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jn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成了一個神笔趣-第四百零五章,即將到來的最終閲讀-0853e

我成了一個神
小說推薦我成了一個神
砰砰——
砰砰——
光与热之中,残缺的巨大身躯站直,那名为铁拳的意志狠狠地打碎了那些被他培养起来的原始本能。
那一幕,就像顿开了枷锁的蛟龙,挣脱了铁链的巨神。
磅礴的心跳声响彻了星空,那是物质与能量所引发的震动,那是升华为传奇之后所带来的传奇之力,是不属于凡物的能力。
他胜利了,在这个属于他的荣耀战场上。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越高级,似乎也就越野蛮了,铁拳第二次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然后在无数善意与恶意的交错目光中,他的脑袋层层演化,直到百多米高。
青面獠牙,利齿交错,然后一口咬住巫师之龙的残躯,几下咀嚼后,沿着食道进入消化系统。
唔,一头传奇级的生物,大概能管他三年的饱腹了。
——————
新斐洛特世界中,骑士营地中的人们仰着头,期许着那前往星界的骑士归来。
他们并不太清楚所谓晨星与辉月,也不太清楚所谓的圣灵与传奇。
他们只是期许的看着天空,看着那位骑士从天际归来。
高高耸立的山崖之上,传奇的骑士坐在上面,像是夺走了太阳的辉煌。
“那位正在巩固他的境界,等他下山的时候,恐怕收获不低呀。”
林渔曾远眺那方,在他的气息中感受到了不止一种熟悉的气机。
基因锁?
心灵之光?
人仙武道的血肉衍生?
泰坦巨神的极致之躯?
血脉术士?
斗气?
圣光?
误惹豪门:老公闹够了没 今夏
还有各种隐晦不明的气息在弥漫,那大概就是被铁拳所吞下肚的巫师吧。
在林渔的感应中,那位传奇的骑士正在沟通自身的灵性,用东方的体系来说,就是归纳肉身的阳神,与自身的意志阴神合而为一。
还有那种吞噬炼化的气机,让林渔忍不住想到了在神话之中的某位老君,祂的拿手好戏就是炼丹炼器。
索性,几只分性灵身跳出来,以太上八十一化为根化作四值功曹,以维持兑换与积分体系的运转,本体则坐在山下眺望山顶,以自身为根源演化八卦,化自身为鼎为炉。
如果功成,他的太上八十一化中将再添一丹鼎炉化,炼生灵化圣灵,逆凡物为传奇,也可以化神话为凡物。
这是一番绝大的造化。
一天,两天,三天……
那山崖上,有过巨龙嘶吼,恶魔咆哮,也有巨鲸婉转长空,古老的先人行走大地。
也有轰隆的声音宛如雷鸣,那扭曲的人影在众凡物的目中,时而化作不知名的圆形,时而化作恐怖狰狞的龙态,再仔细一看,那依旧是原本的人形,在地上一动不动。
传奇,就是在这么一个从凡物走向非凡与非人的过程,拥有着凡物所不能抵抗的能力。
七天的时间,转瞬而过,那盘坐山崖的骑士缓缓的站起来,那些流转云端天际的气象层层消散,一点点的被吞噬殆尽。
他成功了,并在传奇级这个位阶走出了很大很大一截。
但他的路还很广阔,未来还十分的长,或许在很久之后,还能够攀爬上那个被称之为传奇而不是传奇级的阶段,与神祇并肩。
日光下,铁拳站直了身体,体表的衣物看起来十分的平凡,但那是由自身意念所扭曲了法则所形成的物体。
对于传奇这个阶段,以前再是有过设想也没有切身体验过后来的真切。
如果是没有突破的他与突破过后的他对上,大概,只要一两下就可以打死了吧。
这么看来的话,以前他们对那位女王的估算还有很大的误差。
以超凡逆伐传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这个阶段,也没有什么半步传奇与伪传奇的说法,成了就是成了,没成就是没成。
就像是科技侧的跃迁之门,一次跃迁,便直达终点,中途再长也不可能停滞而下。
秦始皇的千年绝宠
如果未来真有那么一个位于传奇与超凡之间的位阶,那绝对会是一位对体系有极深理解的存在所创立。
能给人一两步台阶,再那么轻轻的借个力,让原本十米高的门槛降低为两个五米的门槛,或许变成四个两米五的门槛,亦或者更多。
但是,这大概是与他无关的。
少将的豪门悍妻
个人是什么模样,早在百多年前就知道了,虽然百年的阅历增加了智慧与底蕴,但是本性依旧是本性,他依旧是那个会打架的男人。
宠宠欲动:隐婚总裁别爱我
那些大贤大智大慧的人与事,就让那些大贤大智大慧的人如做吧,如其名铁拳,他只是一个拳头上的莽夫而已。
天,暗了。
各个领地的骑士与负责人们面面相觑,没有再升起什么谋得主导地位的想法,或许就他们所说的推举议员也不是不能接受。
那个浑身毛孔都在吞噬着阳光的男人下山了。
——————
一位传奇的福泽,能够为一个世界带来什么雷文很清楚。
在铁拳证就传奇过后,他便在骑士营地以东居下,作为镇在这里的一个石碑。
那些修行血脉的骑士们,哪怕是居住在这里,也可以受到潜默化的影响,让未来好走许多。
到了这个关口,在铁拳拜会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成就了传奇,并且并不知道他在这里走出了多远。
铁拳感受着圣者雷文的浩瀚气息,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但又温和的压力。
圣者果然是圣者。
在铁拳突破的这几天时光中,雷文以锻造之锤打造出了一个可供自身穿越的传送门,利用自身的特质撒下了一些骑士的种子。
现代社会的骑士,古代社会的骑士,蛮荒世界的骑士,古典神话世界中的骑士……
在那枚能够先果后因的硬币作用下,雷文已经有了多个强大不一的化身存在于各个世界当中。
但是,他的化身众多,贵族与巫师的化身更多,并且还在作规则性的斗争。
放在其他世界当中,那就是君权与神权的挣扎,贵族代表君权,巫师代表神权,而雷文所象征的骑士,只是各个时代大背景下的车前螳臂。
骑士,既不是作为统治者,又不是神祇的赐予物,而是一群凡物的挣扎。
在各个世界中,经受着碾压与降神打击的骑士们眼神幽深,以自身的背脊撑起一小块属于追随者们的天空。
——————
“骑士大人……”
碧水谣
“我们,还有希望吗?”
在巫师的追杀下,不知道未来在何方的稚嫩骑士睁着湛蓝色的瞳孔,发出了属于众多骑士的疑问。
为首,雷文骑乘着一匹原本健壮的战马,他拉了拉缰绳,看着广漠的沙海。
“有。”
“只要我们还活着,只要我们还没死去,我们都还有希望。”
追随于他的骑士们用粗糙的麻布遮住了脸颊,在狂暴的沙漠中行进。
淡淡的灵能光辉闪烁着,为雷文指引着方向。
这个世界已经濒临毁灭,贵族之神和巫师始祖的斗争已经落下了帷幕。
召唤苍穹 妖刀铁碎牙1
在他的目光中,代表着君权的贵族之神已经倒下,丧失了未来的可能。
药医的悠然生活
而那个象征着神权的巫师始祖,则是新生的统治者。
巫师与王国的斗争已经结束。
两者的大战已经在这方世界持续了三百年,名为魂力的超凡力量崩溃了,来自于所有生灵诞生之地的灵魂之河已经枯竭。
那些连天的战斗已经抽干了灵魂之河的河水,然后,王国开始落败,巫师们抽取着生命的力量。
所过之处,绿色的山川枯萎,大树化作飞灰,河流开始枯竭,水域开始崩溃。
一开始,他们抽取了大型动物的生命力,然后是小型动物的生命力,再然后,是植物,是植被,是大地与山川。
那些生命的力量,在他们的手中,化作了毁天灭地的火焰与风暴。
雷文驾驭着战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沙漠中,带着那尾随的百十个骑士。
巫师们建立了自己的聚集地,收拢了无数的人们,将他们贬为奴隶,夺取了他们的智慧,学识,力量,回归了野蛮,荒芜与服从。
那一座座数万数十万人的城市里,巫师们寻找到了进阶更高层次的可能,那就是抽取奴隶的生命力,辅以众多资源,为自身的本质来一次升华,化作巫师之王。
在沙漠的深处,骑士们找到了一块贫瘠的地方,然后修身养息,开始锻炼自身的灵能,他们默默的增强着自己的力量,增强着自身的本质,记录着那些过往的曾经,那些故事。
这个世界很大,巫师们也很多,骑士们太过于弱小,哪怕是对方的轻微一动,对他们来说也是极为致命的。
所以,他们必须隐藏好自己。
就像是蜷缩在狂风与暴雨之下的烛火,在风中摇曳,战栗,不知何时会熄灭。
这是无数个世界中的缩影,而不是这个世界的独有。
雷文感受着那数十个百个世界中,巫师始祖都是以庞大的优势碾压过了贵族之神,没有一个世界是贵族之神胜利。
“你到底,在算计些什么?”
强大神力与强大神力虽然不同,但也不会不同到这种被碾压式的地步。
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贵族之神的落败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是祂发现了什么?
还是在谋划些什么?
我的cp是个鬼 无魂无魄
雷文不是贵族之神,也不知道祂是怎么在想。
不过倒是他在封神之前的路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了,八大斗气已经觉醒了七种斗气,只剩下最后一个名为灵魂的斗气。
在觉醒了八大斗气之后,他就可以着手封神之路,然后成就骑士之神。
七种斗气的他,已经站在了传奇级的中后段,对于雷文来说,越是往后的阶段,他越是熟悉,越是轻车熟路。
但是,巫师们的獠牙已经展开了。
最终的战斗,即将打响。
“圣者,巫师们开始进攻了。”
密室中,闭关了良久的雷文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磅礴的圣光像是太阳从地上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