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4hl好文筆的小說 本官以德服人笔趣-第二百四十四章:噬魂老怪-8ma4n

本官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本官以德服人
兰芷阁中,吃食酒水早已备好,此外还有两队身着轻薄彩衣的姑娘等候,三人落座之后,丝竹之声立即响起。
姑娘们彩衣纷飞,开始舒展柔美的身段,舞姿妖娆。
很撩人。
丁栋一边晃着脑袋一边打着拍子,一看就是老骚人墨客了。
王策端着酒杯,目不转睛。
李陵却没什么感觉,甚至有些索然无味。
无他,对于一位学富五T、经历过各位老师的悉心栽培、可以单手开拉法的资深人士来说,这些都是小儿科。
“姜玉儿怎么还不来,这里的脂粉味太浓了,鼻子里痒痒的,老想打喷嚏还打不出来,不上不下的真难受。”
李陵揉了揉鼻子,正抱怨的时候,那小厮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一位云鬓花颜的艳丽女子,她一出现,舞姬们的颜色都黯淡了几分。
姜玉儿扭着小腰来到李陵旁边跪坐下来,然后抓住他的手臂,身体微微前倾,看似整个人都依偎到了他怀里,实际上两人之间还保持着一定距离。
“李郎~上次一别,你这冤家就音讯全无,好狠的心啊!”
一股幽怨之气扑面而来。
丁栋和王策对视了一眼,顿时就感觉眼前这些舞姬不香了。
李陵皱起眉,往外挪了半个身位,一脸‘莫挨老子’的表情。
“带我去后院,有事找你。”
姜玉儿一脸羞涩:“呀,你这冤家也太心急了,奴家还未梳洗哩……”
“少跟我来这套。”
李陵黑着脸站起身,看向两人。
“我有些事情要问姜姑娘,请丁兄和王兄稍候片刻。”
两人自无不可,李陵随姜玉儿来到后院,放下手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觉鼻腔里好受不少。
然后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这里可有修士出售功法的信息?”
姜玉儿愣了一下,道:“大人应该不缺功法吧?”
李陵也不废话,取出一个乾坤法袋打开,然后往桌上一倒。
哗啦啦!
法钱堆成了一座小山,灰白中夹杂着点点黄赤之色。
姜玉儿呼吸急促双眼圆瞪:“有!有!我红袖坊就出售各种仙道功法,武道功法也有一些。”
“只是我手里的这些功法多数都只有一二层,大人若想要更高深的功法,奴家可以向上级申请。”
一二层就够了……李陵好奇道:“你哪来的这些功法?”
姜玉儿抿嘴轻笑道:“红袖坊声名在外,不止招待一些普通人,有时候客人手头不宽裕,又不忍让姑娘们难做,只能留下一些贵重物品了。”
李陵咧了咧嘴。
原来是车费,销金g窟名副其实……
“将功法拿出来吧,如果可以的我全都要了。”李陵一脸豪横道。
“大人稍等。”
很快姜玉儿就扭着小腰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紫衣妇人。
大概三十几许的年纪,眼角有着淡淡鱼尾纹,容貌虽略逊于姜玉儿,不过那种成熟的风韵却更胜一筹。
“奴家董敏,见过道友。”
紫衣妇人的声音软软糯糯,听起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李陵微微颔首,却没有小觑对方。
从她周身散发出来法力波动上看,赫然是一名融法境修士。
虽然一县之地多出一名融法修士不算什么,不过若是换个角度想一下,整个大离有多少个县?
就算十之二三都有类似于红袖坊的存在,而且其中有融法修士坐镇,那这个数字就极为可怕了!
“请道友取出功法让我一观。”
董敏点点头,流云袖轻轻一拂,桌上便多出了二十几枚玉简,以及十来个册子或兽皮。
“都在这里了,道友请便。”
李陵也不客气,直接拿起一枚玉简注入法力,短短数息后,所载功法的大致情况便已了解。
接着李陵又拿起第二枚……
经过一番筛选,李陵挑出了四枚玉简与三个册子。
“除了这些,剩下的我都要了。”
董敏默默计算了一下,道:“总共十四万八千四百钱,抹去零头,就收道友十四万八千钱好了。”
李陵幽幽道:“抹去零头之后,不是整十万钱么?”
姜玉儿翻了个白眼:“一下砍掉了三成多,哪有这么抹零的。”
“这就必须好好说道说道了。”
李陵敲着桌子,淡淡道:“若不是县中治安良好,官吏清明,你们又岂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
“另外,近几日城中聚集了数百武者以及数目不少的修士,有这么多高质量的客人,贵坊除了在钱财这方面的收益,姑娘们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吧?”
“还有……”
“好了。”
董敏忽然开口打断他,道:“十二万钱,这是奴家最大的让步了,还请道友莫要让奴家难做。”
“再免费送我一个消息。”
姜玉儿看向董敏,见她点头后,沉吟道:“如果你问的东西涉及太多,奴家不保证一定回答。”
李陵嗯了一声:“近几日城里有多名武者失踪,你可知道原因?”
姜玉儿想了想:“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一个传闻倒是有些价值,李大人要听么?”
传闻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定然有一定依据,倒也是一个参考的方向……
李陵坐正身子:“讲。”
“有传闻说是噬魂老怪所为,不过却没有证据。”
“噬魂老怪?什么来头?”
姜玉儿弯起两只大眼,像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哎呀,这可是另一个问题了呢,承惠两万钱,概不讲价。”
“……”
李陵脸色微黑:“这噬魂老怪什么身份,一点信息就值两万钱?”
姜玉儿正色道:“曾有阴神真人陨落在噬魂老怪手上,他至少也有着阴神中后期的修为,若不是近期近期有了这样的传闻,奴家都没资格知道。”
李陵有些乍舌,如果有这么一尊凶人到了远桥县,那真得好好准备了。
“两万就两万吧。”
“噬魂老怪是炼魂宗余孽……”
“等等,炼魂宗又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没听说过?”
这时董敏解释道:“炼魂宗曾经也是与我阴阳道并列的邪道宗派,修行多以人、妖的魂魄为资粮,因此树敌众多,在大离建国之初被朝廷大军剿灭,不过也有一些漏网之鱼……”
接着,她又讲了一些噬魂老怪的体貌特征,不过改变容貌体型对一个修士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另外还有炼魂宗功法的特点,噬魂老怪惯用的几种法术,以及相应的破解或克制的方法等。
不过,这些仅仅一个参考而已,只能让李陵对噬魂老怪有一定了解。
完成交易,李陵又回到兰芷阁。
此时丁栋正拥着一名面容稚嫩、胸怀宏伟的女子,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将对方逗的娇笑连连。
王策左右各有一名身姿窈窕的艳丽女子,一个喂酒一个喂菜,好不快活。
李陵急着回去融合功法,而且也受不了这里浓重的脂粉味,没待多久便找个由头告辞离开了。
府中,卧房里。
小白脸上带着狐疑,围着李陵转来转去的,搞得他有些眼晕。
“怎么了?”
小白盯着他,抽了抽精致的鼻子,问道:“你身上有脂粉味,而且还有其他女人的味道,是谁?”
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可这时候李陵还是生出了一种被抓奸的心虚感,一个加粗加黑的“危”在他头顶浮现。
回府前是不是应该买两斤桔子,掩盖一下身上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