第一反应是通过某种技巧用刀身压缩空气形成的空气流。
但是从能量装甲波动的幅度来看,不是。能量装甲对能量的抵抗能力非常强,可一旦受到实体的冲击,波动会非常大。
这也是为什么能量装甲对合金弹的防御效果非常差。
如此微小的波动幅度,不可能是空气流。
类似的剑术被称为【大气层剑术】,龙城看过一些剑术大师的演示视频,他们出剑能形成极其锋锐的高压缩空气射流,可以轻松切开标准B级光甲的能量装甲。
以宗亚的刀术,如果是空气射流,能量装甲的波动绝对不会如此微小。
龙城怀疑这些残留在空气中的紫月刀光,是某种能量,微弱的能量。
虽然已经确定残留的刀光无法对能量装甲造成破坏,但是龙城依然保持警惕。
宗亚绝对不会搞出一个花里胡哨却没什么用的东西,这是一位对技巧有着极端偏执的家伙,虽然说话很蠢。
无论有什么玄机,总会呈现。搞不清楚,那就静观其变。
龙城没有改变自己的节奏,继续向宗亚施压。
模糊的光甲残影和紫色湛然的刀光混在一起,清脆密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宗亚神经质的自言自语和狂放不羁的长笑几乎要撕裂人的耳膜。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月之华】!这就是【月之华】!这就是我宗亚所创的【月之华】!哈哈哈哈……”
周围围观的人们一片哗然。
“这就是宗神念叨了几年的【月之华】吗?”
“卧槽!不会吧!真的搞出来了?”
“看上去没啥特殊啊……”
“废话,你能看得出来,你还会囫囵整个儿站在这吗?”
“也是。妈耶,想想宗神以前还是宗砍砍,天天提刀上街找人打架的日子,连杨老虎都不敢出门。后来被他半路堵到云姐,真他娘的狠,连女人都打!”
“等等!云姐算女人?”
“要不然嘞?”
“女金刚、女钢铁人、女霸王龙……”
“兄弟,我录音了!”
“我也录了!”
“+1!”
驚魂院 花白樓
“……你们这群……好兄弟!小弟错了!”
“亲兄弟明算账!只有发红包才能收买我!发得多兄弟情比铁,发得少兄弟发云姐!”
“+1!”
“+2!”
……
¥¥¥¥¥¥¥¥¥¥
“忽然有点怀念啊。”
千古魔主 冬日暖陽來
元志神情感慨。
杨老虎显然勾起不愉快的回忆,黑着脸冷哼:“有什么好怀念?宗砍砍搞出【月之华】早点滚出石川,麻蛋,老子看到他都烦!”
元志摇头悠然道:“你也太无情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老母亲看到自己家混蛋小子长大的感慨?”
杨老虎脸更黑:“哪个混蛋小子天天提着刀砍自己老母亲?”
元志点头:“也是,我被砍得少,感触不深。”
杨老虎大怒:“是要打一场吗?”
“不要这么暴躁嘛!”元志轻笑一声,忽然话题一转:“和宗神打了那么多场,你应该知道【月之华】吧?宗神一打起来话就停不下来。”
杨老虎沉默片刻,道:“知道一点。”
“那你怎么看?这真的是【月之华】?”
杨老虎再度沉默片刻:“没想到他真的能搞出来。”
元志赞叹道:“真是厉害啊。不愧是宗神。”
杨老虎也不知为何,只觉得莫名烦躁:“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怎么对付这罗拆甲!”
總裁的神秘戀 卡其希
元志啊地一声:“这有什么好讨论?”
杨老虎气得差点从光甲里跳出来:“姓元的,你TMD消遣老子?”
元志语气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既然宗神出了【月之华】,在我看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宗神胜,罗拆甲自然会死,不死也无伤大局。王栋死了,宗神志不在此,一定会离开石川,去砍更强的师士。可如果连宗神的【月之华】都对付不了罗拆甲,你我一起上能对付得了?”
杨老虎哑然。
“老虎,你反应慢了。”
腹黑萌寶:娘親太妖嬈
元志语气淡然:“这场战斗,在决定石川所有人的命运。”
“这是神之战。”
杨老虎看着场内激战的两个身影,沉默片刻,沉声道:“我不甘心!我们就这么看着?我们一起上,说不定可以宰了罗拆甲!”
“宗神会先砍了我们,你比我更了解他。”
重生閣主有病
杨老虎一口气憋在胸口,气得光甲一拳砸向旁边的护栏,嘭,粗壮的钢铁护栏如麻花扭曲变形。
元志幽幽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老虎,神是神,人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