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9we火熱都市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愛下-第三百一十九章 斬神開道五千裏,一念登臨陸地仙!【8000字,求月票!】-fa1u7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轰隆隆!
磅礴的邪煞,宛若河流一般奔涌,疯狂的顺着魔剑阿修罗,涌入罗鸿的体内,让罗鸿的身躯一瞬间,黑芒大盛!
远处,邪帝眼眸亦是一凝,他缓缓的从棺椁中伫立而起,周围的虚空都在崩灭,无数的秩序锁链纠缠而来,要封印他的身躯。
但是,邪帝的气息在不断的变强,他在复苏,从棺椁中复苏。
云太苍的第三具分身,亦是他在人间留下的最大的后手!
虽然血雨原中的邪煞被魔剑阿修罗吸走了一半,不够邪帝复苏,但是,碾碎天地邪门中的诸多邪修所压榨出来的邪煞之力,亦是让他完成了最后的复苏。
血雨原的穹天都开始开裂,无数的裂纹密布,漆黑无比的光辉垂落而下。
那是空间裂缝,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交织在四处。
邪帝复苏,半复苏的邪帝,就拥有着十境半尊的实力,若是彻底复苏,怕是比起当初的夏皇都要强大的多,真正的达到人间的极致力量!
邪帝太强了,乃是云太苍利用阿修罗族的肉身所打造出来的绝世强者。
单单只是阿修罗族的肉身,或许生前就是尊境的力量,因而,在云太苍夺舍复苏后,也拥有着规则之下最强大的实力!
“罗鸿!本座必杀你。”
邪帝从棺椁中徐徐起身,他的脊梁越来越挺的笔直,恐怖的气息交织弥漫着。
他的眼眸宛若深渊一般深邃。
远处。
罗鸿却是对他不管不顾,依旧处于盘膝状态。
魔剑阿修罗横在腿上,不断的有邪煞之气翻涌入罗鸿体内。
罗鸿背后,宽万里的大道之基呈现而出。
大道之路上,有道花盛放。
这是一朵何等奇异的道花,呈现七彩之色,邪,儒,武,佛,道,剑,再加上道花原本的颜色,这是一朵七彩色的道花。
道花是修行法的呈现,是修行法的结晶,每个人的道花都是一种颜色,而罗鸿不同,他的道花,是七彩色!
代表了罗鸿每一种修行法都拥有冲击陆地仙境界的资本!
之前,各道皆是有道花浮现,却是都被罗鸿无情斩落,如今,罗鸿没有斩。
他该突破陆地仙了,九锻肉身,筑基大圆满,此时不突破,更待何时?!
魔剑阿修罗中的邪煞被罗鸿不断的吸收,让罗鸿不断的冲击着一品天邪之上的境界。
其实罗鸿也不懂一品天邪之上是何等境界。
但是,冥冥中,罗鸿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他知道,这种突破方式是对的老公,快关门!
所以罗鸿相信自己的感觉,他仿佛在开辟属于自己的路。
轰轰轰!
丹田的阴阳鱼海,金色的圣人意志海,以及黑色的邪煞海皆是在翻涌,一边平静无比,毫无波澜,另一边却是巨浪滔天。
一朵七色道花绽放,罗鸿仍旧在继续开辟大道之路。
邪帝沐浴在漆黑无比的雷霆中,规则锁链抽击着他的阿修罗肉身,他淡漠的看着。
当力量开始回归,他渐渐的平心静气,不再在意一切。
他感受到了此间世界的桎梏,他达到了这个世界力量的瓶颈和极限。
他将无敌。
哪怕夫子解禁,也无法镇压他。
人间偌大,将于他的鼓掌间翻弄。
咔擦咔擦……
血雨原恶魔少爷的贴身女佣 猪小小开始开裂,这个秘境有些承受不住邪帝的气息,而罗鸿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强,使得血雨原在破碎。
无数的血雨被冲散。
而罗九天至尊 西瓜败火鸿的身上不断的有气机冲霄起,他的大道之上,七彩色的道花摇曳着,道花于七彩色的光华中,朦胧间,仿佛形成了极致的奇异瑰丽异象。
轰!
罗鸿的气息开始不断的升华,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强横的力量从大道之路上宣泄而下,让罗鸿的肉身在发生蜕变!
陆地仙境界,是一个真正超脱凡人的境界,能够被称之为仙,自然不凡。
邪帝在复苏,罗鸿在突破。
两人仿佛在争分夺秒。
咔擦咔擦……
血雨原的天穹,终于彻底的开裂。
邪帝于棺椁中伫立起身,仰头长啸,长啸间,恐怖的吼声,仿佛声波一般激荡而出,将血雨原彻底的撞的爆碎!
“本座!复苏了!”
“邪帝……临尘!人间将迎来至暗!”
嘭嘭嘭!
一声恐怖的声响炸开。
血雨原炸开,北斗秘境崩塌,犹如山河倾倒,犹如虚空龟裂。
……
昆仑宫之上。
李修远盘坐于虚空,一人拦阻云穹之上天门之后的诸多天人。
他神色淡然,姿势洒脱而狂放,犹如放荡不羁的风流士子,手捏一瓣桃花,面容间带着淡然至极的笑。
蓦地。
李修远笑容消失,扭头看向了北斗秘境的邪煞旋涡门户!
却听得一声爆响,虚空骤然爆碎!
牌坊门户轰然崩塌,恐怖至极的压抑气机弥漫开来,整个昆仑山山巅都在颤抖,甚至有些不堪重负的要被压的爆碎!
滔天的邪煞之气狂涌着。
而在那邪煞之中,有一个棺椁横压而出,狠狠的砸落在地,那是古老无比的棺椁,其上萦绕着无比深邃的死气和邪煞之气。
哪怕是一品修士,一旦被这死气和邪煞所感染,怕是会瞬间被腐蚀。
昆仑宫之上。
人人色变!
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等刚吸收完规则奖励的强者们,皆是面色凝重和难看。
“邪帝……”
邪帝复苏了,也就是说,入了北斗秘境中欲要阻拦邪帝复苏的罗鸿……可能失败了!
天空之上,于桃花树下侧卧的李修远叹了口气。
小师弟……还是失败了么?
邪帝终究还是太强了啊。
小师弟虽然是邪修克星,专杀邪修,但是邪帝可不是寻常邪修,实力强大到比起当初半只脚超脱人间的夏皇都要强!
恐怖,压抑,难以喘息的威压弥漫在整个昆仑宫的上方。
洪道姑等人间修士纷纷落在昆仑宫破碎不堪的广场之上,广场之上,尸体横陈,大家抬起头,眼眸中带着恐惧和绝望的看着穹天。
可以看到穹天一下子化作了血色,浓郁的血云在翻滚着!
血云之后,有血雨不断的滂沱洒下!
破碎的北斗秘境,竟是呈现于人间!
而那血雨之下,有黑色的雷霆在不断的垂落,一道魁梧至极的身影,悬浮着,伫立着。
肉身之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恐动画世界大冒险怖爆发力!
“邪帝!”
“真的是邪帝!邪帝复苏了?!”
“昆仑宫的计划……成功了?”
洪道姑等人脸色难看无比。
九天之上。
一扇又一扇的门户悬浮着。
天门之后,天人眼眸闪烁,盯着人间昆仑宫之上的异状。
在滔天邪煞之气迸发而出的时候,诸多天人也皆是流露出了喜色。
“云太苍成功了!以地狱阿修罗族的肉身,复苏为邪帝!”
“不愧是被南天王认可的人间修士,我等无需再犹豫,阿修罗族的邪帝分身,战力无双,人间没了夫子,无人能挡,哪怕是李修远也不行!”
“杀!将这些抵抗的人间修士,全部屠尽!”
“人间当以我等天人为尊!”
天门之后,天人激动不已。
轰轰轰!
天门剧烈震颤,有两位半尊走出,气息强大到了极致,一道仙光从天门之后迸射而出。
仿佛大江潮起潮落,连绵的仙气,犹如一线江潮,从诸多天门之后涌出。
那些被李修远一人拦阻的天人们,在邪帝复苏的瞬间,皆是没有再犹豫,选择走出了天门,杀机,战意纷纷垂落人间。
大夏王朝方向。
夏无极悬空而起,脸色有几分冰冷。
他回忆起派人攻打稷下学宫,欲要掳走罗小小的遭遇,罗鸿的出现,力挽狂澜,瞬间击杀两尊七境天人,给他极大的冲击。
哪怕他置换的是天尊血脉,可是,依旧是被罗鸿的潜力所吓住。
“此子不死……人间天人将再无容身之地!”
“此子正义之心,犹如昭昭日月,任何在人间作恶者,都将惶惶不可终日!”
所以,夏无极选择出手了。
倒不是为了报什么夏劫之仇。
夏劫虽然是他的儿子,但是,当他选择飞升天门的时候,他便已经舍弃了人身,他不是人,所以也不会在意什么血脉之情。
他只是考虑自己,考虑自己的未来。
所以,夏无极出手了。
他一念涌动,大夏王朝境内所有的天人皆是汇聚,与他一同朝着昆仑宫方向飞速爆掠而去。
这一次……要斩尽杀绝!
李修远,罗鸿,女帝,吴清华……人间所有高端战力,全部要抹杀!
唯有如此,未来的人间,才能任由天人驰骋!
才能杜绝人间一切反抗力量!
……
人人色变,仿佛灭世一般的危机,霎时便笼罩住了整个昆仑宫。
其实,如今的昆仑宫已经算是半覆灭了。
昆仑宫的弟子死伤无数,基本上都被汇聚而来的江湖修士们灭杀殆尽。
但是,此时此刻真正的危机,并不是昆仑宫弟子,而是复苏的邪帝云太苍,还有九天之上走出天门的一尊尊天人。
仿佛大决战提前来临似的。
人间修士与天门天人的大决战!
血雨原化作了异象,悬浮在昆仑宫的上方,仿佛单独化作了一片天地似的。
邪帝肉身强大,无数的邪煞如黑龙一般在他的周身席卷。
他仰头发出了滔天大笑。
大笑之声带着恐怖的声波力量,激荡开来。
他从血雨原中一步一步的走出,天地间,有浓厚的黑云席卷而来,在他的头顶之上汇聚。
人间的天,骤然就黑了。
就如邪帝所说。
人间将因为他的复苏,迎来至暗时刻。
李修远面色难看,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等人也是面色警惕万分。
蓦地,李修远看向了穹天之上,天门之后走出的天人。
“滚回去!”
李修远脸上温柔消失,带着几分厉色!
手捏桃花枝,宛若鞭子抽出,空间破碎,无数的裂缝汇聚,仿佛化作了一条长河卷入云霄。
数位五境天人怒喝间,探出手,欲要抵挡,却是宛若纸糊一般,被李修远一鞭子给抽的爆碎!
惨嚎声弥漫天际,金色的血液在飘洒!
大战,爆发了!
女帝利啸,手中的龙雀剑扬起,整个人登天直上,她的背后,有龙雀虚影浮现,无数的剑光如瀑布倒灌,杀向天门之后的天人!
这一战,所有天人汇聚了大半,穹天之上,天门林立,七十二扇下三重天门,足足浮现了半数三十六扇!
人间飞升天界,置换血脉的天人,足足超过近百尊!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股战力!
吴清华亦是怒啸,他的周身,一圈又一圈的剑气喷薄,犹如大河之剑天上来!
大周天子虽然初入半尊之境,可有造化炉加持,战力亦是不弱,怒目圆瞪,怒啸天人。
疯了!
这些天人疯了!
图穷匕见,这些天人,要赶尽杀绝,要杀灭人间高端战力!
围杀昆仑宫的这些人间修士,一旦全部身亡,人间将再无顶级力量可对抗天人!
压抑的气息弥漫不休。
洪道姑道袍猎猎,眼眸亦是通红。
她想到了慷慨赴死的老天师,怕也是预想到了如今的局势,所以当初才会奋不顾身的镇压一方天门。
可是老天师一人之力终究有限!
“尔等天人,既然选择飞升入天界,褪去人躯,就好好做尔等的天人,何故再为祸人间!”
洪道姑怒喝。
手中桃木剑扬起。
“这人间,是人族的人间,不是你们天人的人间,滚回去!”
洪道姑猛地捏碎符箓,五行符甲力士浮现,伴随着她,咆哮云穹!
一位位人间陆地仙腾空而起,挥剑,挥刀,扬枪,举弓!
剑拔弩张的气氛,于此刻愈演愈烈!
昆仑山之上,有风起,血腥的风,咆哮的风!
邪帝复苏,魁梧的身躯于血雨原异象之中俯瞰人间。
他冰冷的一笑,却是没有急着出手对付人间修士,而是身躯一掠,一掌化爪,将虚空打的崩碎,朝着血雨原异象深处的一隅之地打去。
若非邪帝出手,不少人都没有注意到。
李修远眼眸一凝,亦是看到了,他看到了邪帝出手的位置,罗鸿盘膝而坐,背后有大道呈现,七彩色的道花熠熠生辉!
李修远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何罗鸿没能拦住邪帝了。
原来是小师弟……要突破入陆地仙!
李修远面色微微变换。
突破陆地仙……有用么?
李修远不知道,但是,他唯一清楚的一点便是,既然小师弟这样选择了,那他就尊重小师弟的选择。
李修远屈指一叩。
顿时正气长河席卷天际,裹挟着漫漫桃花花瓣朝着邪帝一爪的位置阻拦而去。
嘭!!!
无数的桃花化作齑粉。
正气长河都是被一爪打的爆碎,像是一条被爆头的长龙!
李修远身躯于虚空中倒飞数百丈,气机浮沉不定。
好强!
难怪夫子要算计云太苍的邪帝分身,真的太强了!
仿佛真正达到了人间的瓶颈!
距离真正的天尊境界的强者,怕是……只有一线之隔了!
如今人间,能阻拦邪帝的怕是也只有他二次涅槃的李修远,其他半尊,例如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三人齐至,怕是都未必打的过邪帝!
血雨原深处。
罗鸿徐徐睁开眼,眼眸深邃无比,仿佛有道花朵朵。
邪帝呼啸而来,一拳砸下,恐怖的一拳,将空气完全压爆,巨浪排空,无数的血雨倒灌!
李修远抬起手,桃花枝抽下,与一拳碰撞,桃花枝爆碎,李修远借力荡飞出千丈距离。
而远处,罗鸿抬起手,屈指一弹。
伫立在昆仑宫之巅的夏皇天甲尸蓦地睁开了眼。
罗鸿再度抬起手一招。
“吾之大军,为尔等君主而战!”
话语犹如吟唱,炸响在虚空中的每一处!
霎时。
罗鸿身前,密密麻麻的邪影浮现而出,疯狂的飞扑向了邪帝。
悍不畏死,邪影本就不死不灭!
夏皇天甲尸复苏,罗鸿将魔剑中的邪煞化作操控夏皇天甲尸的力量,骤然杀向邪帝。
咚!
一拳,夏皇天甲尸被砸的坠落昆仑宫山巅,昆仑山直接被砸的矮了百米!
不过,夏皇天甲尸毕竟是死物所化,眼眸猩红的冲起,悍不畏死的杀来!
李修远也没有退走,也是厮杀而出,与夏皇天甲尸和漫天邪影一同围杀邪帝。
尽管,二人不断的被打的爆飞而出,只是刹那,李修远便已浑身都是鲜血,模样颇为凄惨。
但是,这般悍不畏死之下,却是阻拦了邪帝的步伐。
轰!
霎时。
血雨原深处,天地异象被冲散。
罗鸿的身上,气息飙升,他突破了!
大道开拓千里,七彩道花绽放,鲜艳夺目,而这只是开始……
罗鸿身上雄浑的气息不断的激荡,背后的大道之路再度开拓,当然,因为罗鸿拓宽大道达万里,所以开拓大道变得非常的缓慢。
幸而罗鸿的积累深厚,否则这大道拓宽个千里都是个奢望!
但是,以罗鸿筑基圆满的底蕴和积累来开拓大道,却依旧是缓慢的让人绝望。
大道开拓两千里!
第二朵七彩道花呈现!
速度太慢了!
罗鸿的一具意志分身呈现而出,手握邪剑,于虚无混沌中以斩神开道!
“给我开!”
罗鸿的意志分身不断的挥剑。
一剑斩神,既斩大道,也开大道!
斩开混沌,浮现光明!
大道开拓三千里……四千里……五千里!
五朵七彩色的道花,纷纷绽放,耀眼夺目。
这是何等瑰丽的画面,别人的道花都只有一色,而罗鸿的道花却是七色!
嘭!
笼罩大道之路的混沌变得愈发的坚固。
罗鸿的意志分身力量耗尽,无法再开拓,退回了意志海中,萎靡的蕴养着。
而罗鸿亦是睁开眼。
连破五境!
妖孽至此!
远处。
正在和邪帝交战被打的浑身是血的李修远回首看了一眼罗鸿的大道。
这一看,哪怕是大夏状元郎的李修远都忍不住破口大骂!
“艹!”
“这特么是大道之路?!”
别人羊肠小道,你是通天大道啊!
你为什么要搞特殊?!
宽万里的大道之路,谁见过啊?!
李修远终于明白,为什么罗鸿明明战力无双,而且,杀了那么多陆地仙,得了那么多的规则奖励,却为何迟迟未能跨入陆地仙境界了,就这大道宽度,所有的奖励罗鸿怕是都拿来拓宽大道了吧?
小师弟这个疯子!
最重要的是,这么宽的大道……罗鸿在突破成为陆地仙的时候,还能连破五境,开道花五朵!
这底蕴……该何等深厚!
李修远自惭形秽,难怪夫子说他李修远天赋不行,和小师弟这么一比,他就是个垃圾!
远处,云太苍的邪帝分身也是陡然一惊。
尼玛!
这什么大道之路?还有……连破五境是什么鬼?
人间一品修士,除了走涅槃之道的李修远是个意外之外,其他修士,一品入陆地仙,最多也就只能开辟大道三千里,绽放道花三朵,成为三境陆地仙。
像罗鸿这种一入陆地仙便是五境的怪物妖孽,万年难遇!
这愈发加剧了邪帝杀罗鸿的决心。
此子不死,哪怕是邪帝都没有安全感!
“死!”
邪帝压低了声音,发出了怒吼。
他抬起手一招,天地邪门顿时落入他的手中,被他抓着,狠狠朝着罗鸿压来!
天地邪门,亦是一件顶级神兵!
倾轧而过,诸多邪影纷纷爆碎。
夏皇天甲尸被砸的血肉爆碎大半,李修远亦是闷哼一声,倒飞而出。
邪帝本就强,再加上有神兵在手。
李修远真的挡不住!
罗鸿的头顶上空,天地邪门门户骤然砸下,将罗鸿笼罩在内。
周围一切,都宛若化作了真空区域一般!
轰!!!
罗鸿睁开眼,白发在飞扬!
他浑身的骨骼都在发出炒豆子般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突破,完毕了!
斩神开道五千里,一念登临陆地仙!
蜕变!
那是一种自内而外所发生的蜕变!
意志海变得愈发的坚韧,大道虚影更是投影在了意志海中。
罗鸿的肉身亦是发生了变化,心神一动,气血喷薄,一具精致无比的金色武仙甲覆盖在罗鸿的周身。
武仙甲之上,有九道纹路,那是九锻武仙甲!
单单是这武仙甲就堪比神兵!
罗鸿丹田煞海彻底变化,金色与黑色盘踞着,仿佛化作了一个小世界雏形,宛若洞天。
圣人虚影盘坐在洞天之中,光辉万丈。
一抹乌光萦绕着,让洞天隐隐发生些许的变化。
轰隆隆!
天地邪门压迫而下。
罗鸿睁开了眼,蓦地伸了个懒腰,九锻武仙甲光华万丈,仿佛虚空都被冲击的爆碎。
面对砸下的天地邪门,罗鸿大笑起来。
手中邪剑落入手中,半圣之兵,猛地扬起。
剑气,化昆仑!
犹如力拔山兮。
一座逆流之上的剑昆仑砸向了天地邪门!
咚!!!
虚空乱流在轰然流淌不休。
天地邪门竟是被罗鸿这一剑,给砸的横移数米。
轰!
天地邪门砸落在昆仑宫上方,罗鸿却是探出手,一掌按在了天地邪门之上。
虚空中。
邪帝周身缠绕着黑色邪煞,眼眸一凝!
罗鸿初入陆地仙,居然就有如此霸道的举措?!
这是打算与他一战?
从一品跨入陆地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但是……陆地仙和一品,在他这巅峰半尊面前,有差别吗?
尽管罗鸿的大道之路宽万里,但是,宽万里那也只是五境罢了!
如今的邪帝实力,战三五个半尊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轰!
邪帝伫立虚空,猛地抬起手,随着他的抬起手,天地邪门似是受到了召唤,被罗鸿手掌盖压间,竟是颤抖不止。
罗鸿的意志海中,邪神二哈于朦胧黑雾中,鼻孔放大。
罗鸿那因为开道而孱弱无比的意志分身盘坐于意志海中,喘着粗气,道:“二哈,你觉得我打的过这邪帝吗?”
“愚蠢的小罗,知道询问伟大的祇?”
邪神二哈冷笑起来。
不过,还是分析开口:“这夺舍阿修罗族尸体所成就半尊之境的存在,应该已经半只脚跨出了规则的限制了,很强。”
“你虽然也突破了,或许可以交手一二,但是,持续作战,你必败无疑,甚至有被斩杀的风险。”
邪神二哈,道。
罗鸿眉毛微微一挑:“我可是以大圆满筑基突破的陆地仙……”
邪神二哈差点笑出声。
“但对方是半只脚超脱规则的存在,夺舍的阿修罗族肉身,生前更是尊境强者,虽然依旧是垃圾,但是放在人间,可称无敌。”
“这还是有规则压制,若是无规则压制,这劳什子邪帝,必定入尊境。”
“若是到了尊境,杀你个愚蠢的小罗,一招足以。”
邪神二哈埋汰道。
罗鸿笑了起来,真的不能战么?
千辛万苦突破入陆地仙,结果你跟我说,没卵用?
罗鸿不信。
战过才知道!
咧嘴一笑间。
现实中,罗鸿猛地睁开眼眸,手掌重重一拍,将悬起的天地邪门再度砸了回去。
下一刻邪君面具入手,盖在了脸上。
“阿修罗态!”
一声利啸。
罗鸿肉身骤然拔高,变得修长,银发及腰飞扬间,犹如钢刀撕裂虚空。
邪帝盯着气息陡然变化的罗鸿,眼眸亦是一凝。
“阿修罗族?”
“你竟是得到了覆灭的阿修罗族的传承……”
轰!
邪帝脑袋一侧,罗鸿不知道何时,移形换影到了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瞬息之间,砸出了一拳。
这一拳,罡风猎猎,空间都被砸出一个黑洞。
九锻武仙甲的防御极致强悍,再加上九锻肉身的力量,霸道无双!
邪帝身躯骤然一甩,手臂抡动起大圆,朝着罗鸿当头砸下。
罗鸿亦是不躲避,邪君面具下的眼眸冷酷无情!
他一品的时候就能搏杀九境。
如今,达到五境,为何搏杀不得半尊?!
邪帝也是半尊,未曾超越人间极限,那就……可杀!
咚!
两拳碰撞!
恐怖的气浪涟漪骤然炸开!
罗鸿覆盖手臂的武仙甲骤然爆碎,手臂血肉模糊,更是有骨骼浮现。
但是,罗鸿却是畅快大笑起来!
因为邪帝一拳,也就如此罢了!
邪帝,可战!
轰!
罗鸿一拳荡开,生命精华冲刷,肉身刹那恢复。
身躯再度移形换影消失,出现在了邪帝身后,弹指见鬼都!
浩大的漆黑色鬼城浮现在了邪帝的头顶之上!
狠狠的砸下,仿佛巨石投入瀚海中,排空的巨浪,掀起滔天波浪!
邪帝利啸。
双臂抬起,身上的阿修罗族纹路仿佛复活过来,蠕动不休,双拳打出,重重的锤在鬼城之上。
城破!
但是,城破剑光现!
一剑红尘劫!
时空长河卷动,一剑直削邪帝的头颅而来!
邪帝一缕神职发丝被削落,身躯横飞数百丈,周身邪煞鼓荡不休。
远处!
李修远倒吸一口气。
艹!
这是小师弟?
五境陆地仙,搏杀他李修远都要被暴打的半尊?!
尼玛,果然是怪物!
李修远本想插手与罗鸿一同搏杀邪帝,但是,罗鸿的声音却是飘荡而来。
“二师兄,相助其他人。”
“邪帝,由我来杀!”
“今日,我罗鸿登仙……屠邪帝!”
罗鸿握着邪剑,道。
李修远扭头看向远处,诸多天人入人间,人间修士,基本上处于被碾压状态,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浑身染血,几欲陨落!
“好!”
李修远当断则断,正气长河卷起他的身躯,骤然远遁。
杀向了诸多天人!
邪帝眼眸一凝,大怒!
罗鸿这是看不起他?
居然打算单杀他邪帝?
邪帝分身,是云太苍八百年的算计,是他最大的底牌,是他算计夫子的底牌。
你罗鸿……凭什么破之?!
罗鸿笑了起来。
心神一动,邪煞狂涌,远处,夏皇天甲尸飙射而来,朝着邪帝杀来!
罗鸿抬起手,猛地一攥。
“站起来!”
那些被邪帝打爆的邪影,纷纷再现于虚空。
而昆仑宫之上,那些战死的陆地仙,那些死去的天人,亦是纷纷站立而起!
浩浩荡荡,密密麻麻!
宛若黑暗狂潮,朝着邪帝涌来!
邪神二哈说他罗鸿打不过着邪帝,那是不知道他罗鸿的底牌!
罗鸿最擅长的……是群殴!
“杀!”
罗鸿隐匿于万千邪影中,邪帝咆哮着,一招打出,数十尊陆地仙邪影被打爆。
但是,霎时!
邪帝只感觉危机当头!
却见罗鸿蓦地出现在他的身后,右手食指一指点出!
这一指,天地色变!
邪帝一阵恍惚,仿佛看到了宇宙星辰,仿佛看到了天地破灭,看到了枯坐在星辰之上的垂幕身影……
这画面,让邪帝身躯僵直了半响。
尔后,这一指在邪帝眼前骤然放大!
最后……
贯穿了邪帝的肉身外的气机防御,贯穿了他的眼眶!
天魔波动震荡,邪帝惨嚎声响彻整个昆仑。
半边头颅,炸的四分五裂!
PS:第一更,8000字大章,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