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z3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明尊 起點-第一百三十六章硯中墨海成龍鯉,無上智慧喚前塵推薦-648v6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王龙象把眼睛略略一扫,便把那几处石台上的宝物看了大半,没见到什么感兴趣的,便很自然的转头,对身边的钱晨微微摇头道:“此次宝会只是每月一次的例会,并非每年的朝天宫庙会,也不是每十年一次的大宝会,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可看的……唯有那一葫芦元气灵丹有些意思,应该是出自太上道的珍品。可惜看得出是炼丹者的游戏之作,并非真正的上品灵丹。”
钱晨嘿嘿一笑,以他如今的丹术,若是用心炼制的精品,应该直往九还金丹和九转金丹那个层次去了。
纵然朝天宫坊市的水比武陵坊市还要深了数十倍,依然藏不下这么大的鲲。
九转金丹一旦现世,其他道门可能只是略略提上一嘴,但兜率宫是一定会重视的。
太上丹书,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啊!掌门都不得真传,非得证道元神,才能一窥太上阴阳扇上记载的真本。
命根子被人动了,能不跳起来吗?
钱晨神念一扫,果然发现那几座石台之上,展示的钗、环、珠、扇,还有各式兵器,大多都是昔年甄道人所炼龙蛇阴煞剑那个层次的左道法器,品质只能算是平庸,多者也不过祭炼了十几层禁制。
对于寻常的散修,自然是珍爱视如性命的上佳法器了,但对于钱晨……天可怜见,他还是在自己一众大敌的名单之中翻找良久,才在旮旯角落把甄道人给挖出来了。
他自出道以来,便一直对付的是妙空这个级数的送宝童子,稍微差一些的法器,对付钱晨都是拿不出手的。
“如今的修道人极是浮躁,已经不愿意精修一门可参研大道的神通法术了。只惦记着某些祭炼法器的法子,设法祭炼一宗厉害法器出来,然后仗之护身,甚至代代相传下去,以为至宝。一件法器想要祭炼出来,非得几代人的苦工不可,而且和自己的功法最为相合,在自己一脉的人手上威力还要大上数倍!”
“如此,一身战力大部分在手中的法器之上,怎么会舍得买卖?纵然法器的本质已经跟不上修为,也当妥善保管,传给徒弟才是。”
钱晨微微点头,也就不奇怪这里为什么只有一些祭炼法门粗糙的左道法器了。真正的精品法器,那一个不和自己本身的修法相关?拿前世举例,中土惯用来祭炼法器的方式,不是装备,而是宠物,装备淘汰了自然要买,但可成长的宠物可没有淘汰的说法。
甄道人之流,或还可在此地淘换一两件何用的法器,但随时可以在轮回之主这等诸天万界最顶尖的交易场挑挑拣拣的钱晨,对这些就不大看得上眼了。
轮回之地,无所不有,除了太贵,没有其他缺点。
钱晨原本还抱着捡漏的想法,中土毕竟是诸天之一,堂堂地仙界,出过的大能数不胜数,说不得九幽两件遗留的灵宝,如今看过这里的宝物质量,便微微一叹息,不再报任何指望了。
旁边有人听到了王龙象的话,因为自家也有法器在石台上,便心下有所不满,待到他略微回头,想要看看是谁那么大口气。
瞧着王龙象那鹤立鸡群的风姿,‘卓尔不群’的二愣子神态,当下心中一噔——这不是神州二十八字的王龙象吗?
打扰了,打扰了!你王家嫡传,说什么都对!
而钱晨这般微微点头应和,便被一些人投以轻视的眼神,王龙象能这么说,是因为人家王家半有天下,家中的宝物数不胜数,在这朝天宫中便有数十家铺子,每日流水便能卖下这里大半的法器。
你一浑身上下,最值钱不过百贯钱的破铁剑的角色,凭什么也敢应和?
“王兄的眼界还是高了!”
钱晨朝着几个石台一指道:“那,那……那,还是有几件东西可看的。这件春水兰盂之中应是癸水之精,这么多的分量,当是修炼水行功法的结丹真人苦心收集一甲子,才能炼化那么一瓷盂。足以祭炼一件上好的法器了!当是宝主原本为自己法器准备的祭炼材料,因为一时不凑手,才忍痛出让……”
旁边一位瘦高的修士听了,眼中精光一闪,淡淡一笑,矜持的捻着长须。
但他捻须的手却在微微用力,揪着胡子,心中有一丝淡淡难言的微妙,暗道:“此人倒是有些见识!可这盂葵水之精,乃是我花了八十余年才炼化而成,他怎么一张嘴就给我减了二十年?”
“还有那枚水蓝色的宝珠,应该是海外一种水属妖兽的内丹,年久了外层的煞气丹壳玉化,才成这般摸样。不知何人把它祭炼成了一枚聚水珠,能增加水属法术的威力……”钱晨打趣道:“只是这聚水珠威力平平,祭炼出来聊胜于无罢了,不若以蒸煮之法,逼出丹元,充作结丹外药。虽然如此结丹,丹品只得下三品,但也是一份机缘了!”
听闻此言,周围几位资深通法具是脸色一变,但还未等他们出手叫价,便看见一个打扮成富家员外的修士匆匆走上石台,对主持宝会的结丹老者拱手道:“对不起,前辈。这聚水珠我不卖了!”
下方有人气急道:“岂有此理!拿到台上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老者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宝会本是供诸位交流之所,纵是反悔,也不违背本坊原则。你想拿回宝物,本坊并无理由阻拦!”
说罢,便伸手一指,闭了那处石台的禁制。
胖大的修士拿回自己的宝珠,就听到老者吩咐道:“收了他的请柬……既然没了宝物,就不必久留了!”
那散修脸色一苦,但看着怀中的宝珠,又喜笑颜开起来。当即对四方作揖,道了一声抱歉,便被请了出去。众人看了这一幕,心中皆洞明,这是宝会主办方在展示态度——碍于规矩,宝主想要退宝也并无不可,可既然这般不给宝会的面子,也就休想再受宝会的欢迎。
众人再次眼巴巴的看着钱晨,等他再漏几个漏出来。但又担忧被别人听到了,没了便宜可捡,又喜又忧,只恨不得钱晨说的话只有自己能听见。
接下来钱晨点评的几件,要么是结丹修士祭炼上品法器所需的材料——到了这个层次,想要买到合意的法器就太难了,反倒是材料交易市场颇为繁荣,同样是癸水之精,在你手里能祭炼一件万水缠丝帕,困住敌方,方便准备那一击威力绝大,但发动迟缓的法术。到我手里也能祭炼成寒冰真髓液,增幅我冰属法术。
要么就是修道人的珍玩——修行界的文玩之流。
“这只洗砚墨鱼养的极好,前任主人虽然修为微弱,但文采道德具是上佳,已经养出一股文运了!若非其耗费本源,反哺主人寿元,应该已经头角峥嵘,显露异象,有化蛟之姿了。”
钱晨指着一口不起眼的砚台,砚台之中一只胡须纤长,肉眼可见老相的墨宝鲤鱼,有力无气的吐着泡泡。
这件宝物连石台都登不上去,只是随意放在一张桌案上,却被钱晨给指了出来。
桌案后面,墨宝的主人微微羞赧,他也是文士打扮,修为不过刚刚通法,算是在场众人之中修为最为底下的了。
上方石台之上,主持宝会的老者微微叹息,道:“瀚海先生学问确实极佳,他写给老夫的诗,老夫还常常念叨……唉!文渊,你资质虽好,却没有你父的风骨啊!”
文士羞愧低头,不敢应答。
他抓起案上的砚台,便要奔走,王龙象看着他举止匆忙,叫砚台中的墨汁都飞溅出来了一些,不禁微微皱眉,上前拦住他道:“家叔甚爱书法,你这墨宝可愿出让?”
文士呐呐道:“此宝乃是家父珍爱……不能便宜卖了!”
他耳朵通红,抬不起头来,却还是坚定道。
王龙象从袖中抽出一沓三山符箓,约有五十张,他看了那池中墨鱼一眼,苍老的鲤鱼平静的注视着这一幕,昏黄的眼中居然透出一股洞明的智慧来。王龙象叹息一声,不再数了,尽数递给了那人。
文士接过那许多符箓,惊讶抬头,王龙象扭头,淡淡道:“倒也值那么多!”
文士连忙接过符箓,便把砚台塞给了王龙象。
周围有人低声道:“纵然是已经化蛟的墨宝,也不值那么多。王龙象定然是看中瀚海先生的道德文章,因此高价才收下这墨宝……可惜了,虎父犬子!”
那中年文士本已经奔出石室,听闻此言却忍不住回头道:“道德文章,道德文章做得再好?能得长生吗?我父一生人品人人称颂,但还不是做不得官?每日刀笔吏的禄米,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提供我修行了!”
“庙堂之上,高门食禄。朝野之间,修士称尊!”
他激动的面红耳赤,道:“这般人品贵重,又有什么用?不若修行……今日人人看不起我。我只在结丹之上等着诸位!”
众人听了这话,真是又气又好笑,却还是把目光投向王龙象,其他可以是戏言,但那抨击门阀,讥讽世家的言语,落入如今最大的世家琅琊王氏的耳中,会有什么后果?
只要王龙象皱一下眉头,都会有人暗暗跟上去,取了他的性命来讨好王家。但王龙象只是从容,甚至故意显露出高门的风度来。
钱晨能感觉到王龙象不是故作风度,而是唯有如此,让人以为他看重面子,才不会有人自作聪明,杀了人讨好王家。
同样,人人都说王龙象是看重砚台旧主翰海先生的学问人品,但钱晨却有一种感觉,王龙象之所以买下砚台,看重的并非的是瀚海先生,而是听闻墨宝鲤鱼在瀚海晚年不惜本源,为其延续寿元。
打动他的是老鲤鱼从容坦然的目光!
王龙象端着砚台,并未收入乾坤袋中,而是寻了一个蒲团坐下,将手中的砚台放在案几上。
他自袖中拿出一块墨碇,在砚中细细的研磨起来。
小小一口砚台,由王龙象研墨,却如同一口墨色的海洋,掀起无边风雨,他的真元融入墨汁之中,蕴养墨宝。老鲤鱼微微抬头,依旧淡定从容,缓缓穿行于墨海的惊涛骇浪之中,一如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老夫子。
“你的心不够静!”钱晨道。
王龙象诧异抬头,钱晨也有些意外,王家出过多少大书法家?但现在看来,王龙象对此似乎一窍不通。
他研磨的样子专注而手腕运力如持剑,这是研墨还是磨剑呢?
钱晨接过墨碇,端坐案前,手指按在墨碇之上,重按轻推,远行近折,内守精神,外蕴墨气。
点点文华之气的墨汁渗透开来,衍化一片平静的墨海,墨海之上绽放朵朵莲花,带着莹莹之光。
“墨海生香,文气如莲!发智慧光!”台上的主持者眼睛一亮,暗暗心惊道。
坐在不远处的一座楼台中的司马越也凝视着这一幕,心中冷笑:“散修?这要是散修,我把那墨海都吞下去!这等文道造诣,非世家子不能为之……”
“不过,此人究竟是哪个世家出来的人物?我大晋出色人物,还有我不知道的?莫非是北边来的……”
经过这一场闹剧,渐渐,石洞外的江面上,已经月上中天!月华洒落,天地之间一片银白,此时正有一群银鱼追逐月华而来,在石洞外的江面上盘旋,所到之处江流平缓,犹如镜面一般。
老者一击身前的玉罄,开口道:“月上中天,银流鱼现。正是宝会正式开始的时候,诸位请看这第一件宝物!”
老者轻轻一击掌,面前的石台上便浮现了一枚珠子。
淡淡的禅音自黑色的木珠之中回响,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妙香,这香不是嗅觉闻得,而是生自心头,玄妙莫名,令人头脑清醒,烦恼疑惑尽皆开释。众人具是神情一震,知道这是一件重宝,唯有钱晨哭笑不得……
“这枚宝珠,本是北方白马寺中栽种的灵根菩提树,所结智慧子,经高僧法力蕴养,智慧通达成就圆光而化的一件佛门至宝——唤作牟尼珠!又名大智慧珠、无上智慧珠。可以开释悟性,启发智慧。”
“昔年太上道祖捻珠示意,佛祖礼赞太上道祖无上智慧,犹如牟尼珠,便成就了这一宗佛道具为珍视的至宝!”主持宝会的老者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