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um1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打穿steam遊戲庫-第九百六十三章 甩脫和修行-70bee

打穿steam遊戲庫
小說推薦打穿steam遊戲庫
不管鹿宗平是如何吐槽,反正鸣人和佐助现在情况挺微妙的。
九尾庞大的查克拉被鸣人汲取之后,导致其身与灵的不平衡,在坠入毁灭的边缘,他隐约也触碰到了某些深藏魂魄深处的内容。
说起来命运之子也有很多种,类似鹿宗平这样拼爹的自然也有不少,毕竟祖先遗产是很合理的强化方式,鸣人和佐助也是可以拼爹的,只不过藏得深了一点。
简而言之,他们能拼的这个爹是当今忍宗的开创者,神话里的六道仙人,鸣人和佐助分别是其子阿修罗与因陀罗的转世,俩兄弟转生到了这一代变成一男一女了,也确实比较奇怪。这都得怪鹿宗平胡搞。
鹿宗平本来是不知道这一茬的,现在凭借鸣人魂体紊乱的时候把握到预言契机,进而知悉了这段故事,同时也察觉到六道仙人的查克拉尚存于世,如果这老不死要来别苗子也是可以的,只不过鹿宗平当然不会怕,大不了拍拍屁股跑路嘛。
鸣人借助佐助的查克拉平衡自身的阴阳遁能量,这两位魂魄深处的古老意志也因此共鸣起来。佐助倒是没什么太多感觉,毕竟她精神倍儿棒,只隐约觉得一股既视感,是魂魄深处记忆的回响。而鸣人就不一样了,他此时神智昏沉,因此收到阿修罗意志的感染便更深一些。
倒不是说阿修罗会借体还魂,本来就是自己的转世,死生不过轮回而已。这种事情,有能力的人看的都很清楚。阿修罗的意志光明正大,而且很憨,鸣人的脑子本来就耿,这一下估计要变成艾德曼合金了。
合金直男的好处就是意志坚韧,幻术抗性也极高,本来被九尾查克拉冲成弱智的鸣人,此时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扑在佐助身上,她正冷冰冰地凝视着他。
两个人在水面上,姿态怪异,却还颇有诗意美感。水里倒影反衬两个孩子的模样,很清澈。
“佐助?你回来了?”
佐助一瞪眼,无形夜叉一脚把鸣人踢飞,他高高飞起来,体表查克拉燃烧如金焰,就像一颗火流星。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鹿宗平对面前沉思的宇智波鼬感慨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你现在应该打不过你妹了。”
“佐助一直很优秀。”宇智波鼬很认真地回复,然后,他突然沉下声来,“宇智波家现存两双万花筒写轮眼,是时候将至高瞳术重现了。”
拳皇本纪
黑袍剑神
万花筒写轮眼是过于强的瞳术,以至于软弱的肉体凡胎无法承载,所有万花筒的拥有者都会慢慢失去视力,且重疾缠身,这也是其受诅咒的一种表现。
鹿宗平对此大概是清楚的,他完全不担心佐助的健康问题,但现在他倒是好奇宇智波鼬所说的至高瞳术为何。
他诚心诚意地发问了,宇智波鼬则毫不犹豫地拒绝解答,瞽眼的脸气得发青,想要发飙,不过鹿宗平只是摆摆手,并不在意。
那边两个孩子又打起来了,只不过还是佐助单方面殴打鸣人,现在他皮糙肉厚的,被打的闲暇还在不断劝佐助回去,满口都是什么朋友,羁绊什么的。
暗中观察的成年人们对此反应不一,瞽眼依旧不在乎,宇智波鼬则颇有些恍惚感慨,至于没节操的鹿宗平,他当然是在疯狂吐槽,一个劲让鸣人把话题往情情爱爱方面引,一副情感大师的样子。
或许是他的话实在是没节操了一点,以至于瞽眼都忍不住在背后扯了扯他的衣摆。至少不能当着人家哥哥的面说什么“对这种傲娇就应该直接A上去,生米煮成熟饭”云云,连瞎子都看到人家宇智波鼬的眼神已经越来越危险了。
眼看又要掀桌子,佐助那边总算结束战斗了,她让夜叉把鸣人远远打飞,打到山那头去,一时半会是追不上了。主要是鸣人现在幻术抗性过高,居然不吃毗舍遮王这一套,当然也有佐助现在瞳力低微的缘故,否则她是能单人把整个忍界拉入幻境的。
趁着烦人精被打飞,佐助急忙往鹿宗平这边赶。宇智波鼬此时还不想与自己的弟弟(妹妹)见面,于是一言不发地走了。
所以等佐助回来的时候,鹿宗平还在好整以暇地饮茶吃糕。
她瞪着一双金红色极灿烂的万花筒,很有些显摆的意思,平常人买了一块新手表都恨不得把手举得半天高,佐助这时候只是很矜持地拿眼睛瞪人,已经非常含蓄了。
万界永恒 追风狂龙
鹿宗平面无表情,拿腔拿调地说,“怎么这么久?看来某人不如自己夸口说的那么厉害嘛。”
“嘁!”佐助别过头去,气鼓鼓地不说话了。
鹿宗平可不吃这套,起身收好自己的背景樱花树,再把桌子一撤,施施然就继续上路了。
可怜佐助这时候饥肠辘辘,都怪她刚才只想着显摆,如果老老实实坐下来吃糕,也能混个肚子溜圆了。
“喂喂,等我一下!”
鹿宗平散漫地往前走,在不多久便能跨过火之国的边界了,此行目的地当然是在雨忍村,那里有神树的线索。同时,也是佐助解决家族仇怨的地方。
“刚才我看到一个人。”
“?”佐助歪头,表示了基本的好奇。
“那个人,叫宇智波鼬。”
铛!
我把青春给了你
我的基地我的兵 暗夜05
瞽眼及时抽刀挡住夜叉的拳头,否则鹿宗平这会儿就要被自己的弟子揪着衣领举起来了。
瞽眼气得脸发黑,就像是烂了几百年的尸体似的,“老夫从未见过你们这般的兄妹!看在大人的份上,汝这小娘莫要放肆!否则老夫便要斩尔头颅了!”
佐助也是吓了一跳,慌慌忙忙要道歉,可又碍于小孩的面子,不知如何开口,脸色涨得通红,同样也不好意思再问自己的私事了。
鹿宗平绷着脸,他其实是没生气,逗小孩总得有耐心,不过,也不能总给好脸色看,这时候他就得拿出师道尊严了,正好,佐助这小娘的修炼也该开始,于是接下来的路上,她是背着一块大铁龟壳走的。
“喂!你公报私仇!”
“都说了是为你的修行,小娘皮懂得什么,这是我游历世界,听说一位龟仙人培养弟子的手段,我这算是借鉴思路!”
“龟壳好丑!”
鹿宗平心想,可不就是看这龟壳丑,故意打压你嘛,不过嘴上还是冠冕堂皇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觉得龟壳丑,这是执着外相,许多事情你要从实用的角度考虑,再说人家龟壳还没嫌你丑呢。”
这时候龟壳说话了,“那什么,我也觉得自己这个外形挺丑的,能换换吗?”
佐助脸色剧变,“龟壳成妖啦!”然后手忙脚乱地要脱,只是发现这铁壳子居然粘得死紧,无论如何也弄不下来。
龟壳叹了一口气,“好歹我也是一个硅基生物,你骂我是妖精,这也不是一个画风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