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55r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txt-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想當總裁了推薦-a9vqk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星飞航空安监部自成立以来一向比较闲,因为星飞航空还未出现过大的飞行故障,平时都是处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今天算是安监部的大日子了。
安监部办公室里,成镇和徐清都站在杨澄经理位子旁边,仿佛在等待发落。不过,这时候杨澄经理并不在,而是叫去开了紧急会议。
成镇和徐清先跟安监部的一个工作人员做一下事件过程的记录。这个工作人员不是纯粹的地面人员,而是由机长兼职的。
“你说只是单纯的发动机尾喷管喷火,并没有火警警告?”工作人员记录下成镇关于当时现象描述的时候,当成镇百般不愿地讲出当时的现象的时候,工作人员的记录进度猛地顿住,不可思议地看向成镇:“所以你当时转了灭火手柄?”
成镇老脸一红,在同为机长的对方眼里,自己怕不是像个弱智。
“这个……这个,当时有些急了,就……”
“就让九千万打水漂了?”成镇这边还在接受问询,安监部门口突然爆发出一声暴喝,充塞在安监部办公室的每个角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安监部门口,杨澄怒目圆睁地站在门口,目光死死盯着一脸无措的成镇。
杨澄额头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快步进入,抓起旁边的一份文件,直接扔在了成镇脸上,或许还不解气,顺手又抄起另一份文件,再度砸到成镇脸上。所有杨澄身边的文件暴风骤雨一般地砸在成镇脸上,似乎这样才能宣泄他内心的怒火。
“九千万,九千万,九千万!”杨澄摔一份文件就吼一句九千万,九千万的痛太刻苦铭心了。
杨澄一把抓住成镇的领口,使劲地摇着:“你知道九千万是多少吗?要你这个废物不吃不喝飞七十多年!你说你这个废物还能飞七十年吗?”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飞行部总经理,安监部总经理以及飞行大队机队长一个跑不了。虽然估计就是扣扣工资之类,那些钱杨澄当然不会放在眼里,只是在他任期内出了这么个大笑话,他的履历里凭空多了一个洗不去的污点,他以后还怎么往上爬?
成镇被杨澄摇得七荤八素,愣是动都不敢动一下,他知道现在只要敢顶一句嘴,他在星飞航空下半辈子的生活就算到头了。
杨澄发了一顿火,还是不解气,一巴掌拍在成镇脸上,将成镇的脸推到一边,烦躁道:“别把脸对着我,滚去飞标把登机牌交了。”
像成镇犯的这个级别的失误,停飞半年都是轻的。对于这种长时间停飞的情况,公司会暂时收回飞行员的登机牌。
成镇一声不吭地快步出了安监部办公室,他觉得再在安监部办公室待着会有性命之危,刚才杨澄那状态是真的要把他扒皮抽筋的。
领导们心思都一样,不求无功,但求不过。十件功劳都抵不了一件过错。所以,领导们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安分守己,约束好手下人,平平安安地凭借时间慢慢升上去。
可是,杨澄在任期间,功劳没捞着,成镇先给他捅了个天大的篓子,他以后的升迁之路要是没有奇迹发生,怕是就此断绝了。换位思考的话,如果成镇是在杨澄的位子,他估计能把自己掐死,杨澄刚刚的表现都算是克制了。
成镇走后,杨澄稍微气消了些,找了个位子坐下,上下打量起徐清来。
“你就是当班的副驾驶?”杨澄问道。
徐清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制止一下,就看着他犯浑?”
徐清淡淡道:“喊不住我也没办法。”
“他转得时候,你当时没注意?”
“我去按计时器了。”徐清并没有隐瞒。
杨澄眉毛一挑:“那你没有尽到一个副驾驶的监督责任啊!”
徐清笑了:“那杨总的意思是我别的事儿不用干了,就专门盯着机长就行了?”
“你这是狡辩!”杨澄哼道,甚是不满:“驾驶舱里的两个人是一个整体,哪有一个人全担责的道理,你肯定也有一部分责任。不管再怎么说,副驾驶就是辅助机长的,现在机长犯了错,你就能独善其身了。”
杨澄才不管徐清当时是不是按计时器去了,如今升迁之路断绝,成镇肯定要好好整治一番,眼前这个副驾驶一样跑不了。只有这样,才能微微泄了心头之恨。
“比起我的责任,我觉得更应该追究另一个人的责任!”对于杨澄明显有些公报私仇的行为,徐清不慌不乱,反倒是将话语的主动权夺过来了。
果然,杨澄顺势问道:“谁?”
徐清目光猛地收缩,盯紧面前这个安监部的头头,同样也是公司检查员的杨澄,一字一顿道:“当初给成镇机长检查签字的检查员不需要追责吗?”
一旦某个机长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当初在机长检查中签字的检查员是有可能被追责,所以,对于机长检查,检查员们都是相当慎重的。
“这个……这个当然是要追责的。”
杨澄被徐清带得节奏有些乱,这时候,刚刚负责记录的机长兼职的工作人员跑到杨澄身边,小声地说了一句:“杨总,当初成镇的机长检查是你签的字。”
“你说什么?确定?”杨澄不知道竟然又被成镇给挖了个坑。
那个兼职的机长非常笃定:“确定!”
当初,他是跟成镇差不多时间放机长的,各自之间关注比较多,对于那一批每个人的机长检查检查员都了然于心。放机长的机长检查几乎就是一个飞行员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时刻了,所以对此他的印象非常深,不会出错的。
相反的,杨澄身为检查员,大大小小各种检查,哪里能精确记得自己曾经检查过谁,记不得也算是正常。
“咳咳。”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带进坑里了,杨澄有些恼怒,怎么机长不是个东西,副驾驶也这么让人不爽。
杨澄岔开话题:“追责检查员的事儿以后再说,我们现在是在谈你的问题。”
“我是来飞行的,不是来当保姆的。如果一个机长需要副驾驶全程盯着,那这种机长也配肩上的四道杠?我觉得出现这种德不配位的情况,首要就是追责是哪个检查员给他签的字,说不得还能揪出一个德不配位的检查员。”徐清不知道其实并不知道当初是谁给成镇签字的,只是杨澄跟工作人员之间的小动作表明,他所说的那个检查员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
徐清说话没有留余地,也很重,因为他觉得有必要整治一下整个飞行系统的风气。
“你的意思是我处置不公?”杨澄眼睛慢慢眯起来了。
徐清同样针锋相对:“那杨总的意思是让我忍气吞声?”
这次事件的责任划分其实非常明朗,可是杨澄执意要给他扣锅,无非就是前路断绝,以泄私怨的行为,徐清就是顺带处理的。
其实,就算杨澄有些私心,想要把徐清一并收拾了。但是毕竟徐清没什么责任,杨澄又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顶多加些不痛不痒的处罚,可就是这些所谓的不痛不痒的处罚,徐清都不愿意受着。
对他来说可能是不痛不痒的处罚,对那些就指望工资活的普通副驾驶可能就不是不痛不痒,而是伤筋动骨了。
他始终觉得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从来不认为所谓的领导觉得你有责任,那就按上一个“罪名”。
徐清想要改变这种状况!
杨澄听出徐清意有所指,不由冷声道:“你是哪个中队的?”
这是杨澄已经动真怒的表现,他觉得有必要知会一下这个狂妄自大的副驾驶的中队长,让他明白得罪安监部领导是什么下场!
徐清哪里会被杨澄一通发怒就唬住了,他不是成镇!
徐清反倒是笑了下:“杨总,当初你的任命书是副总裁签的吧?”
跟很多其它航空公司一样,星飞航空的总裁总领几乎所有的日常事务,但是副总裁专管技术部门,比如飞行部,客舱部,机务部,安监部等等。像其余的财务部,人资部之类,是不归副总裁管的。
所有技术部门的部门领导的任免正常情况下都是由副总裁直接管理,所以徐清才说杨澄的任命书是副总裁签的。
“你……你是什么意思?”杨澄这下子真被徐清给唬住了,徐清说话的时候那份从容不像是装的。
在安监部里,哪个飞行员不是战战兢兢,从未有过哪个飞行员敢当面质问安监部经理的。
要不眼前这个副驾驶是傻子,要不就是有天大的后台……
“这件事很复杂吗?”徐清突然问道:“是我抓着他的手让他转了灭火手柄,还是我说过让他转灭火手柄的话,嗯?”
“那你也是飞机上的一员。”杨澄怒喝道。
“所以之前一个机长落了个重着陆,连身为学员的观察员都被处罚了?机长落了重着陆,你说连带处罚副驾驶也就是算了,处罚观察员是什么意思?”徐清说道:“观察员没有起到提醒责任,一个机长连落地都要学员提醒,那这个机长也配坐在左座?”
“就像这次事件?跟我有关系?就因为杨总心里不爽快,就要把我也整治一番?是吗,杨总?”徐清笑着对杨澄说道:“可惜,你找错人了!”
说完,徐清直接扬长而去……
杨澄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一个副驾驶骑在头上作威作福了?
“查,给我查,这个小东西是哪个中队的,给我把他的中队长叫过来!”杨澄咆哮道。
没多久,一个工作人员小跑道杨澄跟前,有些小心道:“杨总,这个副驾驶查不到所属中队!”
“什么?那教学组呢?他师父是谁?”杨澄问道。
工作人员同样摸不着头脑:“他也没有分教学组。”
“教学组也没有?机队是干什么吃的,还有一个副驾驶没有中队,也没有教学组,简直荒唐。”杨澄越想越气,当即决定去机队办公室问问清楚。
杨澄起身后没多久,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那个兼职的机长说道:“一会儿飞行部的李先奕李总过来跟你一起听舱音,你自己勤快点,让他休息就行。”
“他不是训练经理吗?怎么管到安监部的事儿了?”兼职的机长有些不明白。
这次事件是由安监部为主,飞行部辅助处理。飞行部那边确实会派一些人过来帮帮忙,但是,怎么也轮不到一个飞标的训练经理插手吧,这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啊!
杨澄拍拍兼职机长的肩膀,小声说道:“飞行部副经理要换人了!”
“杨总,你的意思是那个李……总要升官了?”兼职的机长语气有些酸酸的。
所有的技术部门的部门经理都是专业人员担任,专管专业事务。像飞行部的王远就是飞行员出身,客舱部,机务部都是如此。而副经理则是专管其它杂务,这样就不硬性要求是专业人员担任了,不少技术部门的副经理就不是专业人员,比如客舱部副经理杨娜就不是乘务员出身。
虽然副经理的权力远比不上正的,但是好歹也是一个部门领导了,尤其是在飞行部这么一个核心部门。结果一个部门的二把手竟是要落到一个连机长都不是的副驾驶头上,简直匪夷所思。
杨澄向上指了指:“上头有人,没办法!”
“杨总,一直都说这个李总跟咱们老板有亲戚关系,是不是真的啊?”兼职的机长好奇道。
杨澄叹了一口气:“谁知道呢,都这么传!不过,依着公司对他的态度,就算陆老板不是他的亲戚,应该也有些关系。不然,公司能让一个副驾驶当飞行部的副经理,那可是飞行部啊!”
虽说飞行部的地位不一定是最高的,但是肯定是最重要的,所有其它部门都是围着飞行部转的。就是这么一个要害部门的副经理竟然是一个副驾驶,这在国内民航业都是非常少见的。
“那就是陪太子读书了。”兼职的机长长吁短叹一番,暗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番际遇。他牺牲休息时间到安监部兼职就是不满足当一个飞行员,结果半年下来,一官半职连个影子都没有,还是安监部的一个跑腿的。
而这个李先奕,身为副驾驶,刚来公司没多久就聘了飞标的训练经理,过了半年多,如今又要升任飞行部副经理,真是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酸得不行不行的。
杨澄说道:“知道就好,手脚麻利些。”
其实,别说这个兼职的机长酸李先奕,连他都酸。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没别人会投胎,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杨澄越想越恨,自己拼搏半生,来到这星飞航空,还不如人家一个副驾驶不到一年功夫的升迁速度,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艰难甩开脑中的杂念,杨澄又跟兼职的机长交代了两句,就风风火火地杀去机队办公室,讨要讨要徐清的说法。
其实,杨澄不知道,徐清此时也准备讨要讨要他的说法。
杨澄离开安监部办公室后,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欢快起来,刚刚给杨澄查徐清信息的那个工作人员长出了一口气。之前杨澄让他查徐清的信息,那面目凶恶的,看得他心惊胆战。现在想想,他还有些佩服那个敢直面杨澄的副驾驶,心理素质真是杠杠的。
“话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吗?一个比一个豪横,仗着一个徐清的名字,脾气这么大!”工作人员说道。
忽然,工作人员眼睛一亮:“你们说万一这人就是那个徐清会咋样,不然,只要不是傻子,凭什么这么大底气。”
工作人员开玩笑的话引来办公室众人一致的嗤之以鼻。一个跟陆老板有着似是而非关系的副驾驶都能在一年之内当成飞行部副经理。以徐清的身份,真过来了公司,不是得直升总裁才能匹配?
所以,结论就是不可能!
……
徐清出了安监部办公室之后,打算直接回家了,杨澄需要交登机牌,他可是不需要的,再说梅婷婷HCG值稍高,他早就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到梅婷婷身边。
他直接去了电梯门口,等电梯的时候,一开门却是遇见一个熟人,李先奕。
“你这是要回去了?”李先奕看到徐清,惊了一下,随即笑嘻嘻地凑到徐清跟前,竖起大拇指:“真有你的!”
徐清8773航班报废了一台发动机,李先奕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真是不得不感叹徐清是真的会折腾。
不是在折腾,就是在折腾的路上!
不过,将来星飞航空和蓝天航空合并成清源集团,家大业大,足够徐清折腾老长一段时间了。
徐清遇见李先奕也有些意外:“你这是去哪儿?”
“去安监啊,听你们的舱音!”李先奕老实回答。
徐清点点头,他根本就不问李先奕为啥能去安监听舱音。
“对了,有件事问你。是不是飞行部和安监部所有部门领导的任免都是副总裁管?总裁呢?”徐清突然问道。
“废话,总裁虽然不专管技术部门,但是想管肯定管得了啊!”李先奕的点点头。
徐清长叹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儿想做总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