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yqi好看的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起點-359【驍將衝鋒】推薦-uyset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靠近战场的是王渊,朱厚照据此还有十里左右。
现在的局势如下:
西北一座小山上,有两千大明残兵,被数百蒙古骑兵守着不敢下来。
南边是王勋等部的营寨,共有官兵八千多,但火药、箭矢已即将耗尽。
这两股大明部队之间,是达延汗的营寨,共有四万左右的轻骑,还有无数掠来的财货和人口。
正北方是王渊的五千轻骑,更北方是朱厚照的四万大军。
而在朱厚照背后,又悄悄跟着一万蒙古骑兵。
当夜,蒙古副汗巴儿速孛罗,派遣一千轻骑偷袭朱厚照大营。只要能够造成混乱,他立即带一万骑兵杀到,达延汗的四万骑兵也能随后而至。
可皇帝就在军中,身边将领还敢怠慢?天天提防着敌人夜袭。
哨兵们人手一个千里镜,背靠桑干河扎营,而且特意挑选两面临水处,需要警惕的方向大大减少。那一千蒙古骑兵刚点燃火把,就被哨兵们发现,立即鸣镝示警,着甲待命的两千士卒直接拿起武器防御。
那一千敌骑,因为夜袭失败,丢下近百具尸体仓皇逃走。
……
翌日清晨,又是大雾弥漫。
半上午,雾气稍散,朱厚照下令前进,达延汗也发起猛烈进攻。
“不准提前射击,弹药和箭矢都不多了!”
“陛下亲率援军已至,儿郎们再坚持半日!”
“快投标枪!”
“……”
达延汗骑在一匹宝马上,静静观战,默然不语,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蒙古骑兵战法,把大明官兵恶心得不行;但大明乌龟阵,同样把蒙古人恶心得够呛。
达延汗麾下全是轻骑,就算有四万人马,也不敢直冲八千明军大阵。只能各种佯攻试探,慢慢消耗明军的箭矢和士气,等士气濒临崩溃再一战而下。
放在以前,明军被围攻数日,早他娘崩溃得不能再崩了。
可这次实在太古怪!
达延汗扭头看向北边,那里也有蒙古骑兵,正在袭扰赶来的大明援军。达延汗猜测,那支援军当中,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否则绝不可能把仗打成如此地步。
汉人皇帝?
也只有汉人皇帝,才能让明军坚持至今,换成任何文官总督都不可能。
“大汗,明军士气高涨,今天恐怕难以突破。”科尔沁部首领阿儿托歹王(即鄂尔多泰布延图王)在旁说道。
达延汗说:“继续佯攻袭扰,尽量消耗敌人的火药和箭矢。”
在达延汗统一蒙古之后,便改革北元政治,恢复成吉思汗旧制,并把主要牧场都分给自己的七个儿子。唯独科尔沁部,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地位,其首领阿儿托歹王还成为达延汗麾下第一猛将。
阿儿托歹王嘀咕道:“这次遇到的明军真邪乎,恐怕有什么隐情。”
达延汗笑道:“阿儿托歹,你猜是不是汉人皇帝来了?”
阿儿托歹王顿时眼睛一亮,拍手说:“很有可能,北边那支援军就是汉人皇帝率领的。这次如果能抓到汉人皇帝,不但可以换回大量财货,甚至有可能顺势攻入北京!”
达延汗摇头:“瓦剌部也曾抓过汉人皇帝,一直打到北京城下,可汉人再换一个新皇帝就是。如果我们抓住汉人皇帝,就不要继续南下,而是利用皇帝跟明国交易。逼他们每年进贡财货,逼他们全面互市,这不比辛苦劫掠更省事?”
“也对,”阿儿托歹王大笑,“这次运气真好,来了一只大肥羊!”
突然有哨骑来报:“大汗,汉人有数千骑兵,正在绕向西北方。”
达延汗问:“谁去赶走这些敌人?”
身边众将纷纷请战。
达延汗扫视一眼,说道:“不如让年轻人历练一番。布尔海,你去吧,把卜赤也带上。”
布尔海是阿儿托歹王的儿子,卜赤是达延汗的孙子。两位年轻人得到命令,立即率领六千轻骑,朝王渊那边冲杀过去。
卜赤虽然没打过仗,布尔海却是沙场“老将”,曾经参与达延汗征服蒙古右翼领主之战。
王渊见到六千贼骑冲来,立即率领骑兵后撤,免得被更多敌人包围。
一路都很听话的魏天祥,终于闹幺蛾子了。
王渊下令往西北撤退,魏天祥却带着两千“三千营”,朝着东北方向而去,想要跟皇帝的大军汇合。
“混账!”
王渊连忙率部追赶,同时吹响号角命令魏天祥回来。
敌我双方,分为三股不断追逐。跑了好一阵,渐渐远离战场,布尔海怕被引诱进埋伏圈,主动停止了追击步伐。
待拉开更远距离,魏天祥也渐渐停下,等着王渊过去汇合。
王渊怒斥道:“魏指挥,你为何不听号令?”
魏天祥笑着解释:“陛下身边骑兵不多,如今又接近战场,我要回去保护陛下安全。”
“我看你是贪生怕死,害怕离得大军太远!”王渊气得不行。
魏天祥说好话道:“王总督息怒,等此战得胜,回了京城我请你喝酒。”
“你去请阎王爷喝酒吧。”王渊突然打马奔去。
魏天祥惊骇道:“王总督,你欲……”
“锵!”
王渊拔刀出鞘,魏天祥的人头落地,麾下骑兵全都惊呆失语。
袁达翻身下马,捡起魏天祥的人头。
王渊喝道:“陛下有令,五千骑兵皆归我调遣,但有违抗军令者,杀无赦!袁达,魏天祥麾下两千骑,皆由你来统领。”
“是!”袁达非常开心。
各部骑兵军官,吓得不敢说话。
魏天祥可是“八虎”之一魏彬的亲侄,从三品京卫指挥同知,论官职只比王渊低一级而已。王渊居然说杀就杀,这他娘的谁敢再不听话?
“重新整队!”王渊喝令道。
五千骑兵快速行动,再不敢有丝毫怠慢,很快就在王渊身后整好队形。
此时此刻,朱厚照的四万大军,已经接近战场边缘,达延汗派出大量骑兵前去袭扰。
王渊趁机率军直奔战场中心,那里有上万蒙古骑兵,正在四面佯攻骚扰,以消耗王勋等部的弹药箭矢。
王渊带着五千轻骑,由北朝东南斜向杀出。见此情形,当面敌骑连忙回身整队,西边的布尔海也带兵杀来,北边也有数千敌骑前来劫击,王渊很可能陷入被三面围杀的境地。
五千大明轻骑,被如此情形吓得够呛,可王总督率队冲锋在前,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跟随。
王渊选择的时机非常精准,他之前通过千里镜观察,已经摸清敌骑的佯攻规律。正好卡在北面敌骑佯攻冲锋的瞬间,另两队敌骑正在分别奔向东西侧,反正这些骑兵围着王勋等部绕圈子,被王渊抓住了极为短暂的空档期。
当面之敌刚来得及转身,根本没调整好队形,王渊已经下令抛射弩箭。
面对敌军松散不堪的轻骑兵队伍,龙雀刀的实用性,远远不如御赐的马槊,以及日本人进献的野太刀。王渊挥舞着超长马槊,一马当先冲入敌阵,瞬间戳死打翻数敌,麾下骑兵兴奋的跟着主将冲锋。
这当面的两三千蒙古轻骑,直接就溃败而逃。这并非因为蒙古骑兵太弱,反而证明他们都是精锐——越是经验丰富的轻骑兵,面对这种情况越不会死扛,反正自家友军就在附近,选择逃离之后重新整队才是上上之选。谁还不惜命啊?
王渊在身后左右两股敌人合围之前,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当面两三千蒙古骑兵冲溃。接着又马不停蹄,杀向东边那些负责佯攻的敌人,这些敌骑都不等王渊靠近,立即撒丫子逃离战场,因为他们的作战目标本就不是打硬仗,只不过奉命佯攻消耗弹药而已。
“呜!”
眼见朱厚照的援军也到了,达延汗立即下令吹号撤退,他对身边各部首领说:“谁能杀死这员汉人骑将,本汗重重有赏!”
“万胜,万胜!”
已被围困数日的大明官军,此刻纷纷欢呼呐喊,并将王渊视为不世猛将。只带五千骑兵,就敢悍然冲锋,一合便冲溃敌军,解救出被万余蒙古骑兵包围的友军。
麻升愣楞说道:“这他娘是状元公?打起仗来比老子都不要命!”
“你这厮能跟王总督比?”萧滓顿时讥笑。
时春说:“就是,如此战局,换成你早就跑了,蒙古鞑子想追都追不上。”
麻升气恼道:“滚滚滚,你们还不是一样德行。”
王渊却表情异常严肃,因为达延汗太果断。这位蒙古大汗,不但干脆利落的撤围,而且连抢来的财货和人口都丢了,直接率领大军朝西边而去。
数万蒙古骑兵,舍弃财货人口,再次获得恐怖的机动性。
如果继续打下去,蒙古人说战就战,说走就走,大明官军根本拦不住。而且,这些蒙古骑兵,还能做出各种战斗部署,寻找任何机会发起毁灭性打击。
敌人太狡猾,不好对付啊。
困在小山上的朱銮、徐辅,很快也带着两千残兵过来会师,几乎跟朱厚照的大军同时抵达战场。
朱厚照站在御驾之上,用千里镜观察敌情,顿时兴奋不已:“鞑靼骑兵铺天盖地,果然是蒙古小王子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