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lx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六百四十回 奔突北走閲讀-ankv8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高句丽城西,宇文中军大营,骤临慕容翰的骑军突击与四窜袭扰,宇文悉独官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怎奈,正当他纠集起了数千兵马,准备留下慕容翰的时候,更大一拨的鲜卑军,已经借着慕容翰争取出的充裕时间,出了高句丽城西门,并从容理顺了阵列,排山倒海的杀入了宇文中军大营。
为首骑队,约为千人,幽黑的全身重甲,精选的高大战马,森寒的长柄骑枪,齐整的突进阵列,以及马甲的狰狞配刃,令这支铁骑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骤然正迎其锋,包括宇文悉独官在内,宇文胡骑们顿时感受到了无坚不摧的威势,令人窒息的杀气,以及,从头到脚的凉意!不消说,来者自是慕容鲜卑山寨血旗军的重骑,也是为了这群老爷兵的蹒跚出场,慕容翰之前才不得不带着三千前驱,先行闯营大闹了一通。
说来颇为巧合,正史中,首次让重装骑兵在华夏之地大放异彩的人,正出自慕容鲜卑,为慕容廆的孙儿辈慕容恪。在其攻灭冉闵的决战中,他将重骑大规模投入猎装使用,继而在南北朝往后风靡千年。所以说,还真不好咬定华兴府与慕容鲜卑之间,重骑究竟是谁山寨的谁。
宇文悉独官犹在惊愣,别个宇文屈云却在半岛一度玩过重骑,在第一时间,他声嘶力竭的吼道:“重骑!慕容部竟然还有重骑!快,都他妈的避开,万不可被那玩意儿撞上啊!”
“快!快,传令下去,左右分开,避让重骑!”作为这支队伍的最高统帅,少单于宇文悉独官虽对叔叔宇文屈云的越俎代庖不甚乐意,这等临阵时刻,却也连忙跟着急声令道。
然而,宇文军兵们可是在夜晚之中骤然遇袭,好不容易汇聚在了中军纛旗之下,犹自乱哄哄的未及理顺编制,更有袍泽还在向着中央聚集,若在如此境地下,他们仍能及时准确的贯彻军令,那他们就不是散漫落后的宇文牧骑,而是成吉思汗的怯薛亲军了。是以,军阵外围的宇文胡骑或还能够及时退开,军阵内部的,且折腾着呢。
“嗖嗖嗖嗖…”“噗噗噗噗…”“叮叮当当…”就当宇文军兵犹在互相添乱的避让之际,双方的箭雨对射已然展开,伴以中箭受伤,痛呼哀嚎乃至坠马身亡。自然,伤亡并不涉及慕容重骑,其锋阵节奏依旧故我,甚至,由于他们的磁石效应,令慕容骑兵的伤损远小于宇文骑兵。
不过,相比随后而来的重骑碾压,这些箭矢伤损的差距简直不值一提。宇文胡骑们依旧未能完成阵型转换,慕容重骑却已正式展露锋芒。带着山崩地裂的轰响,排山倒海的气势,他们势不可挡的撞上了宇文中军那一股刚刚聚起却不及两分的最大骑阵,也是正副统帅与纛旗所在的骑阵。
“砰砰砰…”格外粗长的骑枪,远隔数个马身的距离,便粗野的击中了一名名不及闪避的胡骑,不是捅刺,而是蛮不讲理的撞击。前排的胡骑刚打照面,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然后便惨叫着落于后排的铁蹄之下,化为可怜的肉泥。第一排宇文胡骑被撞飞,然后是第二排,接着又是第三排…
人是最勇猛的战士,马是最高壮的良驹,装备则是金钱堆出来的极品。这一刻,这个战场上,好似一切都是围绕着慕容鲜卑的重骑,而一切也都只能被他们所碾压。如果说此前宇文胡骑们还是相互推搡着奉令避让,现在,那就是彼此抡刀子为自身开路了。还别说,效率果然快了许多。
然而,避开重骑就结束了吗?重骑之后,还有近两万的慕容轻骑。面对小规模集结的,以及被重骑撞散的宇文胡骑,大规模有备而来,呈集体锋阵的慕容轻骑,同样是噩梦。犹如信步遨游的长龙,他们在西营横冲直撞,直令宇文中军溃不成军。
宇文溃阵,悉独官是被亲兵拉着躲开慕容重骑的,因为他自身已经目光空洞。看着自家胡骑就如纸糊草扎一样,被对方一路直撞过来,纷纷崩溃,继而在轻骑们的刀砍箭射马撞下二度被虐,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重装铁骑,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形战车,什么又叫做鸡蛋碰石头…
“砰!”宇文悉独官逃开了,他的中军纛旗反应可没那么快,由是,继之前被慕容翰箭矢射翻之后,这一次,宇文大军的纛旗,直接被慕容重骑撞倒、践踏、碾碎,随同被碾的还有宇文悉独官那顶富丽堂皇的中军大帐。这也代表着,宇文中军就此被轻松的击破了建制,而更多幸存的宇文胡骑,随之也开始向着营外,或是向着其他方向的营盘溃散。
“嘟嘟嘟…”号角长鸣,这是慕容鲜卑战前便已预订的号令。铁骑洪流在碾破中军大帐之后,随着号令立即左右两分,各以五百重骑为尖刀,分别沿着南北两向的连营,追着溃兵的屁股,杀往另外三门的宇文敌兵。西营之内,仅仅留下了五千轻骑,继续打击宇文中军的溃兵,谨防他们得以聚集成伍构成威胁。
“隆隆隆…”战马在奔腾,铁骑在肆掠,杀戮在继续。当两条慕容长龙杀入宇文南北两营的时候,宇文胡骑明显更多了准备,可首次面对重骑,他们的抵抗同样如同纸糊。而当两条长龙冲至宇文东营,阻力愈加大了,可南北夹击之下,宇文骑兵的支撑,最终依旧是徒劳。
“喔喔喔…”高句丽城外,奔蹄继续,但慕容军兵的欢呼却已震天山响。今夜,是慕容重骑的第二次亮相作战,却也是他们首次扬眉吐气。之前的黄阳坪一战,遇上血旗军更为变态的火炮,慕容重骑呜呼哀哉,神威未展身先死,可今日面对宇文鲜卑的这些土老帽,慕容重骑们那绝对是战力杠杠,大发淫威!
当两条慕容长龙交错而过,各自绕营一圈,再度回到城西大营会合之际,可怜的宇文军兵们已然交出了自家的营盘,一个个远远的躲入营外夜幕。笑容终于在慕容翰的脸上绽放,凭借骤然突击,凭借重骑发威,他以弱胜强,大溃敌军,还用两三千的伤亡,斩杀敌方至少过万,这绝对是一场大胜,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嘟嘟嘟…”可就在此时,大营南方的遥远之处,伴着隐隐可闻的蹄声,忽而传来了隐约逼近的军号,高亢而激昂。那并非鲜卑人常用的牛角号,而是另一种颇为独特的号声。慕容翰瞬间明悟,那是血旗军号!
“终于来了吗,有点晚呢。呵呵,十里之外就急急吹号,是提醒某先行退避,不愿与我军直接夜战死磕吗?哼,某现在也不愿呢,只可惜,我等今夜没法继续扩大战果了。”并未露出任何惊惶亦或失望,慕容翰像是早就猜到了此节的可能,仅是喃喃一句,旋即高声喝道,“立即整装,我等即刻北上!”
西营南方五里,盔歪甲斜的宇文悉独官与肩部中了一箭的宇文屈云,同样听到了蹄声号声,惊魂未定的叔侄两顿时激动得差点掉泪。他们的大军虽然溃散,但骑兵是典型的打不赢便逃,实际伤亡不会像步卒崩溃那样惨重,只要现在能够缓口气不被慕容骑兵追杀,当还能集结起来,形成近四万骑的强大战力,再有血旗军相助,仍有望翻盘。
于是,悉独官嘶声欢呼道:“快,吹号!各部自行聚集,准备配合友军,继续作战,剿灭慕容鲜卑…”
然而,慕容骑军接下的号声与蹄声,却令宇文悉独官和宇文屈云片刻惊愣。对方得知血旗军即将驰援赶到,转身逃遁自然在理,可他们为啥不往西方昌黎老家的方向逃?被吓得找不到北了吗,不,他们去的就是北方呀!
北方!?叔侄两彼此对望,突然,齐齐面色大变,从这里北上,出了废长城,除了边塞附近的少许鲜卑杂胡部落,再往西北,就是宇文鲜卑的地盘了,他慕容翰是要去宇文部的老家转悠,去反戈一击呀!那里如今仅余两三万兵力,还是分散各处,如何抵挡?
于是,前一刻还嘶声欢呼的宇文悉独官,顿时改为了嘶声哀嚎:“快,吹号!各部快速聚集,向着北城聚集…”
于是,当刘灵带着万五血旗骑军赶到高句丽城下的时候,宇文悉独官已经带着紧急聚集的三万大军北上去也,此间仅留下宇文屈云带着少量骑卒继续召集溃兵,救护伤员。看到宇文鲜卑人这副倒霉催的模样,血旗将士们惊愕之余,免不了面露不屑,而骑四军团的那些军兵,更是将幸灾乐祸写在了脸上。
当然,刘灵是主将,要讲究风度,要考虑盟友关系,对上前来相见的宇文屈云,他很是耿直道:“宇文将军,听说慕容翰率军北上了,只怕对贵部牧民不利呀,是否需要我等北上驰援?”
“呵呵,多谢贵军好意,贵军能够及时驰援此地,我等已然感激不尽,哪里还好劳烦贵军再度北上转战?放心,进入我宇文部,慕容翰定然插翅难飞!”宇文屈云笑得很苦涩,却也很是坚决。开玩笑,慕容翰那头饿狼杀入宇文老家就够糟糕了,哪敢再放一头更恶的狼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