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7g7火熱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二百一十章 有追求的天蟲展示-5nnda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玉孢天虫没有用了多久,就拎回来了一块网球大小的石头。
石头很不起眼,上面有众多的气孔,有点像地球界的麦饭石,不过正是高级材料虚炁石。
刚才三丈高的树身崩裂,这么大的石头数以千计,迅疾地冲向远方,大家都避之不及,哪里会注意到一处小小的异常?
颐玦走上前神识一扫,已然了然于胸,她很不屑地表示,“没想到堂堂的铁骨长老,也有这么一天,躲在一块石头里装死,很有意思吗?”
“这家伙太不会说话了,”大佬愤愤不平地表示,“冯君你得说一说她!”
铁骨还真就装死了,虚炁石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清矶的感知能力也不差,她的神识扫一下,“颐玦,你打算怎么处理他的残魂?”
当然是杀了他!颐玦刚要出声回答,冯君发话了,“清矶长老的意思呢?”
清矶果然有着自己的打算,“我想带他回去,让挽情开心一下。”
她没有杀死对方的打算,元婴状态就挺好,灵木道给金乌制造了一个纯元婴,金乌也不介意还一个纯元婴回去。
“这么做好像不太合适,”颐玦却不这么认为,她沉声表示,“跟他生死战的是我,金乌出手带走元婴的话,灵木道那一关并不好过。”
“问题应该不大,”清矶真仙信心满满地回答,她认为自己在这一方面有发言权,“你们三个被埋伏的人里,只有挽情损失惨重……你俩只是为了出气,金乌却是要洗刷耻辱!”
“但是现在只是从逻辑上推断,事情是他做的,并没有实据,”颐玦长老正色发话,“所以灵木道未必允许咱们带走元婴……如果我没猜错,紫极真尊已经到了,正被我家真尊缠着。”
“真尊出面了吗?”清矶的脸色一白,她并不认为这个消息荒唐,恰恰相反,她认为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于是她看向冯君,“要不……咱们挪移到别的地方,不要回到战场,你做得到吗?”
“这不可能,”颐玦直接表示反对,“那么多关心咱们的人,还在等着咱们回去,而且,我既然赢了生死之战,也必须堂堂正正地走。”
冯君闻言也苦笑一声,“做得到做不到暂且不说,我的虚空之秘,已经被他看走了不少……清矶长老你看走,那我真的无所谓,但是我不想再让别人传出去。”
“这个……”清矶略略地沉吟一下,最终还是“独享秘密”的心态占了上风,她点点头,“好吧,你俩说服我了,干掉他吧。”
这时,虚炁石里终于传出一阵神魂波动,虽然不能精准地传递意图,但是可以体会得到那浓浓的哀求的意思。
颐玦真仙不屑地笑一笑,“现在想起哀求了?这世间原本是公平的,我不对你搜魂,已经算是尊重了。”
“我来吧,”冯君自告奋勇地表示,“我的束气成罡对付他,应该是比较管用的,可以泯灭虚空物质,同时……元婴残魂应该是比较怕雷的。”
颐玦看他一眼,然后摇摇头,“算了,你还嫌自己身上的仙陨之光少吗?再杀两个,没准哪天过路的元婴都会对你出手!”
冯君顿时就没有话了,仙陨之光一般也就持续个一年,但是在此期间有叠加的话,那就未必了,反正现在他的身上,相关的煞气肯定少不了。
“还是先回石块吧,”清矶长老提出了建议,“身上的灵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出了虚空之后,没准灵木道还不肯干休……多储备点灵气,终归不是坏事。”
四人一虫回到了大石头,用了四天的时间,将灵气都补充完整。
然后颐玦拿出那块虚炁石来,又借了清矶真仙一个蓝焰火盘,硬生生地将铁骨的残魂炼化为虚无,整个过程耗时近二十个小时。
亮蓝色的火焰中,隐约可以看到铁骨的虚像,他的身体不住地扭曲着,甚至还能看到放大的脸庞,一会儿像是在嘶吼,一会儿又像是在哀嚎。
从虚像上,能感受到种种驳杂的情绪:愤怒、懊恼、惊惧、后悔……
而颐玦在炼化残魂的过程中,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可以猜得到,她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倒是大佬有意无意地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兔死狐悲的缘故。
炼化残魂之后,众人也没有着急出虚空,而是再次前往战场,捕杀那棵穿空藤。
穿空藤在虚空待了近二十天,竟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它的神魂比进来时还清醒了一些。
见到颐玦和清矶两人一虫气势汹汹地杀来,它的藤蔓一拱就想逃跑,然而,它的天敌玉孢天虫在虚空都能瞬闪,它又跑得到哪里去?
到最后,它苦苦哀求放过自己,但是依旧被灭杀了。
然后就是穿空藤残骸的分配了,颐玦取了一根相对完整的侧枝,清矶也有样学样地取了一根,天虫最后跟冯君商量,“你若是能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你可以取走八成。”
冯君很干脆地表示,“我不是不告诉你,而是真的不知道……我不要八成,我全要!”
“那不行,”玉孢天虫很明确地表示反对,“要不你帮我推演出将来进化需要的物品,我可以答应你八成。”
“这怎么可能?”冯君的话说到一半,颐玦出声了,“天虫的性子比较直,冯山主你别跟它一般计较,推演的事情,我回头跟你说,你别跟它谈,我得请示道主。”
既然她出面接下来了,冯君也就懒得说什么了,说到底他是要卖颐玦的面子,她让他帮忙推演的话,他根本拒绝不了。
颐玦大包大揽下此事,又看向玉孢天虫,“剩下的两成,你也别要,好吗?”
“这个不行,”天虫还真是有性格,拒绝她也拒绝得很干脆,哪怕她手握它的生杀大权,“我总要尝试一下吞噬,要不然我怎么甘心?”
“冯山主说的话,一般都不会错,再说了,灵木道又不止一株穿空藤,”颐玦劝说半天,它还是不听,她有心惩治吧,它才在刚刚结束的虚空战斗中立功。
想一想之后,她沉声发话,“再给你施加两次生机道念。”
玉孢天虫愣住了,好半天才说,“二十次!”
“得,你的事我都不管了,”颐玦一甩手,见过还价的,没见过这么还价的,她是真的恼了,“推演的事情也不管了,这总可以吧?”
听到这话,玉孢天虫还真的纠结了,说实话,它对自己的发展方向也很迷茫,就算是它跟冯君打听父母亲,主要目的也不是寻亲,而是想要对未来的发展做出规划。
而“生机”道念,对它也是很有裨益的。
它想了半天,才出声发话,“你可以还价的嘛,何至于这么不诚心?”
“你以为道念是路边的野草吗?”颐玦冷哼一声,“生死之战,我也只动用了两次道念,你这是觉得……那两成的穿空藤,顶得上我十条命?”
这话有点偷换概念,但也不算没有道理,玉孢天虫盘算一下,郁闷地叹口气,“那好,两次就两次吧。”
它改主意了,可是颐玦反而不答应了,“不行,你这是侮辱人,也是小看我的诚意,我改主意了……只有一次生机!”
她出尔反尔了,玉孢天虫反而急了,“颐玦,我凭空出那么多菌丝,是会消耗本源的,我可也没有说什么,都是灵植道的修士,小小龃龉也要计较,岂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
颐玦却是傲娇得很,“再说的话,一次也没有了!”
“两次!”玉孢天虫跟她较上劲儿了,“你不答应,那就是不把我的本源损失放在眼里。”
颐玦翻个白眼,然后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行了行了,外人面前就别作怪了!”
玉孢天虫揪住她不放,“那你倒是说啊,答应了没有?”
颐玦白了它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我都说‘行了’,你还要怎么着?”
天星原上,围观的人并没有减少多少,颐玦、铁骨和穿空藤进入虚空,已经整整两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而且看起来,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有人等不得了,想要离开,马上就又有人出声相劝,说颐玦临走时,清矶带了一个男子追了上去,那个男子据说可能出得了虚空,咱们还可以再等一等,看看有没有结果。
出虚空这种本事,是非常令人惊讶的,出窍期都没几个能做得到,就别说小小的金丹了。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并不是很相信这话,于是又有人赌咒发誓,说多等几天,就可以看到颐玦归来了——那小金丹能跟着进去,就能把人带出来。
地球界有句话,叫“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乱说”,而天琴位面因为比较注重信息垄断,这种情况就越发严重,那些一知半解的人居然笃定,冯君会带着人从天星原返回。
不过,也没有人出面纠正这个传言——知道的就知道了,凭啥给别人科普?
正经是有些对冯君能力略有了解的人,听到这话也是半信半疑。
所以两天时间过去了,天星原的人不减反增。
(更新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