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t7j好看的都市小說 全職國醫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會不會不太好展示-1knf7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上午十点半,三辆医疗车驶进了江州省中医医院,除了三辆医疗车,还有一辆商务车,车子停稳,方寒和方浩洋就指挥着医生护士们接待患者。
“方!”
商务车上,布鲁医生从车上下来,随行的还有两位年轻的白人医生。
“布鲁医生!”
方寒和方浩洋走上前,客气的和对方打着招呼。
二十号,名医评选的第二轮评选正式开始,与此同时,米国普霍金斯医院的第一批患者也到了江中院,随行的正是方寒的老熟人,普霍金斯医院的内科专家布鲁医生。
这次布鲁医生前来,会长期驻留江中院这边,来的时候布鲁还带了两位普霍金斯医院的年轻医生。
既然是合作,相互学习,那么不仅仅是江中院这边要向普霍金斯医院学习,普霍金斯医院同样也要向江中院学习,中西医结合,肯定要对中医和西医都了解才能谈结合,不了解从何谈起。
“都是患者,没有患者家属吗?”
方寒一边和布鲁医生说着话,一边注意着从医疗车上下来的患者,这次前来江中院的患者有六位,比之前说好的多了一位,只是方寒看了半天,只有患者,并没有患者家属。
“患者已经全权委托我们普霍金斯医院这边,到时候护理也要委托贵医院这边。”
布鲁大概说了一下情况。
一个,米国那边的一些情况和国内还是有差别的,在米国,相对来说人和人之间是比较独立的,哪怕是父子,在子女成年以后,经济上和家里也是独立的,哪怕是独生子,大都也差不多。
一般来说,米国人生病住院、养老等等,都是自己安排,要么请护工,要么委托医院,哪怕是后事,一些人也会在生前办好,委托相关的公司,父母生病住院,子女会探望,却很少会像国内这边,子女长期陪护的。
相对来说,西方人的亲情相对淡薄一些,这是不可否认的。
在西方的一些国家,老年人进养老院养老算是常态,可在国内,如果某家子女把自家老人送去养老院,无论养老院环境多好,子女也会落一个不孝的名头。
再一个,这次前来国内治疗的这一批患者都算是有钱人,不仅仅有钱,保险各方面都很齐全,有钱的话,自然也不在乎请护工,请陪护,可以说任何方面都全权委托医院这边了。
很多人对米国人的这些生活方式比较羡慕,说什么独立云云,其实方寒个人是比较不喜的,国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重感情的,人孤老之后,物质方面是一方面,精神方面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养老院环境再好,钱再多,没有子女陪伴,总归是孤独的。
当然,各国的一些生活习俗有好有坏,各不相同,也不能单纯的说那个好那个不好,主要看从小的生活环境。
国内不乏一些子女,长大后考上名牌大学,然后出国留学,定居国外,从此杳无音讯,生养自己的父母不闻不问,狼心狗肺之徒不外如是。
“布鲁医生,之前我已经给贵院说过这边的情况了,患者如何安排?”方浩洋征求布鲁医生。
安排的话正如方寒和方浩洋商议的那样,有专门划分出来的病房,病房和其他病房,没什么区别,一个病房三张床位,单间病房的话那就是另外的收费项目。
“这个我们已经和患者协商过了,单间病房,江中院这边的环境我是了解过的。”布鲁医生说的是英文,方寒的英语水平还是可以的,完全听得懂,同时给方浩洋充当翻译。
“那就安排到特需病区!”
方浩洋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些外国佬这么有钱,都住得起特需病房的话,他就不把患者让给内科了,这下好了,患者不占用内科的病房,却算是内科的患者,秦卫华这个美刀赚的真的很轻松。
不行,必须让老秦请客,这小子这次可算是占大便宜了。
这次改造出来的病房收费1888,这玩意简直就是捡钱啊。
江中院内科这边真的是没太多成本的,一个病房也就宽大一些,一般患者也不打点滴,收费1888,这和捡钱没什么区别。
虽然江中院和普霍金斯医院属于合作关系,可患者到了江中院,所有的收费那就是江中院的,同理,江中院介绍患者给普霍金斯医院,到了人家普霍金斯医院,收费也是普霍金斯医院的,和江中院没关系。
看来急诊科这边也要建一个VIP病区了,专门接待这些外国佬,方浩洋心中盘算着。
这些外国佬能不远千里来国内,大都是有钱的主,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出国看病,穷人一般是承受不起的,这一点放到国内国外其实都是相通的。
就说国外的养老院,什么独立,那也是建立在交了保险,有钱的基础上的,穷人人家养老院那也是不收的,米国的保险是比较全的,根据收入不同,保险的档次也不同,有些人吃饭都成问题,都要政-府补贴,老无所依的大有人在,只不过很多人很难注意到罢了。
就说巴村,嗯,巴尔的摩,方寒没去之前,根本想象不到那边的枪战难么可怕。
“方医生,这是患者的病历!”
患者安排好之后,方寒和方浩洋以及廖云生就陪着布鲁一起开始查房,给患者做检查。
这次送来的患者正如方寒给方浩洋所说的那样,都是慢性病和顽固性疾病,长期住院,久治不愈,布鲁这边的病历相当详细。
第一位患者是一位白人男性,五十岁出头,诊断为糖尿病末梢神经炎,糖尿病病史已经有十年,一直靠药物维持,一个月前开始出现四肢麻木,乏力、大便干结等症状,在普霍金斯医院治疗一周有余,效果并不明显,送来了江中院。
“脉弦细数……”
方寒给对方诊了脉,站起身道:“张嘴,我看一下舌苔!”
“啊!”
方寒说的是英文对方听的懂,张了一下嘴巴。
“舍偏红,苔少…….”
方寒回头给方浩洋和廖云生说着情况。
“痿证,肝肾阴虚!”
廖云生沉吟了一下道:“用滋肝肾通经络的法子试一下吧?”
“嗯,可以用黄芪桂枝四物汤加味。”方浩洋点了点头。
下一位患者也是一位白人男性,四十来岁,还没进病房,布鲁就给方寒几人说着情况:“患者一直嗜睡,嗜睡不起,勉强起床也是非常困倦,查不出病因。”
“嗜睡不起,查不出病因?”
廖云生微微沉吟道:“这倒是奇了。”
说着一群人进了病房,病床上一位白人中年男性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布鲁医生还上前喊了两声,对方也只是睁开眼回应了两句,又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方,就是这种情况,已经有半个月了。”布鲁苦笑着给方寒等人解释。
“我先看看!”
廖云生走上前查看了一下患者的情况,然后回头道:“脾阳不足、脾虚,这是脾困的典型表现,脾困故而疲倦。”
“脾困?”布鲁很是不解:“脾也会困吗?”
在西医概念中,脾只是人体的一个器官,脾的病变也很多,可脾困,这个说法对布鲁来说却是有些新鲜了。
“中医中的脾和现代解刨学中所说的脾脏是不同的概念。”
方寒一边给布鲁解释,一边斟酌:“您可以这么理解,西医中的脾指的是具体的脏器,而中医中的脾则是抽象的,一个是狭义的,一个是广义的,在中医的角度来讲,醒后感到目倦神疲,并且十分嗜睡,这就是脾阳不足、脾虚的典型表现。并且脾主肌肉,若脾阳不足、脾虚,便会导致脾不主肌肉,肌肉便会松弛,人就会变得肥胖,胖人大都嗜睡,怕累,也正是因为脾虚。”
布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方浩洋猜他是听不懂的。
先入为主之后,在学习中医难度是相当大的,布鲁本就是西医内科专家,而且还是西方人,中医的这些说法对他来说和天书无疑。
方浩洋也注意到了,方寒讲述的时候,跟着布鲁的一位年轻医生还做着笔记。
不得不承认,西方人在求索方面的精神还是值得赞扬的,绝对是很严谨很认真的,这一点从索利斯偷偷的尝试附子就能看出,差点一命呜呼了,当真是在用生命来探索。
“开个醒脾健胃的方子先试试?”廖云生征求方寒和方浩洋的意见。
“其实找一面小鼓,在患者床头敲上一阵,比吃药效果好,鼓声最能醒脾。”方寒笑着道,说的是中文。
“哎,这个倒是可以试一试。”
方浩洋瞬间来了兴趣,笑着道:“不是都说下马威吗,这法子是不是很震撼,就是人家刚来就给治好了,会不会不太好?”
方主任也皮了。
廖云生也乐了,笑着道:“那就找人试试。”
说着廖云生就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让人去找了一面小鼓拿了过来。