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zi1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魔臨-第三百五十六章 南下皇城鑒賞-vzg4n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有点意思。”
父母都姓屈。
当然,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后世夫妻同姓的,也很常见,孩子还不用吵闹到底要跟谁姓。
但,
怎么说呢,
姚子詹自己无比风流,在各国游历时都曾留下过爱情故事,可谓是解开腰带去舒服,舒服完后人跑了,再隔着老远写首诗,外人看的是潇洒浪漫,但实际上,真的是老不要脸了。
但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却曾在文章里说过,大门大户里,最是脏恶臭,脏得让人不敢涉足,恶得让人心肝儿发颤,臭得让人难以自抑。
所以,由不得郑伯爷不去往那特定的方向去联想。
赵琦开口道;
“还真是第一次,有人问我母亲姓什么。”
随即,
赵琦又道:
“因为外人都晓得,我是屈氏的私生子,这就,已经够我混吃混喝了。伯爷,您的关注点,可是让我惊诧。”
“要说么?”郑伯爷问道。
“伯爷想知道的话,奴怎敢不说?”
“不一样,先前你是俘虏,我是主家;现在,事儿谈完了,你是………”
“朋友?”
赵琦眼里,开始放光。
“你是村口槐树下说是非的癞子,我是坐那儿乘凉听是非的懒汉。”
你愿意说,我就可以听。
“伯爷这比喻,有意思,这么说吧,奴的母亲,比伯爷您认识的屈培骆,高一辈,而奴呢,如果奴能进屈氏家谱,也比屈培骆,高一辈。”
“哦~”
“伯爷觉得如何?”
“很有意思。”
“奴也是这般觉得。”
“你想活着?”
“奴想好好活着。”
“拿下马场,本伯,许你一个前程。”
“可以换来多少美男子的前程?”
“本伯不好这个调调,所以,你如果不想本伯哪天心情不好把你给砍了,以后就在本伯面前,把自己放正常点。”
赵琦跪伏下来,
“小人明白了。”
……
梁程和金术可率军回来了,这一战,斩获颇丰,自身损伤又极小,但还是受限于步兵的机动能力,导致未能进一步扩大战果形成卷珠帘之势。
且不能再向北继续深入了,否则就有被楚人反过来包饺子的危险,见好就收即可。
士卒可以休息,将军不得休息。
后半夜的郑伯爷才睡了一会儿,听闻阿程他们回来后,马上将他们喊了过来。
一同过来的,还有负责去接应的苟莫离。
瞎子要是在,苟莫离的作用就有些鸡肋了。
但瞎子现在在雪海关主持老家事务,苟莫离的战略眼光能力,就凸显了出来。
到底是曾卷起野人风浪的野人王,他的建议和看法,没人敢无视。
何春来这位“反清复明”的义士,现在已经完全成了郑伯爷的生活助理,提前和那位牛东官一起准备好了夜宵。
原本可以摆在院子里的,
但城内正在大规模地焚烧粮食,光是粮食的香味也就罢了,问题是那漫漫的烟尘,实在是让人有些受不了,所以只能紧闭门窗待在屋子里。
“局面,就是这般,本伯想说说自己的想法。”
郑伯爷吃了一口馄饨,将勺子放在碗里,
道:
“我是这般想的,荆城守不住,咱又必须掐死这个位置,不能让上谷郡和楚地之间的联系恢复通畅。
我们要的,只是这个效果,方法上,可以有很多的地方去变通。
比如,
那座马场。”
郑伯爷看向了阿程,
“马场那里要是能拿下来,武装出个几千骑兵,阿程,你有把握用这几千骑兵来继续遏制住这块区域么?”
几千骑兵,说少,不算少,但说多,真不算多,关键看你怎么用。
如果是和对方军阵冲阵,那几千骑兵也就是一锤子买卖,捶不破敌阵,自己大概也就陷落进去了。
但要是能像当初金术可于东山堡外燕楚两军鏖战时那般忽然杀出,一举颠覆战局,那效果,可就大了去了。
梁程自是能懂得郑伯爷的想法的,所以直接道:
“主上,这次在荆城码头上又缴获了不少船,如果接下来偷袭马场顺利,再给属下留一些船,属下可以有自信留下来和楚人玩几轮推手。
另外,主上率主力南下的话,楚地后续兵马大概率是不能也不敢再继续北上上谷郡了,也算是帮属下减轻了一大压力。”
郑伯爷如果率主力乘船南下,可以直接威胁掉大楚皇都。
燕皇当初可以对着蛮王直接在信里写道:
“你若敢出兵,我大燕拼着燕京不要,也要集中所有可战之兵可用之马全力压入荒漠,直扑你王庭!”
摄政王大概,也敢这般说,因为从听到的和看到的以及自己亲自接触到的可以总结出,这位摄政王也就是郑伯爷的大舅哥,真的不是凡品。
但说白了,
大楚自有国情在,
你以掀桌子的方式威胁别人,也得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这掀桌子的能力。
燕皇乾坤独断,马踏门阀之后,朝堂上根本没有敢忤逆他的存在,大燕军权,一部分在朝廷手中,另外的,全都在两位侯爷手中或者治下,而这两位侯爷,一个是蛮族最为畏惧的镇北侯,一位是敢自灭满门的南侯。
燕皇想发疯,大燕是能且必然会跟着一起发疯的,这桌子,是真的可以掀翻!
所以,
蛮王怂了,那一次三国大战,自始至终,蛮族都未敢动兵,甚至还主动送了两个自己不对付的部族进入燕国境内投诚归附。
而楚国呢,
摄政王如果喊这一出,
不要管郢都,不要管家里,全线北伐!
首先,
郢都可以不管,但大贵族自家的封地,能不管么?
天知道这支燕军来到郢都后,发现城墙太高耸,攻不破,会不会转而窜向其他地方。
摄政王可以“高风亮节”,但底下贵族们,未必真愿意连家门都不顾了。
同时,
最重要的一点是,
燕国发疯,灭蛮族,不可能,但逮着你王庭打,直接将你王庭骑兵给吃掉,给你王庭撵得在荒漠上跑个几圈,直接将你法理上的尊荣和实际的实力都给削掉,这,是没问题的。
对于蛮王而言,自此之后,王庭就算还在,怕是也就沦为荒漠上一个普通部族了。
而楚国呢,
全线北伐,
听起来很勇,
但楚国敢这么干么?
镇南关外,靖南王数十万铁骑可就在等着,真要敢出来北伐,还需要在那里造那么多龟壳?
最后,
说到底,
郑伯爷敢这么轻松,
麾下这些将领在深入敌后还敢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真不是他们军事素养差,也不是他们没有危机意识,
而是国力,国势,
至少,
在战争层面上,
燕军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小鬼狂不狂,全看阎王到底站在谁背后;
要知道,就算是郑伯爷的主力南下,可以带走从楚地来的各路楚军兵马,但在镇南关那儿,可还有数十万楚国战力最强的楚军呢。
但梁程依旧敢这么自信就用几千骑和一些战船拉开战场范围后打游击,敢保证可以继续掐住楚人的后勤;
根本原因就在于,
北面的楚人那里,有靖南王亲自看着。
苟莫离笑了,
然后捂着嘴,
然后又捂住了眼,
一时间,
他情绪有一点点的失控,
放下手后,眼眶有些泛红。
这不是狗子故意的,他是没伪装,因为在这里,没啥伪装的需要,且他也明白,郑伯爷和那些被称呼为“先生”的手下们,更喜欢“真实”。
苟莫离想到了自己当初,
在得知雪海关被郑伯爷攻克的消息后,
他马上就呆滞住了;
且一度无比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知道这个消息。
因为只要他知道了,想去伪装不知道的话,也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装相”的痕迹;
但,
对面是田无镜。
那是一个在战场上心思细微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存在;
最后的结局就是,
田无镜看出了野人后方不稳的隐秘,所以,预测了野人王的预测,一招瞒天过海,诱使野人主力过江再以大燕主力直接将其击溃!
“怎么了?”郑伯爷看向苟莫离。
苟莫离擦了擦眼泪,
笑道:
“属下只是觉得过不了多久,那位楚国大将军年尧就要经历属下曾经受过的伤,就好,好开心啊。”
当别人重复你的倒霉时,
你多半,
会幸灾乐祸的。
“呵呵呵………”
郑伯爷笑了。
其余人,也都跟着很有礼貌地一起笑了。
“诸位,咱们,都算是家里人了,也必然清楚这一仗,对于咱们的意义,我也不和你们藏着掖着,眼下遇到多大的困难,都是值得去克服的。
试想一下,
镇南关被破,楚国北方精锐尽丧,上谷郡落入燕国版图;
这之后,
整个晋东,
就是咱们的家底了。
他初代镇北侯靠着百年前那场大捷,立府百年,至今仍是北封郡的擎天之柱。
眼下,
就是咱们立这柱子的时候!”
众人准备再跪下来喊口号,却被郑凡直接抬手阻止,
道:
“事情,宜早不宜迟,东边的那处马场,得找点找机会去拿下来,否则我怕那边会有防范,梁程。”
“属下在!”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你亲自挑选一支人马,抢了马场后,若是一切顺利,马上派人过来向我回报。”
“是,主上。”
“其余诸位,咱们做好准备吧,我希望一切顺利,因为,我想去郢都看看风景。”
………
做完了夜宵的何春来,自是没有机会和资格去参加那场真正属于雪海关核心圈的会议的。
他坐在台阶上,
在其身边,坐着牛东官。
牛东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干果,递给何春来。
何春来伸手接了。
“你的厨艺,是极好的。”何春来说道。
“嘿,今儿个还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紧张的一次饭,以前跟着师傅学徒十年,第一次上灶给客做菜时,都没那般紧张过。”
牛东官是个老实人;
所以,他能在见到四娘时,骂外面的燕军是燕狗,然后再在看见郑伯爷时,跪下来高呼“贵人”。
虽说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落到他这个厨子身上,也已经不知道被分摊了多少了。
贵族们,将军们,还没死光呢,好像也轮不到他牛东官去拼命。
牛东官老实的另一方面,是他觉得何春来很亲切,因为在他看来,何春来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厨子。
“你打算怎么办?”何春来问道。
牛东官答道:
“活着。”
世道如此艰难,亲眼目睹了城内城外死了这么多人,能活着,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没想过以后,没想过将来?”
“以后不活了?不活了,哪还有什么将来。”
何春来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歇息了吧,伯爷起得早,明儿得做早食,伯爷喜欢吃面,你做一道楚地面,葱花香草多放一点,辣油……辣油我调。”
“好嘞,兄弟。”
翌日清晨,
郑伯爷醒了过来,而与此同时,调配好兵马根本就没顾得上休息的梁程,已经带着赵琦出城向东去了。
而城内的粮仓,到现在,还没烧得完,仍然在继续着。
不过,士卒们这两日的伙食,可谓是相当奢侈,因为烧是一种解决,吃下去,也是一种解决。
当然了,自家兵马所需的粮食,还是早早地分离准备好了,真把粮全烧了结果自己没粮吃,才叫真的脑子进水了。
郑伯爷先洗了个澡,先前坐船,条件有限,眼下既然“脚踏实地”,得抓住机会多洗刷洗刷。
洗澡水是四娘预备好的,在郑伯爷的要求下,两个人一起洗,一直洗到下面口吐白沫。
推开门,走到院子里,深吸一口裹挟着草木灰和粮食香的气,差点给郑伯爷的神清气爽给憋回去。
不得已之下,郑伯爷只能又退回房间里,吩咐外面的亲卫将早食送进来。
早食,很丰盛,郑伯爷很满意。
吃完擦手时,郑伯爷看向何春来,道:
“那个牛东官手艺似乎不错。”
“是的,伯爷。”
“带着一起走吧,这么好的一个厨子,丢了可惜了,让他再去学学燕菜,争取弄个燕楚全席出来。”
“好的,伯爷。”
“你呢,你以后打算做什么?陈道乐留在雪海关跟着瞎子主持事务去了,你不可能就一直在我身边就负责做菜吧?”
“伯爷,我觉得,这也挺好。”
“屈才了。”
“能让伯爷吃好喝好,也是大事,说句心里话,伯爷敢吃我做的饭,我挺……佩服的。”
“有些话,我想瞎子已经对你说过了,但,我该讲的,也是得讲,在我眼里,其实没有燕晋之分,不过,我喜欢燕国。”
“属下能感觉出来。”
“但我真正在乎的,是我的自己人,这也是我对剑圣说过的话,我不在乎我下面是燕人还是晋人亦或者蛮人野人,甚至,以后可能还会有楚人。
他们愿意跪我,愿意追随我,我就拿他们当自己人,我会保护他们,除了自己的命,其余的,我都可以拿出去保护他们。”
“属下,看见了。”
百闻,不如一见。
剑圣曾在盛乐城守城门,也曾在雪海关杀过猪。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以前的将军府现在的伯爵府,在对待民生方面,可谓是真正的愿意下血本。
或许,在史书中看,这是意欲争夺天下之相,所以不像农民军起义那般提前享乐,而是有更大的图谋。
但剑圣和何春来,都不是庙堂中人,他们亲眼看见的,是伯爵府治下百姓的生活水平。
“我不想问你的过去,但如果你愿意随我一起创造一个更加美好幸福,百姓安居乐业,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甚至,没有种族之分,大家和平共处互相尊重,互相平等的未来家园,我愿意接纳你。”
“这是………梦么?”
“先做梦,才有可能在现实里,实现它。”
何春来点点头,道:
“伯爷中午想吃什么?”
“想吃点清淡的。”
“好的,伯爷。”
“辛苦。”
“荣幸。”
午饭,果然清淡,而入夜后,那边的烧粮食也终于烧到了尾声。
听那边的汇报说,不少士卒烧着烧着,都哭了。
这能理解,如果可以的话,郑伯爷也想将这些粮食搬运回去;
除了那些十指不沾的权贵会说出“何不食肉糜”这种脑瘫话来,其余绝大部分人,尤其是出身底层的人呢,对于粮食,有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剑圣坐在那里喝着茶,
感慨道:
“真糟蹋东西。”
郑伯爷点点头,道:
“是。”
剑圣又问道:
“楚人还没来?”
第一拨附近的救援兵马被梁程和金术可给击溃了,但楚人显然不会善罢甘休,也没那个资格去善罢甘休。
“估计快了。”
就在这时,
一名传信兵冲入院子里,跪伏在了坐在门口纳凉吹风的郑伯爷面前。
他嘴唇干裂,神形疲惫,显然是疲乏得狠了,但还是马上行礼,
喊道;
“伯爷,梁将军已拿下马场,可用战马,不下四千匹!”
郑伯爷笑了,
站起身,
下令道:
“传令,城内放火,给我将荆城夷为平地!”
郑伯爷整了整衣袖,
专注了一下自己的仪表。
坐在对面的剑圣开口道:
“怎么了?”
郑伯爷回答道;
“要去见丈母娘了,有点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