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od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討論-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大可不必落草爲寇推薦-1tg7w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众人听见这话,没有人回他的。
因为他们心里面都是明白。
网游之大航海
那些屯兵虽然弱,但是毅力却还真的不弱,尤其是津州军屯的屯兵,常年剿匪,装备虽然差了些,但是战斗的经验,哪怕在整个京畿之地,都是一等一的。
现在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屯兵能早点儿离开吧。
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造孽啊!
我的精灵们 遗失的石板
无限救世主公司 升天
百姓们听说是屯兵围城以后,虽然还是担忧,却没有之前那么的担忧了。
毕竟在他们的心里,那些屯兵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伤害他们的。
既然如此,他们想围就让他们围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百姓们散去了,周晨却还是站在城墙之上,看着面前的城墙下的屯兵,神色凝重。
神之魔法祭 冰月亦优
他跟屯兵一块剿匪过,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性格。
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全都在心里面憋着,指不定哪一天就爆发出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军屯制本就是牺牲了他们这一部分人的利益。
时间短的话还好,时间一旦拉长,人难免心里面就会不平衡。
这不平衡堆积的久了,就很容易出问题。
只希望这一次能够安安稳稳的解决吧。
他这么想着,时间飞速的流逝,很快就到了晚上。
夜深人静。
那些屯兵还没有离开,只是在外面扎营了起来,留有几十个人站哨。
周晨用吊篮把自己放下去,来到了他们的简陋的营帐。
众人对他的到来并没有太过惊讶。
反而赵锐全身披甲,好似在迎接他一般。
周晨穿梭在众人让出的道路中间,看着周围屯兵的衣着,表情逐渐出现了一些变化。
已经快要到冬天,这些人却是穿着单薄的衣服,别说是甲胄,就是简陋的皮甲,都是只有一部分人有。
这些人……
哎……
周晨心里面叹了口气,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到赵锐的面前,看着他,说道:“你们的人触犯了律法,想要大人就这么赦免他们,绝不可能,但是究竟是关押多少时间,这是可以商量的……”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赵锐打断:“这一次我们不准备商量,很简单,让他们走!”
周晨听见这话,眼眸微微一凝。
放了他们,和让他们走可是完全两个概念。
一个是放他们回军屯,另一个则是让他们离开津州府城,等于说是解除军屯的限制。
别说是解除军屯的底线,便是放过他们,知府大人都是不会同意的啊!
最权 大秦骑兵
周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诉求和底线相差得太多,就不知道该如何谈判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晨才缓缓地开口:“知府大人的底线是关押他们半个月的时间……”
“既然如此,我的人便在这里守着,直到见到知府大人。”
赵锐冷冷地道,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异界雷尊 越描越白
显然他对周晨的态度并不在意。
来这里之前,他们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们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也活不了多久了,与其这样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倒不如为后辈争取一些本就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即便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哎……”周晨重重地叹了口气,悠悠地道:“何至于此呢……”
赵锐冷眼看着他,道:“何至于此?若是你被禁锢在一处地方,长年累月,又得不到你本该拥有的东西,你便知道何至于此了……”
他们这些屯兵,按照常理是要领两份的,一份是兵部的军饷,另一部分就是他们种的田卖出的银子,但是如今,这种地卖不上价格,兵部又是克扣他们的军饷。
连吃饭都快要成问题了,如今又是快要到冬天,许多人家都没有过冬的棉衣,何至于此,你说何至于此!
众人听见周晨的话,脸上纷纷露出了愤懑之色。
周晨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道:“你们之中许多人都曾经跟我并肩作战过,我也不跟你们说那些虚的,知府大人的底线我也跟你们说过了,就是如此,绝无可能有半点儿后退。
这件事情闹到最后只会是两败俱伤,你们被视为哗变,被京都府的亲军们剿灭,然后海寇在津州府猖獗起来,然后知府大人被革职,甚至被流放……
这真的值得吗?”
赵锐看着他,目光锐利,却只是说了两个字:“未必!”
周晨听见这两个字,微微一怔,看着赵锐,心里面一凉,脱口而出:“你们要做海寇?”
赵锐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就是最好的回答。
夏英船坊在津州府造了几艘大船,如今就快要完工了。
夏英船坊乃是英国公的船坊,为了保护船坊的安全,英国公在津州创建了津州卫所。
但是如今津州卫所却是被海寇们给拖住了。
一千个战斗经验丰富的亡命之徒,完全有机会攻下这个夏英船坊!
周晨深吸了一口气,若真是如此,那麻烦可就大了啊!
津州港口多出一个拥有大船和上千人的海寇,那样的话,怕是派出一个神机营都未必能够剿灭。
这还是其次……
这件事情若是传到京都府,传到了内阁,传到了陛下的耳朵里,陛下会如何想,阁老们会如何想?
知府大人别说是革职了,流放那都是没什么悬念了啊!
不行!
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发生!
周晨眼眸微微一凝,很快做出了决定。
不管怎么样,先稳住他们,总归是没错的!
“赵兄大可不必如此,若是真的落草为寇,赵兄和诸位兄弟们又真的甘心吗?”
“不甘心又能如何?”赵锐冷冷的回了一句。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他们是被逼的,若非如此,他们也生活不下去!
周晨继续道:“赵兄,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朝廷已经派来了一位大人,便是想要解决军屯一事,若是不出意外,军屯定是要被取消的,你们这样闹,原先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反而有可能出现问题。
现在忍一忍,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待你来成佳期 雨过天晴
赵锐听见这话,没有回应,只是冷冷的一声:“呵!”
显然对这话十分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