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dlh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愛下-第1118章 意想不到 (2)閲讀-18ijr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再次出掌……
掌印飘飞,命中其丹田气海。
气海壁像是玻璃似的,支离破碎。
李天泽仅剩下的两命格也被陆州拿走。
李泽天浑身是血,面如死灰。
诸洪共皱眉道:
“这就要自爆了?丹田气海都破了,爆不成了。”
眼看李泽天活不久了。
陆州看都不看李泽天,而是朝着诸洪共说道:“守好这里。”
诸洪共道:“师父您放心,剩下的交给徒儿。”
陆州踏空而起,朝着城中掠去。
赵红拂和白泽连忙跟上。
来到江东城最为隐蔽的符文通道附近。
“阁主,我们去哪?”
陆州看了一眼能力处于休息状况的白泽。
眼下太玄之力还剩一小半,白泽没必要带着了,于是道:“先回京都。”
“是。”
二人进入通道,回到京都。
他没有回养生殿,直接在养生殿中就地入定休息。
【叮,击杀一名目标,获得3500点功德,地界加成1500点。】(注:千界)
李天泽死。
“去看看皇城的情况。”陆州说道。
赵红拂领了任务,急速朝着皇城的城墙掠去。
陆州催动紫琉璃,同时开始观察其他三道的情况。
江东道的主力已经被他重创,又有白塔支援,应该问题不大。
还有剑南,江北,山北三道……兽皇和其他兽王会在哪里出现呢?
穆尔帖到底有什么阴谋?
剑南道。
雾雨蒙蒙。
满目疮痍的九重宫殿前方。
横七竖八地倒着各种残肢断臂,尸体……还有鲜血。雨水垂落在地。
显然这里已经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陆州的视野,便是他的二徒弟,虞上戎。
虞上戎立于城墙前方的五百米处。
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青袍。
右手持长生剑,剑端直指下方。
鲜血和雨水成混合水珠,顺着剑刃滑落。
前方同样站着一名修行者,带着斗笠,身材消瘦。
陆州是半途观察,故而不知前因后果,只能隐晦猜测——
那带斗笠之人,说道:“我这一生,寻求剑道的极致。能胜我者,屈指可数。”
虞上戎轻轻摇头:
“看来,你的胆子比你的脑子更令人吃惊……你败于家师手中,这么快便忘了?”
“你师父是你师父,以境界压人,而非剑道。剑道的极致,理应公平对决。”
“你觉得此战公平?”虞上戎不觉好笑。
“我已被阵法夺走两命格,所以很公平。”
王太坏,妃不爱 栀子
“如此甚好……五虎之一,耶律楚南。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虞上戎淡淡说完,剑势抬起。
身上的水汽顷刻间被蒸干。
踏地而行。
耶律楚南叹息道:“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黑皇穆尔帖魔功将成,这是一场浩劫,一场人类无法阻止的浩劫。”
“说完了?”
“完了。”
追夫系统
“说完了,便受死。”
噌。
长生剑上的红色符文就像是会发光的血液一样,荡漾出剑罡,一道又一道。
耶律楚南双脚踏地,身上衣着尽飞,斗笠碎裂开来。
他的脸上剑痕暴露,雨水冲刷他的脸庞,鲜血滴落。
虞上戎身形一闪。
归元剑诀归去来兮。
雨水之中,更具朦胧感。
三道身影模糊了他的视线。
耶律楚南荡出罡气。
罡气席卷虞上戎。
虞上戎一剑斩开罡气,继续踏步而行。
三道身影再次分开,出现六道……
“嗯?”
耶律楚南瞳孔一缩,喝道,“七星剑诀!”
名侦探柯南的永恒:新编 雨洛儿
脚下四个方向出现了墨色星盘纹路,后背空中出现三道星盘。
七道星盘联动,如日月星辰勾连,光华四射。
剑罡朝着虞上戎激射而去。
砰砰砰!砰砰砰……
六道身影动作一致,挥动长生剑,将剑罡斩落。
“太慢。”虞上戎道。
砰砰砰!砰砰……
虞上戎的影子再次晃动,出现在不同的方位,正好遍布七星的位置,刺出长生剑。
砰!
几乎是同时出七次剑,星盘颤动。
“还是太慢。”虞上戎的虚影一闪,跨过了七座星盘。
手中剑罡形成长龙。
“滚开。”耶律楚南大喝一声,爆发丹田气海,想要将虞上戎击飞。
然而虞上戎身形一定,长剑插入地面。
砰!
漫天剑罡汇聚到长生剑之中。
“定风波。”
百米范围的雨水,空气,元气,都在呼吸间化成剑雨,刺向星盘。
耶律楚南面红耳赤,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怎么会这么强?”耶律楚南双眼瞪大,“你真是陆老魔的徒弟?”
星空君王 罗教授
虞上戎并不理会。
双手拔出长生剑。
七星盘已被定风波控制。
剩下的,便是他的主场了。
虞上戎拔剑便刺。
一剑,两剑,三剑,四剑……剑剑直刺耶律楚南的喉咙。
虞上戎已跨入七星剑阵当中。
剑速如影,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耶律楚南不断闪避,跟着后退。
剑罡越来越快……
虞上戎面色从容,不断加快刺剑的速度。
誓死离婚:老公,请放手 步棠
耶律楚南大退一步,双掌一合:“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
七星盘合拢。
砰!
七星盘合拢的却是一道残影。
而下一秒,残影出现在耶律楚南的面前。
“你说的没错。”
剑势如虹,继续刺剑。
咻咻咻……耶律楚南眉头紧锁,再次后退。
刺剑的速度突然间比之前快了数倍。
“请停手!”
剑罡继续戳。
“请停手!!”
剑影更快了,危险和死神戳到了他的脖子表皮,血丝出现。
就在他以为虞上戎不会继续的时候……哧哧哧——
一道道残影和身前的影子迅速合一,一剑又一剑。六道影子刺出六剑。每一剑都刺穿了他的胸膛。
“……”
战斗结束了。
耶律楚南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风轻云淡的虞上戎。
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丹田气海中的元气如洪水决堤,释放了出去。
“你……你……为什么不停手?”
痛感渐渐传遍全身。
虞上戎摇摇头,说道:“为何要停手?”
耶律楚南手中剑落地。
他被这句话问住了。
问得哑口无言。
似乎也是为自己愚蠢的逻辑而感到悲哀,他无奈摇头,问道:“请问,我的剑术如何?”
虞上戎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花里胡哨,尚不入流。”
“……”
噗————
鲜血狂喷。
胸口连中六剑,命格尽毁。
接着,耶律楚南笔直地向后倒去。
没了气息。
雨水落下,将鲜血冲走。
雨雾之下的九重宫阙,仿佛到处都是血水。
只有虞上戎一人,孤零零立于血水之上。
晚春 聆听
微微踉跄,长剑插地。
虞上戎抓住剑柄,回身看了一眼九重殿的方向。
他没有停留,迅速掠回。
……
陆州收起神通。
“剑南道……”
喃喃自语,略有担心。
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难题?
陆州打开面板看了看……
他看到了其中一张卡,一张拥有了很久的卡。
说道:“但愿你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张卡他本来剩有一张,于是购买了二张,再买一张合成卡。
将其合成,收好。
这时,赵红拂飞回到符文大殿中,单膝下跪道:
“阁主,京都来了不少白塔的人,还有两名长老帮忙。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凶兽太多。好在京都的阵法防御远高于其他地方。现在就怕有黑莲入侵。”
赵红拂继续道,“七先生和其他人,正在城墙上指挥作战。”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先退下,若有兽王或者兽皇出现,及时禀报。”
“是。”
赵红拂离开。
陆州陷入沉思,穆尔帖和兽皇,到底在等什么?
战况已入白热化阶段,他们没道理不出现。
PS:有月票的求投月票了……谢谢了。2更五千字呢。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