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n1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踏星討論-第兩千零兩百四十四章 主動掌控展示-6tpya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夏子恒后怕,“原以为是寒仙宗故布迷障,竟真是忘墟神,幸亏我们将星盟众人分散”。
夏邢目光一闪,看着夏子恒,“子恒半祖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什么意思?”,夏子恒不解。
夏邢目光闪烁,“七神天一直是我们大患,他们隐藏太深,发展红背,更破坏新空走廊,让我们实力大损,老祖想尽办法都找不到七神天,或许这次,我们可以反过来利用星盟,揪出忘墟神”。
夏子恒目光一亮,“对啊,忘墟神既然掌握禁制,肯定要利用,星盟分散,她只能等机会,但如果星盟集合,就可以把她钓出来”。
“与其寻找,不如垂钓,这是我们最大的乐趣”,夏邢嘴角弯起,“这个情报来的及时”。
白龙族想法一样,世上聪明人太多,可以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七神天在树之星空逍遥太久,发展了太多红背,当初陆家在时也拿他们无能为力,而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四方天平不会放过。
对付七神天不是一家之事。
神武天与白龙族都联系寒仙宗与王家,决定利用星盟钓出忘墟神,最好多钓出几个七神天,至于星盟禁制解除,无所谓,反正那里的都是被四方天平认定为必死之人,他们逃不掉,能抓到七神天,就能控制星盟,实在不行都杀了。
此刻唯一有疑义的就是寒仙宗。
白苏一脸茫然,怎么,还真是忘墟神?不是他们编出来的吗?
乌尧半祖也不解,与白苏对视,忘墟神抓走夏邢他们明明是编出来的,来自白仙儿的指示,怎么现在神武天三方反而比他们还确定?甚至想用星盟钓忘墟神?
他们不能不同意,忘墟神本就是他们第一个提出,想要反对也没资格,那样只会让神武天他们怀疑。
乌尧当即将此事告诉白仙儿,而白仙儿的回复只有四个字–静观其变。
乌尧感觉白仙儿都茫然了。
或许,真是忘墟神做的?

放出了消息,陆隐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既要看运气,也要看四方天平对永恒族的态度,成功率一半对一半吧!
如今该做的做了,接下来就是玉昊的时间,他要做的就是等,等四方天平的反应。
湖泊旁,陆隐正在上课,学院外,夏子恒到来。
忆贤书院出现山海,四方天平怎么可能不在意,之前因为白腾等人失踪闹得太大,也太严重,他们无暇顾及,而今部分人封锁阴山区,是时候派人来书院了。
对忆贤书院最熟悉的便是夏子恒,他来了不止一次。
看到夏子恒到来,文院长没好脸色,转身就走。
夏子恒大怒,刚要追上去,前方,食神走出,带着淡淡笑容挡住夏子恒,“又见面了,老朋友”。
夏子恒挑眉,“原来是食神,你不在望屿,怎么回到忆贤书院了?”。
食神感慨,“最近出了那么多事,我也怕书院有意外,只能回来看看,夏老弟来这有什么事?”。
夏子恒看着食神,心中一阵厌恶,如果不是这个老东西,忆贤书院早就被他们掌控了,“忆贤书院出现了山海,我怎能不看看”。
食神淡笑,“这片山海乃是被人委托留给我忆贤书院照看,当初与你们四方天平也说过,就不劳夏老弟关心了”。
四方天平盯着忆贤书院的山海不是一两天了,当初陆家还在时,他们就盯着,其后陆家被放逐,他们更明目张胆,如果不是顾忌食神还有从忆贤书院走出的一些学生,他们早就动手了。
如今四方天平的忍耐已经接近极限。
“食神,如果你忆贤书院无人继承山海,还是把它交出来让整个树之星空修炼者都尝试,或许有人能继承,将来成就九山八海,更好对付永恒族,总好过在你忆贤书院落灰”,夏子恒道。
食神笑道,“让树之星空所有修炼者都尝试,我们愿意,但到时候那些修炼者真能得到公平尝试的机会吗?夏老弟,你我都是明白人,不用说的太直白”。
夏子恒语气冷了下来,“不管是谁,只要能继承山海,终归会成为人类的一柄利刃,对付的是永恒族,希望你忆贤书院看清大局”。
食神微笑,“放心吧,山海在书院并没有浪费,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让精英学生进入尝试继承”。
夏子恒暗骂,虽然他不了解山海,但就连老祖都说了,不达祖境不需要尝试,忆贤书院分明是做样子。
不过他们也知道食神这老家伙必然想自己继承,尤其这么多年都不尝试破祖,未必是怕破祖失败或者那件事,还有可能是为了山海,他,对继承山海有把握,这也是四方天平这么忌惮忆贤书院的原因之一。
普通祖境也就罢了,一旦食神成就九山八海,那是与白望远,王凡一个层次的,四方天平都顾忌。
最终夏子恒还是放弃了,四方天平来过多少人找食神,就连老祖都降临过,希望得到山海,但却被拦阻在忆贤书院外,他更不可能说服食神。
夏子恒没有立刻离去,而是找到了陆隐。
陆隐还在上课,夏子恒没有出现,而是站在远处,望着湖泊,静静等待。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陆隐课时结束,摆脱农四娘的纠缠,找到夏子恒,“子恒半祖,等我?”。
夏子恒看向陆隐,目光平静,没有压迫,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就是眼神有些阴暗,“课上的不错”。
陆隐谦虚,“学生们对解语不太了解,只是讲解常识”。
“你的常识够他们受用一生”,夏子恒道。
陆隐诧异,“子恒半祖也会解语?”。
夏子恒摇头,“古言天师的解语手段不是常人可以学到,这些人很有福气”。
陆隐没有反驳,也没有说话,之前他们以云通石对过话,夏子恒态度很不好,神武天掌握了玉川的命,逼迫陆隐投靠,给出的最后期限是忆贤书院历练。
这件事之前说过,夏子恒没有再提,他给出的期限就是最后期限,没必要对玉昊死缠烂打,如果玉昊不愿加入神武天,玉川和他都会死,这就是夏子恒给出的态度。
“夏家祭祖临近,恰逢忆贤书院在顶上界历练,倒是可以让忆贤书院观礼,神武天希望古言天师出席”,夏子恒直接道,很平淡的说着,望向湖泊。
陆隐皱眉,古言天师出席?他怎么可能请到古言天师,“子恒半祖,师父很忙,除了感兴趣的事,其它一概不问”。
夏子恒淡漠,“我没有跟你商量,夏家祭祖,古言天师必须到场,我不论你用什么手段,我们希望在那一天看到古言天师对夏家的善意,否则,后果你很清楚”,说着,他看向陆隐,见陆隐脸色沉了下来,语气稍微柔和,“当然,夏家不会让你白做,在那一天,你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报仇”。
陆隐目光陡睁,不可置信看着夏子恒,“报仇?”。
夏子恒嘴角弯起冷漠的弧度,“你不是恨夏之彤吗?不是恨想出让夏之彤对付玉家的人吗?你恨很多人,这口气可以在那一天让你出,当着四方天平,当着忆贤书院,当着无数人的面,挽回你玉家颜面,这是我神武天给你的最大保证”。
陆隐没想到神武天居然这么疯狂,愿意让他在那天报仇,要知道,他的仇人是夏之彤,是夏家的人,哪怕是旁系,那也是夏家的人,在那一天杀死夏之彤,等于打夏家的脸。
对神武天这种庞然大物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颜面,所以曾经辰祖表现出妖孽天赋,依然被夏家追杀,他们要的不是一个绝顶天骄,而是一个听话的绝顶天骄。
即便如此,他们还愿意让陆隐在那一天报仇,对神武天来说,这个代价极大。
陆隐都被镇住了,“这,是真的?”。
夏子恒与陆隐对视,“不错,你应该感受到神武天的决心,这是老祖的意思,所以那一天古言天师必须到场,必须对我夏家表现出善意,否则,神武天丢掉的颜面会用别的方法抢回来”。
他最后一句话冰冷无比,陆隐毫不怀疑如果那天古言天师没出现,神武天对付他的手段将无比残酷。
这就是四方天平,这才是主宰树之星空的庞然大物,他们要的不是被动选择,而是主动掌控,他们迫不及待要掌控陆隐,掌控古言天师,不会给他们时间选择寒仙宗还是神武天,在神武天眼里,他们没资格。
陆隐能拒绝吗?不能,他没有拒绝的可能,别说神武天,就是夏子恒本人给出的最后期限也是历练,是夏家祭祖那一刻,在那一刻,夏家要全面掌控陆隐与古言天师。
“我知道了”,陆隐回道。
夏子恒收回目光,“祭祖当日,你玉家可挽回颜面,而且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古言天师加入,未来,你在神武天的地位不会比神字辈弟子差分毫,神武天全力助你成就天师,名留史册,这才是你应该考虑的,寒仙宗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但他们永远无法让你报仇,更无法让你救回玉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