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6c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討論-151 強硬無比的後臺!【2更】展示-jf668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这两条微博发出去之后,没多久,热搜第一就换了。
#商曜之,去世#
热度:30936398
重生千金要逆袭
怒火群英1937
爆。
微博瞬间瘫痪。
程序人员足足修了两个小时,才终于修好。
粉丝们简直是难以置信。
【怎么回事?一个小时前还说在抢救,怎么就去世了???】
【老子不信,今天是愚人节吧?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艹,吐了,星辰娱乐和节目组说的都是屁话,人没了,你们就说这?道歉呢?】
路人也都很震惊。
【看过商曜之那部获奖的电影,演技是真的吊打同辈和一些前辈,很有天赋,这怎么就……】
【不行了,我一个路人,我光是看着就难受,一想就想哭,真不知道粉丝该怎么办。】
【可我怎么听到的小道消息说你们就没有及时救人,真相到底是什么?!】
【还在降,还在降,星辰娱乐从艺人手中搜刮到的钱,都用来撤热搜了?还有,如果真的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删评论干什么?】
然而,这种评论很快就没了。
因为商曜之的粉丝战斗力太强,路人盘还很大,星辰娱乐和真人大逃脱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号都不得不开启了精选评论。
一时之间,微博、论坛、贴吧等各大网上交流社区,都一炸再炸。
【我第一次见曜之的时候,是七年前,那一年他才19岁,也不火,还是个少年。
我就比他小了两岁,刚中考失利,想轻生,被救下之后,曜之过来开导我,还帮我买了热奶茶。
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他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经历这种事情?】
【嘘,上帝想看电影了,所以把他带走了。】
【别说了,孩子已经哭傻了。】
还在医院的经纪人也在看微博。
几个小时过去了,正如嬴子衿所说,商曜之已经恢复了心跳,面上也渐渐回了血色。
法医狂妃:废材七公主
终极盗墓王
只不过心跳还很微弱,人也还没醒。
经纪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苏醒,但实在是不忍心看这些粉丝们悲伤过度,还是没忍住,登录微信发了一条消息。
这是个内部群,全是商曜之的大粉。
也没有公司的人,是他在帮着管理。
进群的条件也十分苛刻,所以只有五十人,也不怕有什么消息泄露出去。
【大家放宽心,我用生命担保,曜之没事了,但是还没醒,为了曜之能够顺利醒来,请大家千万不要往外传,拜托大家了。】
**
终极破坏
酒店。
嬴子衿拿出房卡打开房门,接起电话,“喂,外公。”
“子衿,你有没有看微博?”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很难受,“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真是世事无常,意外太多了。”
前天,商曜之还推荐了他们翡翠斋的玉石,带来了上万张单子。
每一张单子金额数虽然都不大,但加起来确足以抵得上以前钟氏集团半年的流水收入了。
钟老爷子原本不追星,因为商曜之的那条微博,他也去查了。
昨天,他还专门把商曜之获奖的那部电影看了,还在感叹英雄出少年,一觉起来就是临头一击。
“还没。”嬴子衿顿了顿,“不过他没事。”
钟老爷子一愣:“网上的是谣言?可他公司都……”
“也不算谣言。”嬴子衿说,“至少他们认为他真的死了。”
钟老爷子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子衿,你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外公也准备去新港一趟,看看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像微博上说的那样,和星辰娱乐有关,他多多少少能出点力。
通话停止,嬴子衿将手机放在床边,换上了睡衣之后,开始休息。
昨天她在NOK论坛上收集情报,今天早上又很早赶到了新港,还没怎么睡觉。
她入睡很快,一分钟没到,就睡着了。
**
晚上。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灯火通明,光影明灭。
傅昀深窝在沙发里,神情散漫,动作慵懒。
他前面的茶几上,放着一台电脑。
屏幕上是视频通话。
通话的另一方是初光传媒的理事长,很年轻,绝对没有超过三十岁。
窗外有张脸 歌怨
理事长气得脸都红了:“少爷,星辰娱乐太不要脸了,他们把这件事情竟然推到了我们这边,现在骂声已经转移了一大半,都在说我们是害死商曜之的凶手。”
影后进化论 随风
就在几分钟前,星辰娱乐手底下养的几百个营销号齐齐地联动了,发的通稿都是一个意思。
说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商曜之在横店拍戏拍到凌晨十二点,又匆匆赶飞机来到新港,五点开始录节目。
刚好这部剧,初光传媒是最大的投资方,因为和商曜之拍戏的女主角还有男二,都是初光传媒的。
星辰娱乐抓住了这一点,说初光传媒不把商曜之当人看,压榨他,让他没能休息好,这才导致他会心源性猝死。
傅昀深眸色深了深:“所以?”
“必须得解决啊少爷。”理事长愤愤不平,“我入娱乐圈这么多年,真是没见过像初光传媒这么不要脸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才来问少爷你。”
“你们要是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我养你们干什么?”傅昀深撑着头,桃花眼弯起,尾音扬着,“嗯——说得好像,我以前帮你们解决过什么。”
理事长:“……”
打扰了,是没有。
傅昀深淡淡:“这种小事,别打扰你们的新老板,她身体不好,需要休息,以前怎么解决的,现在就怎么解决。”
理事长犹豫了一下:“可少爷,星辰娱乐背后……”
“我在。”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仿佛一座高山不可动摇。
理事长明白了,更多的是兴奋:“好好好,有少爷你在,我这就去搞死他们!”
傅昀深在又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起身,拿着热好的牛奶出房,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
几十秒后,门被打开。
女孩穿着睡衣,赤足站在木质的地板上。
她显然是刚睡醒没多久,凤眼中水雾缭绕,朦胧如月。
傅昀深眸光一顿,迅速移开了视线,只是将手中的杯子递过去:“喝点牛奶,去吃点饭。”
“嗯。”嬴子衿睁了睁眼,将牛奶接过,坐在房间里面的摇椅上。
傅昀深原本打算先离开,但还是开口提醒了:“夭夭,以后在外面,见人的时候记得换衣服,这样不好。”
闻言,嬴子衿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多余。
她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说:“除了你,还有谁会敲门?”
傅昀深一时不知道是好笑还是该气:“我就行了?”
他也是个男人。
大宋说书人
“你我可以懒。”
“……”
行。
“你先换衣服。”傅昀深退了出去,“十分钟后楼下见。”
嬴子衿抬了抬眼,点头。
看起来挺敷衍。
都市德鲁伊 闲情逸致
傅昀深给她关上门后,一手撑着墙,似是停了很久。
人是个小朋友,身材倒不是小朋友。
**
翌日。
微博上有关商曜之的热度不仅没降,反而再升。
染指东宫:废柴小姐狠绝色 醉月弦歌
今天刚好又是周六,粉丝们都放假了,都开始订飞机票动车票往新港赶。
真人大逃脱的节目组,也就在新港。
星辰娱乐在这边也有分公司,节目组在分公司里面住着。
早上八点,公司下面就围了一群人。
有记者,大部分是粉丝。
“我们要进去,让我们进去,我们要一个交代。”
“当时的监控呢?不给监控,我们凭什么信你们真的第一时间抢救了?”
一堆烂摊子,节目组的策划原本就很不耐。
眼下又有这么多粉丝执意要进去,更是火了,直接冲着这些粉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吼:“不就是死了个明星吗?哭天抢地做什么?烦不烦?”
“我就告诉你们吧,别说他商曜之是金花奖影帝,就算他三大金奖齐聚,是大满贯影帝,也只是一个戏子,明白吗?”
没后台,没权没势,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