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dil火熱都市言情 搶救大明朝 大羅羅-第2160章 渾河!閲讀-95vb9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大明崇祯十五年八月初八,凌晨。
朱由检亲率的八万大军位于浑河南岸三四里开外的大营周遭,一片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大战在即时候的紧张。
这支明军可以说是自从后金崛起以来,同后金和大清作战的所有明军中最从容,也最胜券在握的一支了。
所以全军上下,都带着无比轻松的心情,仿佛他们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郊游的。
其实这支北伐的明军根本算不上什么精锐,其骨干不过是平辽军的四个步兵团、八个骑兵团,帐前军的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团。其中隶属于平辽军编制的八个骑兵团还都是一些“白头骑兵”——就是上回在金州抗倭之战中立下大功的老大爷骑兵。朱由检可没忘了他们,所以就领着他们来打这一场灭清之战,好让他们的军事生涯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些总还算正规的明军加在一块儿,也不过三万余人,而剩下的五万人中四万三千,都是盖州之战中的俘虏兵——朱由检带着他们其实是为了割大清国的庄稼。现在眼看就秋收了,沈阳周围的田野当中,到处都是即将成熟的燕麦。
如果把这些燕麦都割了,朱由检的大军就有足够的粮食可以支持一场漫长的围城战了。
这朱由检真是一点都不给福宁留活路啊!不仅三路大军层层包围,以防福宁弃城而走,甚至还做好了万一攻城不破,就要在沈阳城周围过冬的准备。
总之,一定要把大清国的逆子给消灭了!
而组成这之消灭逆子之军的另一股力量,居然来自大清逆子福宁的母亲泰松太后,不,她现在已经不是大清太后,而是朱由检的蒙古贵妃了,还拥有了自己的万户斡尔朵。属于这个万户斡尔朵的5000名蒙古骑兵,也参加了这场攻打沈阳的作战。
泰松贵妃本人,也跟在朱由检的身边,服侍这位很可能会把她的儿子给弄死的帝王……不过这就是黄金家族和其他蒙古大贵族妇女们的宿命!
不过在崇祯十五年八月初八凌晨的时候,有点失眠的泰松,却认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是很有可能保住性命的。
她之所以这么认为,首先是因为她的“披发赤足,自缚扶棺”而降的表演让朱由检大为满意,所以这些日子她颇为得宠,朱由检每天晚上都让她伺候,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和她多生几个儿子……
其次则是因为福宁似乎被朱由检的大军吓怕了。根据打前哨的蒙古骑兵回报,福宁那边已经紧闭沈阳城门了。沈阳城外,看不到福宁的一兵一卒。
看起来这个孩子并不是什么少年英主,在大明天兵压境的时候,还是给吓坏了。
一个连城门都不敢打开的君主,怎么都不能算是英主。
看来他之前的割地献母,也不是什么忍辱负重,而是真的害怕大明天兵了。
如果这孩子在天兵压境的时候仍然怕得要死,来个开城投降,应该就可以保住性命了。
想到这里,泰松贵妃又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眼正在打呼噜的大明天子结实且宽阔的胸膛,忍不住嘴角一勾,露出了妩媚的笑容。然后她又打了个哈欠,在朱由检身边躺下来了。
可当她刚刚在铺在地面上的厚厚的毛皮上躺平的时候,却忽然感到了地面正在微微颤动!
泰松贵妃的脸色顿时大变。
作为一个在草原上生活了20多年的黄金家族的公主,她当然知道这种轻微到难以察觉到地面颤动,多半是来自无数只马蹄对地面的敲打!
泰松赶紧坐了起来,用力摇晃着身边熟睡的朱由检,还语音颤抖的发出了呼喊:“敌袭,敌袭!”
…….
朱由检亲率的这支北伐大军现在抵近浑河下寨的,所以敌人不大可能从背面发起攻击。而大营的南面则挨着一座名为白塔铺垫的城寨……这里原是正黄旗汉军的聚居地,泰松执政后重用旗鼓包衣,而旗鼓包衣又大多来自汉军,所以沈阳城外的汉军庄子大多拥护泰松。
这次朱由检带着泰松北上,所以就由泰松派出原来的旗鼓包衣去劝说太子河以北、浑河以南的庄子投降。其中就有白塔铺,所以白塔铺就非常完整的落在了明军手中,成了一处掩护后路的支撑点。
明军的这处大营前有浑河,后又堡寨,都不大可能被敌人夜袭。如果真有敌人来偷袭的话,多半是从大营的左右(东西)两侧下刀子。
而朱由检则将大营左右两侧的防御交给了平辽军的两个参将,向可进和王大斗。
其中负责大营左侧防御的王大斗是史可法的心腹,早在史可法办遵化团练的时候,就一路跟随了。因为跟随史可法太久,所以王大斗的治军统军风格也变得和史可法有点相似,都非常的仔细,非常的严谨……凡是写在条例和操典上的内容,他都会不打一点折扣的执行。要不然让史可法那个书呆子逮住,可是没好果子吃的。
所以明明奴贼已经缩在沈阳城里面不出来了,王大斗还是督促所部认认真真的扎营,仔仔细细的防守。而且大晚上的还不睡觉,和手底下的同参将轮流值守。
现在远处的天际,已经灰蒙蒙的开始发亮,也是值守了半个晚上的王大斗最为困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王大斗突然觉得地面开始震动,一开始还觉得是自己太累了,所以脚下发虚。但是深呼吸几下之后,他低头一看,借着卫兵提着的灯笼发出的光线,居然看见脚底下的沙土在轻轻的震颤。
这是……敌袭!
他赶忙奔跑到营寨的胸墙和栅栏处,往外面张望。在依稀可辨的天色当中,一队队骑兵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线远处!依稀的马蹄声响也传来了,毫无疑问这是大队敌人的骑兵来袭了!这些骑兵一定在蹄上包裹了布絮,而且人衔枚、马勒口,利用夜色掩护慢慢靠近了明军大营,而且还派出最强的白甲兵收拾了朱由检派出的蒙古探马,这才在凌晨天色将明未明的时候,发起了突袭!
不仅王大斗发现了敌袭,沿着浑河大营左侧的栅栏和胸墙值守的士卒也都发现了这些突然出现的奴贼骑兵了。
不过他们发现的还是稍微晚了一点,因为来袭的满洲铁骑,已经开到了可以向明军的营寨发起进攻的距离上了。大群大群的战马都已经提起了速度,骑士们都伏在马背上以避开子弹,他们夹着长矛,挎着铁锏,背着弓箭,朝着明军左翼,如洪水一般狂涌而来,人数恐怕不下一万了!
原来福宁已经来了,而且福宁已经拼了!
知道自己手头的实力有限,不可能和明朝的大军拼什么后劲儿。所以就听取了鳌拜、谭泰的建议,干脆玩一锤子买卖,把手头的兵力一把都压上去。想靠局部数量的优势打开缺口,冲进明军大营,大开杀戒……如果老天保佑大清,也许就把朱由检击退,甚至击杀了。
如果老天爷不帮忙,那么福宁也没什么招了,无非就是壮烈的死去,也对得起大清的列祖列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