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rd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 ptt-第580章 黑龍江上 七 哈州展示-7xzvi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9年,7月3日,黑龙江上。
“18.38,51.07,又对上了……”
正午时分,黑龙江号上的武新知中尉测量完经纬度,将仪器收纳起来,在地图上标注出当前的位置,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太精确了!
数天前,北疆支队以雷霆之势(字面意义)攻占了奴儿干城,对周围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字面意义)——附近的土人听到连绵不断的巨大炮声,当成是“神雷”,纷纷前来查探,并对支队的几艘大船顶礼膜拜。这在政治上有重大的意义,于是潘学忠留在奴儿干城中坐镇,与各部落头人接洽。但与此同时船也不该闲着,于是他就让刘恒信带着两艘江级和星火级继续向上游查探了。
这是东海人第一次到达黑龙江流域,他们的任务不仅是攻城拔寨,还得把沿河的风土人情一一查勘清楚才行。而他们所能参考的,就只有一份“得自于辽朝旧档”的黑龙江流向图——但武新知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以契丹人粗陋的地理知识,这份地图应当错漏百出才对,可是他们从河口一路过来,一边测量坐标一边绘制新的地图,走了近四百公里,绘出来的图像居然与旧地图上的河流走势八九不离十!
这可就太神奇了。
“这到底是为何……算了,反正是好事。”
武新知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事。他先把装着仪器的箱子小心地从顶甲板吊到下面的舰桥里面,又顺着桅杆滑了下去。整理好工作后,他喝了点水,就出了前门从舷梯下到了岸上。正巧,之前大出风头的王雷准尉(火线晋升的)带着一队人从陆上回来了,他便打招呼道:“哟,王大头回来啦,跟你同乡谈得怎么样了?”
王雷瞪了他一眼:“你同乡!”
王雷实际上是女真人出身,不过加入东海军的时间很长,早就归化了,现在最忌讳人家拿他这出身开玩笑。但这出身其实也是一种优势,比如说对渔猎风俗很熟悉,因此他刚才就被刘恒信派去跟当地的土人交流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成果,总之带了一批小商品过去,换了一堆兽皮、山参和大号珍珠回来。
武新知打了个哈哈:“啊哈哈,开玩笑的。说真的,有什么有用的情报没?”
王雷摇了摇头:“这边都是水鞑靼,跟我家不是一个系统的,我也说不上两句……总之这一片南边都是山林,基本没人烟,不过倒是没什么洪水。”
武新知听了,点点头:“既然不发大水,那就是个好地方,前面有一小块平地,将来说不定能设个据点。不过也不急于一时,先往上找找再说吧,说不定有更好的地方呢。”
黑龙江流域并不乏平地,而且水量也很充沛……但问题是太充沛了!河水经常泛滥,形成了大片大片的湿地,能够稳定耕种的地方很是不好找。就拿奴儿干城周边来说,城对面有一大片平原,但是淤积了大大小小的水塘和泥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水漫掉,无法用作耕地,只能想办法从其他地方获取补给了。相比严寒的气候,这才是更大的问题,要是让驻军学着土人渔猎为生,那可就没什么时间干正事了,所以必须寻找一块合适的农耕地才行。
王雷点点头:“是啊,这边冬天来的早,再不把土豆种下去,说不定就长不成了。还是赶快去上游看看吧……王铮他们把机器维护好了没?”
现在两艘驱逐舰正停在岸边,而轮机组正带领着一帮船员在它们周边忙碌着,有的钻到水底清理螺旋桨附近的污泥和水草,有的在取水清洁烟囱附近的烟灰,有的在机舱里面擦拭机器、上油和检查易损件的损耗情况。这些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要知道,机械可靠性的提升,除了依赖于工艺水平的提高,有效的维护也同样是一个重要因素。这在历史上也是经过长期的实践才总结出来的,现在被东海人提前规章化,对于机械延寿大有助益。
维护耗时不短,一直持续到了午饭时间,他们干脆在陆上生火做了饭,然后才起锚继续出发。
蒸汽船的优势在这种逆流而上的场合体现的淋漓尽致,可以沿着河道笔直的行驶而不用顾虑风向,简直太舒服了。不过为了照顾随行的星火级,同时也是为了省煤,机舱内只烧了一台锅炉,航速只有六节,扣去逆水流速还没这么多,或许比走路也快不了多少。但即使只有走路的速度,能够持续十几个小时不断走路,也能前进很长一段距离了。
如此这般走走停停,等到了7月9日,他们终于到达了混同江上另一处重镇:哈州。
哈州位于敦敦河(阿纽依河)与黑龙江交汇之处,大致在后世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奈欣附近。此城金朝始建,现在差不多是黑龙江下游地区最大的人口聚居地。蒙古人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兀者吉里迷万户府”,用于管理临近的兀者和吉里迷部落,编制很大,却没多少人在。
“这地方还真是不错啊……”武新知攀上楼顶,准备测量经纬度,俯瞰到东方哈州城附近的形胜,不禁赞叹了一句。
敦敦河附近地形平坦,有大片的冲积平原和森林。但更难得可贵的是,这里地势偏高,临近大江的地方甚至还有一道山岭,形成了天然的大坝,阻挡住了河水的泛滥,使得后面的平原可以安心耕种……也难怪哈州能成为黑水重镇啊!
“咦?”武新知拿出六分仪,抬头看向天空,却发现了天空中有几只大鸟在徘徊,“那是什么?鹰?”
旁边正在带人警戒的王雷闻声抬头看去,眯了一下眼睛,随即眼中放出精光:“是海东青!不是野生的,是有人蓄养的,我们被发现了!”
海东青是东北地区特产的一种鹰类,若是说人工畜养,那一般是女真人从小捕来养大,才能训练得如臂指使。历史上,海东青是女真人向辽朝进贡的重要产品,当年完颜阿骨打之所以起义,被这类贡品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也是原因之一。
“呃……”武新知看了看不远处的哈州城,又回头看了看后舰岛上冒着烟的高大烟囱,吐槽道:“我们目标这么明显,发现不了才不正常吧?至于出动海东青来侦察么?”
王雷耸了耸肩,提起了枪,说道:“管他呢,那鸟还能下来啄人不成?直接去把城拿下便是。我看这哈州城就建在平地上,比奴儿干城还好对付些。”
哈州城的结构与奴儿干城类似,都是用当地易得的粗大原木加上夯土基筑成的土木城墙,只是面积要大些。城墙虽然是木头的,但实在足够粗,以现在的火炮也不好对付,不过有了之前的攻城经验,拿下它应该不是难事。
武新知顿了一下,继续抬起六分仪,说道:“那你去跟刘少校说去吧,打不打还是他说了算。”
……
“打!当然要打!”刘恒信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已经与提督联络过了,他派了摘星号和运52过来,等我们把哈州拿下,就可以在城中等他们过来了!”
之前打下奴儿干城之后,潘学忠留了两个排的山地步兵在那边,现在刘恒信手中只有四个排的山地步兵和一个连的海军陆战队可用。不过之前的战斗已经给了他充分的信心,完全不怀疑这点兵力够不够用,果断下达了作战命令。
那么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船队故技重施,又占领了哈州码头(黑龙江流域的城池对水路依赖很强,码头是必备设施),将人员放了下去。
“咦,有骑兵。”
有些意料之外的是,在他们登陆的同时,哈州城正对河边码头的南门打开,几十骑从里面飞奔了出来。但其实也并不算意外,这周边到处是千里荒野,又水草肥美适合放牧,没马才奇怪呢。之前奴儿干城是山城不适合用骑兵,其实反倒是特例了。
已经登陆的山地步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倒是不慌不忙,就地找好掩体,将手中的真陨星装填好子弹,就躲在后面瞄准起来,等待敌人的接近。
指挥室中的刘恒信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战场,就对军官们喊道:“准备舰炮支援!”
命令分解传达下去,水手们飞奔到各个岗位,在艏艉摇动大橹,将船身转了个角度,侧面对准了哈州城的方向——这个距离下,不光艏部曲射的鲸炮,即使是炮舱内平射的鲨炮也能支援到,所以需要侧过来射击。
江级船体较长,可供安放火炮的位置还不少,不过吨位受限,为了多装点补给,这次每艘船上只搭载了一门艏部鲸炮和三对侧舷鲨炮,都集中在船体前半,后半用狮牙炮填充死角。这样的配置放在风帆战船上是严重缺陷,但鉴于该船的高机动性,可以主动选择作战位置,也还算够用了。
“700米,600……”“开火!”
指挥室的地板感受到一轮振动,四枚炮弹随着巨响划破长空向远处的骑兵们飞奔过去。这是首轮射击,距离不近,船身也没很好的固定,命中率自然惨不忍睹,呃,实际上全部打偏了。但这四枚炮弹都是会爆炸的榴霰弹,在临近敌军的位置爆炸,声光效果和弹片还是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干扰。
这些骑兵常年驻哈州,对外界的新变化还一无所知,被这种巨响一下子吓住,在原地停了下来,决定先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正当他们围在首领身边商议的时候,旁边的松花江号也完成了转向,把炮弹也打了出去。这次的四枚弹依然打歪了三枚,不过正中的一枚却展现出了出色的战果,百枚铅弹从聚拢的人群一角擦边而过,一下子就有近十人马被放倒在地,密集的人马一下子混乱起来。
王雷看到他们这样子,倒是乐了,一招手,招呼弟兄们从掩体中爬了出来,准备反杀回去。不过对面的骑兵看到他们这些步兵出来,反倒觉得找到了软柿子,来了血性,冲杀过来。
“轰轰轰——轰!”
黑龙江号上的四门炮再次装填完毕,将炮弹猛推出去。这次距离更近,命中率就好了不少,不过由于敌军更为分散,只打了约十骑下去,剩下的四五十骑兵受到惊吓,反而再次加快了马速。
“好了……”王雷抬枪朝前头数百米外的一名骑兵射去,果不其然打歪了。不过并不要紧,他立刻娴熟地拨开枪膛,装入一枚新子弹,再次瞄准了起来。“现在就该我们表演了!”
现在他们在岸上差不多有一百人,其中一半多都有新式的真陨星枪,论起火力投射密度来和三门炮差不多,但是枪械主动瞄准的命中率可不是散射的榴霰弹能比的。距离远的时候,命中率还不高,但当骑兵们冲到了三百米内的时候,就接二连三地倒毙在地了!
这种无可抵御的伤亡瞬间摧毁了他们的意志,失去了继续冲锋的勇气,调转马头向城内逃去。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倒地的伤员和尸首已经比活着的人还多了。
“呸,一群懦夫。”王雷往地上唾了一口,然后对士兵们招呼了一下,“走,回船搬家伙,今天就去城里问候他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