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qc1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659章 不能開先例閲讀-sp91j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这刀从何而来?”其他的长老也是看得眼神火热。
陈家从古到今发展了这么多年,自认称得上七大世家之首,可掏空整个家底,也决然拿不出这样一件武器来。
“这刀,一看就不是凡俗之物,定然是蓬莱仙岛的东西。陈明轩这小子与陈靖关系极好,肯定是陈靖当初偷偷藏了这柄武器,私下里送给了他。”
陈文邦忽然站了出来,笃定地说道。
陈靖有个可以容纳众多物品的须弥芥子法器,他当初可是亲眼所见的。
而且,陈靖从蓬莱仙岛回来之后,还当着他的面,送过两把精钢剑给陈明汉和陈明修。
当时陈靖势大,有族长关照,他尽管心藏丧子之痛,也只能暂且忍耐着。
可如今,也终于等到他可以算账的时候了。
族长和陈明汉即将遭难,陈家即将变天,这近段日子,他也派人到处打探过陈靖的消息,却怎么也打探不到。
不过,现在不管探不探得到也不重要了,只要陈家一旦换了天,到时候就没人再罩着陈靖一脉了。
而且以陈靖和陆景十二的恩怨,他不出现还罢了,一旦出现,陆景十二岂能饶他?
因此,现在陈文邦对陈靖也毫无忌惮了。
“如此利器,本该归属于家族,陈靖那孽畜却自作主张私下送人,其心中根本就没有家族大义。要知道,他能走到如今,还不是全凭家族栽培?
这陈明轩好样不学,也专挑坏的学。那陈靖孽畜忤逆家族,倒行逆施,如今陈明轩也跟着要以下犯上,做那没大没小目无尊长之事。
太长老,我以为,绝对不能开这种头,谁敢开这种头,一定要将之抹杀在萌芽里。
要不然,整个陈家几万人,如纵容了他们,往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效仿之。如此,家族岂不是要大乱?”陈文邦振振有词道。
“文邦长老说的极有道理,这种头绝对不能开。”
“这个小孽畜以下犯上,简直岂有此理。”
“陈明轩这畜生,已经杀红了眼,今日,定要严惩他。剁去他双手,然后困押地牢,关一辈子。也好给其他人一个警示。”
“依我看,还是直接杀掉,会更好。”
不管是修字辈的还是文字辈的诸位长老,此时口径都相当一致——要严惩陈明轩。
有说要杀的,有说要废掉四肢,关终身监禁的。
太长老陈修岳在众人期待中忽然颔首道:“不错,以下犯上没大没小的畜生,绝对是不能纵容的。若不处罚他,今后也必定难以服众。”
话一说完,陈修岳衣袖一抖,飞出一个黑青色的九爪神钩。
此物,乃是他年轻时的成名杀器。
上次无双盟会的时候,他想教训陈靖,却反被陈靖震断了手臂。其心中也相当懊悔,无数次想着,倘若自己当时用九爪神钩来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突杀,那陈靖定然猝不及防。
只可惜,此事已经无法挽回。
今日,明字辈又冒出一个跟陈靖一样没大没小,敢杀长老的孽畜陈明轩。
同样的事,他定然不会再容许发生第二次。
“如此畜生,关他监禁也只怕不会悔改,与其浪费人力物力关着他,还不如直接杀了。干干脆脆还能以儆效尤。”
陈修岳迈开步伐,匆匆如鬼魅一般闪了出去。藏于一假山之后,绕了半圈,突然纵身而起,右手一挥,那青黑色的九爪神钩呼啸着,如一根寒芒毒刺朝着陈明轩腋下抓去。
九爪神钩尖端部位不但锋利绝伦,更是淬了剧毒,一见血,就封喉。
年轻时的陈修岳十分毒辣,与人动手,也从不留活路。
也是因此,他才能坐上太长老的宝座。
后来成了太长老之后,这九爪神钩寻常就极为少用了。
今日祭出此物,他不但是存了必杀之心,更有着雪洗上次无双盟会之耻的。
尽管无双盟会之耻,是陈靖给的。
可谁让陈明轩跟陈靖是堂兄弟呢?陈靖不在,这笔账就得他来接。
“小心。”
陈明轩此时的注意力仍在陈文桥和陈文晖两人身上,步步紧逼,已经将他们两个逼得快没退路了。封锁在一片石壁之前。
九爪神钩飞来的时候,他丝毫没有留意到。
眼看着就要从他背后,抓中他的腋下骨,突然,一块不知道哪里飞来的石头撞了过来。叮地一声,就将九爪神钩震飞开去。
“是谁?”
陈修岳眼皮一跳,拉回铁索,九爪神钩再次捏于掌心。
目光四眺,却恁是没能看出刚才那块石头从哪里飞出来的。更没看出,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了陈明轩一把。
“躲躲藏藏作甚?来都来了,还当个缩头乌龟?到底是谁?不敢出来一见?”
陈修岳冷冷喝道。
他这话喊出来,其他的长老们,也都警觉起来。
有几人,也匆匆赶到陈修岳身边,与他一起并肩而站。
然而,空荡荡的外场,冷冷清清的竹林,根本没人应他。
按说这可是鬼谷,外人也没可能进得来。
能进来的,只能是陈家人。
可陈家高手,如今差不多也都出现了。
刚刚那横空飞出的石块,力量悍猛,与九爪神钩短兵相接,直接就将之震飞。可见之力量奇大,非同小可。
‘出手的人,实力至少也是筑基境界,若是筑基以下,那就不可能震得开我的九爪神钩。’
就在陈修岳狐疑眺望间,陈明轩这个二愣子不顾一切地追杀陈文桥和陈文晖,将他们俩逼迫到石壁边缘退无可退的时候,骤然一刀横砍而去。
陈文桥双手在石壁上一攀,跳纵起来,闪躲开去。
陈文晖稍慢了一步,没能跳开这一刀,右腿从脚踝处被砍断,鲜血狂喷,栽落下来。抱着断腿,吼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文晖……”陈修岳见到儿子断了条腿,眼眸中登时充满怒意,“陈明轩你这孽畜,老夫岂能留你?”
含怒之下,手中九爪神钩再次飞出去,抓向陈明轩的后脑。想摘掉他的脑袋。
可铁爪飞到一半,又一次碰上了来无影的诡异石子。
叮~
火光迸现。
九爪神钩再次被击落震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