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mja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庶族無名 王不過霸-第三百二十七章 初次交鋒看書-u00vs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冬季的清晨,晨风带着几分独属于冬天的冰冷吹过大地,作为官渡守将,陈敢早早地便醒来进行交接换防。
作为与曹军接壤的前沿,官渡到中牟这一带算是经常与曹军发生争端的地方,如今附近几座县城的百姓,已经尽数被迁走,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空掉的乡庄和城池。
陈敢姓陈,但跟陈默没有半点血脉关系,他是南阳武院中出来的将领,吕布归附陈默之后,跟着吕布随陈默打过乌丸,后来吕布去往并州赴任,他因功被提拔为校尉,留在了中原,如今被调到余昇麾下担任校尉,带兵屯驻在官渡这一带,作为陈默麾下的强盾,余昇对于这一带的防守布置不可谓不强,他几乎想到了曹军所有可能的进攻路线并做出了周密的布署,而官渡在中牟后方,看似不起眼,但却是一处重要的枢纽之地。
余昇正是看出了这里位置的关键,哪怕并非一线,依旧在此布置了两校重兵。
听起来似乎不多,两校人马,哪怕是足额的,也不过四千人,但在非战争时期,一个地方布置这么多人,已经是极多了,当初卢龙寨的常年驻军也不过八百人。
远处传来了马车行驶时木材的嘎吱声,一听就知道这撤离满载着货物。
来到城头的陈敢极目远眺,看着一支车队缓缓向这边驶来,算算时日,补给也确实该到了。
接过部下递来的令旗,陈敢在那支车队渐渐清晰起来时,挥动令旗,打出旗语,这是余昇部下的特色,兵马交接时,会有三次核对信息的要求,分别是旗语、口令以及必须出示的令牌,任何一次对不上,就当敌人来对待。
而且除了令牌之外,旗语、口令每隔两三天就会变一次,这是为了防止敌人渗透进来的方法。
车队是从洛阳方向过来的,而且这种核对信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大家也都麻木了,一开始,陈敢并未在意。
但……
陈敢看着对方回应的旗语,眉头突然一皱,这旗语不对,连忙命人将另外一名校尉叫来。
“何事?”校尉疑惑的看着陈敢,虽说平级,但在这官渡大营里,陈敢是主将,战时要听陈敢的。
“我们的旗语今日可曾有变动?”陈敢询问道。
“昨日方才变更过,今日怎会再变?”袍泽笑道,虽说余昇以谨慎为主,但这口令、旗语的变动却从未隔了一天就发生变化过。
陈敢闻言,面色变得严肃起来:“通知众将士,备战!”
“这些人……”同伴皱眉道。
“敌人。”陈敢点了点头,旗语、口令、令牌任何一样对不上,就按照敌人来对待,为了确保对方失误,陈敢特地又挥动了一次旗语,对方也应答了,但还是错的。
“喏!”袍泽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开始下令,营中将士备战,同时警惕四周动静,最主要的还是将注意放在大营南侧的树林之中。
官渡之地,一马平川,对方若是有什么埋伏,那就只能在此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他们后方的,但随着对方的接近,陈敢开始大喝道:“尔等从何而来?”
这便是口令,看似寻常的问候,但下一句接令的口令应该是:“有令牌,莫废话!”
但对方却是派出一人来到营前,朗声道:“我等自洛阳而来。”
基本确定是敌人了,就算没有口令,这句话也不对,余昇这边的粮草,通常都是自敖仓发往各处营地的,洛阳的粮草辎重只发往敖仓,不会直接发往各营。
眼看着对方已经进入射程,另一名校尉已经准备下令放箭,却被陈敢拦住,低声道:“放近了打,打开辕门,让对方放松警惕,最好能够引出伏兵。”
这个时候,已经没必要去对令牌了,但对方这支人马人数并不多,二百来人想要攻下官渡这样的大营,根本就是做梦!
校尉看了陈敢一眼,点点头,命人藏好,只等对方靠近辕门,心神最为松懈之时出手。
车队缓缓地靠近辕门,眼看着辕门缓缓打开,不少人呼吸粗重了一些,为首一人对着身后打了个手势,有人悄悄举起一张弩弓,对着天空射去。
“咻~”
响箭声很刺耳,远处的树林中有了骚动,但下一刻,看着缓缓打开的辕门后,那一排排弩手,为首的将领面色陡然一变,厉声喝道:“动手夺门!”
“噗噗噗~”
一排排弩箭射出,冲向辕门的曹军将士接连倒地,辕门上的将士也开始放箭,两百名曹军,最终没能冲破箭网的覆盖,有人开始逃窜,营中将士立刻向外追去。
在陈敢和校尉愕然的目光中,就在双方追逐之时,那一辆辆粮车上覆盖的稻草突然炸开,一名名身手矫健的曹军从那车架上跳下来,对着涌过的汉军将士便是一阵凶狠的厮杀,这些追击的将士猝不及防之下,顷刻间被斩杀了不少,阵型一乱,那些曹军将士却是二话不说,直冲辕门而来。
“关门!”陈敢目光一冷,厉声喝道。
“我们的人还在外面!”另一名校尉皱眉道。
“此乃军令!”陈敢厉喝道,远处的树林中,已经有大量的曹军朝着这边冲来,只要跟营外这些曹军僵持片刻,那辕门便有失守的可能。
校尉无奈一叹,下令关门,同时命还在营外的将士迅速后撤,陈敢自部下手中接来一张长弓,弯弓搭箭,不断射杀着追击的曹军将士,也算是尽可能多的保护一些将士撤回营中。
“轰~”辕门关闭,被关在营外的汉军将士四散逃亡,陈敢则令人立刻射杀营外残存的曹军将士。
一场厮杀,营外曹军将士眼见夺门无望,迅速撤走,辕门上的将士迅速用绳索将残存的将士接回大营,这第一次交锋,汉军成功守住了辕门,敌军的奇袭被破,从树林中杀出的曹军见状,想要强攻,奈何这营寨建设的太过坚固,而且营中守备充足,曹军未能成功攻入大营,只得无奈退走,一次危机暂时解除,但陈敢却察觉到不妥,虽然官渡紧邻前线,偶尔也会有曹军的散兵游勇出没,但这么不声不响的让大批军队潜过来明显不对。
在确定曹军退走之后,陈敢立刻给余昇写信,告知此事,同时又派人前往中牟一带探查,看看中牟是否还在。
次日,官渡以东五十里处,一座废弃的乡庄中,郭嘉接到官渡破营失败的消息之后,立刻带人从此处撤走。
“军师,为何不谋中牟,却反而谋官渡?”跟在他身边的乐进不解的看向郭嘉,为了攻占官渡,废了不少心思,如今却以失败告终,乐进觉得有些不值。
“为何?”郭嘉叹道:“官渡此地颇为重要,若能取得此处,中牟便陷入前后夹击之境,更易攻破,而且官渡在手,我等可趁河面兵锋之际攻入阳武,亦可西进直逼荥阳,此处一旦落子,荥阳以东这些城池皆难动弹,只会被我军一一拔除,可惜,这余昇太过谨慎,令我功亏一篑!”
从撤回来的夺门将士口中,郭嘉大概知道了过程,从这些人的描述中,对方再他们靠近辕门的这段时间,至少对了两次暗号,可惜这边一次都没对上,郭嘉费尽心思得到的令牌,还没用就已经失效,这让他颇为无奈,这余昇……不愧那铁臂将军的称号。
“那如今该如何?”乐进也是无奈道。
“等等看。”郭嘉思索片刻后笑道。
“等?”乐进诧异的看向郭嘉。
“你若是那余昇,知道我军绕过中牟,突然出现在官渡,你会做何想法?”郭嘉反问道。
乐进想了想道:“中牟已破,或者……军中有奸细?”
“将帅离心,乃是兵家大忌。”郭嘉笑着回头看了一眼道:“走吧,这场仗,有的打!”
“喏!”乐进一脸佩服的点点头,该说不愧是军师吗?还没开始,就已经算到了敌人的反应,换做自己的话,恐怕此时已经疑神疑鬼了吧?
余昇确实生疑了,陈敢的反应让余昇颇为赞赏,但确如郭嘉所言,余昇第一时间开始怀疑自己身边有内鬼,否则对方的兵马怎么能够越过前方防线,直接出现在官渡?
“元直先生如何看?”余昇扭头,看向徐庶问道。
大战将临,为免前线有失,陈默特意将徐庶派到余昇这里协助余昇。
“敌不动,我不动。”徐庶微笑道:“将军虽然防御谨慎,但对方大军要想越过将军耳目却也不难,此乃离间之计。”
“请先生明示。”余昇皱眉道,他没想出自己有何漏洞。
“对方如何来的,庶确实不知,但要避过重重耳目,来到官渡,以将军的布署来看,除非官渡、中牟两处大营将士全部反叛,对方可能借河道渡河而来,是以未被察觉。”徐庶思索道。
手下两处要地的将士全部反叛,真要这样的话,那余昇也该自裁谢罪了,这得多无能?
“原来如此,多谢先生指点。”余昇点点头,没再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转而开始研究完善自己的布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