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jn9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遊戲大亨討論-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壯懷激烈讀書-4wkmv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此刻,身在半空中的陆梦鳞有些诧异,古盘邪神的身躯不动弹了,并不代表它已经被制服了,只是暂时的失去了控制而已,而造成这一切的来源,正是下方的那座光明祭坛射出的五彩光线。
“他们,都死掉了啊!”陆梦鳞感应到了严守铜的气息消失,以神念一扫之下,发现除了严守铜之外,周深的气息也不见了。
加上之前那位罪神官,一连损失了三位同伴,这让陆梦鳞的心里很不舒服。
然而,他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古盘邪神绝非那么容易对付的,从祭坛射出的那道五彩光线,纵然对古盘邪神有所克制,也只是一时,未必能克制太久的时候。
正因为陆梦鳞与古盘邪神战斗过,所以他才知道这名天外邪神究竟有多恐怖。他不并相信,只凭从遥远的另一个时间位面射来的一道神辉光线,就能真正的制服古盘邪神这样的凶物。
所以,趁着这个短暂的停战机会,陆梦鳞正好可以利用起来,实施自己心目中的那个计划。
就在陆梦鳞开始将神识集中,并且投射向更高的天空时,下方的湖畔中,龙战野和涂山明两人已经来到了米小虫他们几人的面前。
“严大师他……”米小虫伤心欲绝,几乎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黄少天死死咬着嘴唇,生怕自己会哭出声来,不禁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天空,武豪大哥还在空中,他为什么不落下来?难道他受伤了?不愿被我们看见?还是……
黄少天一时间胡思乱想,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
“小心!”突然间,高大锦没头没脑的大吼了一声。
几乎同时,涂山明轻轻一伸手,五指间气劲爆发,将宇生的咽喉一把扼住。
咔嚓!满脸惊愕的宇生,做梦也想不到涂山明竟然会对他出手!颈骨当场折断,抖了两抖便咽气了。
“神民族,也是一样的脆弱!”从涂山明的嘴里说出了这句极为生硬的话,听得几人心中俱是一惊。
这不是涂山明平时说话的语气,他给人的感觉一向都傻乎乎的,没个正形,说话的人绝对不是涂山明。
高大锦拖着米小虫,倒退了两大步。
而这时,涂山明却不再说话了,而是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反而是他身边的龙战野大步上前,重重的一脚踢在光明祭坛上,将祭坛残骸踢得粉碎。
“不可损毁属性?真讨厌啊!原来是那条老龙的气味!你们竟敢把它召唤过来!该死!全部都要死!”龙战野双眼之中泛起一片血红光芒,怒气冲冲的大吼道。
怎么回事?龙战野大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黄少天惊呆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在她印象中的龙战野,从来都是冷酷漠然,但是又给人特别靠谱的感觉,无论多难的事情,只要交给他,就一定会解决得妥妥贴贴。
可是眼前的龙战野,却像是一头狂暴中的野兽,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残忍冰冷的光芒,似乎想要毁灭一切。
“躲远一些!他们不是本人!是古盘邪神的意识夺舍了他们!”高大锦突然放声大吼道。
黄少天这才明白过来,她已经吓呆了,冷不防被龙战野一把扼住了脖子,只要对方的大手轻轻一抖,美女神官立刻就会香消玉陨。
“不要碰她!放开她!”米小虫急得大叫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亲眼看着黄少天被人杀死,无论谁都不行。
这时,龙战野的动作突然又停滞了下来,一动不动,只是那只大手如同铁爪般,无论黄少天如何挣扎,都岿然不动。
涂山明双眼中的红芒再度亮了起来,这一回又变成他开口了。
“只凭这个小小的神官,是绝不可能破除吾之咒法,从而点亮这个空间坐标的。除非在你们当中,有人拥有纯净的光纹血脉,才会令祭坛的效果增幅。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是谁?谁的光纹血脉最纯净?站出来,吾当有妙用!”涂山明体内的邪神意识说道。
米小虫脸色微变,他当然知道古盘邪神的意志说的那个人是谁,而且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如果自己的血脉被古盘邪神得到,会对整个神民大陆产生极大的变数,以古盘邪神之能,一旦得到了纯净的天尊皇族血脉,只怕立刻就会在神民大陆掀起腥风血雨,不知要祸害多少苍生。
只是,这些都是他掌握不了的事情,毕竟这里就剩下三个人了,要找出谁是皇族血脉,实在太简单不过了。
“我是天尊皇族血脉!古盘邪神,你把那小女孩放开,有什么事冲我来便是了!”谁也没想到,这时高大锦却上前一步,挺身而出,大声说道。
“天尊皇族血脉?果然如此!很好,非常好!”这一次说话的却又是龙战野了,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黄少天扔到了地上,弃之如履,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和一位天尊皇族的纯净血脉相比,区区一个三级神官,其价值实在无法与之并论。
“等一下!你想干什么?我的血脉虽然纯净,但还不是最纯净的!”高大锦见龙战野眼冒红光,冲着自己咧嘴一笑,仿佛择人而噬般,立刻扬声大叫道。
“谁?还有谁?”龙战野不吭声了,又换成是涂山明说话了。
米小虫在一旁算是看出点门道了,古盘邪神的意志同时控制两个人,说话都是一人一句,似乎要交替着才能维持平衡,如果能够打破这种平衡,说不定就能破解它的附身之法。
“呃,就是天上那个啊!那家伙是我们的首领,刚才跟你打了半天,他是最强大的那个,血脉当然也是最纯净的!”高大锦心里发慌,胡言乱语道。
见他抛锅给武豪大人,坐在地上的黄少天气急败坏,却又不敢反驳他,因为一旦戳破了他的谎话,只怕米小虫第一个就要遭殃。
武豪身边的这帮人其实早都看出来了,米小虫的身份不简单,草根帮的这些人,全都是以他为尊,若是以血脉论的话,不用想也知道,米小虫的血脉只怕才是最纯净的那一个。
“他?呵呵!他的血脉驳杂无比,连神民族人都未必是,怎么可能是纯净血脉?”古盘邪神借着涂山明的身躯,悠悠说道。
话音未落,只见涂山明的身躯突然前倾,摆出了一个极度诡异的姿势,然后静止不动了。
刹那间,对面的三人只觉得一阵阴风扑面,紧接着就看着高大锦浑身剧震,仿佛打摆子一样。
这时,龙战野厉声喝道:“你, 做了什么手脚?”
高大锦哈哈一笑,得意道:“我是一个商人!用的自然是商人的法子!就算你是堂堂的古盘邪神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话音未落,高大锦的脸色蓦然变得狰狞了起来,衣甲轰然爆裂,身上流血不止。
米小虫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拉着他的手臂道:“高大锦,你怎么样?”
高大锦望着米小虫,脸上的狰狞表情立刻缓解了大半,露出了慈爱的神态。
两人亦师亦友,既是师徒,又像是父子一样,感情深厚。
“小虫,以后高某恐怕没办法再教你了,你记着,一定要赖上武豪,别看那家伙年纪跟你差不多,其实他是个千年老怪,你跟着他,包准没错!”
短短的几句话的时间里,高大锦身上血流如注,已经将几人脚下的湖滩全都染红了。
他本来就不以战力见长,全靠头脑,陡然受到如此重创,痛得他吡牙咧嘴,还能保持清醒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伙计们都没了,只剩下我一个了。想想也没意思。平时我对他们太苛刻了,这次正好替他们带点利息下去,咱们草根帮可不能吃亏。”高大锦喃喃自语道。
砰!砰!他的一双眼珠爆裂了,两行血线顺着胖胖的脸颊流了下来。
“黄姑娘,本来我是不看好你们在一起的,不过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多事!说不定哪天就死掉了,人若是不活在当下,爱在眼前,还有什么意思?”
“小虫以后就拜托给你们了!麻烦你跟天上的那位说一声,这回是他欠我的!全都还在你和小虫身上吧!”
“古盘邪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告诉你,其实老子是读书人!以后见了读书人,记得躲远一点!哈哈!天不生我高大锦,万古如长夜!”
话音未落,龙战野突然迈前一步,伸手掏向了高大锦的脖子,和刚才杀宇生时一模一样的手法。
黄少天和米小虫同时惊呼出声,可惜他们两个身手都太弱了,竟然反应不过来,只能看着龙战野的五指几乎搭上了高大锦的脖子。
就在这时,一旁的涂山明突然闪电出手,一把捏住了龙战野的手腕。
这混不吝咬牙狞笑道:“把你的爪子给老子松开!要不是你上的是我龙老大的身,老子已经一刀剁翻你了!”
怎么回事?涂山明清醒了?
话音未落,只见涂山明一记后仰头锤,将自己的额头狠狠的撞在了龙战野的鼻梁上。
砰!两人的脑袋一触即分,龙战野被这一头锤直接给砸出三米多远,连鼻梁骨都歪了。
涂山明嘿嘿傻笑着,反手抽出了斩铁神兵,死死盯着龙战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