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5uj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拉馬克遊戲討論-1108 第二十一章下 頻伽鳥鳴之夏(第一節)展示-qgb91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让诸君见笑了,我手头的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
“哦?这倒是有些意思,没想到我们中最积极狂热的炜忉尊居然也有被难倒的时候。”
“怎么?下面那些‘人类’聚在一起也搞不定?不是我说,那些小虫子不是没有用,他们就是懒。你不逼急了,他们就不愿意拼上自己的性命去为大业奉献……”
“是关于龙隐界的事情。”
……
此话一出,虚空中另外几个意志便立即沉默了。沉默之后是一片巨大的精神狂潮席卷整片宇宙,仿佛世界都要因此崩坏。
1至697
仅仅是,因六位存在的情绪起伏而崩溃。
“炜忉尊,你怎么不早说?!埃斯库罗斯,索福克洛斯,欧里庇得斯,龙族……调查了几百亿年,终于确定所有这些不知敬畏心怀鬼胎的麻烦都凑到了一个地方,纵然是局长也不允许他阻拦至高神圣裁判团的脚步!”
“说起来,【清算】不是已经发起了么?难道局长亲出手干预了?我一直觉得他对那些虫子的态度有些暧昧……难道说,所有的麻烦都聚集在那偏僻落后的小世界并非偶然?”
“不得妄议!那位大人的事情不是我们有资格抱怨的。如果他背叛了我们的世界,自然有负责人会去处理。”
“姜还是老的辣,氪尊真不愧是首席啊,居然连那一步都已经考虑到了么?桀桀桀……说起来,龙隐界的事情,这样放任恐怕也不行啊……”
总裁别跑:娇妻要你宠
“是啊是啊,所以我打算亲自去一趟。除了那个躲进下宇宙系统创造种族过家家再也不出来叛徒,倒是没有见到任何其它创世神出手干预的痕迹,”炜忉尊的思绪颇有些烦躁:
阴阳仙葫 香菇油菜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两域都斩了我的神使。又各自出了些公然反抗使徒组织的领袖。更惹人厌烦的是,这一个个妖孽恰逢我们预期清算之际蹦跶出来。考虑到不久前系统的延期执行,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呵,这倒是符合那叛逆的种子。跟命运挑战迷宫紧密关联的世界,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嗯,统帅,龙女和音乐家,本尊倒也有所耳闻。如果莉莉丝真的出现反倒是最好了,你可以凭借讨伐她的名义真身降临,三拳两脚毁了那个宇宙甚至与其紧密相连的迷宫,就一切都圆满了。”
“你说不好的预感……是指有神针对我们布局,故意将那些麻烦的家伙全都集中到一个时代的舞台上?此事恐不可不防,想想那三个家伙干出的事情!
跨越绝对的不可能跃维到我们的境界……若不是裁判团诸君齐心将事情扼杀在萌芽,被普通民众知道了恐怕会引起极大的恐慌……以及更致命的,对于世界根基的威胁。”
“你说的没错,虫子就应该生存在地下。爬出来的,踩死就是。本座以为当代的这几只小家伙可比不了那三位邪神,至少她们连底层宇宙都没有突破,对我们造不成任何威胁。
然而关于有神在背后布局这件事却不容小觑。哪怕只是那个叛徒莉莉丝,她在外面的关联一个不小心都会造成诸多不好的影响。”
“外面的事情还是次要,我更担心深不可测的局长大人。就怕这些不期而遇的‘天才’背后有他在推手,到时候炜忉尊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以全部世界的安全隐患为由让裁判团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仙贼攻略 沉雪
暗黑王座
爱劫难逃1总裁,一往情深!
“这一点我们倒是可以相信炜忉尊,毕竟这次【清算】的双方都算是在他的疆域之内。仅仅是使用投影的话有着太多的操作余地,只要不显露真身,我想即便那位大人明白什么也没有出手的理由。
独爱冷心前妻 槿锦
我们的局长比历代前任都要更加老谋深算,更加不像是一位科学家,而像是可笑的理想主义者。像玛塔尔大人那样为所欲为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干出来的,所以他的位子,也坐得比历届都更稳……
不出所料的话,他早已知道我们的动作,暗中插手的也极有可能是局长本人。但这又如何?民众中对神圣纪元的拥护者恐怕不会少于半数吧?
放手去做吧炜忉尊,只要别留下马脚,无论发生什么都与至高神圣裁判团无关。”
史上第一驭兽女王
龙隐-云裳阁。
不知从何时起,满园招摇的彼岸花已然消散得无影无踪。不仅如此,就连后院石桌边的老槐树也彻底秃了,不知是死是活。
时值盛夏,元初之际,整个云裳仙府却是一片愁云惨淡的萧瑟。残花败柳枯枝断叶,宛若深秋。
当然,草木是不会随人心而枯荣的。无论你多么悲伤愤怒它们都只会自顾自放纵地生长并嘲笑你的井蛙忧天,除非你有意无意间汲取了它们全部的生机。
此刻云裳阁发生的异象便大抵如此了。各式能量,草木生机,就连涔云玄泽书中源源不绝的灵气都不断被抽取出来,汇聚在曲芸房间的上方,形成一个凡人不可见,但在点光以上强者眼中叹为观止的惊世异象。
这异象有多夸张呢?如果你在新燕都城仰头,就会看到整个天空宛如梵高的《星月夜》一般色彩斑斓地扭曲起来,所有的漩涡汇聚成大势,直指北郊某处。
而最远到丰臣幕府的疆域隔海相望,仍有大能可以见到海的尽头那看不到地平线的大地之上漏斗状的漩涡。扯地连天,突破大气的极限,直抵太空深处。
此等异象,自然瞒不过本地当局的视线,所以九州的人便出现在这间小院中了。
“你……你敢打我?!你杀了我的龙女姐姐,居然还敢打我?!”
夏子衿擦去嘴角的血迹,披头散发地瞪着对面阴沉着脸的康斯妮,字面意义上的怒火冲冠须发皆燃:
爷的影子杀手 甄梦儿
“我……我跟你拼了!”
怪叫一声,夏子衿自暴自弃般双手高举头顶,一团真的可以亮瞎人眼的赤焰在她的掌心聚集。在周边人眼里,就好像地面上升起了第二轮小太阳。
整个过程,一直本着“除了本小姐谁也不能欺负康斯妮”态度的尹熙颐却是神色暗淡地呆站在一旁毫无动作。
此时此刻,即便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她也只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