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b2z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木葉養貓人討論-第三百零五章 小動作【求月票】推薦-r2gwk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第二天,佐佐木和照美冥的战斗在整个雾隐村中还是不受限制地传开了。
毕竟,当时围观的人有很多。
虽然最终的结果怎么样并没有人知道,不过当他们看到那个被舍人当做滚筒洗衣机的湖泊时,也大概知道了两人的实力达到了哪一种恐怖的程度。
让人惊叹于他们两人实力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讨论他们为什么会战斗。
最终出现了太多的版本。
比如说是舍人所伪装的佐佐木想要追求照美冥,结果惹怒了照美冥,导致两人大打出手。
还有更夸张一点的,是照美冥愿意同意佐佐木的追求,不过前提是需要在实力上得到她的认可。
最夸张的那一种,据说是照美冥怀了佐佐木的孩子,结果佐佐木不愿意承担责任,所以照美冥才会对佐佐木出手,最终演变成两人的终极战斗。
不过说出最后这一种谣言的,没到半个小时,就被暗部抓去喝茶了。
可这样一来,另外几种说法的人非但没有收手,反倒是觉得自己的这种说法才是最正确的。
一时间,关于佐佐木和照美冥两人的各种传闻席卷走了整个雾隐村。
对此,作为当事人,舍人走到街道上没有任何感觉,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对于别人这一天过多的关注也只是当做是昨天战斗动静所引来的围观者。
而照美冥却是已经没有了办法,她已经托关系将那个谣言最过分的人抓了起来,本来想一个杀鸡儆猴,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这样。
两个被议论者都不出来辟谣,就更加导致这种传闻地火热程度。
照美冥是没办法,舍人则是根本不在乎。
在他们进行激烈的热议时,此时舍人却是躺在水影办公室内的沙发上,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如今他作为木叶、雾隐村这整个忍界中,五大隐村其中之二的实际掌控者,每天要处理的事务是非常多的。
本来他只是想在雾隐村蹲守一下宇智波带土和黑绝,因为他知道他们肯定会来。
等到解决了宇智波带土后,就回归木叶,至于说雾隐村怎么样,和他没有多少关系。
只是做了一段时间的水影,知道了雾隐村的具体情况,以及枸橘矢仓在雾隐村的地位后,他突然反应过来。
好像…同时控制两个隐村也不是无法做到的事情啊。
他本来掌控木叶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中增加更多的助力,现在多一个雾隐村,难道不是好事吗?
要是他能暗中将整个忍界五大隐村全部掌控住,那么这个忍界的和平可能就真的来了,届时就算宇智波斑真的复活他也不怕。
只要宇智波斑不融合十尾,不完全掌握六道之力,舍人觉得自己应该是不需要怕的。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想在他掌握木叶和雾隐村就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控制,不太习惯。
每天影分身都会将木叶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做出的决定穿过这么远的距离传递到他脑中,同时每次控制枸橘矢仓时,也要将他经历的事情和做出的决定在脑中回顾一遍。
将自己管理木叶的一些成功经验运用到雾隐村中。
雾隐村的整体发展最起码逊色于木叶十年,站在木叶的角度来发展的雾隐村,每一步做出的决定都恰到好处。
这无疑是让枸橘矢仓在雾隐村的声望越来越高,统治力也是越来越强。
就这样,雾隐村也差不多算是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舍人的手中,这又是一支不俗的力量。

再次没有风波地度过一段时间。
终于是到了与木叶约定的,举办涵盖整个忍界的中忍考试举办时间。
这一次,不只是雾隐村,还有作为木叶盟友的岩隐村,以及欠了木叶不少钱财与任务的砂隐村,同时此时与木叶还处于敌对状态的云隐村也同意了参加这次中忍考试。
其余的小隐村就更多了。
作为木叶忠实拥护者的草隐村、汤隐村、雨隐村等等,甚至就连原本跟着别的大隐村一起敌视木叶的小隐村也全都来了,比如泷隐村、月隐村等等。
通过这第三次忍界大战,让很多人都看到了木叶的真正实力。
大隐村可能还不是特别在意,这些小隐村就真的是不敢再随意地去触霉头,特别是想泷隐村这种与火之国完全接在一起的村子。
所以,这次舍人以木叶第四代火影之名邀请整个忍者世界中大大小小各个隐村的忍者前来木叶参加这次中忍考试时,所有的隐村几乎都同意了。
本来,其实云隐村还在犹豫要不要参加,四代雷影艾也清楚他们这次参加中忍考试代表着什么,这是木叶的最后通牒,他们云隐村是战是和,就看这次中忍考试。
可这个时候照美冥以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名义发布了一个声明,表示为了整个忍界的和谐发展,雾隐村会参加这次中忍考试,并且雾隐村的第四代水影将会亲自前往,以表示雾隐村的诚意。
得到这个消息后,云隐村也终于是坐不住了。
原本雾隐村算是唯一和他们还站在同一阵线,可这如今雾隐村也妥协了,云隐村也就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了。
毕竟,此时的云隐村最敌视的并不是木叶,而是岩隐村。
两云隐村和雾隐村这最后两人隐村都妥协了,那么别的小隐村自然也是不会再坚持。
感受整个忍界的风向,并且及时准确地站队,这就是这些小隐村的生存之道。
雾隐村外。
大量的雾忍此时都聚集在这里,因为这一次出行,那么在雾隐村内声望极高的第四代水影将会亲自带队出发前往木叶。
一个杵着蛇型木杖,几乎连头发都掉光了的雾隐村长老及别人物元师。
身后跟着碧跟权兵卫两名原本是和青一样的雾隐上忍,此时则已经是成为了元师的亲信。
“青、照美冥还有佐佐木,这次外出非同小可,你们作为水影护卫队,可是要紧紧跟在水影大人身旁,守护着他安全回到雾隐村。
这我们整个雾隐村最重大的事情,如今就肩负到了你们三人的身上了。”
元师老迈的模样,不过说话却还是非常清楚。
“元师长老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安全回归的。”藏青色头发的青作为水影护卫队的队长,一脸坚定地回应道。
得到这个肯定的答复,元师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元师长老,我这次去,雾隐村内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鬼鲛,你帮衬着一点。”枸橘矢仓略带歉意道。
“放心,雾隐村有老夫在,乱不了。”
“水影大人放心。”
鬼鲛的语气中充满坚定,眼神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站在矢仓身后的舍人。
他知道这是舍人的意思,这段时间就是他完全掌握整个雾隐暗部,同时在剩下的忍刀持有者中,确定自己忍刀众之首的身份。
“有你们在,那我也就放心了,我们走吧。”
枸橘矢仓大手一挥,一众雾忍跟着他转身离去。
这一次,木叶的中忍考试之行,不仅仅只是代表中忍考试,还有整个雾隐村的态度。
雾隐村是去求和的,希望能结束战争,给他们这原本就已经是伤痕累累的雾隐村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
同时,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的一共有十二名雾隐村的优秀下忍。
其中实力最强的自然就是拥有“雾隐鬼人”之称的桃地再不斩,他本身的实力绝对有特别上忍,甚至更高的程度。
只是雾隐村并没有怎么举行战时制度,也没怎么参加战争,就没有足够的功勋让他成为中忍。
并且也因为这次政变,所以没有举行中忍考试。
这让很多原本拥有了中忍,甚至更高势力的下忍们依旧没能摆脱下忍这个身份。
其中就有像桃地再不斩、泡沫以及林檎雨由利这样的雾隐新生代。
他们三人的实力绝对是超过一般的中忍。
桃地再不斩一身极强的刀术再加上他最擅长的雾隐无声杀人术,实力很强。
泡沫就跟别说了,一直经受枸橘矢仓的调教和培养,就算不使用六尾的力量,实力也是不弱,要是使用六尾的力量,他就是最强的。
还有林檎雨由利,作为一个雾忍,她却极其擅长雷遁忍术,被整个雾隐村称为“雷遁天才忍者”,能得到整个雾隐村所有雾忍的认可,可见她的天赋之高。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成为雾隐七把忍刀中,雷刀·牙的新主人,是雾隐村内第一个继承了上一届七把忍刀的人。
当然,鬼鲛比她早,只不过鬼鲛没回来之前,她就已经继承了。
要不是桃地再不斩人热衷于断刀·斩首大刀,他其实也能选择一把忍刀继承。
就这样,枸橘矢仓带着相当豪华的阵容,踏上了前往火之国,前往木叶的路。
几乎是同一时间,整个忍界来自各个隐村的忍者们,都在他们带队上忍的率领下,朝着火之国的方向,朝着木叶的方向,朝着他整个忍界中心的方向汇聚而去。
而作为东道主,作为这次中忍考试的举办方,木叶也在舍人的带领下做好了准备,迎接各个隐村的忍者到来。
这人一多,肯定也会是非多,特别是这些外村人。
因为地域的差异,生活习惯的差异以及传统习俗的不同,这些忍者们肯定是脾气和习惯也不同。
那些带队上忍应该是知道事情的轻重不敢乱来,不过这些下忍就不一定了,一个个都是村子里的天之骄子,心高气傲,难免彼此之间会惹出事情,产生矛盾和摩擦。
所以这一次,负责整个木叶警卫的木叶警卫队,也就是宇智波一族,几乎是全员出动,二十四小时轮番不停巡逻整个木叶,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事件。
不只是宇智波一族,日向一族为了配合舍人,也是出动了大量的分家成员。
这种时候,日向一族的白眼所发挥出来的功效,可能比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所发挥出来的功效还要大。
同时,像油女一族、犬冢一族、奈良、秋道、山中、猿飞等等木叶大大小小的家族,也全都自发地行动起来。
他们是木叶明面上的力量,还有隐藏在暗处的力量。
那就是木叶的暗部,以及经过舍人一阵东讨西要人数大幅度补充的根部。
暗部主要负责火之国边境地区,对每一个想要进入木叶的忍者进行身份检查,确定他们的身份后才会被允许进入火之国。
而根部则负责木叶内部,监视所有进入木叶的外村忍者,争取做到一对一监视的同时,还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监视全部人。
所幸是这次舍人扩建了根部,否则还真不一定够人数。
火影办公室。
“鹿久,这次中忍考试就完全交给你统筹,应该没问题吧?”
舍人的影分身看着下方忙碌地奈良鹿久,一点也没觉得心痛,也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倒是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从大量的文件堆中抬起头地奈良鹿久一脸悲愤地盯着坐在火影办工桌后一副悠闲模样的舍人,他曾经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后半辈子居然会在这样的日子中度过。
虽然他知道这是舍人的器重,同时也正是因为舍人的器重,所以让他此时在木叶拥有了极高的身份,外出别人认出他都会喊一声“鹿久大人”。
并且因为舍人的器重,不只是他们奈良一族,还有联合在一起的秋道、山中,他们这三个家族在木叶的地位也越发稳固。
同时,他的老婆奈良吉乃会为他此时的工作感到自豪,他的父母奈良鹿心以及奈良继美会为他的工作感到骄傲,甚至奈良继美还不止一次地嘱咐他要好好辅佐舍人,一家人要互帮互等等。
此时的鹿久在别人眼中,就是典型的人生带赢家!
可这种看似地位很高的铁饭碗工作,一眼几乎能看完整个后半辈子的工作,却是让奈良鹿久这个心中满是懒散的男人感觉到了无尽的“悲伤”。
此刻更是听到舍人这么“无礼”的要求,奈良鹿久心中的“悲愤”越来越浓郁。
舍人看他迟迟不回应,也不说话,就那么极其平淡地看着他。
终于,奈良鹿久还是败下阵来。
“好嘞!”
还要装出一副小意思的表情,免得被穿小鞋。
心中不停地劝诫自己,他们奈良一族天生就是作为辅佐的,而他这辈子的责任就是用来辅佐舍人,就像他父亲奈良鹿心一心一意辅佐猿飞日斩一样。
这是他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世界这么美好,没必要替自己再引来更多的麻烦事。
这么想,心中的“怨气”顿时就淡了很多。
看着他一副憋屈的模样,舍人也不忍心再逗他了,“只是让你负责,又不是让你亲力亲为,你不会将任务交代出去吗?
木叶的忍者,只要不是有任务,随你指挥。
我再把旗木卡卡西、猿飞阿斯玛、迈特凯以及夕日红这四个小家伙也都交给你指挥,脑力方面他们可能不如你,不过实力嘛…
战斗,你还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如今舍人的第一批弟子,猿飞阿斯玛、迈特凯和夕日红三人虽然此时还没有晋升为上忍,不过他们在如今木叶的中忍中,已经是相当出列拔萃的存在,在整个木叶的任务忍者小圈子中,也算是有了不小的名声。
以他们三人的默契再加上彼此的契合度,执行任务的成功率也是居高不下。
而且,他们三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也是曾经有着正面斩杀上忍的成绩。
所以,当他们三人组合起来时,完全可以当成一个上忍,甚至是超过上忍的存在来对待。
舍人抽空的时候检验过他们,此时的阿斯玛已经勉强触摸到了上忍的门槛,处于发育阶段的他,哪怕接下来没有任何方面的提升,仅仅只是身体发育完全,就足够他提升到上忍层次。
凯和红因为一个偏向于体术,一个偏向于幻术,偏科比较严重,想要成为上忍可能比阿斯玛要麻烦,不过此时如果单论体术的话,凯绝对是拥有媲美甚至超越大部分上忍的体术。
说他现在算是一个体术优秀的特别上忍,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凯可是学习了八门遁甲的,真正地要爆发出来,超越阿斯玛还是很简单的,一般的上忍在他面前估计真不一定够看。
倒是夕日红,她偏向于幻术,幻术型忍者,单独作战能力算是比较弱,但如果有一个擅长攻击的忍者配合,就能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她可能是是三人中实力相对最弱的那一个,不过也绝对是中忍以上的实力,她实力相对弱不是因为她不努力,也不是天赋不好,只是相较于阿斯玛这遗传袁飞日斩的天赋和凯这遗传迈特戴的努力,真的是要那么逊色一些。
听到舍人这么承诺,奈良鹿久眼睛瞬间就亮了。
“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安排?要知道这次可是各大隐村都来了,要是我们木叶没能拿到第一名,恐怕…
你看要不要做点小动作?”
鹿久露出了一副你懂的表情。
舍人露出笑容,之所以选奈良鹿久作为负责人,就是因为他懂自己,知道在关键时刻该怎么做。
“你看着办,反正我一点都不知情。”
“了解!”
————————
PS:又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恬不知耻的我又要来求下一个月的保底月票了,尽管月票本来就惨,不过该求还是要求一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