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g9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討論-第689章 天雷罰龍(第二更)讀書-ldslu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我要,就必须给!
冷酷森寒,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垂流,这片虚空都好似燃烧起来。
“好生霸道。”
安奇生捏着乾坤圈徐徐转动,闻言也不怒,只是摇摇头:“那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
“凭借广龙留下的一道至宝雏形,救不了你!
无尽魔影缭绕之下,‘齐仓’一步踏出,发出一声响彻这片幽暗虚空的长啸:
“魔行无无,覆灭苍生!”
音波无情,更蕴含必杀!
他曾窥见未来一角,见得面前这道人在未来的无上神威,心生贪婪也有着敬畏。
若不然,他也不会在其刚刚晋升通天之境时就强行复苏,现身而来。
轰!
虚空炸裂,万魔怒吼,汹涌涟漪如潮淹没一切。
隐隐间,似有万魔从虚无之中复苏过来,舞动身躯,迸发出捉星拿月之力。
无数道冰冷死寂的身影,迸发出同样强横的神通,纵横交织之间,组成了一道鳞甲分明,爪牙森寒,眸光猩红。
漆黑如墨,却不显丝毫邪恶,反而散逸出无边神圣气息的神龙!
神龙!
分明是无尽魔气交织而成,但其形体显现之刹那,流溢而出的却是无比的神圣!
同时,一股比之此处幽暗虚空更为宏大神圣的气息缓缓生出。
此龙昂首,威严神圣,龙须摇曳,不怒自威,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这头龙形,生有九爪!
“太古之前,龙不以爪为贵,血脉显于龙鳞,金为贵,银为贱,直至太古之初‘银龙王’横空出世。
其生有九爪,曾一度被龙族认为是怪物丢弃…….”
无形而有质的罡风吹动白发乱舞,发丝之下,安奇生的眸光显得幽深难测:
“原来是自这位尸身上爬出来的…….”
那神秘人一出手就是绝杀,却也让安奇生一眼便看出了他的跟脚,正如他所说,该知道的,迟早知道。
太古银龙王!
龙族雄霸太古的第一尊大龙王,也是那位布种天下,天下九成九的龙属的血脉源头!
最初的龙族,只是龙族,自矜自持,龙不与蛇居,直至这位之后,龙族彻底发扬光大。
龙猪,龙蚯,龙马,龙象,龙牛,龙龟,龙虾…….正是有着无数龙属的诞生,一举将龙族推上了霸主之位。
太古之时,龙族能够称霸皇极,这位银龙王功不可没,否则,哪怕龙族有其他龙王成道,人丁稀少的龙族也不能够成为霸主。
这神秘人,果如他所料,是神祗念,且是由龙族这位堪称始祖级的大龙王尸身之中爬出来的!
“看出来了吗……”
银龙王魔影森然一笑,龙吟声烈:“可惜,你要死了!”
“若是太古银龙王真个复苏过来,此时的我或许不敌,可惜,你不是银龙王……”
洞彻了他的跟脚,安奇生有些索然无味:
“银龙王的荣耀与你无关,修为,成就都与你没有关系,你只是一头神祗念,在我面前,又有什么资格自傲?”
神祗念对于其他人来说极度神秘而强大,可安奇生却并不在意,万法龙楼之中那头自万法祖师身上爬出来的神祗念。
他已经研究了多年。
神祗念,是一种很奇怪的物种,非生非死,但并不是完整的生灵,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偏执,执念的化身。
其拥有者部分尸身原主的记忆,但也正因如此,行事会有着癫狂。
比如这头魔龙,没有银龙王横绝一世,名传万古的实力,但那嚣狂却犹有过之!
“你敢小觑我?!”
龙吟怒吼,隔空探爪,凶戾至极的杀意顿时倾泻而出:
“杀!!!”
无比纯粹,无比坚定的杀意显现。
那是其人最为凶戾的杀意。
他很清楚面前这白发道人未来是何等存在,但哪怕你未来能够成仙,此时,也必死!
轰!
虚空之中狂潮汹涌,暴戾无比,没一点余波都蕴含着最为凶戾的毁灭之力。
浪头一个拍击之下,已然足以击碎洞天,那龙爪更是如同裁剪天地的天刀,所过之处,带来更为深层次的毁灭!
龙爪如天倾,龙指如天刀。
其轰然垂落,虚空好似失去了意义,似乎一出手,已然直接撞在安奇生周身三尺缭绕的‘太皇天’之上!
地动天惊,虚空狂抖。
余威扩散间,大片大片的虚空破灭成为彻底的黑暗,汹涌至极的毁灭之力,在燃烧着。
一击而已,‘太皇天’之上都有着无数裂缝浮现。
似乎下一瞬,耗费了安奇生莫大精力,无数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太皇天,就要毁于一旦。
但太皇天缭绕之中,安奇生的神色仍旧不变,眸光之中甚至有着一丝奇异的色彩:
“初见之时,我已知晓你的存在,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召见你吗?”
“什么?!”
一击无功,又自发出一声长啸,准备一举将敌击杀的魔龙瞳孔突然一缩,隐隐间,感受到了令他都毛骨悚然的气息。
“你…….”
魔龙心头一震,猛然抬头,幽暗虚空死死隔绝的外界之中突然传来一道他无比熟悉的气息:
“天劫?!”
“许多人猜测我为何不渡天劫……”
安奇生微微抬头,幽暗虚空遮掩不住他的眸光,隐隐间,已然感知到外界风云汇聚之下,那令他都升起危机感的天劫。
“答案是……为你准备的!”
安奇生淡淡一笑,体内细微之处,由无数‘微粒’组成的‘欺天大阵’。
早在初见那齐仓之时,他就已然感知到了其背后有着危机存在。
这天劫他迟迟不渡,自然等的就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轰隆隆!
长空风雷起,云海翻滚急。
大始圣山上下,诸多弟子,真传,长老们都是一惊,哪怕是处于深层闭关之中,被这来自于穹天之上的恐怖气息一激,也猛然醒转了过来。
苍天之气息,哪怕只是一丝一缕,对于万物万灵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遑论是天之劫罚?
霎时间,大地之上狂风皱起,穹天之上乌云密布,无可形容的气息垂流天地间,千万里大地之上一时无声。
强者豁然抬头,弱者身躯颤抖,哪怕是毫无灵觉的蚊虫蚯蚓,在感受到这一道冷冽气息之后,都猛然呆住,一动不敢动。
“这是……天劫?!晋升通天的天劫?”
“是谁要封王了吗?!”
“不,不可能!那气息来源,是大始圣地的方向,莫非,是那位元阳王,他直到此时才开始渡天劫吗?!”
“天威浩荡……”
骤现的天劫气息,瞬间已然惊动了整个东洲,不知多少高手被惊动,纷纷抬头看向大始圣地的方向。
“他此时方才渡天劫…….”
万龙舟上,乾十四缓缓抬头,回望大始圣地方向,眸光一动,神色有些微妙:“不知是谁,这般倒霉……”
数十年的囚徒生涯,对于乾十四来说影响巨大,却也让他对于那位元阳道人的性格有了些微的揣测。
那道人,绝非外表看上去的飘然若仙,他的手段凶戾如魔,而且,不择手段。
他无比相信,他之前不渡天劫,必然是有所图谋!
“通天之劫!封王序曲!是他吗?”
“天劫,不会再有别人了吧……”
“不可能还有第二尊封王巨擘横空出世了,一定是他……”
自大始山散去,各自回归门派的诸多囚徒们回望悬浮天宫所在的方位,神情复杂。
只是相比于其他高手还有着窥探,上前的心思,他们却身心俱疲,只想远远离开。
最好这辈子也不要与那道人见面。
轰隆隆!
长空雷暴无比暴戾,雷音滚滚,惊天动地。
大始山诸多高手都有些色变。
方迎秋神情凝重,眺望间,只听一声蕴含着无尽痛楚的龙吟回荡长天。
继而,一道漆黑如墨的神龙破虚而出,再度撞碎了悬浮天宫的大殿,硬生生撕裂了阵法,就要再度破空而去。
其速极快,犹如逃命。
但就在他破空之刹那,雷海降临,汹涌澎湃,宛如灭世一般。
“元阳!!!”
在一声似要震破长天的怒吼声中,轰然将那神龙淹没其中。
只见紫电横空,雷龙滚走,不知多少道恐怖雷霆鞭打在那龙躯之上,抽碎了不计其数的龙鳞。
皮开肉绽!
吼~
龙吟更烈!
那魔龙翱翔于雷海之中,周身有着浓烈的黑气扩散,但这却越发引起雷海的暴动!
千万道雷光炽烈如潮水,以极度恐怖的姿态一次次的将欲撕裂虚空的魔龙重重拍下来。
其间更有一股越来越危险的气息在酝酿,壮大。
似是天劫感知到了魔龙的气息,开始降临更强的劫数。
呼呼~
悬浮天宫的废墟之中,安奇生缓步走出,随手一摆,碎成废墟的宫殿再度恢复如初。
他周身散发着莹莹之光,却是在雷劫降临之后,再度布下了‘欺天大阵’。
穆龙城所开辟的‘万法四劫心圣功’立意极高,有着以小见大,以人身见宇宙之意。
人与天地同,自然,组成人体的‘微粒’也就能组成天地间任何东西。
无论是天材地宝,还是血脉圣体。
自然,也包涵着欺天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