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vwq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錦衣血途 飛花逐葉-第895章 心憂未來熱推-psxqp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永治二十六年十月,冬季来临的前夕,整个京城都萧瑟了不少。
自从皇帝叫他回去休息之后,陈啸庭就真的在家休息了一个月,衙门一次都没去过。
当然了,他不去不等于锦衣卫不运转,只不过皇帝直接越过了他,直接向锦衣卫各千户所传达旨意。
在这种情况下,陈啸庭自然是安安心心待在家里。
一个月来,朝中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最大事情就是内阁首辅黄玉成致仕。
秦延文顺利进阶为首辅,原吏部尚书周思远入阁为次辅。
最让朝臣们大跌眼镜的是,本属于秦党的户部尚书张云德,也被补进了内阁之中。
可以说,这一举动真正体现出了朱琇胤的政治智慧,如此既平衡了朝局,也安抚了黄党一系的官员。
朝廷是皇帝的,江山也是皇帝的……此时的朱琇胤必须为大局着想。
大明朝内外都有麻烦,对于皇帝来说,要尽可能的避免内耗,并让国家在正轨上走。
十月初三,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和陈啸庭有关的事。
皇帝一道圣旨,免去了沈岳南司指挥同知的差事,然后是被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卢云思继任。
要知道,卢云思和陈啸庭一直都不对付,如今让他官升一级,这让陈啸庭心里不免忐忑起来。
当然,此刻心里最难受的,还得是被免职的沈岳。
反正自己没什么事,陈啸庭干脆去了老丈人家里,想要安抚一下老头儿受伤的心灵。
但当陈啸庭到了沈府,见到沈岳之后,却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沈岳没有显露出颓然之色,整个人都比较平静,谈到自己被免职后亦是如此。
“解了职,正好在家里歇歇,这些年实在累了!”沈岳如是说道。
“你也不必过于担忧,你立下了迎立皇上的大功,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
这话听得陈啸庭不免汗颜,自己本是来安慰老岳父的,却被老头儿反过来安慰了。
“岳父大人教训得是!”陈啸庭点头道。
此刻他二人坐在小花园里,沈岳自然可以有什么就说什么。
“不说你了,你看那黄庭……最近不也被皇上冷落了!”沈岳悠然说道,他现在是真的把一切都放下了。
黄庭是个什么情况,陈啸庭最近根本没关注,他自己这碗饭还烫嘴呢,哪有工夫关心别人。
见陈啸庭面露思索,沈岳接着说道:“皇上越是要用谁,就约会冷落谁……毕竟你们是有本事的人!”
“但你和黄庭功劳都大,为了不让你们生出娇纵之心,皇上此举也是应有之义!”
沈岳这一番又一番话,让陈啸庭心头郁结消减了不少。
此刻,陈啸庭不免失笑道:“岳父大人何以如此笃定?”
之前说话沈岳都显得很轻松,但面对这个问题时,他却很郑重道:“因为除了你,老夫实在是找不出,眼下谁还比你更适合统领锦衣卫!”
这话沈岳说得一本正经,但听在陈啸庭耳中,让他差点儿起鸡皮疙瘩。
此时,陈啸庭笑道:“岳父大人,我本是来开解你的!”
说完这话,二人均是哈哈大笑起来。
但此刻,陈啸庭心里好受了许多,至少不如之前那般恐慌了。
或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啸庭看不清自身所处境遇,本就是正常的事。
就在这时,小花园外传来沈权声音道:“父亲,该吃饭了!”
“你过来!”沈岳唤了一声。
没一会儿,沈权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啸庭,往后……你可得多多照顾这小子!”
“岳父大人这话见外了,你我两家本属于一体,该帮衬小婿绝不推脱!”
这话一出,现场气氛就更和谐了,沈岳是真的看好陈啸庭。
随即,他们三人便一同起身,往前院所在方向走了去。
这次过来,陈啸庭还让沈怡把孩子们都带了过来,把沈府的安宁搅得无影无踪。
“瑞凌,你们几个安分点儿,小心你爹收拾你!”沈怡警告道。
玩闹也是分时间的,眼下都快要吃饭了,再闹就不合适了。
被沈怡这样一说,不只是陈家几个小家伙规矩下来,就连沈家几个孩子也都安分下来。
没一会儿,陈啸庭便和沈岳父子出来,他三人直接往正堂落座去了。
这顿饭吃的时间很长,在饭桌上他们三人也聊了许多,算得上是宾主尽欢。
从沈家离开后,陈啸庭便直接回了府。
此刻在他府上,则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他。
跃下马背,陈啸庭略带惊讶道:“你们怎么来了?”
等在他府内的,正是焦富荣,刘奎和王忠德三人,也是陈啸庭的铁杆儿心腹。
“大人,卑职等是来向您辞行的!”焦富荣开口道。
辞行?这听起来可新鲜了,这三人要去那里?
此时,客厅内已上了茶水,陈啸庭品了一口之后,便问道:“你们要去何处?”
“上午来的旨意,皇上给我们升了千户,派我们三人去地方任职!”王忠德答道。
对他们来讲,虽然明着他们是升官了,但实际上却等于贬斥,这让他们心里很不舒服。
为了皇帝能继位,他们这些人都是豁出命去干的,谁曾想会是这么个结果。
皇帝的动作贵然不小,先是动的南镇抚司,眼下终于轮到北镇抚司了。
“除了辞行,还有别的什么事?”陈啸庭紧接着闻到。
“我们……想请大人帮忙承情,求皇上收回成命!”焦富荣抬起头道。
求皇帝收回成命,这事儿说笑了是不知轻重,说大了就是欺君罔上。
“诸位,你们觉得……我现在的位置就很稳当?”
“今天是你们去地方,明天……说不定我就被解职了,到时候还得靠你们帮衬!”陈啸庭满是无奈道。
焦富荣几人被贬斥,他才从沈府建立起的信心,立马又垮塌了下去。
“大人,您为皇上立下了大功……想来,是不会有事的!”一直没开口的刘奎说道。
“但愿如此吧!”陈啸庭叹息道。
经过他这一番诉苦,焦富荣三人的请求被挡了回去,他们既然又闲聊了一番后,陈啸庭才把他们送出了府邸。
当陈啸庭坐在客厅内愣神之际,却听耳边传来沈怡声音道:“夫君,你没事吧!”
“没事!”陈啸庭挤出笑容道。
“夫君为何不与我讲实话?若是有什么难处,你我二人一起扛就是了!”沈怡面带不愉道。
不忍伤了妻子的心,陈啸庭便将自身处境和盘托出。
谁知沈怡听后,却毫不在意道:“不就是一个官位,若是皇上真将你免职了……咱俩回雍西老家就是,这官不做也没什么!”
陈啸庭一时愕然,随即高兴的笑了起来。
有此贤妻,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