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i8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展示-vsul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因而在开考这一日,几乎是家家打起了爆竹。
这爆竹,如今已是渐渐风靡起来了。
人们发现这玩意很喜庆,而且二皮沟爆竹作坊宣传也很得力。
其实主要还多亏了当初卖盐所建立的经销系统。
许多商贾都是二皮沟的经销商,二皮沟出了任何新鲜的玩意,都会采取搭售的方法让商贾们去推广。
譬如这爆竹,想买盐,可以!白盐是有利可图的,而且不愁销路,卖给你就等于送钱给你,可是先别急,进十斤盐的货,得搭售几挂爆竹去,你进的盐越多,搭售的爆竹就越多。
商贾们得了盐,还进了一批的爆竹,总不能烂在手里不是?
因而,他们为了将爆竹卖出去回本,就会竭尽全力地推销和售卖爆竹!
商贾们在卖,下头的伙计们也就得拼命的推销,这世上但凡涉及到了有利可图的事,就没有不能办成的。
果然……整个关中便有了年节放爆竹的习惯。
现在几乎开考的人家,都放了爆竹,家人们一边放着二皮沟的爆竹,一面嘱咐自己家里要开考的子弟,一定要将二皮沟大学堂的生员打得满地找牙。
现在矛盾,已算是公开化了。
毕竟许多秀才都挨了二皮沟生员的揍,那一日过去,几乎家家都在哀嚎,这梁子便算是结下了。
既然不能揍回去那就只能在考场上见真章了!
那吴有静的伤已大好了,这一天,他三更天的时候,就抵达了贡院。
等到黎明时的曙光露了出来,便见许多的秀才或孑身一人,或带着仆从,又或者和家人,带着清晨的微风,一道抵达了贡院。
人们见到了吴有静,顿时露出了喜色。
万万料不到,吴先生有伤在身,竟还专门来此送大家入场考试。
许多人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纷纷上前来见礼。
吴有静只微笑着颔首,此时他又恢复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沉稳气度,虽是面上的一些还没有退去的瘀伤,总给人一种滑稽之感。
吴有静带着淡雅的微笑,对来人道:“功课,你们都做了,平日里做的文章也不少,文章大有精益,此次老夫对你们是有信心的。”
众人忙恭谨地说不敢。
当然,读书人是应该谦卑的,哪怕内心里都认为老子天下第一,觉得这头榜头名的会元若是不是自己,便是考官瞎了眼,可表面上,还是要有一副谦卑的姿态。
吴有静很欣慰地看着他们继续道:“大家心里不必紧张,此次考官,依旧还是虞世南大学士,虞学士于我乃是故交,他固然是再正直不过的人,绝不会徇私。可是他的性情,老夫是略知一二的,前几日,让你们写了几篇文章,做了指导,其实也有让你们投虞学士所爱的意思。”
这话颇有几分暗示。
文章这个东西,毕竟是没有衡量标准的,除非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若是这文章的水平都差不多,那么就要看不同考官的风格了。
众人听了,便更有信心了,于是又一番作揖。
随即,秀才们便在这贡院外等候开门。
再过了一会儿,远处便听来歌声。
一群二皮沟大学堂的生员们个个高歌,整齐划一的过来了。
这些人穿着一样的纶巾,一样的儒衫,列成队伍,宛如行伍一般,一齐高唱,很有气势。
这一下子,让其他人都纷纷皱眉。
有人眼带鄙夷地道:“这是要做戏子吗?”
又有人不屑地道:“成日就知道整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
那些目光里透出的意味很明显,不过生员们显然不以为意,毕竟一个人一旦融入了某种环境,许多在外人看来不合理的事,他们也觉得合情合理。
何况清早的时候,生员们晨跑唱歌,虽是耽误了学习的时间,却有许多人发现,自己整整一天的精神,都变得充沛,不似许多成日读书的人那般萎靡。
年轻俊逸的陈正泰,则骑着高头大马而来,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众人见了他,纷纷避让,虽然这个家伙,平日里已在秀才们口里被打死了几百次,可真正见到了这家伙,想到上一次在学而书铺所发生的事,依旧令人头皮发麻,不由自主的心怯起来。
陈正泰施施然地坐在马上,见着了吴有静,竟朝吴有静打招呼:“吴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吴有静立马别过了脸去,很有汉贼不两立的气魄。
血王子的小小小冤家 东小胖
陈正泰的客气,显然也已点到即止,随即头微微一转,便朝生员们大喝道:“今日大考,有没有信心。”
生员们脸上一正,抬头挺胸,声音激昂地道:“有。”
这声音就更显气势如虹了!
此时,陈正泰又道:“考的不好,当如何?”
“再无面目见师尊。”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 桃小红
“好好考,不要给这群渣滓们机会。”陈正泰阴阳怪气,顺带同时又看了那吴有静一眼!
众生员现在精神十足,他们是一路晨跑来的,入城之后不便跑了,便列队行走,沿途唱歌,现在浑身精神百倍。
而站在旁观者看来,这些生员们简直就像一群小丑,都是一副不屑于顾的样子。
就在此时,贡院的门终于开了,秀才和生员们再不迟疑,纷纷鱼贯而入。
贡院外头的人烟,开始稀少起来,不过陈正泰后头,还有薛仁贵,所以他也不担心会遭受伏击,却是打马到了吴有静的面前:“吴先生的伤好了吗?”
“与你何干?”吴有静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正泰。
他的好气度也只有面对陈正泰的时候才会有龟裂的迹象。
陈正泰则是一脸匪夷所思样子道:“这是我亲自打的伤,怎么与我无关呢,你这话好没道理啊。”
这就有点骂他是白痴的意思了!
吴有静:“……”
吴有静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听闻吴先生成日也在让人背诵四书五经,还出题让人写文章?”陈正泰嘲笑道:“看来,用的也是我们大学堂的法子啊。”
其实这是实话。
大学堂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种死记硬背的方法是有用的,因此……虽然所有人提及大学堂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可暗中学习的人可是不少。
吴有静也是如此。
他对于秀才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在他看来,秀才们的功底因为有家学渊源,所以还是很深厚的。何况他们历来比较崇尚血统,除了二皮沟大学堂的生员,能中秀才的,大多还是世族子弟!
在隋唐的时候,世族自视甚高,他们自以为自己高贵,因而大多认为,二皮沟大学堂那些寒门子弟居多的地方,之所以能够大放异彩,不过是因为有死记硬背的缘故,可这些人,本质不过是投机取巧,一群愚钝的人,只不过侥幸地利用了科举的漏洞而已。
故而他们很自信地认为,若是大学堂的方法用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必然比大学堂的那些贱民们强得多。
所以对于陈正泰这么明显的讽刺,吴有静表现得出奇的平静,口里道:“备考不过是术,你陈詹事可用,其他人用了,又有何不可?这区区雕虫小技而已,既然可助人中榜,用了又有何不可?”
陈正泰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致,既要清高,又特么的还能抄袭!
不过细细想来,世上不就本是很多这样的人吗?
装逼是一回事,讨生活也是一回事嘛。
陈正泰并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一下子就想开了,于是便笑道:“那么就拭目以待了,小心别又添新伤了。”
这笑,配上这话,就有点不一样的意味了……
“你还敢威胁老夫……”
吴有静显然又怒了,正待要骂,陈正泰却已带着薛仁贵,再不搭理他,骑着大马直接走远了。
…………
贡院的明伦堂里。
作为这次大考的主考官的虞世南,今日显得很有精神。
作为大学士,此次陛下又点了他为主考,这令虞世南颇有几分自得。
虞世南是个比较淡泊的人,不喜朝中争权夺利的事,喜欢和一些文人雅士交往,平日里闲暇下来便读读书,似这样的事,正合他的胃口。
此时,他坐在主位上,手边放着一盏透着热气的茶,而他则双目微阖,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案牍,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其他几个考官,也都是位高权重的人,分坐两边。
即将要开题了。
因而一个主考便笑着道:“下官此时也很期待,不知虞学士此次出的是什么题?”
听罢,众人就都笑了。
事实上,这考题乃是主考官出的,早早就出了题目,而后封存了起来,便是皇帝也不能提前知道!
虞世南出了题,便要在贡院里独自禁闭一段日子,显出自己的公允,也防止泄题。
可以说,在今日题目放出来之前,除了他,这天下没人知道题目到底是什么。
只是此时这考官问起,虞世南却是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态,唇边勾起了微笑,道:“为了出题,老夫也是煞费苦心啊。这毕竟不是州试,此乃乡试啊!乡试乃是大考,而能入考的,无一不是秀才!这些人,肚子里都是有墨水的。若是题目太轻易了,说不得便难考察出真才实学了。为了此题,老夫也算是绞尽脑汁,可是颇费了一番功夫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心里便忍不住更是期待起来。
虞世南是什么人?这可是和房玄龄齐名的大学士啊!
何况在许多人心目之中,虞世南的才学,其实要比房玄龄更要高一些!
房玄龄毕竟出名的是在治世上,可说到了才学文章,天下又有几人可以和虞世南相比?
此番大考出题,连虞世南都费了许多功夫,想出来的却不知是什么题,真是期待中,又莫名的有了几分紧张!
片刻之后,便听到一声响亮的铜锣响,而后便有书吏拆开了封存的试题!
考官们心里的好奇更被提到了极致,下一刻,便听书吏唱喏:“题:季公鸟娶妻于齐鲍文子”。
这题一出,许多考官就都懵了。
显然,这个题但凡有些印象的人,都晓得是出自于《春秋》。
这其实讲述的,乃是鲁昭公二十五年的事,只是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一些历史而已。
而至于这个题,其实也很简单,不过是一桩婚姻而已!原句是‘季公鸟娶妻于齐鲍文子,生甲。公鸟死,季公亥与公思展与公鸟之臣申夜姑相其室……’
海贼王之剑豪之心 那一只蚊子
当然,这个题最大的陷阱,其实不是这个题,因为题目是一目了然的,可若是对这一段典故有一些了解的人,就都能知道这题目的背后,还暗藏着一桩隐事,因为这位季公鸟的妻子,与人私通,因而引发了一连串的政治事件。
这个题妙就妙在,它里面牵涉到了春秋时期的政治生态,还涉及到了婚娶,关系到了外交,甚至还有某些血脉喷张的情爱故事,甚至……还涉及到了一桩公案。
可以说,要啥有啥了。
就这么一个题,你们去作文章吧,不但要把典故添加进去,要阅读理解之后,还得洋洋洒洒的写出一篇锦绣文章。
当然,这锦绣文章里,还要暗合圣人之道,毕竟这不道德的题目里,你得作出道德文章来。
几个考官一看这题,就直接的个个目瞪口呆了,此时……竟有些懵了!
问道混元
这题……太难了。
在座的考官,哪一个不是满腹经纶的人?可面对这样的题,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难字!
兽人之重生成包子妈
于是一时之间,大家居然都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心里则在琢磨着,若考生是自己,该怎么下笔?
可一时之间,他们竟都发现自己有些无从下笔,稀里糊涂作一篇文章容易,可要作得出彩,作得切合题意,而且还要在有限的时间,这可就真的非常不容易了。
万万想不到,这位虞公居然直接剑走偏锋,这样的难题,你确定你不是故意刁难人的吗?
难,太难了。
许多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摇头起来。
虞世南看着众人的一番反应,却颇为自得的样子,他显然为自己苦思冥想出了这么一个题而洋洋自得。
出了难题,才显出考官的水平嘛,若是四平八稳的题,还要自己这考官做什么?
他见这些考官个个皱着眉头若有所思,默不作声起来,心里自是乐了!
其实这些日子,他也在想这个题目,甚至自己也忍不住的在心里作了几篇文章出来,却还是觉得不尽兴,总觉得还差一点什么。
而今天的这些考生,会有人写出一篇合心意的文章出来吗?
……
邓健如往常一般的进了考场,血脉喷张的一场殴斗之后,他又沉下了心,这些日子……依旧还是读书,以及日复一日的作文章。
虽是今日大考,昨夜他却睡得很香甜,毕竟这样的考试,他遭遇了太多次了,慢慢的,这心也就定下来。
和其他人一道进了考场后,发现考场里的布置居然和模拟考场时差不多,所以他半点慌乱都没有,很轻松地就寻到了自己的考棚,在考棚里安然落座,悠闲自在的开始磨墨。
若说压力,他其实还是有的,毕竟自己身上肩负了太多的期望,可他终究还是调整了心态,静等出题。
而后,举着牌子出题的书吏终于来了。
邓健聚精会神地抬头一看,心里随着上头的文字念道:“季公鸟娶妻于齐鲍文子。”
他的脑海里,瞬间就涌上了关于春秋,昭公二十五年的文章。
这题……呃……很容易啊……
邓健居然轻松地长呼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考官会出像教研组那样的难题怪题呢,要知道这题,既没有搭截,也没有故意生僻,其实就是一段很简单的典故而已。
似邓健这样,早就受了教研组无数难题怪题折磨的人而言,说实话……这样表面上只是典故,却只暗藏了一个小陷阱的题,看上去好像有难度,其实……好吧,不过尔尔。
什么题,我邓健没有作过?
就这……
腹黑老公,强悍妻 挂金灯
虽然这题很容易,甚至邓健觉得那主考官虞世南很有放水的嫌疑,这样的水平,放去他们大学堂教研组,只怕都得垫底了。
不过,每一次考前,教研组都会派专人对考生进行一些约谈,大多是让大家不要紧张,让人放松之类的谈话,在教研组看来,考试的心态也很重要,不能骄,不能躁,要稳!
所以邓健打起了精神,没有半点对这道容易的题轻视的意思,嗯,他要慎重以待。
于是他开始宁心静气,一面磨墨,一面若有所思。
只须臾的功夫,他眼睛一张,有了!
于是题目,先取一张白纸,一手捏笔,一手挽着自己的长袖,而后手腕轻动,笔走龙蛇。
只一下子的功夫,一竖竖的字迹,便赫然在目。
邓健一面下笔,一面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太容易了。”
………………
感谢‘张卫雨最帅’同学成为本书新的盟主,真的太感谢了,很惭愧,最近手残,对不起可爱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