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qte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讀書-396v9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贾蔷自常府归来,路过东府时都未停,因为又看到了林之孝候在那……
他直入荣府,至荣庆堂。
果然,一家老少都在那里。
看到李纨竟等候在门厅抱厦下,贾蔷心里有些发虚,毕竟刚给了她老子一个大嘴巴子,不过,这个打原是在救老头儿。
贾蔷见李纨看到他来后,激动的往里面通传了声:“蔷哥儿回来了!”
贾蔷不无埋怨道:“大婶婶何必等在这里?虽已入春,夜里到底还有些寒凉。”
李纨却笑道:“了不得呢,老太太一盏茶功夫催一道,我还没坐下就要往外跑,索性候在这里。这不,总算等到人了?”
李纨不是黛玉、宝钗或是凤姐儿那样让人见之惊艳的美人,更不是可卿那样令人勾魂妩媚到骨子里的女人。
她虽生是个美人,但严苛的家教,似是让她忘记外表,变成了个只记得本分的女人。
贾珠在时相夫教子,侍奉舅姑。贾珠死后,满腔希望都落在了贾兰身上,别无所求,如同槁木。
只是,贾蔷却觉得,她并不是真的清心寡欲之人。
至少在钱财上,她对金银之渴望,不亚于凤姐儿。
而凤姐儿之所以瞧不上她,便在于凤姐儿虽也贪婪,却在嚼用上大方。
李纨着重银子,却在花销上十分小气。
贾蔷打量她一番后,觉得有些有趣,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隐瞒李守中被打之事。
李纨被贾蔷打量的有些心慌奇怪,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蔷哥儿,可是有甚么不对的地方?”
贾蔷叹息一声道:“方才,我看到李祭酒了。”
听闻此言,李纨先是一怔,随即才面色大变,惊慌道:“蔷哥儿,我父亲他……他……”
贾蔷摇了摇头,道:“大婶婶且放心……”话没说完,就见鸳鸯挑开新红毡帘出来,笑道:“怎还不进去?老太太都要出来了。”
贾蔷闻言,方与心神不宁的李纨入内。
鸳鸯跟在贾蔷身后,小声说了句:“老太太今儿累狠了,好侯爷,今儿可别招她生气了,可好?”
贾蔷闻言顿住脚,回头看向鸳鸯,只见灯笼下,鸳鸯一张鹅蛋脸,高高的鼻子梳着硼头,两边腮帮微微的几粒小雀斑,一双大眼睛含羞却又勇敢,真是水葱一样的一个俏美丫鬟。
贾蔷往后倾了倾身体,作恐吓状。
然而鸳鸯居然没害怕,眼神虽然一缩,但紧跟着,咬着较为丰润的下嘴唇,反倒往前挺了挺身子,以示不惧。
只是,贾蔷敢肯定,她去了裹胸布……
弯起嘴角冲鸳鸯笑了笑,贾蔷方回过身去,阔步入内。
鸳鸯冲他背影皱了皱鼻子,又浅浅抿了抿嘴,方跟着入内,重回贾母身后站着。
“蔷哥儿,怎么说,怎么说?”
“蔷哥儿,老爷署名的那折子可取回来了?”
贾母一见到贾蔷,激动的站了起来,一迭声问道,满脸的担忧。
贾蔷点头道:“已经烧了……老太太,要我说以后这些事你还是别管了,白白跟着担心害怕不说,也没甚么用,没的伤神又伤身子骨。”
贾母闻言,眼泪都落下来了,道:“但凡你们能省心一点,我又何至于此?你虽明白道理,可数你最能折腾!也罢,早早晚晚让你们贾家爷们儿给气死,我也好去见国公爷。”
贾蔷也不知说甚么才好,贾母身旁陪着等候的王夫人却等不及了,问道:“蔷哥儿,到底如何了?老爷可是没事了?”
事关贾政,乃至整个荣府的命运,由不得她不担忧。
贾母也顾不得委屈了,忙追问道:“对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贾蔷面无表情道:“工部郎中常松,是受了工部右侍郎韦铭的唆使,前来诱使二老爷署名的,为的是让世人看到,皇上身边贵妃的父亲都在反对皇上,那皇上岂不是愈发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傅试是忠顺亲王打发来坑二老爷的,忠顺亲王知道这伙子废物必败,正好知道傅试因求官不成而暗恨在心,便许诺了他一个官位,只要他能让贾家卷到这桩大案中来。
这两边,虽然初衷不同,却都存了让贾家死无葬身之地的念头。他们还让老爷在联名上书的折子上,把名字写在第一位,二老爷居然真的就写上去了,他们自己倒没署名。对了,还有一个署名的,就是大婶婶的父亲,还有国子监的几百个监生!”
“啊?”
这下,连贾母、王夫人都知道事情的可怕了。
李纨更是唬的用素色绣帕掩口,落下泪来,满眼惊惧。
贾蔷摆手道:“常松、傅试已经被我拿下,关进牢里,罪行也都写了供书,签字画押。另外,李祭酒虽有些执迷不悟,但看在大婶婶的面上,我没拿他下狱,只是让人送了他回家,看着他,别让他再做傻事。果真这联署了几百个国子监监生名字的折子送进宫里去,李家少不了抄家流放的下场。就是丢了性命,也是等闲。不过,眼下暂时没事了。”
“谢天谢地啊!”
“谢天谢地呐!”
贾母、王夫人连李纨一并,念起佛号来。
贾蔷摆手道:“今日事暂且就这样,但二老爷那边,我是说不通了,就看老太太、太太你们怎么办。这一次,我冒着极大的险,对两个文官下手,明儿还不知要被怎么责难。族长该尽的责任,我自问是没有亏欠的。但,绝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不会把自己的前程,毁在给愚蠢之人擦屁股上。”
说罢,贾蔷与贾母一礼后,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等贾蔷走后,贾母气的颤抖,道:“那个孽障,再敢去作死,就先勒死我!就让他在宗祠跪着,明儿也哪都不许去!多咱想明白道理,多咱再起来!一大把年纪了……孽障啊!”
……
翌日寅初,距离天明还有很久,贾蔷就从空荡荡的卧房起身。
洗漱罢,也没去厨房,就直接到前院,和商卓等亲卫们一道吃了个早饭。
同甘共苦,在前世已经被大多数人视为作秀,非但不感动反而还会嘲笑,并在心里给对方丢个臭袜子……
但在当下,一个侯爷能和一群亲兵毫无顾忌的一起吃饭,那份被当做家人一样的感动和尊重,是真正融入心底的。
也算是无心插柳之举……
吃罢,一行人直往东城兵马司衙门。
“皇上恩旨,准东城兵马司扩军至两千,因为特殊时期,所以军费不必经兵部,可以从户部直领。”
“人手从帮闲里转正,平日里表现好的优先考虑。”
“另外就是,如今整个神京城,可调动兵马者,唯有兵马司。”
“先前不是有几个坐地虎大户,背后站着几家王府和景初老臣,因为担心惊动太上皇,所以没动么?”
“这一次,全部扫清!抄拿所得,用于扩充人手。两千正军,按过往比例,至少要一万帮闲。咱们养不起那么多人,但八千还是要有的!”
隆安帝虽然准许他,若是能多弄些银子,可以连其他四城兵马司一并扩充了。
但贾蔷又不是傻子,连步军统领大都统的位置他都知道舍弃,又怎会在神京城内弄出数万大军来?
将东城兵马司扩到一万人,正好是一条红线。
少了不够用,多了引忌讳。
高隆原本就是军伍出身,起初也看不上兵马司衙门这样的渣渣地方,那些破烂兵油子也叫兵?
但没想到,短短数月时间,就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他更是要代贾蔷,执掌万人大军!
尽管,这一万人分散到京城各处去后,水花也漂不起几个,但也已经比他当年在边军时强百倍了。
高隆看着贾蔷笑道:“如今果然不一样了。”
贾蔷笑了笑后,提醒道:“半点大意不得,军纪一定要愈发严明!”
又看着身边一些士卒,尤其是当初在立威营下一起杀出条生路活下来的那几十人,道:“别的兵营,哪怕是十二团营,和边军大营,从来没有发过足饷过,这一点,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但兵马司衙门,从没有克扣过一文钱弟兄们的血汗银子。我贾蔷,绝不喝弟兄们的血!但是,我做到了,你们也要对得起我。如今朝廷上各处都是盯着我的人,若军纪不严,犯了过错,他们就会弹劾我,想要我的命!该何去何从,我不多说,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只说一点,果真犯了军纪,被行军法时,莫要怪我不讲兄弟情面。”
周边士卒多是屠狗之辈出身,能靠近贾蔷周边的,除了那些老弟兄外,基本上都来自太平街。
此刻听闻贾蔷之言,一个个恨不能将心掏出来!
正事说罢,贾蔷又和他们一起吹了会儿牛皮扯了会儿淡,说了几个笑话,最后叫了几个家里困难有病人的士卒到一旁谈了谈,替他们寻了名医,解决了后顾之忧,但又叮嘱他们别声张……
一直到了卯正,贾蔷才和越来越多挤进衙门吹水的兵卒丁勇们告辞,他要进宫哭灵了。
其他人,也要各自归位执勤。
高隆送贾蔷出了衙门大门,看着周遭士卒不舍的神情,笑道:“侯爷天生适合在军营里过活!”
贾蔷呵呵一笑,道:“往后会多来的。”
说罢,翻身上马,在一众亲随的护卫下,往皇城打马而去!
……
大明宫,养心殿。
烛光照的大殿通明,殿外仙楼佛堂内,无量寿宝塔上的铜铃随晨风吹拂作响,回荡在殿内,恍若梵音阵阵。
然而,即便是这佛梵之音,此刻也不能平复隆安帝心中的怒火,他脸色黑的吓人,养心殿内的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心中却不断感谢上苍,因为尹皇后在此。
尹后看着隆安帝恼怒成这样,叹息一声宽慰道:“皇上,快莫着恼了,保重龙体要紧。国丧二十七日,这才刚开始呢。至于九华宫那边……天下老太太,多偏疼小儿子些,岂非常有的事?您还是想开些罢。”
昨夜贾蔷折腾了半宿,宫里却比外面更不素净。
得闻义平郡王李含被打发去守景陵,忍了一天委屈和愤怒的田太后,终于在寿萱殿内彻底爆发了。
死活要去太上皇梓宫前哭灵……
隆安帝跪她,求她保重身体,她反过来要给隆安帝磕头。
这是要生生逼死隆安帝这个长子啊!!
事后,以整个九华宫的宫人从上到下遭到大清洗,悉数发往景陵守皇陵为代价,又生殉了几个太后跟前的心腹女史和昭容、彩嫔。
最终,才算控制住了局面。
只是母子之间,已然成仇。
田太后是真的打心里认为,太上皇之死,和隆安帝脱不了干系。
这位老太太一辈子在宫里,见过太多阴谋诡计和血腥背叛,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太上皇是因为弄混了两味药暴毙的。
有了这个成见在,再听说小儿子因为给太上皇鸣冤叫不平,竟被打发到皇陵守陵,等同圈禁。
对于隆安帝那份原本就不甚深厚的母子情,也就愈发消磨殆尽了。
眼下,田太后虽被尹皇后百般赔不是,又用了安神静心的药睡下了,可国丧大礼上,怎可少了太后?
担心太后不出面是一个苦恼,而担心她在国丧大礼上,说出甚么惊世骇俗的话,则又是另一重更大的苦恼。
若说当世还有哪一位,能对隆安帝这位天下至尊造成严重威胁,那么也只有这位当朝太后了。
偏偏,孝道当前,隆安帝还真没甚么好法子。
正当他头疼欲裂时,一个黄门内侍猫儿一样悄悄进来,禀道:“万岁爷,宁侯贾蔷进宫了。”
隆安帝闻言,捏着眉心的手顿了顿,道了声“宣”后,抬头对尹皇后道:“昨儿这小子,又干了件大事,不过,是好事。”
尹皇后闻言,天香国色的脸上,修长的凤眸中闪过一抹亮色,微微笑道:“昨儿个,多亏贾蔷出声,不然五儿要被人欺负狠了去呢。回头,臣妾要好好犒劳犒劳他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