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wji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狼與兄弟笔趣-第五千一百五十三章 黃陳濤的生日宴展示-xfwph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范武这些日子过的非常的糟心,虽说范奈无药可救,禽兽不如,但是对于范武来说,毕竟也是属于他再这个世界上的至亲,哥俩这么多年,感情肯定也是有的。最后落下这么个下场,范武想着都难受。更让他郁闷的,是城内,军中,流传着的各种各样不利于他的流言蜚语,尽管黄陈涛已经很努力的再把范武从这个事情当中往出摘了,但是说句实话,黄陈涛连自己都没能完全摘出来,更别提范武了。
他自己一条胳膊还没有了,生活当中,更是处处不便。尽管现在还在医院当中养伤,范武整个人也变得暴戾了许多!此时此刻的范武,站在病房的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咬牙切齿,目漏狰狞。
“王赢,我若是不取你狗命,我范武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提到王赢这几个字,范武瞬间就炸了,他转身抄起水杯冲着侧面“咣!”的一声就甩了出去“咔嚓!”的就是一声,水杯直接碎裂了。
范武的警卫员听见声响之后,进入了病房,对于眼前所有发生的一切,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他一边收拾水杯,一边缓缓的开口。
“将军,时候不早了,您也该收拾收拾,动身了,一会儿晚宴就要开始了,张钰伟将军他们刚刚已经离开医院了。”
显然,今天是黄陈涛的生日,范武身为越七虎之一,自然也是要参加的,范武尽可能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盯着外面的景色看了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去,也没有心情去。”
他转过身。
“你帮我和黄陈涛阁下告个假吧,我的心意到了就可以了,我相信他肯定也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你说我这个状态,去了不是给大家添堵吗,我还在住院期间,还得忌口,也不能喝酒。多影响他们的心情?”
范武的警卫员面露为难之色,但是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范武最近的情绪太暴躁了,一言不合,就会彻底爆发,他只能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去帮您告假。”
警卫员转身就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来了,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一般。
“将军,我知道您这段时间遭遇到了这么大的变故,一定是很难接受的,但是您真的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啊,说实话,我们这些人,看着您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心痛,希望您能理解,至少再我们这些人的心目中,您永远是我们的将军,独一无二,不可取代。”
这简单的几个字,深深的戳中了范武的内心深处,范武整个人当即就沉默了,房间里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一分钟之后,范武转过身,看着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老下属,他少有的笑了起来。
“告假的事情就算了,帮我把我的衣服拿过来,我简单洗漱收拾一下,去参加黄陈涛阁下的生日宴会。”
这个警卫员瞬间喜极而泣,直接半跪在了地上,一个劲儿的点头,好一会儿的功夫,才缓过劲儿来,一边擦着自己的眼角,一边冲出了房间,他大吼着。
“将军要换衣服!去参加黄陈涛阁下的生日宴会!把将军的将军服拿过来!!……”
十余分钟左右的时间,范武的好几个心腹下属跟着一起冲进了房间,他们手上拿着范武的将军府,帮着范武更换衣物,清洗整理面容,所有人都觉得太不容易了,这么多天了,自己将军终于有些改变了。
范武站在窗户边上,感受着周边的气氛,内心一瞬间也有些自责,这些日子,负面情绪太多了,确实也是影响到了自己身边的人。不会儿的功夫,一身戎装的范武,再次持续在了大家的面前。
范武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又看着这群一直照顾着自己的下属,不知为何,内心突然之间产生了一股子愧疚感。
十余分钟以后,一支规模不小的车队从医院行驶而出,前方五辆车子开路,中间是范武的主车,再后方,又有五辆车子收尾,整个车队十一辆车子,车内皆是荷枪实弹武装好的特种士兵,与此同时,再这一路前行的区域的,周边两侧到处都是便衣以及吉祥的情报人员,整体的戒备相当森严。
现在越七虎以及黄陈涛,不管去哪儿,这都是最低的阵仗,可想而知,辉煌阁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压力,车队行驶的速度不算快。至于周边两侧所有的关键路口,也已经实行了暂时的交通管制。
范武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这一切,这是自从他住院以来,第一次离开医院的大门,看着外面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他叹了口气,眼神当中又闪过一丝哀伤。
“今天黄陈涛阁下的宴会结束之后,我想去我弟弟死的地方看看,祭拜一下。”
边上的警卫员点了点头。
“知道了,将军,那地方比较偏僻,我赶忙提前安排一下,至少得安排一个师团的兄弟去提前戒备探查。现在是非常时刻。”
范武眯着眼,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但是转念一想,也没啥问题,他顺手从兜里面拿出自己的钱包,看着钱包当中他和他弟弟的那张照片,看着看着,范武的眼圈就红了,脑海当中那一个头白发的身影,再次浮现,一瞬间,范武满面狰狞。
就在他内心充满仇恨情绪的同时,一瞬间“BOOM~~GUANG~~~”的一声地动山摇般的惊天巨响,范武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右前方那幢近乎河城地标建筑的河城大厦。
整幢大厦再这爆炸声中瞬间一分为二,十分准确的奔着范武他们条马路就砸下来了,根本没有任何躲闪以及反映的机会,范武整个车队,连带着周边十几间商铺,还有许多暗岗暗哨,瞬间全部被这倒塌的建筑所淹没。
周边瞬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建筑碎屑,因为交通管制的关系,还真的没有伤及到什么无辜老百姓,基本上全都是范武的人,还有吉祥的暗哨,灰土连天之中,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了一般。
范武他们整个车队的车辆,近乎都被压扁了,鲜血顺着车辆当中缓缓流出,范武满身鲜血,嘴角的血迹还在缓缓流淌,身体微微抽动了几下之后,彻底没有了动静……
同一时间,黄陈涛的府邸,越国高层的一些关键人物,近乎皆以系数到达,黄陈涛再自家的院子当中,摆了一桌挺普通的酒宴,并无特色。也无任何浮夸的山珍海味,说白了,就是一顿普通的家宴。
黄陈涛眼瞅着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范武了,他转身和自己的秘书确认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我们先随便聊聊吧,顺便等等范武将军,最近一段时间他的情绪不太好,想必大家也都能理解。”边上的人统一的点了点头。
紧跟着,黄陈涛话锋一转。
“我之前从来没有因为生日的事情举办会宴会,想必诸位也是都很清楚的,这一次,我把所有人全都借着这个机会叫过来,也不是为了真的庆祝生日,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有心思去庆祝,我想和大家聊一聊,关于联盟将总司令的事情。大家各抒己见,先探讨探讨,顺便等等范武将军。”
“我觉得哈蒙,和诺威尼两个人都白活了这么多年了,居然找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人来做联盟军总司令,他们一共十余个集团军啊,给这么一个小子管,那不是送死吗?”
“你说的不完全对,谁也不比谁傻多少。王赢还是有着非常强悍的能力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我觉得他的能力并不在带兵打仗这一方面,所以我觉得哈蒙他们这一次所有的行为,有些类似于赌博。王赢可是没有受过任何军事培训的。”
“但是越因为这样,越不能掉以轻心,王赢做事情向来不按套路出牌,我们对他不能有任何的小视,否则的话,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们。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得慎重。”
“阮文腾将军说的极是。”
黄陈涛敲了敲桌子,微微一笑。
“自古以来,英雄不问出处,王赢确实是没有受过任何的专业训练,也没受过任何的军事培训,但是他的所有经验,都是实践而来的,这小子做事情不择手段,往往出乎常人预料,手段强硬,擅长心理战。而且你们不能忽略的一点,那就是王赢这个联盟军总司令,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你得有能力把这四家人都震慑住才可以,诺威尼身后的是谁?是辉煌阁,所以说,看似是王赢总指挥,但是他身后是有一个相当庞大的指挥团队的,他不过是最后拿决定而已,所以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阮正将军,您可一定要听从命令,控制住自己的火气啊,哈哈哈!不然我可真不饶你!”
黄陈涛玩笑似的看向了阮正。其实说白了,这就是在给阮正打预防针,因为阮正这个人性格火爆,做事情容易冲动,大家都了解。黄陈涛这么表达出来,虽说也给阮正留了面子,但是在场的,谁会听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