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f24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在異界有座城-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磨難重重熱推-2w1fb

我在異界有座城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有座城
经历了重重磨难,饱受身心的双重折磨,修士们终于跨海登陆。
回头看向悬崖下方的海洋,还有一道道的身影,正在坚持着游向陆地。
却依旧有倒霉的家伙,在成功即将到来的最后一刻,悄无声息的沉入水底。
又或者是在攀登利爪悬崖时,被那些密集的利爪抓住,然后再撕扯成为碎片。
可即便是登陆成功的修士,却依然满心迷茫,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什么情况。
唐震看了两眼之后,便盘坐在地上开始调息,让自己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
这一路跨海长游,唐震遍体鳞伤,早就已经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全凭强大的意志力,才一直坚持到登临陆地。
倘若不及时调息,那么接下来的旅程,怕是再也没有力气踏出一步。
若是在正常世界,修士经过这一番艰辛磨难,必然会留下难以愈合的创伤。
创伤如果无法修复,必然会让修行之路受到影响,甚至直接危及自身性命。
但是此刻的修士们,却根本没心情理会这些,他们不在意身体的健康,只想着完成自身的使命。
每一名精神力组成的修士,都有着极其强烈的执念,一心只想获得规则种子。
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没有调息太长时间,唐震便继续上路。
创伤并没有修复,他却不敢继续停留,否则竞争者会变得越来越多。
在调息的这段时间里,海里不断有修士爬上来,其中就有不少唐震的精神体。
经历了一番磨难,修士们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即便是原本同出一源的修士,彼此之间的态度也越发冷漠。
不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为了达到共同的目标,能够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
如果只有一次机会,修士们肯定会毫不迟疑地开始竞争,不会再将机会让给别人。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哪怕是同属一个精神体,彼此之间也会成为竞争者。
行进的过程中,相互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绝对不会轻易靠近。
有些修士在走动过程中,突然间一头栽倒,甚至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
绝大部分的身影,再也无法重新起来,成为荒野尸骸中的一具。
修士们经过的时候,看都不看一眼,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相比此前的狭窄昏暗,这片陆地变得更加宽敞,可以信马由缰的自由奔驰。
修士们却很清楚,两侧和后方都是死路,唯有前方才是唯一的希望。
在行进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能够看到,地面出现了很多的大坑。
这些大坑深不见底,时不时传来恐怖的声音,也不知道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行进中的修士,都会尽量避开这些地方,避免失足落入其中。
这座特殊的世界,有太多的危险存在,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可还是有一些修士,如同着魔一般,朝着那些大坑径直走去。
他们来到大坑边缘,没有半点儿犹豫,直接跳入了深坑当中。
看到这一幕景象,修士们面露警惕,远远的避开这些大坑。
大明地师 齐橙
四大校草争霸冷公主 殇心君
就这样一路前进,走了近百公里,沿途碰到的修士越来越多。
每个都在默默赶路,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似乎这一路的艰辛,让他们彻底失去了交谈的能力,如今只剩下了难言的冷漠。
任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什么时候会彻底陨落。
能够坚持到这一步,等同于百万分之一的几率,可见探索过程有多么的艰难。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才让修士们不愿意放弃。
漫漫长路,终有尽头。
远方出现了一座城市,高大而又雄伟,散发着古朴沧桑的气息。
只是这座城市上空,却有着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同时还有一阵阵的厮杀声。
就在唐震观察的时候,那些一路跋涉的修士们,却已经迅速的冲上前去。
走了这么远的距离,如今终于有线索出现,修士们顿时变得精神百倍。
身处于竞争状态的环境中,若是有机会先行一步,那就最好就不要落后。
倘若机会有限,后来者很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我老公是酷哥?!
唐震同样如此,跟随着修士们向前奔跑,距离那座巨大的城市越来越近。
靠近城市的过程中,焦糊和腐臭的气息迎面扑来,这是战场特有的味道。
虽然是残酷的战场,却让唐震生出一种亲切感,自从踏上修行之路,他就不曾远离过战场和厮杀。
又翻越一处山坡之后,一座无比巨大的战场,陡然出现在唐震眼前。
到处都是厮杀的身影,怒吼与惨叫声直冲云霄,碎裂的尸体铺满了地面。
修士们属于攻城者,装备着乱七八糟的武器,正与那些身穿七色铠甲的士兵相互厮杀。
守城士兵装备精良,实力也相当强悍,双方之间厮杀的难解难分。
帝契约:撒旦的偷心爱妻 安馨儿
战场的边缘区域,站立着一排高大的身影,守在一堆堆沾满污血碎肉的装备面前。
重生之溺宠侯门贵妻 云若清浅
这些破损的装备武器,是一种身形瘦小的丑陋生灵,从战场上收集并堆积到一起。
他们在战场上穿梭,不断扒下死尸身上的护甲,再捡起他们掉落的武器,费力的拖回到战场的边缘。
碰到沉重的物体,他们还会彼此配合,拖拽时发出吱吱喳喳的叫声。
“赶紧拿上武器,立刻进入战场。
想要进入这城市,就必须要将这些守军击败,否则城门永远不可能打开!
杀敌的数量越多,奖励就越丰厚,一切全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这些身影大声说道,当修士们看去的时候,感觉那就是放大版的自己。
修士们默不作声,围拢到垃圾堆前,默不作声的翻找起来。
这些装备上面满是破损,沾满了各种各样的污秽,甚至还有残肢断臂裹在其中。
很多装备的表面,堆积着厚厚的血污泥垢,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的主人。
唐震捡起一副臂铠,又拿起一副头盔,看了一眼便随手丢掉。
阵法通神
“不要小瞧这些装备,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不佩戴这些东西,你的死亡几率会成倍提升!”
看到唐震的动作,高大的身影提醒一句,就仿佛是训练新兵的导师。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能够保住使用者的性命,那么它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唐震随口说道,又翻出了一副盾牌,表面是一头狰狞的恶兽。
在鲜血与碎肉的沾染下,恶兽看起来异常狰狞,仿佛是要择人而噬。
盾牌的边缘锋利无比,两侧还有用于格挡和切割的尖角利刃,在善于搏杀的修士手中,可以轻而易举的夺人性命。
唐震又掏出一把长刀,表面全是错金的纹路,很明显是最原始的符文。
相比他使用的破烂战刀,这一把错金符文战刀,明显拥有着更高的品质。
手提着盾牌长刀,唐震跟随着武装完毕的修士,朝着战场冲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