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olz精华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56 時之館遺蹟推薦-3goyi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作为国王最亲近的伙伴之一,维拉的宅邸自然是选在了内城最好的地段,距离繁华的街道不算太远,却又不至于被吵到的位置。距离最大主教居住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走到。
但是当众人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那种遗迹的特色几乎是扑面而来。整个宅邸看上去完全没有缺乏保养的痕迹,就连庭院之外的栅栏和金属大门也没有任何锈蚀的迹象。院子里的草木没有开花,却依然维持着绿色,一个雕塑竖在庭院的正中央,雕刻着一面巨大的座钟,只是表盘上并不是十二个数字,而是十二个图案。
在大门右侧的立柱上,一面和研究所的时候相似的牌子嵌在上面,却少了那个牌子的活泼跳脱感,只是沉甸甸的三个黑字【时之馆】。
让抬手轻轻推了一下门,立刻那里就开了一条缝隙,并没有锁上。
“简直就像是说让我们进去一样。”柳云清队伍里那个叫孔秀的男子说道,“遗迹的危险情况如何?”
“不同遗迹是不同的,它们主要用来封存财宝,因为财宝本身就有将人扯入回忆幻境的力量,遗迹里倒是不太常有陷阱机关。”让说道。
“但是这里不一样。”连笔生插嘴道。
“是的,根据最大主教的说法,维拉的身体确实还留在这里,我们谁都不知道单纯一具身体能做到什么,但肯定不会一点危险都没有。”陆凝点了点头。
“正好试试我们的战斗力。”晏融捏了一下拳头。
众人推开了大门,走入了庭院当中。当陆凝跨入时之馆的一刹那,她猛然感觉到头脑一沉,眼前的世界仿佛多了许多重重叠叠的人,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转瞬周围便恢复了正常。同伴们也都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似乎是经历了同样的状况。
“刚才……”
“这里确实没那么简单。”
“小心行动。”
一行人互相告诫着,开始向宅邸正屋走去。这是一座三层的房子,外表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豪华,如果说是一座普通的洋房倒还正常,可对于维拉的地位来说有些简朴了。
晏融用枪尖碰了一下正屋的门,然后走上前握住门把手向里面使劲一松,然后后跳了一步。不过什么事都没发生,她这一堆警戒动作也算是白费。
“这里面……”
祝沁源皱着眉看向门内,一条看上去很普通的门廊,楼梯隐约可见,没有大厅,明明是一座宅邸倒是弄得很像公寓一样的构造。
“有什么问题?”让问道。
“不,没有察觉。”祝沁源摇了摇头,“不过作为维拉的居所,这里少不了有些时间类的物件,倒是能让人察觉一点。”
“我们进去吧。”陆凝迈步走上台阶,进入了屋子里面。
相比于古朴的外形和庞大的外观,内侧倒是充满了现代化的设施,不算太宽阔的过道两侧是一个个房间,一些植物算是少数的摆件装饰,其余部分比研究所那里的走廊还干净。陆凝踏上了楼梯,她能感觉得到这间屋子里是有活着的事物存在的。
“我们上去看看……”
就在此时,她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猛地扭过头,发现楼梯之下的人就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凸透镜,全都变了形状,她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传到那些人的耳中。陆凝急忙要下楼梯,却在这时衣袖被人拉住了。
“不要过去。”
她一惊,自己可没听到任何响动,上面是楼梯,什么人能无声无息地下来?
但一回头,她看到了一张有些憔悴的脸——那是多丽安,只不过比起陆凝记忆当中似乎长大了一些。
“你——”
“嘘,和我上楼来。”多丽安拽了拽陆凝的衣袖,带着她走上楼梯,拐了个弯,进入了一间屋子。这间屋子看起来很像个独立的居室,里面卧室和卫生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个小厨房。
“多丽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艾利克斯一直在找你,我们在暗黑贤者那里看到了宾汉姆……”
“暗黑贤者,哈,我就是被他糊弄过来的。”多丽安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好久不见了啊,也许对你来说没过多久,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陆凝皱了一下眉。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多丽安想了想,“要不你问吧,这些年的经历都已经刻在了我的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篝火那里到底是怎么了?”
“是一群被外城放逐到荒原上的疯子袭击了我们。你们没看到尸体?”
“只有篝火那里黑刻的尸体,什么样的疯子?”
“哼……现在想想这也是有预谋的,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疯子。”多丽安哼了一声,“那些家伙装备精良,怎么看都是有预谋的,反正他们突然下手暗算,我们吃了很大的亏,我和宾汉姆在几乎绝望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路,随后……便见到了暗黑贤者。”
“你觉得那些人的袭击也是暗黑贤者的安排?”
“否则为什么荒原上的一个篝火会突然被袭击?还是趁着赤色警钟的时刻……但我们当时傻啊,见到暗黑贤者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宾汉姆先和他进了那个房间,出来后告诉我他问了如何复仇,并得到了一个祝福,让我不要再问同样的问题了。可是那就是我们当时唯一想做的事情,他不让我问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别的,暗黑贤者还把我带进了房间里,我不想耽误时间。”
“人在情急的时候很容易犯错误。”
“是的,我急切之下认为都是自己成长太慢的缘故,所以我问暗黑贤者,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快速变强,能够真正保护我身边的人。”
陆凝叹了口气。
“他告诉我在内城的遗迹中有一件非常适合我的财宝,并能够提供让我来到这里的途径。但我被授予了一个任务……同时为他取得一个名叫维拉的人最后所研究的东西。”
根据最大主教所说,维拉在自杀之前已经预言到了失去死亡的人们发生了什么,既然最大主教知道这件事,说不定维拉其实劝诫过很多人,只是没被听进去而已。无论维拉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以她的性格察觉了问题不可能不设法解决,而暗黑贤者怕是也冲着这个来了。
“那么你完成了?”陆凝见她说出了这些身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知道暗黑密令大概已经解除了。
“是的,财宝和那些文件放在一起,我差点被两名佣人杀了,还是侥幸取得了它们。在我拿到文件的瞬间,身上就钻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将文件卷入了一条我无法进入的小径当中,我们的交易也算结束了。”多丽安恨恨地说,“可是代价是我经过了三十年却依然没能逃离这里!”
“这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陆凝问道。
“这里已经变成了时间的迷宫,不可见的单向时间位垒在整个房子的各处缓慢移动着,当一个人穿过位垒的时候,就会被送到另一个时间段内。”多丽安这么多年已经对房子的状况稍有心得了,“但是问题在于,整个房子是共用一个空间的,而只有位于正确的时间才能踏入外部空间,其余的外部全都是虚无。”
“那么刚刚如果我走回去会怎么样?”
“单向时间位垒只有在不可穿过的一面可见。”多丽安说,“我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只知道穿过去的人没有一个我能再见到。”
“所以这里还有别的人?”陆凝问道。
“大约二十个左右,都是想在这个遗迹里面碰运气的,都像当初的我一样,连维拉是谁都不知道就敢闯进来。”多丽安扶了一下额头,“不过你放心,时间位垒只存在于走廊当中,不会出现在房间里,这里还是安全的。”
“这里只有这个危险吗?我记得你还提到过被佣人追杀?”
“是的,佣人……”多丽安捏了捏眉心,“这里有男仆和女仆走动,人数不算很多,但不知道在哪个时间段内会碰到。男仆的武器是直剑和摆锤,而女仆的武器是手枪和怀表。他们会无差别攻击任何碰到的非佣人,而且一个个实力都强得吓人。”
“什么样的水平?”
“我现在面对两到三个还能跑,五个的话我就只能等死了。顺便,我找到的财宝已经融合了,现在的实力应该不差。”多丽安说。
“我会注意,但是我的朋友们……艾利克斯也跟着我们一起过来了,我们得想办法通知他们吧?”
多丽安苦笑:“那也得我们有办法……时间会隔绝一切通讯信号,我们连自己处于哪个时间段都不知道,这座宅邸的时间似乎从未改变过,我已经摸索了三十年了,也没找到这些时间的任何相关性。我试图在墙壁上留下记号,烧黑一些墙壁,能试的都试过了,但它们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段时间内。”
陆凝想了想:“这些……如果那些佣人正在打扫呢?”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他们是这个房子的守护者,能手动生成时间位垒,能通过时光跳跃迅速前往另一段时间,受到的伤害可以用时间回流立刻复原,屠夫都没那么不讲道理好吧?”
这倒确实是个问题。
陆凝知道自己担心朋友们也没用,只能祈祷好运了,自己不幸撞上了一个位垒,只能希望他们能趁早发现自己的失踪吧。
……实际上确实挺早的,晏融几乎在陆凝消失的五秒后就发现她不见了。
“陆凝人呢?”她四下看了看,“她进哪个房间了?”
“没有进这边的房间。”让就站在左侧走廊这里,没有怎么移动,所以很是肯定。但别的方向就没有人特别注意了,宅邸内的结构让出了很多空间给房间,走廊狭窄也导致众人视野并不宽阔。
“我记得之前她在我后面,好像是准备上楼来着……”终于,柳云清想起来了一些,“反正是在楼梯口张望,不过大家都在看别的地方,我觉得她上楼肯定会喊大家一起,就没特别注意。”
“空间隔离?”连笔生皱了一下眉,“总之先别靠近那边的楼梯……我们的分一个人回大门那里守住门口,如果里面的人发生意外,总得去个人通知最大主教想想办法。”
李移居扫了自己队伍的人一眼:“毛焰,苏立才,你们两个出去守着。”
“李哥……你这是觉得我们弱?”一个年轻人顿时说道。
“因为你们年轻。”李移居直说,“如果是历练我会让你们好好积攒经验,但是现在情况不明,你们少在这里冒这么大风险,死了就不值了。”
“说得好像李哥柳姐你们付出的还不够多一样。”另一个也说话了,“我们虽然年轻,也不是小孩子了,总是接受这样的照顾可不行。”
“……总得有人出去。”
“那让月瑛姐出去吧,她旧伤没完全好,如果陷入激战也许我们照顾不到她。”第一个年轻人立刻说道。
李移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孔秀:“孔秀,你和江月瑛,帮我们守着如何?”
“没有别人主动提出来的话,那就这样吧。”孔秀点了点头。
别的人倒是没抢这个,孔秀和脸色一直很苍白的江月瑛向众人道了声谢,走向了门口,在众人的目光中安全出门了。之后,让才抬起手臂:“现在,我们看看这个房子到底有什么古怪好了。”
话音方落,光荣教会正式展开,而让的身上也变成了一身庄严肃穆的黑色主教服,手上的剑化为了一柄十字形的权杖,重重往地上一顿,响亮的圣歌顿时在整座宅邸之内奏响。
“十八个位置的音律失真。”让侧耳聆听片刻后马上作出了判断,“那个楼梯口也属于位置之一,不过根据音律来看,那些位置正在缓慢移动……不排除还有我找不出来的暗藏手段,诸位谨慎!”
“让,带路。”晏融说道。
“跟我上楼。”让走向了另一个楼梯。
在众人都未察觉的一个楼梯下方,一个身穿墨绿色佣人服装的男仆突然出现,他侧耳倾听了一下屋子内的圣歌声,睁大了无神的双目,两只青灰色的手握紧了手中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