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fsn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0917章 獵狗歸來-kmunb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小指头开出的让猎狗到君临的条件其实很优厚。
粮食、布匹、武器和盐。
这打动了海盗们的心。
小指头的打击目标很精准。
海盗都来自卡斯格斯岛屿。
虽然卡斯格斯岛屿从来都是事实独立在外,但是,这个岛屿上的人们很少做海盗。为了生存,古代和近代,都有一些卡斯格斯岛屿上的勇士主动到绝境长城做守夜人兄弟。
猎狗到了卡斯格斯岛屿后,凛冬来临,岛屿也进入了寒冷季节,大雪封冻岛屿的小山和丘陵,岛屿上的人们生活更加艰难,猎狗没有任何犹豫,就率领岛屿上的男人们做起了海盗。
在小指头的循循善诱下,猎狗被小指头的言语说活络了。
卡斯格斯岛屿上的人们对猎狗很好,猎狗也觉得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内心安静的一个地方。
但是凛冬里,处于北方极寒之地的卡斯格斯岛屿上的人们生存极其艰难,并且,凛冬才刚刚开始。
如果这个凛冬持续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岛屿上的人们几乎都要被冻毙或者饿死,假设他们固守在那孤岛上的话。
猎狗在离开魔山北上做守夜人的时候,就已经发誓今生不会再与魔山见面。
他不能杀掉魔山,就决定了不再和他见面,完全的隔绝。
但现实的情况又一次要强行改变猎狗的初衷了。
猎狗的第一誓言已经被他自己破掉:杀掉魔山的毒誓因为魔山数次放过他而被猎狗最终否决,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不过人生好像并没有给猎狗更多的选择的自由,在终于找到能安放他的地方的时候,他好像又不得不出去面对魔山。
猎狗看向自己的追随者们,这些海盗都是岛屿上的渔民,农夫和猎人。他们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希望能得到小指头说的粮食、布匹、武器和盐。
“我跟你去君临。”猎狗终于说道。
海盗们在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后,发出了欢呼声。
“首领,我们可真没有想到你的哥哥竟然是维斯特洛的国王。”一名年长的海盗上前来说道,言语中满是激动和喜悦,当然,最多的是感激。
因为猎狗,他们才能得到小指头说的粮食、布匹、武器和盐。而交换的条件,是猎狗去君临见他的哥哥一面。
猎狗露出了一个很渗人的笑容。他的脸伤实在有些可怕,但是在卡斯格斯岛屿,他已经被人们视为最伟大的英雄。
猎狗是在和异鬼的战斗中被迫跳海,然后被大海中的卡斯格斯岛屿上的渔民救了起来。
岛屿上的人和守夜人之间多有物物交换,对守夜人很有好感。猎狗也很快喜欢上了岛屿上人们的质朴,他选择了留在岛屿上,并在岛屿部落中数次的摔跤和格斗大赛中赢了岛屿上的最强部落勇士而受到全岛屿人的尊崇和喜爱。而他在雪山脚下征服了一头黑色独角兽后,卡斯格斯人就把他视为了部落里的真正的伟大英雄。
“首领,我陪你一起去君临。”年长的海盗动情说道。万一有什么不测,猎狗也不至于没有帮手。
“首领,我也和你一起去。”一名少年海盗满脸期待的说道。
很快,多名海盗都表示要和猎狗一起去君临,如果猎狗因为做海盗被国王惩罚,他们要和猎狗一起承担。就算被处死,他们也选择和猎狗站在一起。
猎狗知道魔山不会把他处死。
魔山要杀死他,他在内战还没有开始之前就死掉了。
魔山有数次机会杀死他,但最终,魔山都放过了猎狗,绕了他的性。
“小指头,我要亲眼看见粮食、布匹、武器和盐送到他们的手里。”猎狗手指向卡斯格斯人。
“我们去布拉佛斯,带上你的船,等这些船返航的时候,船上就会装上粮食、布、武器和盐、不过,凛冬会很长,这一次的物资援助,并不能帮助岛屿上的人们渡过凛冬。”
猎狗知道小指头说的是实情。
“大人。要如何才能帮助岛屿上的人们顺利渡过凛冬?”
猎狗称呼小指头的名字发生了改变,把小指头变成了大人。
这正是小指头所希望的。猎狗问出来的话,也正是小指头所期待的。
“去君临,一切问题都能解决,我以自己的性命向你保证这一点。如果我说了假话,你可以杀了我。”
猎狗的目光从小指头的身上移开,他很讨厌小指头那促狭的笑意。他看向身边的卡斯格斯人,这些战士正满怀希望的看着他。他们视为他部落的英雄,视为他自己人。他们愿意和他同生共死。
这些部落男人,都是很好的战士。
他们虽然在第一次登船的时候惨败,但他们面对的是文森总司令、伊恩将军、史蒂文·克里冈将军、波利佛·克里冈疯子……对上普通战士和骑士,这些男人可并不好惹,他们总是能赢。
“我唯一会的,就是打仗。”猎狗对自己的优点很清楚。他也知道,自己要帮助卡斯格斯岛屿人渡过凛冬,不替魔山做点事,那是不可能得到的。
猎狗的性格,也不会问魔山白要东西!他的骄傲令他也不会白白接受魔山的馈赠。卡斯格斯人也同样如此。一时的小援助没有问题,长时间的无偿帮助,卡斯格斯人会以死相报。
卡斯格斯人中的男人,也有在外做雇佣兵的,只是极少。
“桑铎·克里冈爵士,我们很快就会发动战争,正需要你这样的将军,还有你身边的这些战士。国王陛下的士兵军饷很高,一旦战死,家人都能得到很高的报酬,这是以前的国王和贵族领主们从来都没有过的。我们有钱,铁金库已经属于国王陛下。”
卡斯格斯人听到做士兵能有很高的军饷,眼睛都是一亮。
他们期待能在猎狗的率领下,去做王室军团,这能帮助家人渡过漫长的凛冬。每一个凛冬,北境都会被冻死很多平民。卡斯格斯岛屿上也同样如此,冻死饿死的人很多。
漫长凛冬对北方人是一个巨大的生存考验,不管是在岛屿上,还是在陆地上。
*
伊耿历301年的11月中旬。
君临城。
“那是什么?”一名士兵站在城墙上的瞭望哨看着黑水河上的数艘进港口的战舰说道。
“那是十艘战舰。”他的同袍鄙夷的笑道。
“我知道,你看那是什么旗帜?”
“王旗,仿声鸟旗。王旗是国王陛下的旗帜,仿声鸟是小指头大人的家徽。”
“还有呢?”
“白旗。”
“旗帜上的图案是什么?”
“好像是独角兽。”
“在七大王国,哪一家贵族的家徽是独角兽?”
“赤烟兽,寒冰剑,国王陛下的家徽。”
“国王陛下的家徽是赤烟兽,红色,还有一把剑,而这是一面白色旗帜,绣的是黑色的独角兽。七大王国的贵族中,有谁家的家徽是黑色独角兽?”
同伴一时间语塞。
“小指头回来了,他难道带回来了猎狗和猎狗的海盗舰队?!”士兵们都是粗人,私下可不会称呼小指头为培提尔·贝里席大人。私底下,他们喝酒聊天,也称呼国王为魔山,而不是国王陛下。
猎狗的旗帜,的确是白底黑独角兽。白底象征着卡斯格斯岛屿上的白雪,因为在北方,岛屿的山顶,长年积雪,亘古不化。岛屿上的气温即使在夏季也没有炎热。而黑色独角兽,则是猎狗的坐骑。
十艘战舰并不是皇家海军战舰,正是猎狗的海盗舰队。
很快,战舰进了海军港口,靠岸。三面大旗的引导下,一支队伍从海军港口的码头出现。走最前面的是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他骑着马。而他的旁边,是没有戴狗头盔的猎狗,猎狗骑着比马高一头的独角兽,他的脸上,画着黑白相间的颜料。
两人的身后,是数排整齐的步兵队伍。这些队伍士兵武器长短不一,身穿皮革和粗布,脸上和猎狗一样,也画着黑白相间的颜料。
卡斯格斯人去正式的场合,隆重的场合,在神灵前祈祷或者是去见某个极其重要的大人物,会在脸上画黑白相间的条纹,以表示尊重。
猎狗和这些卡斯格斯人一样画了黑白相间的条纹在脸上,以表明他如今是卡斯格斯人,否定了他的西境人的身份,表示了和过去的自己进行了切割。
除了小指头,没有人明白猎狗和卡斯格斯人为何会在脸上画黑白条纹,这迅速引起了君临人的围观。
高大的猎狗骑在独角兽上,人就更加高大,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猎狗也曾经是君临的名人,虽然黑白条纹覆盖了他的脸,还是有人认出了他。
猎狗身后,是五百卡斯格斯岛屿战士。这是全岛全部的战士,猎狗把他们一起带了出来,来到了君临。这就是五百张需要吃饭的大嘴和很能装下食物的大容量肚子。
小指头在猎狗身边骑着马,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苗条的少年,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自己的自信,促狭笑意一直挂在他的脸上,眉眼和嘴角。
纠!
一声龙吟从天空传来,猎狗和众人一起抬头,看见了一片巨大的红云掠过头顶,瞬间,眼前就黑暗了下来,那是巨龙偷羊贼的身子挡住了天光。巨大的翅膀张开,仿佛能覆盖住大地。
卡斯格斯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
巨龙飞过头顶,天光重现。
纠纠!
两声龙吟再次响起,一头黑龙和一头白龙从君临城的西面飞过来,掠过众人头顶,向东边飞去,追随那偷羊贼去了。
“桑铎爵士,我曾经对你说过,王国已经有了七条龙,你已经看见其中的三条了。”
猎狗虽然心理上早有准备,还是被震撼了。
龙之威严,不是泰山压顶般的近距离的感受,是无法刻骨铭心的!
队伍上临河大道,进烂泥门。猎狗心中感慨,这熟悉的烂泥门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和味道。
“那高台上被帆布遮盖住的东西就是你对我说的火炮?”
“不,那里已经没有了火炮,只是保留下了高台。”
猎狗走进了烂泥门广场才开口问出码头高台的事情,就好像他现在才反应过来,也或者是越接近红堡心中情绪有些复杂,属于没话找话。
果然,干巴巴的对话完毕,猎狗又闭上了嘴。
他很不喜欢一路上被人们指指点点嘲笑脸上黑白条纹的装饰,君临的子民把在脸上画黑白条纹的颜料看做是野人的一个标志。
但这其实是斯卡格斯人最隆重的礼仪。
终于,队伍来到了红堡的青铜大门前,大门打开,门后站着一个巨人:如今的国王陛下——格雷果·克里冈。旁边是王后陛下:简妮·维斯特林。简妮的肩膀上站着一头金红与黝黑相间的小龙,那龙的头灵活的摆来摆去,双爪抓在王后的肩头,龙爪锋利,而王后陛下的肩膀上披着特制的皮革。
猎狗见到了第四条龙——一条小龙。
国王和王后的身边,站着数名身穿白袍的御林铁卫。
此外,再无旁人。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忙从马上滚落,猎狗也是一怔,然后下了独角兽,和小指头一道,单膝下跪,拜见国王和王后陛下。
五百卡斯格斯战士一起单膝下跪,低下了头。
很多战士第一次见到魔山,心中敬畏不可抑制。
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魁梧威猛的国王,简直就是巨人一般。
猎狗可是真没有想到魔山会和妻子一起前来青铜大门前迎接他。猎狗是个憎恶礼仪和虚伪客套的人,而除了国王和王后,并没有一个廷臣武将的出现,这很合猎狗的心意。
“桑铎,你愿意回来,我很高兴。”魔山说道,声如洪钟。
猎狗一声不吭!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感谢?客套?国王万岁?……他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单膝下跪的猎狗抬头看着魔山,沉默,一言不发。
*
伊耿历301年的11月中旬,国王陛下的亲弟弟——猎狗桑铎·克里冈率领卡斯格斯岛屿上的五百战士自成一个军团,入驻了君临城,向魔山宣誓效忠臣服。自此,卡斯格斯岛屿也正式归于王国版图,桑铎获封卡斯格斯侯爵。卡斯格斯岛屿正式成了一块最远的王领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