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sls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四十七章.詭異神通閲讀-r468l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再次抬手掐诀,激发出一道炽烈的火光朝那怪物激射而去。
但只见那怪物左肩之上的漆黑大口猛地张开,喷出一道诡异乌光从半空中一扫而过,轻易便扫灭了那漫天的汹汹烈焰,并余势不减的继续朝陆植飞袭而来。
陆植微微眯起了眼睛,谨慎的避开了那道乌光,并延伸出一缕护体金光与那乌光对撞…不出意料的,那一缕护体金光顿时便被消融湮灭。
那怪物口中喷出的诡异乌光,果然有破法之能。
“燕道友,小心那怪异的神通,他有专破我等修道之士的诡异能力。”
“某家知晓了。”燕赤霞应答了一声,随后便试探性的催动飞剑朝那怪物斩去。
但就如陆植前行激发出的五行术法一般,被那怪物喷出的乌光一扫,燕赤霞便瞬间失去了对那柄飞剑的控制,飞剑直接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斜插进了地面之中。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这鞑子皇帝的神通果然诡异,似乎专门克制我等修道之人的术法。”
“陆道友你替某家掠阵,某家倒要试试看,他是不是能连某家的轩辕神剑也能挡得住!”
招呼了陆植一声后,燕赤霞立刻便持剑在手,身形迅捷的朝着那怪物冲了上去,既然术法对其无用的话,那边直接亲手斩了他!
他就不信了,这鞑子皇帝难道真的就没办法对付了!
陆植也马上便一个闪身,从另一个方向朝那怪物逼近而去,与燕赤霞一左一右的朝他合围而去。
咻咻…
陆植连续闪避而过数道乌光,然后一个瞬身逼近至那怪物身侧,抬手便是一掌朝他拍去!
燕赤霞也一步跃上了半空,从另一侧挥剑斩下…两人入道之前,皆是江湖中宗师一级的武林高手,就算在道术失灵的情况下,同样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大的影响。
锵!
燕赤霞一剑重重的斩在那怪物高举抵挡的手掌之上,锐利的剑锋与那血肉之躯的碰撞,竟发出了一阵金铁交击之声,以他手中轩辕神剑的锋锐,竟然斩不开这怪物的皮肉!
与此同时,陆植也已经瞬间朝那怪物连续打出了数掌,但每一掌都似是打在那浑不着力的棉花之上,浑厚的掌力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落在那怪物的身上便顿时消失了。
陆植神色一动,他注意到了那怪物胸膛正中的那张神色呆滞的人面之上突然间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脸颊之上还隐隐浮现出了一道红痕…
正待他预备再次出手,验证一番自己的想法之时,那怪物的反击也到了。
那怪物身上的几张人脸皆是猛地张口了那张黑漆漆的血盆大口,有诡异的气机传出。
“燕道友,小心!”
伴随着陆植的警示声,那怪物一瞬间从全身上下的巨口之中激射出无数乌光,逼退了陆植与燕赤霞两人。
燕赤霞举剑挡在身前,一道乌光激射而至,重重的轰击在剑面之上,那巨大的劲力竟将他整个轰飞了出去,手中的轩辕神剑都差点握不住,脱手而出!
陆植抬手拂过一道乌光,本是想以太极劲与乾坤大挪移将其拨开,但那乌光却是全然不受影响,仍旧径直射向陆植胸前。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只得再次闪身躲避,被远远的逼退了出去。
“坤字.飞岩!”
陆植一脚踏在大地之上,地面之上顿时隆起剥离出十数块水缸大小的巨石朝着那怪物飞射而去,挡下了那后续而来的众多乌光。
轰轰轰…土石爆碎,烟尘溢散,借助着那漫天的烟尘遮目,陆植再一次从那怪物身后突袭而至,一记进步搬拦捶重重的轰在了其后心之上!
轰!
巨大的爆震轰击的空间中都爆发出一阵震荡,强劲的冲击将那漫天的烟尘都轰散了开来。
噗!一声爆裂之声炸响,只见那怪物胸前的人面猛然爆碎炸裂成漫天的碎肉血沫,那怪物瞬间被轰飞了出去,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他的攻击似乎终于起效了。
“燕道友,这怪异身上的邪法,似乎能将所受的攻击转移至他身上那些诡异人面之上,而那些诡异人面,可能就是他的弱点所在!”
燕赤霞目光一转,顿时落在了那怪物左肩之上的人面巨口之上,一个闪身朝其冲了过去,还未等他从地上爬起身,便直接一剑刺在了那人面之上!
噗嗤!
血花四溅,燕赤霞这一剑终于有了效果,一剑便刺透了怪物左肩之上的人面,黑紫色的污血顿时从伤口之中迸射而出。
“啊!”燕赤霞突然一声痛呼,如遭雷击一般的松手向后退去!
那怪物溅射而出的污血,竟不受他护身灵光的阻挡,直接便溅射到了他的手臂之上,燕赤霞顿时感觉仿佛被滚烫的岩浆铁水落在了身上一般,疼痛难忍!
那钻心的疼痛之后,他更是感觉自己整条右臂都顿时一阵麻痹,竟无法再举起右手…一块块黑色的斑纹迅速从他右臂之上扩散,这怪物的血竟然也如此的诡异!
“燕道友!”陆植一声惊呼,顿时冲到了燕赤霞面前,抬手一掌拍开那怪物袭向燕赤霞的手臂,然后瞬间一脚将他重重的轰飞了出去!
轰!
怪物直接撞进了墓室深处,漫天的碎石沙尘倾泻而下,直接将他埋了进去。
“燕道友,你没事吧?!”
燕赤霞脸颊抽搐,抬手死死的捂着右肩:“小心,那鞑子皇帝的血液有毒,我右臂已经不能动了。”
陆植赶忙抬手连点其右臂之上数处大穴,并以双全手为其疗伤祛毒,但那股诡异的气机却是无比的难缠,一时间就连陆植都无法将其祛除。
燕赤霞看了一眼右臂之上那仍在扩散的黑斑,咬牙道:“陆道友,不行的话,便将某家这右臂斩了吧!”
“不至于此。”陆植弹指飞射出数道金光毫针,直接封住了他右臂之上的诸多大穴,那诡异的气机终于不再扩散。
然后他才转头往墓室那边瞥了一眼,只见那怪物正在发狂一般的激射出道道乌光,轰击的这间墓室都在颤抖摇晃。
先前他们与这怪物交战之时,便已经对这间墓穴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动摇了这片陵墓的根基,再被那怪物这么一番发狂肆虐,已经要轰然塌陷了。
“这座陵墓快要塌了,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轰!
一声震天动地般的巨震之后,只见一道璀璨灵光骤然间从陵墓之中破土而出,化作一道刺眼的光柱直冲天际!
陆植带着燕赤霞破开了陵墓,重新回到了邙山之中。
他扶着燕赤霞盘膝坐下,打坐疗伤,然后才又转头看向了身后从塌陷的陵墓之中破土而出的那诡异怪物。
燕赤霞见到那怪物重新现身,立刻便想要再次起身,却被陆植按下了。
“燕道友,你安心调理伤势便是,那怪异就交给贫道了。”
现在他们已经搞清楚了那怪物的底细,不需要燕赤霞继续带伤上阵了,陆植一个人便能够解决。
燕赤霞迟疑了一秒后,点了点头。
虽然他很想亲手斩了那鞑子皇帝,出口恶气,但以他现在的状态,也的确不好上去给陆植添乱,不然的话还要让陆植分心照看他。
陆植冲燕赤霞点了点头,然后便直接转身朝那怪物走了过去。
他闲庭信步般的行走在那漫天激射而来的乌光之中,轻松的从那无数流光中穿梭而过,逼近到了那怪物身前。
侧身避开那怪物如蒲扇一般挥来的巨掌,陆植伸手一把握住了燕赤霞那柄插在怪物左肩之上的轩辕神剑,一把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