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t6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七百九十二章 是忠是奸許敬宗分享-hdq8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被众官员所推荐的那几个在长安的官员们。
此时纷纷都看向李世民。
他们更是想知道。
就在刚才,禁卫统领李山与圣上说了什么,是不是关乎此次推荐利州刺史之职之事?
反观此时的许敬宗。
那可是一脸的谦虚状,脸带笑容。
许敬宗,字延族,乃杭州新城人,更是出身于高阳士族(河北保定)。
而且。
许敬宗除了出身于高阳士族,其父更是前朝的礼部侍郎。
再加上许敬宗少时即有文名,更是在前朝之时,就考中了秀才功名。
可想而知。
许敬宗的文才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其背景也是强大的很。
服功名,又有才名,再加上背景,而且在当时又作了最合适的选择,许敬宗不发都难。
至于许敬宗有没有为一方州官的能力,在场的人各有心思。
贈你情深:愛上男上司 景汐
但李承乾他们这些举荐许敬宗的人,基本对他都很是相信。
说来。
许敬宗本来早在几年前就该被贬至洪州(南昌)为司马的。
但这事好像并没有发生。
毕竟。
许敬宗被贬之事,乃是因为长孙皇后去世之后,百官服丧,许敬宗失礼被御史揭发而被贬至洪州为司马的。
可当今的长孙皇后依然建在。
而且身体比以往要好不少。
所以。
史上所说的许敬宗被贬之事,反到是没有发生。
但许敬宗却是被降职了。
而今的许敬宗,到也只是一个给事中,并非原来的中书舍人。
许敬宗再降职,怎么说也是曾经的秦王府上的十八学士之一,李世民也不可能真把这位曾经跟过他的老人降到哪里去。
此时。
李世民听了李山的话。
脑中在想着许敬宗之人如何。
本意。
李世民可不想安排任何人前往利州为刺史,就想着利州刺史之位空着,或者让原来的利州别驾郑之行一任代刺史之职。
对于郑之这个别驾。
李世民的案头之上,可没少得到百骑司的奏报。
李世民对于这个利州的别驾,从以前的不喜欢,到后来的喜欢。
如有可能。
李世民都想让郑之到一些其他上州去为刺史了。
从一个原本只是下州的利州别驾,直接跳跃到上州刺史。
如真成了。
那真可谓是开了为官升迁的先河了。
下州别驾之职,乃是一个从五品上的官职,更是一个副职,手上根本没有多少的权力。
反观这上州刺史之职,这可是一个从三品的官职,更是一个实打实的,掌管一州的权力官职。
孰轻孰重,谁会不知?
思虑了好半天的李世民,看向众官员当中的许敬宗,“许敬宗,你可愿为利州刺史之职?”
李世民这一席话,放在别人眼中,或许是白说了。
但在场的官员,哪一位不知道在朝堂之上,只要李世民说出这句话来,基本是已经定了任职之事了。
而许敬宗见圣上点了他的名,赶紧从众官员当中走了出来,向着李世民行了一礼道:“回圣上,臣愿为圣上牧民于乡野,臣愿为我唐国献身,……”
许敬宗哪会不知道李世民刚才的这一席话之意。
随之向着李世民所回应的话中,皆是表忠心。
而其他众官员们。
见到李世民已是点了许敬宗之名,知道他们所举荐之人基本是已经没了戏了,只得恨恨的把此事藏于心中了。
反观此时的太子李承乾,以及长孙无忌他们这一系人,脸上纷纷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即然你愿意前往利州为刺史,就由你担任利州刺史之职,择日上任。中书省拟诏。”李世民见许敬宗回了话,点了点头。
对于李山为何要与他说此人。
李世民心中也在想着这事是不是钟文安排的。
更或者钟文看中此人。
至于是与不是,李世民心中也没个底数。
大朝议继续了一个半时辰。
待大朝议结束之后,李魏王李泰却是向着太子李承乾哼一声,抬腿就离开了。
这一场官员举荐。
李泰本就是来捣乱的。
可这乱没捣成,反到是成了笑话了。
随着众官员慢慢离开后。
许敬宗这才走向太子李承乾,向着太子行了行礼,“多谢太子殿下的举荐,也多谢赵国公,多谢……。”
“许给事中,你就不要跟我如此这般客套了,以后到了利州,要好好在任上为民办事。”太子受了许敬宗一礼,笑着回道。
至于赵国公长孙无忌他们这些人,脸上布满了笑容。
他们的人到利州为刺史。
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一个最好的开端了。
強獵:總裁的偷身情人
利州是何地?
他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在长安这些官员当中。
所有官员都明白。
只要能得到利州刺史之职,那对于他们的这些人来说,那绝对可以控制三分之一的唐国了。
以前。
代嫁貴妃 奶嘴魔鬼魚
唐国许多地方要看士族们的脸色行事。
可随着利州的崛起之后。
士族也好,还是四大世家也罢。
都已经开始慢慢边缘化了。
孔家曾经被打了脸,使得整个天下的人,与着孔家开始渐行渐远,也只有老一辈的读书人,或者老一辈的官员,才对孔家依然维护着。
而其他的士族,四大世家。
自打利州崛起之后。
秦時明月之武俠系統
也是渐行没落。
就好比王家的盐道。
当下唐国的盐道,有七成来自于恰卡。
恰卡是谁的?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明面上,恰卡乃是朝廷与钟文合作的。
但背地里谁都知道,恰卡所产的盐,利州商团占了一半去了。
可想而知,利州到底有多富有了。
更甚者。
利州商团可不止恰卡一道挣钱的利益。
扶桑国的银山。
虽说钟文曾经说一成不要。
可朝廷依然还是给了利州商团三成。
而钟文也从未过问过,甚至知都不知道。
石见银山,那里才是财富的汇聚之地。
利州本土呢?
最近更是有了一个商贸场。
而且最近还说要上一个什么棉场。
总之。
天王巨星的迷糊助理 小奶油
利州的富裕,大到谁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可没有钟文的点头,没有李世民的点头,谁也不敢动,谁也没有那个能力上前咬下一块来。
“李山,昨日你为何说许敬宗用好了可兴国?九首如何说的?”第二日,李世民把李山叫到自己跟前问话。
李山突被李世民这般一问,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应了,“回圣上,当年我与师兄聊天之时,师兄曾说过许敬宗此人前途无限,所以我就把此人记下了。”
“九首仅是说了这番话?没有别的了?”李世民不解。
完顏傳·諾今歡
“圣上,师兄就是这般说的,而且还说此人心思不定,如放在不懂此人心思的人手上,或许会成为一把刺伤自己的利剑,如遇一个懂得此人心思之人的手中,此人必将利国利民。”李山又回道。
重生大學宅男
不过。
李山所回的话,却并不是钟文所说的了。
钟文可没有说过这番话,这只不过是李山根据自己师兄的话中猜出来的罢了。
是与不是,反正李世民也不知道。
更何况。
李世民也不至于会向钟文问这么一件小事。
反观此时的许敬宗。
自打昨日得了圣上的旨意之后,他许府的客人就络绎不绝了。
当然。
这些拜访他的官员,皆是一些小官员,根本入不了他许敬宗的眼中。
“各位之好意,许某心领了,待我明年回长安述职之时,定当带上一些我利州所产之物送至各位府上,以了表我许某对诸位之意。”许敬宗虽看不上这些小官员,但这表面的客套话,却是一字不差。
他这不没上任,就把利州当成了他的利州了。
“许刺史,利州可是一个好地方啊,许刺史甚得圣宠,以后到了利州上任,可别忘了我等啊。”
“是啊,许刺史,可别忘了我等啊。”
“许刺史,如合适之时,张某原为马前足。”
“我王某也愿为许刺史的马前足。”
“……”
许府之上。
到处都充斥着阿谀奉承之言。
这些小官们都知道。
利州除了富裕之外,更是缺官员。
原本的利州官员,可不是朝廷所派过去的,而是当时利州刺史钟文所选的。
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只要许敬宗到了利州,这三把火必然是要烧一烧的。
到时候,利州府县两衙必然会空缺不少的位置出来,所以他们这才如此急色的跑到许敬宗的府上,阿谀奉承,大力拍着马屁。
半月。
许敬宗除了接待各官员之外,更是寻了机会拜会了太子,赵国公,以及他们这一系的大佬们。
而许府之上。
除了每日宴请宾客之外,同时也在准备着。
上任。
是年后。
可这准备,却是提前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半月前,朝廷的诏书,已经开始往着利州发去了。
只要年后许敬宗一到利州,拿着他上任的诏书,就可以成为利州的刺史了。
话说利州。
此刻的利州。
天气虽冷,可却是冷不了整个利州官吏百姓们挣钱的热情。
即便是大雪飘洒,也阻止不了那些客商们的脚步。
更是阻止不了利州百姓们希望。
“郑别驾,长安诏书,还请通知利州府县两衙的人前来接诏吧。”某日,利州府衙迎来了长安宣诏的内侍。
此内侍一到利州,就奔至州府衙门。
而当郑之这个最高长官见到那内侍后,听了他的话,还有些不明所以。
待验过正身后,府衙奔出了不少的衙差,往着各县去通知去了。
与此同时。
郑之把长安所来的内侍一行人安排好之后,自行骑上了马匹,直奔龙泉观方向而去。
郑之急奔龙泉观。
自然是从那内侍的嘴中得知了长安所发生的事情。
如此重大的事情,他当然得去龙泉观向钟文打探了。
当下的利州如此之好,他郑之可不希望突然长安按排一个新的刺史过来。
而且长安所任命之人,还是他郑之最为讨厌的许敬宗。
了解许敬宗为人的郑之,又怎么可能会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