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iu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在江湖做女俠 弓誠-第一百七十一章 國事家事天下事(一)推薦-7m0z1

我在江湖做女俠
小說推薦我在江湖做女俠
伴随着鸡鸣声划破寂静,片刻,朝阳的阳光,从朝霞照射下来,宛然无数金色的瀑布滚滚而下。
一轮红日缓缓升起,白云在朝阳照耀下化成多彩霞云,汉中的街道上行人多了起来,人来车往,马儿低鸣。
这是如今大汉的中心城市,甚至在某些方面,还在新都长安城之上。
汉水就不用说了;还有官道从此城而过,北接关中,西去凉州西域,南入蜀地,东连荆襄,无数工坊拔地而起,还有汉皇行宫在此。
行宫一座宫殿内,皇妃诸葛果此时眼皮微动两下,随之睁开,醒过来的她,并未直接起身。
“来人。”诸葛果纤纤玉手扶着床榻坐起,向外面轻唤的说着,她执掌内卫,又是皇妃,在内廷就是皇后也奈何不得她。
“娘娘,有何吩咐,可是要伺候您起来?”女侍听到呼唤,小心翼翼从外面步入内殿,恭敬的在离诸葛果几步远处站定,目光垂下来不去直视床塌,声音保持在不高不低的音调问着。
后宫女官,是太监内官的辅助,按照现在大汉的制度,最高只有四品,称“尚仪”,辅助皇后管理所有宫里大事,负责分发俸禄,分配宫女。
这品级连皇帝身边都没有,皇帝身边的,又称“尚事”,从四品,是皇帝的贴身女侍总管。
以下还有正五品“尚宫”,则是皇妃级以上的娘娘身边的人,掌握着一宫中宫女的权利。
正六品,就是“司宫”,这是辅助尚宫,或者是小宫殿的主事。
正七品,就是“领司”,这是各具体部门的女侍。
从七品称“奉司”,主一件专门的事务。
正八品称“主事”,从八品称“女侍”。
正九品称“领班”,从九品称“长记”。
按照内宫的制度,从七品起,各铸印给之,简单的说,就是有官印,有着文件记录,这是权力,也是责任。
并且这些女官都是有俸禄,按照杨伊的命令,俸禄有十分之一数给予宫外家人,一半则由当事人收起来,赏赐不在其中。
诸葛果身边的则是和皇帝级别一样的“尚事”,因为执掌内卫。
“恩。”诸葛果显得比往常更平淡,只淡淡应了一声,就在床榻上想起事情来,看起来很是漫不经心。
女侍忙转过身,冲外面一招手,立刻有几个侍女从外面走进来,手捧着几套衣裳,在诸葛果面面垂首站立。
“这套吧!”诸葛果只是随意指了一个托盘,这个侍女留下,其它侍女手捧衣裳退出,剩下侍女,再加上女侍,一同替诸葛果穿戴起来。
诸葛果换好衣裳,又有人捧着温水、洗漱之物,服侍她清洁面容。
下面,就是梳理她长发,和一般人不一样,诸葛果不必特别打理,就柔顺黑亮,在女侍巧手之下,梳起秀丽发鬓。
“娘娘真是天生丽质,无论梳什么发鬓,都是好看的很。”替诸葛果打理头发的女侍,是家中之人,跟在她身边十几年的,当然也不可能嫁人了。
在女侍服侍下,镜中少女面容柔和,说着:“是你的手艺好罢了。”
“用早膳吧!”诸葛果说着。
“娘娘稍等片刻,这就去叫人准备。”
诸葛果简单的用了些,放下箸子,又用清水漱过口,起身向外走去。
杨伊下令,如今要在行宫暂时处理国事,翰林学士和九卿衙中的主事也都到行宫了。
杨伊这时,穿一件白袍,到了行宫的书房处。
几位卿臣这时都一一行礼,杨伊就笑的说着:“不必多礼,说说现在的大要吧!”
“诺,陛下,其实也没啥可说,随着天气转暖,最近各州各郡都依照户部政令,开垦荒地,各郡县都忙着开垦。”
户部主事此时顿了一顿,说着:“今年预计的军粮一百三十五万石,都已经屯积清点七十万石,还有六十五万石,预计在酷暑前完成。”
杨伊点了点头,说着:“已经不错了……军情呢?”
“都督府和兵部发来消息,臣整理了一下,各军现在都已经修整完毕,饷、械、医,都已经准备好了。”新进翰林学士何攀起身鞠躬说着。
如今翰林学士中,马亭兼户部,陈寿兼吏部、杜轸兼礼部,李密兼锦衣卫并刑部,何攀兼兵部,诸葛京兼工部。
“医营的情况怎么样?”杨伊问着。
“按陛下旨意,每县必设一医官,每卫必设一医官,都执行下去,只是太医司、少医司、惠医司,还没有这样多医官。”
杨伊听了,笑了笑,说着:“吏部提议,设太医令正五品,我觉得很好,只是太医司只为宫廷和朝官治病,这就太狭窄了。”
“这郡中设少医司,正七品,县里中设惠医司,正七品,也是为百官和百姓医治,防治时疫,军中也要相应。”
杨伊对官位和品级看的很重,每品每级都有着相应的气运支出,虚于人事只会导致浪费,但是有些必要的方面,却不吝官位。
医官制,虽然前面有些渊源,却是杨伊独创,现在已经推行下去,实际上就是建立初级医校和医生资格论证。
医分四等,第一是学徒,按照杨伊要求,能消毒,能包扎,知道简单的医理,能紧急抢救就是,实际上就只是护士,但是也能救命了。
这个时代不可能用女人当护士,杨伊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内卫只是一突破,就这也很是冒险了。
散医仍能以方子治人,审查宽松,但是如果治死了人,诉讼纠纷,三级审查(县、郡、大理寺)通过之后,才会免去行医资格。
成医,按照未来体制,将和最下级吏相当,长医是和典吏相当,上医就相当于令吏了,上面还有一级,就是医官,必是名声传播善医者才可担任。
在大统一政权下,要想推动医制,就必须加官,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也是杨伊第一时间就清楚的事。
杨伊听了,伸手虚按,示意他们都坐下,说着:“还有什么事?”
“陛下,水师将军甘毅,已经回来,带着数人求见。”李密此时起身禀告着,这是锦衣卫参赞的事,张牧之报告上来,他审查过后,才在这小朝会中禀报。
杨伊顿时一喜,却不动声色,说着:“传他们候见,朕等半个时辰让来拜见。”
当下又说了几件事,渐渐用去了这半个时辰的时间。
杨伊讨论完毕,稍微休息了会,这时旁边候着的内监见时间差不多了,就过来请示。
“有几个人?”
“陛下,来拜见的共有八个人,臣以为,让甘毅带上那个水贼首领蒋顺就行。”李密此时说着,他按着报告上来的情报说着。
杨伊摇了摇头,说道:“甘将军是个稳重之人,朕以为他不会行事孟浪,既然带了这些人,那么定然是有所长,都来拜见吧!”
李密所言,是为了稳妥,毕竟谁也不知那其中有没有什么间谍之类的人物,若是有,那么可就毁了甘毅!
不过,杨伊既然言之,李密也就不会再劝谏,就是有间谍,其实也做不了什么,荆轲刺秦都不成,如今又怎么可能成功。
过了一会,甘毅带着几人,进来叩头。
杨伊随意坐着,微微说着:“卿平身。”
“陛下,请容臣等一一拜见!”
“臣蒋顺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蒋顺是臣在荆州时,就结识的,虽然落于难中,当了水贼,却不伤民,并且能征善战,这次连家眷,计有五千人许,臣验看了,有一千五是可立即征用的水兵,船也有,一下子就能多上一营。”
蒋顺自进了这御书房,就觉得一股压力和威严,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拜见之后,就听着甘毅介绍。
杨伊此时看了看,却是微微皱眉,这蒋顺有些气运,毕竟集众五千许,只是多是贫弱老幼,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人。
虽然知道才能和气运并未有多大关联,毕竟历史上多的是“才高命薄”,但是看见这人本命气运也是不高,却是有些失望。
杨伊虽然有些失望,却也不露丝毫,说着:“你就是蒋顺?”
“陛下,就是臣。”蒋顺此时磕头,说着。
“你能率众而来,就是为国之人,只是国有制,朕先封你为水师校尉,等你有功,朕再提拔。”
这校尉也就是甘毅所应承的,蒋顺立刻磕头应着:“诺!”
剩余几个人都一一磕头拜见,都带来了一些部众,这一次,预计拥兵三千许了,皆是能战之人,杨伊也就是一一封官,只剩下最后一人。
杨伊一扫至此人,眼皮就猛的跳了一跳,不过这时她养气工夫就渐渐深了,也没有多少表情表露出来。
等着这人报上名来,杨伊就记下了这个名字:“沈莹,先入翰林院为庶吉士,观历政事。”
就沈莹未曾入军为军将,其余的都入了各军,不过,他们的部署,大多还都在南郡,只是一些核心之人连带家属,迁移而来,毕竟连带家眷,近乎万人了,想要从汉水来,也是很难的。
就是翻山越岭,这万人可不是百十人的小队,补给就是一大难题。
所以,像是蒋顺几人,有两人还得回转南郡,当然,这边也会派去协助练兵的,还有一些军械并资财,不久后,这些人将作为内应。
甘毅知晓沈莹大才,本来是想要做水师祭酒的,不过陛下金口已开,自然只得服从,只能算沈莹运气了,虽然不入军职,还只是翰林院的一七品吏,不过翰林院为中枢中心所在,皇帝智囊所属,升迁却是极快的。
比如何攀,才入翰林多长时间,就已经升迁为正六品的翰林学士。
翰林学士执掌权责不同,品级也不同,最高为正四品,除却九卿衙门之事,像是李密还要参赞锦衣卫,杜轸得参赞国子监、太学诸事,陈寿除却礼部事务外,还得辅佐马亭参赞本院一些事务。
权重,自然职位就高了。
杨伊安排了之后,再说了几句勉励之语,就让他们退下。
而这时,一人就过来禀告:“陛下,皇贵妃求见。”
杨伊听了,就想起一事,笑的问着:“听说现在求亲诸葛家的人很多?”
“是,臣可知,有不少大族的女子,都想和诸葛学士结亲。”这时,陈寿就忽然笑说着。
说的却是诸葛京,这天下人,也很是行事迅速,诸葛果身为贵妃,又掌内卫,自然会被很多人瞧上诸葛家了。
听到这里,杨伊眯了眯眼眸,笑的说着:“你们啊,到你们门下说客的人也不少吧?”
话说的清淡,陈寿却是心中一惊,想起了叔父的话:“你们处于翰林院,目前看来就几乎是中枢,你有缘进入其中,自然是日后显贵,这也和你命数相同,不过既然翰林院是上命出入,中枢号令之地,几近于宰相,第一就是慎密,一旦泄秘,只怕情分就淡了,以后再多功劳也是福祸不测了。”
陈寿顿时觉得自己轻慢了,回顾自己和那些人交往情形,一边听着杨伊言语,听杨伊突然问到,大悟之下忙行礼回答:“说客是不少,不过这其实是陛下的家事,臣又是秘书监的人,臣想着,为此臣者,第一就是慎密,臣安敢多言?多言必失,只是不能明着拒绝罢了。”
这话一说,这时,一旁听着的何攀却是领悟,心中大凛。
“这话得体。”杨伊听了,立刻心中欣悦,叹的说着,顿了一顿,又说着:“既然皇妃要见朕,这必然是私事,那朕就出去一下,在这里说私事不好。”
说到这里,杨伊抬手起身说着。
在场的人,就俯伏行礼,杨伊摆了摆手,让他们起来,走到了门口,这时,一股带着春意的凉风吹来,顿时激得杨伊浑身一个抖擞,精神大震。
话说上午议事,虽然不算沉闷,却也冗长,这时清风徐来,疲倦一扫净尽。
随行的太监领班和侍卫跟上,又去了一个厅子,杨伊举步上阶,到了里面,发觉里面很干净,厅内陈设并不奢华,除了一张檀木桌,几张茶几靠椅之外别无长物,就是没有烧炭,有些凉意。
有太监连忙要吩咐,这时,杨伊叫住了他:“慢着,不用了,朕也只是坐会,吩咐上茶就可以了,让贵妃过来吧!”
“是!”这太监恭谨应着,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