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pc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田園》-第五百零五章 引螞蟻的妙法看書-pbpn0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第二天,婚纱摄制组跟着游客一起进了林子。对于这里,摄制组再熟悉不过。想想去年在这里奋斗的日子,好像还历历在目。
“还得继续啊,马上就要拍续集啦!”马长站导演豪情万丈。
今年再留在山里拍摄的话,那就好多了,不用住野人窝,有木刻楞遮风挡雪的。食物也方便多了,驯鹿鄂温克那里,可以提供充足的食物。
就是这马大导演稍稍有点飘,到现在,剧本还没弄好呢。不会是又准备和小胖子现攒吧?
虽然这部电影还没开拍呢,但是,就有不少投资商和赞助商找上门来。投资方,全被马导回绝。这部续集,还是由他们和田小胖共同出资。摆明了是肯定赚钱的事儿,当然不能便宜外人。
田小胖也没客气,到时候,还是用合作社的名义算了,反正去年的收益,就都归合作社了。
边走边聊,远远就望见了林子。现在这月份,是一年之中,林子里色彩最为丰富的一个季节,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好一座五花山!
嗖嗖嗖,小猴子直接爬上一棵山钉子树,旁边的跟班阿马尼自然也有样学样,也爬到一棵果树上。
阿马尼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都负责跟旅游团儿,今天好不容易跟老大一起并肩作战,好不兴奋。
小白一把一把地薅着红嘟嘟的山钉子,扔到树下,游客和娃子们都张着手接。
今年的山钉子个头尤其大,都快赶上小号的花红了。刚刚经了一场霜,酸涩大去,又甜又面,很是爽口。
阿马尼那边也跟着有样学样,摘下来果子,也噼里啪啦往树下扔,结果砸得游客直躲:“你这大沙果都快赶上小苹果了,砸脑袋一下要起包的好不好?”
不过呢,这沙果是真好,个头大,外面红灿灿的,表皮挂着薄薄的白霜,用手擦抹一下,就露出里面透亮十分的果肉。咬上一口,保准是糖心的。
还没进山呢,大伙就先来了个野果盛宴。不少游客都暗暗窃喜:多亏吃早饭的时候没吃十分饱,留了点肚子。
“这个好吃。”有个小娃子蹲在道边,揪着一株植物上边的小黑果吃。
结果把家长和导游都吓了一跳,叮嘱过不许随便吃东西的,小孩子就是忘性大。
家长是一对年轻人,瞧着小宝宝嘴唇都黑乎乎的,未免有点担心:“不会有毒吧?”
“有毒,毒性可大了,俺从小吃到大,毒得胡子都快白了。”包大吵吵笑呵呵地也摘了一嘟噜小黑果,扔进嘴里:“这个呢,俺们叫黑黝黝,也有叫黑天天的,田间道边有都是。至于学名啥的,那得问小胖子——”
“学名龙葵,放心吧,熟透的可以食用,但是最好别多吃。还有一种个头更大的,熟透了颜色发黄,味道也更甜。”
田小胖也帮着解释了一下,然后,摘了一粒小黑果,又从路边掐了一截草梗,这草梗中间是通透的,在一头掰开几片,把小黑球托住,然后放在嘴上,轻轻一吹,小黑球就被吹起来十多公分多高,停在空中,而且还不停地旋转,只要气息不断,就不会掉下来。
小娃子们也都瞧着好玩,纷纷效仿。不过这个也有点小技巧。吹气的时候,力道要控制好才行。练了一阵,也就都能玩了。
就连田小胖的那些弟子们,也都玩得挺溜。要知道,这个虽然不那么难,但是也需要手眼嘴等多个器官的配合才行,对这些原本笨笨卡卡的娃子来说,有很大的难度。
好哇,这些小娃子,现在要是不说出他们脑瘫患者的身份,谁又知道他们是病号呢?最欣慰的是那些医护人员:这么精细的游戏,孩子们以前是绝对玩不了的。
看着被孩子们簇拥在中间的小胖子,医护人员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达到田大师的境界呢,领着孩子们玩着玩着,就把病都玩好了——
边走边玩,速度自然快不了,大伙也都不着急,来黑瞎子屯旅游,他们就是体验这种慢悠悠的生活的,要是跟城里一样的快节奏,那还来干嘛啊?
“小胖叔叔,这个又是什么果子,好像挂着一个个红灯笼?”刚才那个小男孩这次果然学乖了,他又在道边发现一样奇特的东西。在他的眼里,这路边还真是个大宝藏啊。
田小胖凑上去一瞧,顺手摘下来两个,外皮红扑扑的,呈现多角灯笼状,撕开薄薄的外皮,里面的果实红彤彤圆溜溜,瞧着就招人喜爱。于是就给游客介绍说:
“这个也是菇娘,园子里栽种的是黄菇娘,这种叫红菇娘,中药的学名叫锦灯笼。”
园子里的黄菇娘,游客们昨天就已经品尝过了,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于是,也有人就把路边的红菇娘摘下来,剥去外皮,将小红果塞进嘴里。
田小胖乐呵呵地瞧着,也不阻拦。结果,那些游客一个个都龇牙咧嘴的:“哇,好苦啊——”
“苦点才败火涅。别吐别吐啊,这玩意清热解毒,功效比婆婆丁还厉害涅。”包大明白也开始卖弄起来,还走到一个游客身前,拍拍对方的大肚皮:“瞧你这小细腿儿大肚皮儿,血糖肯定拉警笛儿——”
那名游客也不尴尬,哈哈一笑:“我这糖尿病都得好几年了,就是没事喜欢喝两口儿,所以总去不了根。医生也说,糖尿病无法根治。”
“谁说的,那个大夫说滴,咋这么不负责任涅!”包大明白还急了。
“老哥,你别急眼,都这么说的,除非以后医疗水平提高了。”那名游客反过来还得安慰包大明白。主要是俩人昨天就混熟了,这位老哥呢,从大明白那弄了点药酒。当然喽,走得还是合作社的账。
黑瞎子屯就这样最好:对外出售的物产,一律都算合作社的收益。然后呢,个人再拿一部分提成,算是对你的奖励。这样就做到了公私兼顾,既能调动大伙的积极性,努力发挥特长,也能叫其他人挑不出刺儿来。
包大明白也拍拍那名游客的肩膀:“大兄嘚,你放心,你那个病,包在俺身上涅,保准给你治利利索索滴!”
老哥,你说明白点,到底是哪个病啊?游客也觉得脸上有点臊得慌,虽说人到中年,补补也正常,可是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呢。
“大兄嘚,你要是信俺的话,就多弄点这红菇娘回去,连皮子一起熬水喝,用不上仨月,糖尿病肯定妥妥滴。”包大明白也来劲了,誓要为古中医现代唯一传人正名。
田小胖也把包大明白拉到一边:“明白叔啊,你这个靠谱不,别耽误人家?”
虽说这红菇娘有一定药用价值,可是就靠这一味药,就能彻底根治糖尿病,田小胖还是有点不大相信。
在专业技术领域,包大明白还是很执着滴:“太靠谱涅,村里的包大眼媳妇,以前就是糖尿病,你刚开始扶贫的时候,还是俺领你去他家滴,你咋忘涅?”
田小胖抓抓后脑勺:“这个俺没忘,明白叔你说关键的啊?”
包大明白嘿嘿一笑,两个小眼睛眯成两条缝:“去年冬天,俺告诉她喝红菇娘泡水,喝了一个冬天,这不就彻底喝好涅,俺给你说呀小胖,包大眼媳妇以前可是很严重滴。就算是撒完尿,过一会就能聚来一群蚂蚁涅——”
得得得,说说就下道儿。田小胖现在倒是信了八成。不过,医学上的事儿呢,还是得像老汤学习,必须先得搞试验。
而且他估摸着,就算是红菇娘治疗糖尿病有特效,估计也仅限于他们黑瞎子屯出产的红菇娘。
好在这玩意生命力特别强,在地下自个就窜根子,老百姓嫌弃这玩意赖地,就算是铲得干干净净的,过几天就又从地底下窜出来一茬。
所以,田间地头,壕沟旁边,一丛一丛,随处可见,都不用种,就长这么旺盛。
田小胖把这件事记在心间,像这种,都不用把病人弄到黑瞎子屯来,直接在当地就能搞试验。只需要每天饮用黑瞎子屯提供的红菇娘就可以,比较方便。
不过呢,以田小胖和包大明白这两位的名义发起呢,肯定没人理你。还得通过何教授他们帮忙联系。但是这发起者,一定要填包大明白。
正好,包大眼也跟着进山采蘑菇呢,当事人就在跟前,自然有人上去求证一下。包大眼也急了:“你们可败听大明白瞎说——”
这肯定是没谱的事儿了,人们好生失望,尤其是刚才那位中年游客,心头刚刚冒出来的希望,又破灭了。
只听包大眼继续嚷嚷:“俺媳妇啥时候撒尿招蚂蚁了?大明白,你个老不正经的,是不是偷看过?”
不是,咱们能不能说正题啊!田小胖也憋不住笑:“大眼儿叔啊,俺婶子的糖尿病,到底好了没有哇?”
包大眼眨巴眨巴眼睛:“这个病倒是真好了,要不然,俺肯定饶不了大明白这个老小子——”
大伙愣了一下,然后一起哈哈大笑。现在社会,生活条件好了,血糖高的人太多了。如果这种红菇娘真有奇效的话,可以采回去点试试,就算买也正常。
最高兴的,还是跟包大明白有过交流的那位中年游客,自愿成为第一名实验对象。一介绍,原来名字叫唐林,怪不得呢。
说说笑笑间,进了林子。唐林想起了昨天包大神医说的蚂蚁酒,就琢磨着,能不能捉点大蚂蚁,于是就向大明白取经。
包大明白乐呵呵地说着:“刚才不都说了嘛,你找个树根撒泡尿,那蚂蚁肯定乌央乌央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