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ibu熱門都市言情 《庶族無名》-第四百零二章 雪恥看書-zqwcd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峥嵘谷大营外,曹洪正率军在营外叫阵,却见对面辕门大开,张合率领五千精兵出营,在营外列阵,与曹军遥遥相对。
“我当时谁,原来是败军之将!”曹洪看到张郃的旗号不由大笑,当即策马出阵,来到两军阵前,对着张郃方向大喊道:“久闻陈默南征北战多年,麾下猛将如云,如今不但派了个降将出来,更是个败军之将,莫非陈默麾下无人,才让你来迎战?”
张郃对比了一下双方的距离,这个距离,哪怕万箭齐发,也伤不到曹洪,当下策马出阵,朗声道:“正因我是败军之将,主公才让我来,曹操此前在先败于官渡,再败于睢阳,一路逃往至青州,惶惶如丧家之犬,如今好不容易敢与我军来战,若派大将出来,我主怕你连战都不敢战,直接仓皇鼠窜!”
曹洪嘿然一笑:“张儁乂,你打仗不行,倒是练就了一张好口舌,不会是常常求饶吧?”
“行与不行,那要看跟谁比,我主素来有识人之明,派我来迎战于你,曹子廉,为何如此,汝心中难道不知?”张郃朗声笑道。
“我……”要说比其他,张郃和曹洪谁强谁弱那还两说,但若说这养气的功夫,张郃无论在袁绍手下还是陈默手下,都是比较谦逊不张扬的那种,能忍得住,但曹洪是谁,曹操的同族兄弟,虽然不说张扬跋扈,但平日里曹操麾下将领多少也会让他一些,所以比这忍耐功夫,曹洪自然是比不上张郃的,被张郃一番言语挤兑,胸中怒气拨发,将手中长矛一指张郃道:“张儁乂,休在此逞口舌之利,可敢与我斗阵!?”
“某出来,便是教你做人,莫要以为侥幸得胜,便以为天下无敌,今日好叫你知道天外有天!”张郃当即应道。
“好好好!”曹洪连说了三个好字,调转马头道:“我不与你争那口舌之利,你我战场上分高下!”
“正合我意!”张郃冷哼一声,调转马头回到军中,看向众将道:“箕屋山之败,主公大度,未曾追究我等之责,然我等身为将领,什么都可以丢,但再丢,这身铠甲,我也没脸穿了,我已向主公立下了军令状,今日若不能胜,张郃便战死于此,若张某死在战场上,还请诸位莫要去管我尸身,继续杀!”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在这平淡之中,却有股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的力量,众将朗声道:“我等愿追随将军共同赴死!”
“战!”对面的曹军已经动了,张郃举起令旗一挥,亲提大枪在最前方,却是准备亲自上阵。
没有多余的废话,双方的大军如同两股洪流般迅速靠近。
城寨之上,陈默接过典韦递来的鼓槌,看了一眼营外的大军,鼓槌狠狠敲下。
“咚~咚~咚咚~”
梦中修仙传
鼓声带着昂扬的韵律在战场上回荡,双方的人马开始接触,后方的箭雨也已经停止射击,张郃冲在最前方,带着最精锐的将士,如同一柄利剑,狠狠地闯入敌阵之中,一朵枪花亮起,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
身后将士也被主将这般悍勇鼓舞,开始疯狂进攻,两股洪流狠狠地撞击在一起,无尽血花在战场上激荡,一方是士气高昂,意图彻底摧毁敌军的士气,另一方却是急于血洗自己耻辱的败军,这两支人马杀在一处,都有必须要胜的理由,张郃凶猛,曹洪也分毫不让,两支人马就在这峥嵘谷大营之外展开厮杀,直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竟是不相上下!?
报告少将,夫人要离婚
观战众将有些惊讶的看着激战在一起的两支人马,张郃悍勇,但曹洪同样凶猛,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爱神的恋爱入门
张郃来回冲了两次,未能将敌军击溃,也知这支曹军顽强,当即换了打法,虽然还是杀在一线,但不再以自身勇武带动士气,而是开始调度各方人马,战争陷入僵局,这个时候,拼的除了斗志和战力之外,更拼的是谁的耐力更强,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者。
所以张郃见急切间无法拿下曹洪之后,便改变了打法,开始注意阵势的合理,及时让后方将士上去替代前方厮杀的将士,战场虽乱,但在张郃的指挥下,关中军终究还是能保持一定的秩序。
末世卡徒
而另一边,曹洪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几番破阵未果之后,也选择同样的方式来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
“主公,战事不绝,不如先歇歇吧?”战斗已经打了一个时辰,陈默的身上也已经开始密布汗水,一旁几名将领见状不由劝道。
“我既然答应儁乂为其擂鼓,如今战事未止,我岂能失信于三军将士!?”陈默摇了摇头,继续擂鼓助威,哪怕双臂已经开始发胀。
“啧~”典韦看着营外的战事陷入僵局,有些焦急,恨不能亲自上阵杀敌,帮张郃破开敌阵。
这般混战又持续了一个时辰,战场上将士的体力也开始不支,明显能够察觉到战事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激烈,但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关中军这边犹有余力,而曹军却开始有些后继无力了,张郃显然并非只知莽撞,从一开始未能快速破敌之后,便注意保持后力,曹洪虽然也有这个意识,但明显,曹洪在这方面是不如张郃的。
而且随着双方将士死伤逐渐严重,士气也开始低落,曹军这边低落的更快一些,胜负要决出来了!
陈默看到此处,眼前一亮,用足余力开始击鼓,鼓点陡然开始密集而激昂起来。
似乎是为了迎合陈默的鼓点,战场上,张郃看准时机,陡然命后方留有余力的将士开始发起猛攻,打了曹军一个措手不及,曹军的士气也终于在这一刻崩溃。
“将士们,随我杀!”张郃见状大喜,高举长枪大吼一声,亲自带着亲卫杀入敌阵,这一举动,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曹军开始全线崩溃。
兵败如山倒,曹洪见此虽然愤怒自己败给一个败军之将,却也知道大势已去,狠狠地怒骂一声之后,开始带着败军撤退,张郃一直追出十里,直杀的曹军尸横遍野,将胸中这段时间积压的郁愤之气一股脑发泄出来,眼见曹军已经四散,再追可能遇上曹军主力,这才收兵回营。
鼓声歇止,陈默将手中鼓槌一扔,晃了晃肩膀朗声笑道:“畅快!”
带着空间去修行
“主公,末将幸不辱命!”张郃回了大营,看着陈默满是汗水的发髻,深吸了一口气,单膝跪地,向陈默交令。
“儁乂起身吧,能得儁乂投效,乃吾之幸也!”陈默伸手将张郃扶起,尽管有些乏力,但心中畅快。
五千人的胜负,决定不了这场战役的胜负,但却让经过箕屋山之败的关中军重拾信心,一扫先前颓气,张郃这一仗,胜的太好了!
当下,陈默拉着张郃回营庆功。
一直道众将各自回营之后,荀攸才笑看向陈默道:“主公算无遗策,攸佩服。”
“这算什么算无遗策?若换一支军队,换一个将领你试试。”陈默摇了摇头,败军能够在短时间内重拾信心的可不多,很多名将都是经历了败战之后一蹶不振,从此庸碌无为,泯然众人。
“张郃此人,虽看似并不出众,然其胜而不骄,败而不馁,有股子常人所没有的韧劲儿,旁人若遇此大败,必然信心受挫,但张郃却不会!”陈默感慨道:“此人如今看来虽然并不出众,但他日必为军中顶梁。”
当然,张郃的不出众也要看跟谁比,相比于吕布、太史慈、徐荣、徐晃、马超、庞德这些个性鲜明的将领,张郃哪方面都不差,但哪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的那种,但却没有短板,比之寻常将领的话,张郃可一点都不普通。
“所以主公在战前已知张将军必胜,所以才那般激他?”荀攸笑道。
“这世上没有必胜之战,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不到最后,没人能说哪一场仗是必胜的,此前若非夏侯渊奇袭,我都没想过箕屋山防线会这般不堪一击,甚至成了我军战败的关键。”陈默摇了摇头:“只是相比于其他人,张郃有不得不胜的理由,这人呐,一旦没有了退路,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
废妾青瑶 梦中说梦
溪沉阁
狼性总裁的暗宠
“这亦是主公善用人心。”荀攸不轻不重的捧了陈默一把,而且这也不算拍马屁,陈默对人心的把握当世能与其相比者,恐怕也只有曹操了。
“或许吧。”陈默没在这种事上多说,事实如此,没必要不断强调,笑笑就行,不过心情确实不错,看向荀攸道:“此战虽不能决定胜负,但却也扫除了箕屋山之战的颓气,这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战,我猜孟德兄必会让人前去拦截阳都方向的援军,传令徐晃,让他不必急于救援,将拦路之敌击败,就算不能击败,也不能让他们来支援曹操。”
夜深,夫君来敲门
剩女与将军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