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kt9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第0114章 好大的官威,好騷包的大師看書-iykje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鬼鬼祟祟的,刚才在嘀咕什么?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
一名西装革履,一脸精干,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快步上前,叫住了江跃和三狗。
江跃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
看他这身制服行头,应该和罗处是同一级别的人物。头发打理得非常柔滑,苍蝇飞上去都可以崴了脚。
脚下蹬着一双擦到发亮的黑皮鞋,几乎可以当镜子。
这人一看就是非常善于包装自己的精致人。
精致人往往都善于投机取巧。
在江跃看来,对方拦住他们哥俩,其实就是在投机取巧。
现场这么多人,其他人都没说什么,就他站出来表功,拍马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罗处连忙上前:“高处,他们有家属沦陷在商场里,你这么大威风,何必跟两个后生过不去?”
“呵呵,罗处,你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多管闲事?这可不像你罗处的风格。”
这个被称为高处的人,显然跟罗腾不太对付。说话语气之间,隐隐都含着火药味。
不过,他夹枪带棒一番话刚说完,却尴尬地发现,他喝止的两个人,竟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居然施施然走了!
“我再说一遍,站住!”
高处使一个眼色,他的部下纷纷启动,拦在江跃和三狗跟前。虽然没有荷枪实弹,可是阻拦的意图却非常明显了。
“请留步,配合长官问话!”
围上来的部下,嘴里客气,但肢体语言已经非常明显,如果再往外走一步,就要给他们上手段了。
江跃在这一瞬间,忽然有点理解罗处了。
如果成天就跟这样的货色共事,上头还有闫长官这样的顶头上司,那真是天坑级难度啊。
江跃倒是云淡风轻。
他虽然不爽,却犯不着为这种人生气。
嗤笑一声:“你们有这威风,往商场里边使啊。在外头跟平头百姓抖威风,是不是用错方向了?”
骂人不用脏字,关键是得骂中要害。
果然,那高处一张白皙的脸,顿时有些难堪。
星城发生了这么多诡异事件,别的行动处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唯独他高处领导的行动五处,却是处处碰壁,一点收获都没有。
同是中生代的后起之秀,他跟罗腾一比,业绩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他要在长官面前邀功,要给罗处上眼药,也就不难理解了。
业绩不行,总要马屁来凑。
能爬到行动五处的处长位置,哪怕是裙带关系,这个高处肯定也有过人之处。
比如说控场能力。
虽被江跃一番话挤兑得有些羞臊,很快就镇定下来。
冷冷瞥了江跃一眼:“我怀疑这两个人有问题,带回基地好好审问一番。”
“慢着!”
罗处当场就炸了。
江跃是他带来的人,三狗更是他的部下。
这要是被高处的人带走,他今后还怎么在局里混?
“姓高的,你但凡把这点小心思放在办案上,怎么至于一个案子都办不好?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线人,一个是我的部下。你要审问自己人?你平时都这么办案的么?”
罗处的部下,没几个不认识江跃和三狗。
但是星城超自然行动局各处之间都是平行机构,互相之间独立行动,独立办案,彼此之间有竞争,有合作。
但是罗处和姓高的明显尿不到一壶,所以彼此之间绝对谈不上什么合作。
因此,这高处对江跃和三狗的情况,完全一无所知。
听说这两人一个是线人,一个是部下,高处也有点坐蜡了。再怎么关系不和,也不能把对方的人带回去审问。
对自己人下手,明显是犯大忌讳的事。
“哦?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罗处的部下,果然跟罗处的风格一样,目无尊长,毫无纪律。”
“罗处,你解释一下,长官在训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说话?更别说还当场议论领导!”
别看这货业绩能力不行,抓人漏洞,内斗整人,绝对是小能手。
江跃知道,以罗处的嘴皮子,要是跟这货撕起来,肯定是占据不了上风的。
更何况这种没完没了的口水官司,江跃真是腻歪透了。
“高处是吧?嘴皮子谁都有上下一对。这种场合,光磨嘴皮子,那都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你从现在说到天黑,再从天黑说到明天早上,那都是虚的。咱能不能来点干货?来点实打实的玩意儿?”
“你要在我们面前显摆,抖你的官威,这没问题啊。只要能把云山时代广场失陷群众救出来,牛逼你想怎么吹就怎么吹。你要怎么训我们就怎么训我们,要我们写检讨我们就写检讨,多干脆的事?”
“嘴炮三千,还不如干成一件实事,对吧?”
激将法并不高明,但却实实在在击中高处的要害。
一时间,高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当然可以找到很多说辞,可这个场合,如此情景,一切说辞都显得苍白无力。
哪怕明知道人家是激将法,能破么?
这么多同僚,这么多兄弟部门,对方已经把他架上去了,他这时候想下来都找不到台阶下。
尽管如此,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轻哼一声,尽量压住火气,维护住自己的人设。
“怎么办理案件,在场这么多人,哪个不比你有见地?还用得着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来指点江山?罗处,你的人,一个个都这么膨胀的嘛?”
这货不但反过来挤兑江跃,还顺带把罗处也拖下水。
江跃呵呵一笑:“你这个毛长齐的人,却没有长胆子。案子明明白白摆在面前,你却只能嘴炮装逼。”
“无理取闹!”高处有些老羞成怒。
江跃不为所动,继续道:“你尸位素餐。”
“你……”高处血压有点网上飙。
“你光说不练!”
“你……”
“你什么你?”江跃气势完全压制对方,“你是特殊部门堂堂大处长,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群众。按理说你觉悟应该比我高多了。不如这样,咱也别攀扯别人,谁都别玩嘴炮,就咱俩,现在就进云山时代广场,给大伙探探路,怎么样?”
三狗也在一旁起哄:“对啊,大处长的胆量,不会连我一个小孩都比不过吧?我陪你们一起进去。”
起哄架秧子,三狗从来都是一把好手。
这局势被他们哥俩一拱火,高处越发没有台阶下了。
再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只怕都会落下一个胆小怕事的嫌疑。
派手下队员去?
也不是不可以。
可先前派进去的人,好几个就跟石沉大海一样,明显沦陷了。
这明显是派人送死的事。这节骨眼上要是指派手下人去,以后威严何在?颜面何在?
到底是闫长官的心腹爱将。
闫长官见高处有点下不来台,清清嗓子,打起了官腔:“罗处长,这两个小鬼是你的人?年纪不大,看来胆气不差嘛!”
“严格来说,现在还不算是我部下。一个是我看好的潜力股,一个是我的线人朋友。”
罗处是聪明人,如果现在说三狗和江跃是他的部下,那么部门内,闫长官说一不二,随时可以给哥俩穿小鞋。
这是罗处绝不想看到的。
倒不是怕江跃和三狗吃亏,这哥俩吃不了亏。
关键是,他们部门还真没有任何本钱和这哥俩交恶。一旦翻脸,损失的绝对是他们部门。
更何况,罗处对这段交情是非常看重的。
哪怕闫长官是上级,他也绝不允许他们对江跃和三狗不利。
毕竟,上级就跟流水一样,随时会流动。
而他和江跃三狗的关系,却是要细水长流的。
再说了,闫长官名义上是上级。罗处却非他的嫡系,真要闹掰了,罗处也有靠山,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周旋的余地。
闫长官似笑非笑道:“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应该早点吸收到咱们部门。上头三番五次提到,咱们拔擢人才要大胆一些,步子再大一些。我看啊,这两个小鬼就很不错,初生牛犊不怕虎。罗处长,你要是不方便,我替你做个主,现在就把他们纳入咱们部门。正好小高的行动五处有几个编制缺额,你看怎么样?”
正面插刀从来都不可怕。
可怕的是这种笑面虎,你都不知道他的刀子藏在何处。
看着似乎是欣赏人才,提拔年轻人。可别说是罗处这种老官场,就算是江跃,对这闫长官的话也是半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别说他这番话不可信,就算是百分百诚恳,江跃也不会当回事。
到高处这种人手底下干活?
江跃光是想想都觉得反胃。
将怂怂一窝。
江跃绝不可能跟怂人尿到一壶去,关键时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怎么死。
“闫长官,缺额我这也有啊。就算没有,我想办法也得给他们安排。架不住小江年纪轻,还在上学,目前还没有出来工作的想法。自古强扭的瓜不甜。不然的话,我老罗还能等到现在啊?”
不管你出什么幺蛾子,挖墙脚也好,想整人也好,我罗某人都给你挡回去。
“对了,闫长官,云山时代广场确实是高处行动五处的辖区。到底怎么干,还得听听高处的高见啊。救人如救火,还真是耽误不得。大几百条人命,天大的干系啊。真要出什么事,咱们上上下下,都没好日子过。”
都是聪明人,都是得道的老狐狸。
听话听音。
闫长官明知道罗处是给这两个年轻人挡事,却也无可奈何。
官威刚才已经发过了。
再无缘无故骂人,那就有点掉档次了。
再说了,人家罗腾说的也没错,这云山时代广场,还真就是行动五处的辖区,本应该是高处长的分内工作。
他闫长官靠着官威,召集各处前来撞声势,协助行动五处办案。人家来,那是给长官面子。
真要不来,推说手上自己的案子紧急,你能怎么样?还能绑着人家过来不成?
还能让人家放下手头的案件,过来给行动五处擦屁股不成?
闫长官压了压手掌:“好了好了,你们各个行动处之间,有竞争力是好事。不管关键时刻,还是要团结一致嘛!大伙都说说,目前这个情况,到底有没有解决的方案?”
其他几个行动处的首脑,目光都不约而同望向高处。
这是你行动五处的活,当然得是你先说。咱们是来友情帮忙的,帮得上就帮,帮不上也别指望我们给你拼死拼活。
这年头谁都是聪明人。
诡异事件这么多,谁家的人手不吃紧?
都是爹生妈养的人命,没理由填在别人的任务上。
高处心中暗暗叫苦,却不得不开口:“闫长官,我对各方资料悉心研究过,通过全盘思考,我觉得咱们还得从一个关键点入手。”
“哦?那么,这个关键点找到了吗?”
“嗯,我已经有思路。归根结底,咱们得先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才能对症下药。所以,还得派人进去先查探一下。”
这说来说去,不是又绕回来了么?
其他几个行动处长都是一阵腻歪,车轱辘话反复说,顶个屁用?
谁不知道这是关键?
但是更关键的是,怎么进去?派谁进去?
进去的要么迷路,要么音讯全无。
“小高啊,人咱们已经派出好几拨了。不顶事啊?”闫长官心里有点失望,要不是小高一向听话懂事,他都想临阵换将了。
高处看了看腕上的名贵手表:“闫长官,咱们普通队员,面对这种情况,确实有点抓瞎。我已经请了一位奇人,他对这些诡异事件,一向颇有心得。”
“时间不等人啊。”闫长官提醒道。
“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咦,到了。”高处小跑着迎了上去,招呼戒严队伍放行。
一辆名贵豪车倏地刹车,停在了人群前。
看着车标上的小金人,江跃猜测,来的人肯定是个骚包。
这种人哪怕还没露面,一股骚气挡也挡不住,绝对是各种侧漏。
高处确实很会做,亲自上前拉开车门,迎下了一人。
大背头,大墨镜,大金表,大雪茄……
这就是传说中的奇人?
这人下了车,面对谄媚伸出手的高处,却没有迎合,只是淡淡伸出手,随意握了一下。
“小高,你是知道的,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生意。以后不要遇到点什么事,就惊动我?OK?我很忙的!”
“是是,这要不是事情太大,也不敢惊动柳大师您的大驾啊。”
“能有多大?比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生意还大?”
“呃……难分高下,难分高下。”高处擦汗,引着柳大师走到闫长官跟前,“柳大师,这是我们星城行动局的闫长官。”
“闫长官,这是柳大师。全国知名的风水界大师。在他们圈子里,一般都称呼柳大师为仙师的。今天柳大师放下生意,特意为咱们赶过来。”
“大师高风亮节,世外高人,令人神往啊。幸会幸会。”
“呵呵,好说好说。”
柳大师逼格甚高,在闫长官面前,也不露怯,反而满满都是世外高人那种矜持感。
抬起手腕,瞥一眼大金表。
“高处,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咱们还是按时收费,我现在开始计时。”
好家伙,这才刚寒暄过,开口就是生意了。
这转进得也太快了。
连客套的程序都不走一下?
高处似乎有些尴尬,有些为难地朝闫长官望去。
“闫长官,柳大师的生意确实很大。他今天牺牲了手头的生意过来帮忙……”
闫长官一摆手,笑道:“要的嘛!柳大师热心帮忙,咱不能让高人倒贴时间还赔钱嘛!咱们随行就市,柳大师别处怎么收费,咱们照价支付。可不能让民间大师寒了心,以后谁还敢跟咱们合作?”
“是是,闫长官开明。”
闫长官这么一开口,这事似乎就这么定了。
一旁另一个行动处处长,年纪略微比罗腾和高处大一些,忍不住问道:“高处,柳大师的收费标准是?”
“在外头,咱都是一分钟三十万。谁让星城人民热情,我柳某人打个八折好了。”
“多少?”那名处长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一分钟三十万?
这是按分钟收费的节奏?
这出场费是要上天啊?印钞厂的印钞速度,能跟上你这个收费标准嘛?
江跃也听呆了。
这特么谁的裤裆没兜住,冒出这么个大师来?开口就是一分钟三十万的收费?
看闫长官和高处的意思,似乎理所当然?
现在的钱都这么好赚吗?
江跃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参与的那些诡异事件,好像亏了很多啊。
“怎么?嫌贵?”柳大师皱眉,“小高,你怎么回事?我柳某人缺你们这三瓜俩枣还是怎么?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生意。你以为我很想赚你们这个钱是不是?”
“不不不,柳大师您误会了。三十万就三十万,不打折。”高处忙道。
闫长官也点头:“只要是真才实学,那就配得上天价。柳大师,事不宜迟,要不现在就行动?”
“不急!”
柳大师一招手,早有一名女助理拖着一只箱子小跑过来。
箱子一打开,好家伙,里边的东西还真不少。
道袍、念珠、手串、道符、八卦镜、玉坠、木剑……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箱子正中的一个大罗盘。
各种装备还真齐全,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
柳大师先是换上道袍,然后将这些装备,慢条斯理地往自己身上挂。每一个步骤似乎都很讲究,具体挂在哪里,安排在哪个位置,竟都十分精确。
最后,背上桃木剑,手持罗盘。
人设俨然是得道高人,世人强者的风范。
“高处,要不要一起?”
高处仿佛有些犹豫。
“有我在,万事不必操心。虽不说破这诡谲迷局,保你们平安却是没问题的。不过,人尽量少一些,万一有个突发事件,人多的话,我纵然有天大神通,也很难护持周全。”
“成,我亲自带人陪大师进去。”高处忽然变得很爽快了。
“闫长官,我们三处对这个案件也很感兴趣。既然来了,总不能让我们袖手旁观吧?”
罗腾忽然嬉皮笑脸地朝闫长官说道。
闫长官还没发话,柳大师却道:“人手已经够了。再多人进去,我看护不住,可别白白送了性命。”
罗处呵呵笑道:“我们不用看护。你们搞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你这天价出场费,我们可沾不起这个光。”
高处听了这话,脸色明显不悦。
柳大师冷哼一声:“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以我观察,这云山时代广场明显被阴森鬼气缠绕,说它是十绝死地,一点都不夸张。你们要去,那就去吧。真要遇到点什么邪乎事,别怪咱见死不救就好。”
罗处呵呵一笑,心里闪过无数句麻麻批。
特么的十绝死地?吓唬谁呢?能比盘石岭的兽潮可怕吗?能比大金山的百鬼搬山凶猛吗?
老子可不是吓大的。
对方越这样说,罗处反而越不爽。
“闫长官,您一直催我来,总不能我来了,又让我站在外头干瞪眼吧?我这求战心切,我这一腔热血,您也看在眼里吧?您不会是怕我抢了高处的功劳吧?”
闫长官本来是想一口拒绝的。
可罗处最后一句话,却很诛心。
面对罗腾的请战,如果他一口回绝,是不是真怕罗腾抢了行动五处的功劳?
如果他不允许罗腾进去,那之前大动干戈等罗腾到位,还因为人家没及时赶到训斥了那么久,图的是什么?
难道因为少了一个罗处围观,值得他这么大动肝火?
闫长官心中一阵烦乱:“去吧,去吧!不过人家柳大师话也说得很明白了,这里头的危机,你要心里有数。可别到时候拖了后腿。”
“谁拖后腿还说不定呢。在咱们星城各个行动处,谁是出了名的拖后腿?肯定不是我罗腾。”罗处嘿嘿一笑,顺便又挤兑了高处一下。
“小杨,你跟我去。”罗处招呼了一名队员,是上回在云溪镇被吓破胆的杨聪。
然后是江跃和三狗。
当然,罗处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江跃暗中知会的。
这云山时代广场,江跃非进去不可。不仅仅是因为家人失陷在里头,而是他觉得这个局,非常非常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