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t9k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漫威太陽神 txt-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閲讀-2wlyo

漫威太陽神
小說推薦漫威太陽神
“呵,你说是就是了?”
依旧是那个嚣张的,完全不为所动的态度。浩劫和周易根本就是置若罔闻的,一点也不把生命法庭的狠话给放在眼里。
对此,生命法庭当然是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但他到底也知道,在这种情况空放狠话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的。
狡诈如浩劫这般的存在似乎已经是摸清楚了他的底细。而除非他主动放开竞技场这层限制框架,否则他还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手段来应对浩劫。
这很尴尬。但这份尴尬是必须的。因为生命法庭总归是超脱于所有宇宙之上的存在。说一句无所不能也不为过。而如此超然的身份,再加上这般强大的力量,自然就使得所有宇宙在他面前都变得像是玩物一般脆弱。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没有什么野心和私欲,仅仅只是以自身的职能去秉公执行,那么当然是最好不过。但就如同任何具备了自我意识的人都难免的会产生自己的想法、欲望一样。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生命法庭不会有变质的那一天。
而一旦他变质了,拥有了自己的私心和欲望,那么凭借着他所拥有的力量、地位,那他直接就可以成为主宰所有宇宙的上帝,统治万事万物的暴君。而那绝非是任何人会想要看到的一个情况。所以与其让他变得不可抑制,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给他无限的威能圈定出一个限定范围的框架来。
法庭。既是生命法庭施展的框架。他只能出现在有足够分量的人去呼唤他的时候,而他的法庭也只能按照呼唤者的要求去限定展开。
不管他具备怎么样的威能,他只能在这个小小的框架之内施展。而这也就是,他此刻奈何不了浩劫他们的真正原因所在。
对付那些愣头青,他只需要稍微的施展一下自己的本事,就可以把他们唬的一愣一愣,只能老老实实的就按照他所设定的法庭程序去接手审判。但,遇到浩劫这样机智的家伙,他的这种手段就明显行不通了。
对方已经不是怀疑你在晃点他,而是大胆验证和试探了一番,确定了你就在晃点他。没有当场锤死你,就已经是看在自己身陷囫囵,暂时拿你没办法的情分上了。指望他还能受你摆布,老老实实的进行既定程序。那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
生命法庭头疼也就是头疼在这里。他到底不能是把法庭一撤的,就亲自下场开撕。先不说这样做违反了规矩,而他最不能违反的就是规矩。单就是撤掉了法庭,归还了浩劫他们的力量之后,自己到底能不能彻底把他们给压服掉,这都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
生命法庭还没有那么心大,去冒然的尝试一下,全盛时期的浩劫到底有几分实力。他更加不会轻易的把自己暴露在法庭,这个限定了他实力发挥的框架之外。
问题到底还是要在法庭的范围之内解决。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股掌之中。为此的,他稍作犹豫的,就已经是拿定了主意来。
“这是我的地盘,我说是,那就是。你以为我真的拿你们没办法?那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既然你们不愿意按照我所安排的来彼此厮杀,那么我们就换一种玩法。”
轰隆隆的声响突然从斗兽场的周围传来。肉眼可见的是,几个如同地下牢笼般的大门开始在一阵阵烟尘弥漫中,从斗兽场的墙壁四周浮现了出来。
紧闭的铁栅栏背后是幽深的黑暗,即便目光再怎么敏锐的人,也根本无法透过这黑暗去探究到其中到底潜藏着何物。但不断从其中发出的嘶吼,以及那种激烈的栅栏碰撞声却足以说明,这里面关着的绝非是什么良善。
“既然你们不想效仿最原始而且野蛮的习俗,同时也是最为公正的角斗审判。那么我就只能让其他的力量介入进来,让它们来判断,你们中究竟谁该是被淘汰的那一个。”
“首先我要给你们介绍的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的毁灭种族——异形!”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牢笼的大门瞬间打开。滚滚的黑色烟雾裹挟着一些东西,宛如流淌着的河流一般喷涌而出,顷刻间把整个斗兽场都为之淹没。
而地面在这个时候也开始颤抖。本来黄沙铺就的地面开始升起陷落,巨大的石头凸显出来,如同墙壁一般讲整个斗兽场分割成无数的片段,让其瞬间变化的如同一个迷宫一般。
而身处在这其中,不论是浩劫还是周易,都能清楚的听到,那种利爪在墙壁上不断摩擦发出的咔咔声。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他们咫尺之遥的墙壁背后飞快爬过。并且听那个数量,还远远不止一只。
这让浩劫还有周易都忍不住吊起了心来。不管他们以往有着怎么样强大的力量,是怎么样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此时此刻,他们都只是一个凡人。而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这个世界上实在是有太多无法对抗以及匹敌的存在了。
他们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因为惨遭淘汰而便宜了对方。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还是对手的身份。或许说因为生命法庭的强势而使得他们暂时间有了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就能融洽了。
生命法庭或许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制定了这种分而击之的策略。而也就是为了将这种策略进行的更彻底的,他开始极力的就渲染起这第一个上场角色的恐怖来。
“异形是来自一个低级宇宙的创造者种族所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生命。它本身是这个宇宙的原始种族之一,是最具破坏力和进化能力的角色。而在创造者种族的手中,他们利用自己得到的原始异形基因进行更深程度的开发和异变,最终,在自己所创造的其他种族以及自身的基础上,他们创造出了异形,这种能倚靠繁殖能力和进化能力而终结整个宇宙文明的生物种族。”
“最开始的时候,这个宇宙中的其他种族还以为自己可以控制异形,并且利用异形的天赋化作为自己的力量。但是,他们都小看了异形的潜力。在基础的兽性层面上,异形固然不会是成熟文明所拥有的武装力量的对手。但伴随着异形的进化和发展,他们在变得更加凶残的同时,自然也会变得更加的聪明,直到比所有种族都更优秀。这足以酿成整个宇宙文明终结的惨剧。”
“所以小心,不要被这些优秀的猎食者寻找到你的破绽。尽管不是最完美的形态,但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异形已经是聚集了无数优秀猎食者的基因。他们残忍而且致命,一旦被他们盯上,你的小命就已经是不保了!”
如同过气歌剧表演里面那烂俗的旁白腔调,生命法庭显然是想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给周易和浩劫额外的增加一份压力。而就此刻那些被称之为异形的生物,如同毒蛇、猎豹一样潜伏在阴暗角落,并且不断对两人靠近的表现来看,它们也的确是无愧致命猎手的这个称号。
作为旁观者,尤其是和周易浩劫他们息息相关的娜塔莎和夏芮丝,都在这个时候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并且不由自主的为他们担心了起来。
尽管在她们的记忆中,这两个人一直都是以强大,无所不能的形象而出现的。但到底也不是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她们终究也还是会出于关心则乱的缘故而免不了的对他们有着一些担心。
不过,这份担心到底还是多余的。因为就算是一个凡人,他们也只会是凡人中最强大的存在。
黑暗中,所谓的异形已经忍受不住天性之中的饥渴,开始对他们眼中的猎物生出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而伴随着此刻的周易因为戒备而做出的转身动作,当即便已经是有一只异形从阴暗的角落里飞射出来,如同猎豹一般的,用自己银亮的獠牙冲着他的喉咙就扑咬了过去。
但就好像是已经提前有所察觉了一样。周易飞速的侧身,避开了这一下突然的袭击。随后一脚踢在倒插的神枪上,让神枪的锋芒如同闪电一般的,掠过了异形那长长的,如同钩锁长矛一般的尾巴。
即便说此刻已经是被封印了所蕴含的神力,变得如同凡铁一般黯淡。但到底的,审判神枪的底子是摆在那里的。
以世界树的枝干再加上乌鲁金属以及中子星的核心,这样的神枪不管是放在任何世界上,单凭质地就足以被称之为神器。而以这样的神器去对付区区一只异形,实在是有大炮打蚊子的嫌疑。
根本无法起到任何的滞碍,异形的长尾就已经是被直接的斩成了两截。浓绿色的鲜血也在这个时候无法抑制的喷涌而出,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瞬间就把喷洒到的地面腐蚀成一块块斑驳的模样。
而看着这种腐蚀的效果,周易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换做平时,他当然不会把这点小问题放在心上。可现在失去了力量,变做了凡人之身,他可没有把握能挺得过这种连岩石都可以腐蚀的强酸。尤其是异形似乎明白自己的血液也可以当做是对敌的手段,当即就甩动着尾巴,把酸血当做是花洒一般的漫天喷洒的情况下,他要说没有一丁点的忌惮,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虽然忌惮,但并非是没有法子。手握着神枪,周易在纵步飞跃的同时,也是把神枪在自己手中给舞动出了水泼不进的模样。
审判神枪当然是无忌于这区区酸血。而就在周易无视酸血的飞速挺进中,异形似乎也察觉到了他所带来的巨大威胁。当即就停止了这无谓的动作,并且如同孤注一掷般的,对着挺进过来的周易就发起了猛攻。
这是野兽身陷囫囵之时的困兽之斗吗?周易觉得不尽然,因为他灵敏的五官已经是从周围窸窸窣窣的细密响声中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判断,那就是他已经被包围了。
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几乎每一个不被他所注意的角落里都已经是潜伏了闻讯而来的异形,并且的,他们似乎也是非常有默契一般的,纷纷做出了一个引而不发的姿态。
似乎就等着周易露出一个破绽,它们就一拥而上的群起而攻之。而联想到眼下这只正在与自己放对的异形那近乎亡命般的搏杀姿态,不难想象的是,这是一个预设好的,或者说是隐藏在异形天性中的猎杀本能。
以牺牲一个个体来满足群体的猎杀需求,这样的凶残和果断,以及这份时机判定的智慧,的确是无愧于猎手种族的称谓。但,想要用这来对付周易,还远远不够。
神枪顺势掼出,在刺穿异形那长长的鞘状脑壳之后。周易反手一拉的,就利用枪刃上的倒钩将这只异形整个的钩取了起来。
利用技巧和杠杆原理,这只异形大概二三百斤的分量还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负担。而就在那些潜伏的异形利用他攻击的空档围攻过来的这一瞬间,他已经是甩动着长枪连带着上面的异形,在挥洒的酸血中,将死透的异形尸体向着它们抛甩了过去。
酸血和尸骸只能阻止一个方向的异形攻势,但这对于周易来说也已经是足够了。利用这样一个小小的阻碍,他枪出如龙的,就已经是对着其他方向的异形发起了狂风骤雨般的猛攻。
纵使是凡人之躯,他的技巧也可以当得上一句天下无双。而再加上审判神枪这样的无双利器,纵使异形是人多势众,以众凌寡的,也是根本抵挡不住他爆发出来的无匹锋芒。
一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几乎遍布了整个斗兽场,漫天飞洒的酸血更是将整个地表都给彻底的腐蚀掉了一层。
如此情境,久久方才平息。而就在大地震颤着,把那些围绕成迷宫,方便异形发起进攻的巨石给撤销下来之后,身处于一地尸骸之中,只有脚下方寸大小的土地算是干净的周易这才看到浩劫那边的景象。
他似乎早已经解决完了这些被称之为可怖的猎手,甚至还饶有兴趣的用异形那锋锐的尾刀来磨砺起灭世之剑那斑驳的剑身。
虽然这毫无作用,因为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灭世之剑斑驳的身体下到底是怎么样的坚固与锋锐。但他还是那么做了。甚至在百无聊赖的看了一眼周易之余,还对生命法庭发出了这样的嘲讽来。
“就这?这就是你说的猎杀者,连这个弱鸡都解决不了?我真是忍不住对你的眼光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怀疑。”
“你会看到的。这只是一个开始!”
明显是憋了一口气,生命法庭当即就再度施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