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ro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第六百九十二章 東王公推薦-d1hge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次日天明,狩猎队整装待发。
昨天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这儿本来就是个众山围绕的盆地,光线昏暗,周边的情况看得不那么真切。
今天上午再一看,这个地方的氛围跟之前的地儿感觉不一样。
自从进入西王母地盘以来,这是林朔第一次体会到大自然温和的那一面。
脚下是一片绿草地,两三寸厚的土壤层,踩着软绵绵的,很舒服。
前面不远的裂谷,有雾气正在蒸腾上来,雾气并不浓,给周围带来一片朦胧感。
空气闻着很新鲜,耳边还能听到鸟叫声。
随着雾气泛上来,无数的气味讯息钻入林朔的鼻翼。
林朔很快就知道了,众人眼前的这片大裂谷,里面拥有一片森林。
这是典型的温带森林,以常青树和阔叶林为主,里面栖息的动物也很寻常。
乍一问,除了几头猞猁称得上是猛兽之外,没什么大家伙,更没有异种的气味。
如此一来林朔心里多少有底了。
看这个样子,众人以绳降的方式下到裂谷底部,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且裂谷底部的那片森林,可以作为临时营地,里头甚至应该还有水源。
这么一来进可攻退可守,狩猎队的落脚点至少是有了。
情况看起来不错,但林朔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很显然,贺永昌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绳降由苏冬冬打头,人先下去了,很快通过抖动绳索传来底下安全的消息,于是其他人依次跟上。
而贺永昌则站在林朔身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说吧。”林朔看了老贺一眼,“别藏着掖着。”
“总魁首,这情况不对。”贺永昌沉声说道。
“哪儿不对?”林朔明知故问道。
“您昨晚可是哄了一晚上的孩子。”贺永昌说道。
“不是,我哄孩子怎么了?”林朔翻了翻白眼,“你儿子贺天彪今年八岁了不需要哄,我家里那三个还小呢,晚上不肯睡觉歌蒂娅又搞不定,我不哄怎么办?”
“您哄孩子当然没问题了。”贺永昌摆手道,“可按理来说,你昨晚应该是没工夫哄孩子的。不仅你没工夫哄孩子,苏冬冬也没工夫在旁边听一晚,而我老贺,也没这个福气在帐篷里半睡半醒的。这事儿有蹊跷。”
“什么蹊跷?”魏行山这会儿也凑过来了。
“按照我们之前的经历,很容易就能推导出来,这裂谷附近晚上是很热闹的。”贺永昌说道,“之前我们的遇上的异种天蝶、异种跳蛛,还有那些人形异种,都是从裂谷里面蹦跶出来的。
所以我们昨晚的扎营地点,就处在这些东西出入的交通要道上,按照常理来说,昨晚应该很热闹才对。
昨天上半夜,总魁首一开始拉着我和苏冬冬聊天,估计也是防着这点。
可结果呢,一晚上风平浪静,反倒是总魁首家里的两位公子和一位小姐把总魁首给难住了。
这事儿不对。”
“没什么不对的。”林朔说道,“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什么道理?”魏行山问道。
“出入要知道关门。”林朔说道,“这个道理畜生不懂,李泰安这样的存在肯定是懂的。他出来一趟又回去了,说不定就把地底空间跟裂谷的通道给封住了,所以地底下的东西出不来。”
“原来是这样。”贺永昌嘀咕道,“那李泰安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人,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们其实应该也听说过。”林朔说道,“华夏神话传说里,有这位的名号。”
“啊?”魏行山问道,“谁啊?”
“东王公。”林朔说道。
“东王公?”魏行山大吃一惊,“听这名字,好像是西王母的丈夫?”
林朔说道:“在华夏的神话体系中,这人又叫东华帝君,掌管仙籍。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人是仙界的组织部部长,人想要成仙得道,都得由他来接引。
当然神话这东西,形成自有其历史和宗教的背景,杜撰成分较多。
不过从他自己的话语中能听出来,道教的有一种说法是有根源的。
那就是他跟西王母一起并立于世,共理二气,是育养天地陶钧万物的两仪神。
到底是不是夫妻,这个不好说,但在一块儿总没错。”
说到这儿,林朔就不往下说了,而是指了指老魏:“哎,人都下去了,到你了。”
三人一边议论这事儿的时候,狩猎队正在绳降,这会儿其他人也都下去了。
魏行山赶紧顺着绳索下裂谷,而贺永昌则说道:“总魁首,那听这意思,西王母跟东王公之间,似是并不那么和睦。否则你看这东王公也不会出来,跟我们透了那些底。”
说到这儿,贺永昌左右看了看,然后把飞天夜叉支在自己脑袋边上,轻声说道:“总魁首,你说是不是有可能,咱猎门祖师奶奶云儿,跟这个东王公……”
“打住!”林朔赶紧摆了摆手,对贺永昌语重心长地说道,“老贺啊,你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嘛,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怎么可以乱说呢?”
“我说什么了?”贺永昌一缩脖子,矢口否认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那你把兽叉支棱起来干嘛?”林朔白了老贺一眼,“这难道不是怕祖师爷怪罪,一道天雷劈下来?”
“嗐。”贺永昌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东王公既然跟咱猎门祖师爷有旧,他还说过,他是瞒着里面的那位跑出来的,这上下文一联系,难免会让人有某种联想。”
“什么联想。”林朔问道。
“什么联想不重要。”贺永昌摆了摆手,“关键是这里我们好像有机会。”
“什么机会?”
“西王母跟东王公不合,这难道不是我们的机会吗?”贺永昌反问道。
“老贺啊,你要是这么想,那就错了。”林朔说道。
“还请总魁首指教。”
“很简单的道理。”林朔指了指贺永昌,“你老贺在外面偷人了。”
“什么?”贺永昌都听傻了。
“我打个比方,你老贺在外面偷人了。”林朔说道,“然后有一天,小三跑到家里来,跟你老婆对峙上了。那这个时候,你帮谁?”
“我不知道。”贺永昌摇了摇头,“我反正干不出那事儿来。”
“嗐,比如说你干了嘛。”林朔说道。
“那还是得看具体情况,不好说帮谁。”贺永昌说道,“不过正常来讲,男人只要还有理智,肯定是帮自己老婆的,因为这是他跟他老婆的家,别的女人上家里来,这就过界了。”
“对嘛。”林朔说道,“那如果来的不是小三,而是小三的后人,而且这后人应该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你帮谁?”
“那废话,肯定帮自己老婆。非但要帮自己老婆,还最好不让这小兔崽子进自己家门。”贺永昌说道,“否则这小子就算不是自己的种,老婆也不信啊!”
“所以嘛。”林朔指了指峡谷,“门这不关上了吗?”
贺永昌听完愣了一会儿,冒出来一头虚汗,轻声说道:“总魁首,您刚才这番话,好像有点儿……”
“我可什么都没说。”林朔抬头看天,“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要不,我这兽叉还是您拿过去支着吧。”
“滚蛋,该你下去了。”
……
顺着绳索往下降,林朔多少也有些心虚。
他跟贺永昌那个比方,其实就是信口胡说。
随口这么一说,事实是不是如此不重要,主要是让贺永昌放松一些,别那么紧张。
结果一不小心适得其反,说完之后老贺不但没放松,还一脑袋虚汗,脸都吓白了。
不仅老贺脸吓白了,林朔自个儿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一开始他是把这话当玩笑说的,结果说着说着,还觉得这事儿居然还挺合理。
万一真要是这样,云家祖师爷那可不一般修行者,那是跟自己母亲一样已经走上登天路的,有灵有验。
真得把她老人家说得恼火了,一个天雷下来把自己劈得外焦里嫩的,那自己实属活该。
所以趁着所有人都下去了,周围没什么人,林朔一边慢慢绳降,一边嘴上开始喃喃自语,在那儿轻声念叨:
“祖师爷,我年纪小不懂事儿,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我对您绝无半点不敬之意,刚才我是信口胡说呢。”
“您要是真有灵有验,保佑我们这趟顺顺利利的。”
这一路下去,也不知道是林朔的祷告起了作用,还是他的绳降技术确实过关、绳子也足够结实,总之连人带东西三千多斤的分量,平平安安降到了谷底。
大家都在谷底等着他呢,一看他人到了,直接出发。
狩猎队既然到了裂谷底部,自然是以狩猎队形行进的。
贺永昌和奎恩就顶前头去了,苏东东这个斥候位的猎人昨晚林朔特别吩咐过,不四处游走了,而是留在自己身边殿后,用她的耳力来帮助狩猎队侦查。
目前根据推测,地下空间跟这片大裂谷之间的通道,已经被李泰安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给封住了。
要找到这个入口,别人指望不上,还只有苏冬冬有办法。
因为她会听山识途,这是苏家猎人独有的绝技。
看着身边这位大姨子,林朔如今心境比较平和。
跟她之间该说的也说清楚了,两人彼此心知肚明,所以目前的关系比较自然,也很坦荡。
再加上昨晚的经历,更是加深了两人之间的情义。
林朔要哄孩子,苏冬冬赶紧出来替他守夜,这份默契是亲人之间才会有的,猎门总魁首对此很欣慰。
用不着道谢,因为这是自家人。
“哎。”只听苏冬冬忽然轻声唤了自己一声。
“嗯?”林朔询问道。
“按照你的说法,咱们祖师爷当过别人小三?”苏冬冬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林朔赶紧矢口否认。
“就算不是小三,也做过东王公的红颜知己,是这个意思吧?”
“也可能是义兄义妹之类的。”林朔喃喃说道。
“你跟歌蒂娅那种义兄义妹?”苏冬冬轻声说道,“白天哥哥哥妹妹叫着,晚上就睡一块儿了?”
“姐,您就饶了我吧。”林朔苦着脸说道,“我对祖师爷没有半分不敬的意思,祖上跟什么人有什么交情,这都正常,这事儿咱不能乱嚼舌根。”
“我也不是嚼舌根。”苏冬冬轻声说道,“只不过我想着,既然咱祖师爷能这么做,那咱这些后人效法一下,似乎也合情合理。”
“不是,姐您千万不能这么想。”林朔赶紧劝道,“我们人类是在进步的。
祖师爷那会儿是部落时代,风气不一样。
大伙儿往往是春天到了在河边唱会儿歌,然后甭管认不认识,男男女女就直接钻小树林了。
那个时候道德约束少,男女之间没什么讲究。
如今不一样了,咱是今人不是古人,不能活在古代。”
“你这是在跟我讲道理?”苏冬冬淡淡问道。
“道理您都懂,我只是不敢得罪祖师爷。”林朔说道,“万一她老人家真那么做了,我得给她开脱。她那个时代,男女之间还没形成婚姻的概念,小三的说法就更加无从谈起。我们不能以现在的道德水平,去要求古人。”
“那我要是这么做了,你是不是也会给我开脱?”苏冬冬问道。
话赶话说到这儿,苏冬冬到底什么意思林朔已经听明白了,他正了正神色:“姐,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为什么?”
“因为这样太委屈你了。”林朔说道。
苏冬冬俏脸一红,不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