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6o8優秀都市言情 大明元輔討論-第097章 以“理”服人恰臺吉展示-577zl

大明元輔
小說推薦大明元輔
脱脱恰台吉。
当这个人站在自己这边的时候,但凡是个蒙古人,都会觉得信心百倍;而当他站在对阵的一边的时候,却几乎每个蒙古人都会心底一寒。
一个人的武勇其实决定不了一场战争的胜利,但蒙古人崇拜英雄,在这个冷兵器还没有被取代的蒙古社会里,脱脱这样的英雄人物总会有格外的魅力与威望。
更何况,脱脱的威名也并非完全来自于他的个人武勇,实际上他的战绩同样辉煌。三十余年的征战生涯,他随着俺答汗转战万里,从漠南到漠北,从塞北到西域(瓦剌),从兀良哈到青海……他从未在独当一面的作战中被击败过。
更不要说前次在漠南大战之中,脱脱的表现堪称完美,除了高务实这个实际上的总指挥之外,就属他最为耀眼。
这样一个人,当他出现在这种痛打落水狗的场合,他的敌人谁能做到平静以待,而不是勇气全失透心凉?
当脱脱的旗帜与土默特骑兵出现在四面八方,带着滚滚黄尘而来,上至博硕克图,下至寻常的鄂尔多斯骑兵,全都在一瞬间失去了勇气。
地雷很厉害,明军也越来越强,但这些都不可怕,因为只要冲出去,就有了生路。
然而此时出现的脱脱却是最可怕的,这意味着鄂尔多斯部在本次作战中,已经失去了赖以自傲的根本——机动性。
大家都是蒙古骑兵,脱脱不仅能力高绝,而且以逸待劳,要剿杀他们这群已经吃了大亏的鄂尔多斯骑兵有什么难度?即便不说轻而易举,恐怕也费不了多少手脚。
何况刚才麻贵的话言犹在耳,谁知道这附近到底哪里还埋着大量霹雳火炮就等着他们撞上去了?
恰台吉的包围圈迅速缩小,他本人更是一马当先跑到了阵前,在离麻贵不远地位置与麻总戎遥遥一礼,然后勒马站定,从怀里掏出金箭令来,朝博硕克图一扬,喊道:“博硕克图,可认得此物!”
博硕克图自然认得,但他实在很不乐意回答,身边那位老将悄悄伸腿轻轻踢了踢他右脚踏着的马镫,小声提醒道:“济农?”
博硕克图叹了口气,朝恰台吉大声喊道:“脱脱叔父此来,是要杀我吗?”
恰台吉大声道:“脱脱此生早已有誓,效忠于土默特汗麾下,把汉那吉彻辰汗并未命我取你性命,我自然不会对黄金家族后裔下杀手!”
博硕克图呵呵一笑,又喊道:“既然如此,我那位好阿哈又是给了你什么命令,让你以下犯上,包围济农所部?”
恰台吉闻言也是哈哈一笑,然后陡然一敛笑意,冷然道:“博硕克图,好教你知晓:彻辰汗已经着手召集库里台大会,商议是否要废黜你的济农之位!如今大会虽然尚未召开,但他已决定暂停你济农之权,我此来则正是奉命将你带回归化城,等待大会召开!”
博硕克图乃至身边老将都是面色巨变,博硕克图大怒道:“我鄂尔多斯部济农之位不仅由来已久,且贵为大蒙古国副汗,岂是他把汉那吉说废就能废的!”
“济农”为蒙古语Jinong的音译,明代汉籍中译为“吉囊”和“吉能”,是汉语借词,源自元代“晋王”一词(注:实际上到了鞑清时期才译为“济农”,本书中是为采取广为人知的用法才以济农称呼)。
忽必烈即位后,废弃漠北旧都哈拉和林,营建大都和上都为元朝的两都。虽然大汗和汗廷离开了漠北,元朝政治中心南移,但蒙古高原腹地作为太祖龙兴之地和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所在,仍是蒙古族统治的根本之地。
为了加强对漠北根本之地的统治,忽必烈实行以亲王镇守漠北、代表大汗实行统治的制度。于至元三年(1266)封次子那木罕为北平王(后改封北安王)镇岭北。
那木罕死后,至元二十九年(1292)以梁王甘麻剌改封晋王,镇漠北,“统领太祖四大斡耳朵及军马、达达国土”,漠北诸王千户均受其节制。
这样就形成了身兼大汗的元朝皇帝坐镇两都统治天下,晋王出镇漠北、代表大汗镇守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节制漠北诸王千户的格局。
甘麻剌死后,子也孙铁木儿嗣晋王。成宗死后,也孙铁木儿凭借手握的漠北强大军事力量登上皇帝宝座,是为泰定帝。泰定帝即位后以次子八的麻亦儿间卜嗣封晋王,镇守漠北。
元致和元年、天历元年(1328)两都之战中,时在上都的八的麻亦儿间卜丧命,自此,晋王一系结束了对漠北的统治。
元代晋王长期统领太祖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并负责主持蒙古地区的成吉思汗祭祀活动。而元室北迁草原后,与游牧经济基础相适应的蒙古旧制逐渐恢复,至达延汗时期,蒙古便正式建立了济农制度和左右翼体制。
在这个制度下,大汗作为蒙古政权的最高领袖,统领左翼各部,驻帐察哈尔万户;济农则作为副汗,统领右翼诸部,并直接领有成吉思汗八白室所在的鄂尔多斯万户,负责八白室的守卫和祭祀活动。
可以说,明代蒙古的济农制度,正是对元代以晋王为代表的亲王镇守漠北、代表大汗实行统治的制度传统的一种继承。
事实上明代蒙古的济农,最早可以追溯到由瓦剌贵族脱欢、也先父子拥立的岱总汗脱脱不花时期。目前见于记载的第一个拥有“济农”称号的人,是达延汗的曾祖父阿噶巴尔济,他也是岱总汗脱脱不花的胞弟。
在《蒙古源流》中有记载:“太松台吉于己未年自立为合罕,时年十八岁,封十七岁的阿黑巴儿只为吉囊。”这其中,太松台吉即岱总汗脱脱不花,阿黑巴儿只即阿噶巴尔济济农。阿噶巴尔济被封为济农,并被派往右翼。
然而,据蒙文史籍记载,这位济农在其兄脱脱不花汗与也先矛盾激化,双方诉诸武力的关键时刻,惑于瓦剌贵族的挑拨离间之计,背叛了汗兄,投奔了也先,致使脱脱不花汗势孤力单,兵败而死。而阿噶巴尔济济农随后也被也先设计杀死,其子哈尔固楚克台吉也在逃亡途中被杀。
见于记载的第二位拥有“济农”称号的人,是阿噶巴尔济济农之孙、达延汗之父巴彦蒙克,蒙文史籍中也称其为孛罗忽济农,汉籍史料中则有孛鲁忽、孛罗、孛忽等多种称呼。
据蒙文史籍记载,巴彦蒙克为哈尔固楚克台吉的遗腹子,为也先之女所生。他在三岁时被送往东蒙古,留在阿罗出少师处,后来阿罗出将女儿嫁与他。
而据汉籍史料记载,成化六年(1470),孛罗忽率部与出入河套的阿罗出少师联合,“平虏将军、总兵官、抚宁侯朱永奏:虏酋阿罗出潜据河套,出没边境,近孛罗又率穷寇作筏渡河,并而为一,贼势愈众。”此处的孛罗即孛罗忽。
孛罗忽与阿罗出二人还曾联合遣使至明朝贡。孛罗是阿罗出的女婿,可见孛罗忽与阿罗出通过游牧民族传统的缔结姻亲的手段联合起来,“并而为一”。但是在高原板荡、群雄逐鹿,诸部纵横捭阖、动荡纷争的环境下,双方的联合并没能维系多久。
成化七年(1471),孛罗忽又结新贵,联合实力强大的异姓贵族乩加思兰将阿罗出逐出河套,吞并了阿罗出的部分属众,势力逐渐强盛。此后,孛罗忽与加思兰、满都鲁一起行动,不断大规模深入明朝边境劫掠。
成化十一年(1475),加思兰“乃与众商议,欲立孛鲁忽太子为可汗,而以己女妻之,因立己为太师,孛鲁忽不敢当,让其叔满都鲁”。孛罗忽让出汗位,与白匕加思兰共同拥立叔祖满都鲁为大汗。
满都鲁即位后,封其为济农,称孛罗忽济农,“由此,满都鲁合罕、孛罗忽吉囊祖孙二人协议一致,共同治理着六万户”。
孛罗忽济农尽力协助满都鲁汗,复兴黄金家族统治,一度颇有起色。然而,大汗与济农祖孙二人协力统治局面并没能维持多久。因为对已经习惯于擅权弄政的异姓权臣来说,他们不希望看到黄金家族统治的复兴,因此处心积虑破坏满都鲁汗与孛罗忽济农之间的团结。
当年,阿噶巴尔济济农受瓦剌贵族挑拨,背叛其兄,与瓦剌联合,结果大汗败亡,济农本人也被杀。如今,同样是在异姓贵族的极力挑拨下,满都鲁汗与孛罗忽济农二人很快矛盾激化。
成化十二年十月(1476),“满都鲁与加思兰杀孛罗忽及满都知院、猛可等三人”,孛罗忽济农被杀,所部被吞并。
后世有学者曾高度评价孛罗忽济农,“他显然率领一个相当强盛的部落群体,这是自明初以来第一位不受他人掣肘,统帅一个强大土绵的台吉。最后虽然也失败了,但他的识见、才干,在明代蒙古封建主群里,显然属于上乘”。
在满都鲁汗与孛罗忽济农的经营下,黄金家族初步复兴,为达延汗的中兴奠定了基础。
所以可以这样说,在达延汗之前,只有上述二人拥有济农称号,其时的“济农”应该如太师、丞相等一样,仅是一个职衔称号,还谈不上是一项稳定的政治制度。
济农作为明代蒙古的一项重要政治制度,其正式确立或形成,应该是在达延汗征服右翼蒙古之后。
达延汗即位后,应部分右翼贵族所请,命次子兀鲁斯孛罗特为“济农”,前往右翼。这可能是达延汗建立济农制度的首次尝试。
然而这件事出了很大的岔子,兀鲁斯孛罗特在八白室前举行济农就职仪式时,被右翼异姓贵族设谋杀害。这一事件也成为达延汗武力征服右翼的直接导火索。
正德五年(1510),经达兰特里衮战役,达延汗对右翼的军事征服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于是,达延汗在八白室前重新宣布汗号,并正式封第三子巴尔斯孛罗特为济农,统辖右翼三万户。
“答言合罕彻底收服了右翼三万户,收聚平抚六万户大国,在圣主的八百帐前重新宣布了合汗的称号,降旨说:‘我的十一个儿子当中,令长子铁力孛罗的儿子不地继承我的合汗之位!功勋卓著的巴儿速孛罗曾经亲自陷阵,为我夺回了右翼三万户的政权,就令他在右翼作吉囊”。
达延汗在八白室前正式授命巴尔斯孛罗特“在右翼作吉囊”,以济农身份统辖右翼三万户,这标志着明代蒙古一项重要政治制度——济农制度的正式确立。
而关于济农的职权和地位,乌兰指出:“元代,皇帝坐镇都城大都,晋王镇守蒙古本土,守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明代,大汗掌管全权,吉囊掌管右翼,守成吉思汗八白帐……吉囊的职位相当于大汗的副王,执掌右翼之权,一般由大汗的儿子或兄弟出任。”
由此可见,明代蒙古济农的职权主要有三点:一是掌管右翼,协调各部关系;二是守卫八白室,负责成吉思汗祭祀活动;三十直接统领鄂尔多斯万户。
如果就其与大汗的政治关系和其守卫成吉思汗八白室等职权而言,济农与元朝的晋王颇为相类,但就政治地位而言,显然明代的济农要高于元代的晋王。
元代,晋王是以大汗代表身份镇守蒙古本土,守卫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而明代,济农则是以副汗身份统领右翼,守卫八白室。
按照达延汗的制度安排,作为最高首领的大汗住帐于察哈尔万户,直接管辖左翼三万户,济农住帐鄂尔多斯万户,掌管右翼三万户。大汗、济农分别担任左、右翼之长。因此,在蒙文史籍中大汗与济农被并称为二主,所谓“上天有太阳、月亮二物,下土有合罕、吉囊二主”。可见济农地位是很高的。
至于济农的选任,后世一般认为是由大汗的儿子或兄弟出任。这一点在巴尔斯孛罗特之前的确无误,如阿噶巴尔济济农是脱脱不花汗之弟,孛罗忽济农则是满都鲁汗侄孙(满都鲁汗无子嗣),履职前夕被杀害的兀鲁斯孛罗特以及其后继任的巴尔斯孛罗特均是达延汗的儿子。
然而,在巴尔斯孛罗特之后,济农选任制度发生了根本改变,由选任制改为嫡长子继承制,这与汗位实行嫡长子继承制是相一致的。
巴尔斯孛罗特之后,其嫡长子衮必里克继为济农,之后济农一职一直由衮必里克一系嫡长子孙继承,在原历史中直至明末清初为止,而在本书中,目前当然就是到博硕克图为止。
博硕克图的这番话,按照济农制度的历史渊源而言毫无问题,不过蒙古的形势早已大变,脱脱对此并无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冷然道:“昔日先汗建立大明金国之时,你祖父并无异议,乃率鄂尔多斯万户加入其中,如今把汉那吉彻辰汗以大明金国大汗的身份处置你,有何不可?
至于你说他无权废黜你的济农之位,这就更加荒谬了——库里台大会连全蒙古大汗都能废黜,何况你区区济农!另外,博硕克图,我还要提醒你一句,我脱脱乃是武将,此来只是奉大汗之命行事,不是来和你讲道理的。你要讲道理也不是不行,但我劝你留着些气力,到了库里台大会上再讲!”
博硕克图大怒,正要喝骂,谁知恰台吉的话还没说完,紧接着已经抢先大吼一声:“脱脱奉彻辰汗命,请济农去库里台大会说理,可有人要拦我?!”
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书友20200516141431603”、“zhou4770”、“单骑照碧心”、“神秘的菠萝”、“潇洒的pig”、“143023.qdcn”的月票支持,谢谢!
PS:这章说济农的历史是意有所指的,后续剧情中,会有两个不同的阶段需要依靠今天的说明来做基础,嗯……我觉得这个你们应该猜不到我的安排,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