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2m6优美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 txt-第二十六章 挺進中原之二:愛恨仇殺(4)分享-sonvc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噶里打的主意并不是想让三发短铳将这三人杀死,那不可能,这三人在夏日竟然都穿着山纹甲,区区细粒铅弹想要杀死他们完全不大可能,不过让他们在短时间里失去战斗力还是大有可能的。
瀚海军自己在内部测试过,细粒铅弹射出,在一丈之内撞上铠甲之后,运气好的话可以将铠甲击出一个小坑,就是这个小坑能将身体击伤!
“贼子敢尔!”
效果还不错,噶里的三发铅弹全部击中了牟文绶、邓九韶、牟国俊,非但如此,还让三人中战力最强的邓九韶手中的马槊掉到地上!
不过此时牟文绶身边的家丁已经全部涌到了这三人身边,将三人紧紧围了起来,不止如此,那庄子固手中的流星锤猛地扔了出去,目标正是噶里!他扔出流星锤的同时还大声喊着,这喊叫声明显是受了此时说书人的影响,否则他一个武夫绝对喊不出这样的话。
此时,噶里离庄子固只有一丈半远,而庄子固的流星锤却有两丈长,当他用力向外甩出流星锤时,从他甩出到直达噶里那里,最慢也不过一个呼吸!
噶里也见到了那飞来的流星锤,不过此时他想用兵器格挡却来不及了,不过出身林中的他还是有办法,他猛地向后一仰!
“咣当”
后脑勺几乎贴到马臀的噶里并没有看见流星锤从空中飞过,却看见了一柄长刀!
张七的长刀!
长刀的刀身已经与庄子固的流星锤纠缠在一起,不过庄子固左手还是有铁鞭的,但就在张七与庄子固比拼力气之时,赵应元等人也赶到了!
剑拔弩张!
此时,牟文绶那一边的许定国有些举棋不定了,他身边也有百余骑,不过却畏惧于牟文绶麾下那骇人的战力根本没动。
许定国心念电转,“自己反正要投靠大夏国的,不如就在此地擒杀这老贼,届时,徐州、宿州一带群龙无首,大夏国南下时岂不少了不少掣肘?届时论功行赏之时自己当为头功!”
可眼下自己的头号大将庄子固又与张七厮杀在一起,自己在明廷里依旧有些分量,除了身边的三千步军,最关键的还是庄子固这五百精骑啊。
“慢!”
正犹豫间,噶里突然大喊了一声。
刚才,当自己一击不中,那三个重要人物都隐藏到家丁队里后,噶里一看那些家丁的装束和身形,知晓今日想拿下他们已经不大可能了——对方至少有三十人将手里的弓箭拿到了手里!
不过为了坚定许定国投靠大夏国之心,还不如将话挑明了。
牟文绶的家丁虽然勇悍,不过在前面有三百骑,身边还有敌我不明的一百多许定国骑兵的情形下,听了噶里这一声叫唤也纷纷停下来了——护卫侯爷回到徐州要紧!
亳州东南约莫两百里的宿州,是牟文绶长子、中营总兵牟国栋的驻地,那里有一万步骑镇守,假若马不停蹄奔驰,半日就到了!
“我就是大夏国按察司副指挥使噶里,今日有幸遇到了东平侯,你我分属敌国,既然杀你不死,你等走吧,今后只能在战场上相见了”
他这话明显是将许定国拉扯进来了,让许定国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变幻不定,半晌,他还是长叹一声,此时,他的队伍已经与牟文绶的队伍分开了,他向牟文绶略略拱了拱手,“老将军,对不住了,天下大势已定,常言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等赶紧走了,若是末将改变了主意恐怕就走不脱了”
他这话一出,让身边的庄子固目瞪口呆,他还以为许定国是临时起意,正想劝许定国回心转意,许定国却向他摆摆手,意思是让他稍安勿躁。
没想到此时变故又生,牟文绶在家丁的护卫下大喊道:“庄子固!老夫敬你是一条好汉,杀了许定国这卖国求荣的贼坯,老夫保你一个亳州副将!”
庄子固这下尴尬了,这大哥虽然不堪,毕竟是自己恩主,若不是许定国,他现在还是一个区区千总,自然不能听从牟文绶的杀了许定国。
半晌,他也指指东边,“老将军,赶紧走吧,再晚怕来不及了!”
牟文绶见状只得带着部队走了,不多时,一百多骑在东边只留下了一团烟尘。
此时,许定国的骑兵又一分为二,一部分站到了许定国那里,剩下的全部站到了庄子固一边。
庄子固知晓此时自己已经不能在许定国这里混了,不过投靠“胡人”却不是他想做的,只见他向许定国拱拱手,“总镇,就此别过!”
许定国冷笑道:“刚才怎不一起走?”
庄子固说道:“当着旧主的面投靠新主,我庄子固虽然不堪也做不出来,大夏国我是不想投靠的,南面的黄得功黄闯子与末将有一面之缘,性情相投,总镇若是不阻拦的话,这就南下投靠靖南候!”
此时,城里的人见外面有冲突,许定国的儿子许尔安带着剩余的骑兵出来了,加上噶里的人马,若是要拿下庄子固还是可以办到的,许定国便将目光投向噶里。
噶里此时却想开了,“既然不能拿下牟文绶,又事实上造成了许定国投敌的迹象,目的已经达到,区区庄子固有什么紧要,何况这样忠义的人物若是死在自己手里也不大好,若是被皇上知晓了肯定要责骂自己的”
便策马而出,再一次来到庄子固面前。
“庄将军,你刚才用流星锤偷袭于我,我并不计较,你既然想投靠黄得功,我也不阻拦,不过你从山西跟着许总镇一直到归德府,肯定也有家眷,许总镇,君子不掠人之美,何不成全他们?”
许定国终于舒了一口气,他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对于庄子固这样的人物还是欣赏的,他当即对着自己手下所有骑兵说道:“你等愿意跟着庄子固南下的,本将完全放行,非但如此,你等还可带上家属一同南下”
庄子固等人离开了,但噶里最后一句话让他心惊胆战。
“庄将军,南面的广昌候刘良佐可是我国大将刘良臣之兄,你在没有朝廷调令的情形下仓促南下,不一定过得了他那一关,不如直接东去投靠牟文绶”
最终,庄子固还是东去了。
噶里在亳州待了一日就走了,临行前他对许定国说:“经过昨日的事情,牟文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要赶紧北上归德府通知大军,牟文绶先要东去,再西来,加上中途调兵遣将,最少需要十日,十日,我家大军肯定南下了,将军,你一定要坚持住”
许定国郑重地点点头,脸上充满了感激。
他知道,身在徐州的牟文绶手底下有近八万精锐步骑,别的不说,就算宿州的牟国栋的一万步骑来到亳州就不是他许定国能够阻挡的,不过届时如果瀚海军南下了,他就高枕无忧了。
在此时的南直隶一带,已经有一个传闻深入人心了。
“瀚海军一个军团抵得上大明官军五万人”
在昨日晚上,噶里已经向他透露在归德府有四个军团,但他并没有向他透露大夏国皇帝陛下已经来到归德府。
四个军团,足够拿下整个南直隶江北地带了。
……
几日后,从北边开来了一支大军,人数在万人上下,装束与那传说中瀚海军有些相像,许定国毫不犹疑打开了城门。
当这支大军进城后突然将迎接的许定国、李际遇围住了!
许定国不禁大惊失色,“自己并没有得罪大夏国,彼等这是作甚?”
不过,当那位领头的将领将头盔摘下来露出真容时许定国不禁天旋地转。
牟国栋!
“怎么会……”
牟国栋年约三十,是牟文绶最信任、最放心的儿子,也是在他众多子侄里唯一当上了总兵的人物,见状仰天大笑,“听说那瀚海军以前经常扮成建奴袭杀彼等,还经常奏效,我家大人早就知晓了这一点,便暗中准备了一套装备,不过是千人罢了”
许定国仔细一看,可不是嘛,那一千人确实是瀚海军的装束,不过都排在前面,乍一看,还以为都是瀚海军,其实后面的都是明军的装束!
牟国栋当场斩杀了许定国父子与李际遇,一场大战后拿下了亳州。
……
又过了几日,身在归德府的尼堪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当即对许定国送来的质子许尔吉说道:“放心,不出几日,朕便带着大军南下,届时一定会为汝父报仇!”
其实他心里却是想着,“许定国此人,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眼下,人品都不堪得很,死在牟文绶手里倒是让我少了许多麻烦,许尔吉才十五岁,到各级学校历练一番后应该能脱胎换骨吧”
随后又下达了作战命令。
“命令!”
“阿克墩军团立即南下,威逼徐州!明日一早,朕亲自带着三个军团南下,就在亳州,与明军大战一场!”
此时,原本在北京的孙传宇又带着一个军团到达了河南、山东、南直隶交界之处的单县,他是秘密南下的。
而尼堪打出了自己的旗号,带着三个军团大模大样南下了。
三个军团,加上东边的阿克墩两个军团,一共才五个军团,六万人,能是江北四镇的对手吗?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